极道特种

116章 埋伏

116章 埋伏

东北本就天冷,如今已经秋末,更是寒意透体,直入骨髓,尤其是在夜色深沉的时候,就好像四周的黑色,也都幻化成了一股股凉意似得,让人只想猫在屋里,不愿出來。

汪清以北的下河县,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县城,不过,此时却成了青帮阻挡遮天血斧堂的前站,在这里,青帮至少安排了三百人守护,虽然不足以将血斧堂挡住,却至少能够阻挠遮天对这里的渗透。

当然,在现如今这个时代,这种阻止并不是绝对的,至少,在这个小县城中,有着三十名血斧堂的锋锐,只是,他们的活动范围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而被大大的限制了而已。

下河县距离汪清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所以,此时青帮的人马,都已经秘密的运动到了这里。

“秦兄,我已经接到了谢卫东和屠神兄的消息,得知他们已经运动到了汪清西面,只等约定时间一到,他们便会立即出动,阻拦住血斧堂的去路。”

杨壮神色平静的望着眼前这个叫秦戈的年轻人,通报着手里的情报。

秦戈点了点头,不过,目光却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他身后的那十余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见到这十人的时候,秦戈的心头竟然掠过了一丝警兆。

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一般,只是他已经仔细的打量过秦壮的手下了,虽然一个个神情悍勇,很有几分死士的气势,可不像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的人。

难道是我的感觉出错了。

秦戈心中暗自嘀咕,多年以來不断执行各种危险的任务,让他对自己的直觉极为倚重,所以,虽然沒有发现什么破绽,他心中还是提起了三分警戒。

“我看还是提前出动吧。”秦戈忽然开口了:“咱们这么多人到來,只怕未必能够瞒得过对面的血斧堂人马。”

“也好,只是外面的天冷,不如让兄弟们每人喝上一碗姜汤,这样可以御寒,也省的一时适应不了外面的天气,平白消耗了体力。”杨壮沉声道。

秦戈想了一下,觉得这话有理,所以,立即吩咐了下去。

眼下的这个酒店,乃是青帮名下的产业,算是青帮在下河县的据点,不过,为了小心,他还是让人将这里的厨房给控制了起來,这也是他多年來行事养成的一种谨慎。

此时,属于秦戈的四百人和杨壮的三百名手下,分成了两个阵营,端坐在下面的大堂中,厨师的效率很快,马上就有一碗碗的姜汤端到了他们面前。

在寒意较重的天气中,喝点姜汤驱驱寒气的确是非常惬意的,所以,众人端起碗來一饮而尽,只有少部分人不习惯姜汤的味道,所以只是喝了几口便了事。

“好,出发吧。”秦戈见到手下已经准备妥当,立即下令开拔,总共八百余人,青帮总共准备了二十辆公交,还有十辆长城龙腾越野。

很快,车队便将灯火熄灭,从酒店直接出去,绕开了县城,然后拐入了一股小路,直接朝着不远处的汪清扑了过去。

因为是地主的缘故,所以,杨壮带人走在了最前面开路。

很快,汪清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杨壮按照原定的计划,带了他的人,朝另一条道拐了过去,他们是要清剿血斧堂位于汪清东边的几个据点。

而秦戈则带队径直碾压,直接朝着血斧堂堂口所在的位置杀将过去。

“堂主,他们來了。”汪清城外的一处沿街楼后面,阿鬼找到了李剑白,面上带着意外和震惊的神色。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李剑白。

“比预定的时间,早了大约半小时,这些人倒也小心。”李剑白嘴角微微一笑,转身道:“通知下面的兄弟,准备行动了。”

“是。”阿鬼立即走了下去,开始向早就集结好的飞羽堂一群小弟走了过去。

这一次,飞羽堂总共出动了六百人,人不多,可是,从天水赶到这里,却是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这些人,都是以五十人的小队形势在各自小队长的带领下,赶过來的。

本來,他们以为自己是要被投送到各个闹事的地盘,來平复当地遮天秩序的,因为跟他们一样开出天水市的,还有十余支这样的队伍。

可是,他们却在今晚,被沒收了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全部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上了车,从附近的几个地方,一路狂奔赶到了这里。

而直到阿鬼下达命令,包括那些小队长们才知道,他们这一次是要埋伏青帮的一系人马。

“你们都是堂主亲自挑选出來的,又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整训,现在是时候证明你们自己了,你们不是老说,血斧堂还有咱们飞羽堂的其他兄弟都在前面捞功劳,自己却被搁置了吗,今晚,便是我们所有人的机会。”

“金钱,上位,权利,女人,不是靠嘴巴说的,而是要你们用自己的刀子去争取,记住了,等会动手要快,要狠,谁给老子尿了裤子,别怪我心黑手狠。”

阿鬼的声音,在这三百名手下的耳中响了起來,让这些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汉子,一个个眼睛亮了起來。

他们不是笨蛋,只看这阵势,便知道,这一回他们是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等于是白來的功劳啊,哪儿会放过。

这边,李剑白也跟手下打完气,然后,便听到前面的眼线忽然传來了消息,说车队好像停下了。

李剑白沒有丝毫迟疑:“靠上去。”

然后一猫腰,带了人贴着沿街楼朝着前面的车队一路小跑了过去,那边,阿鬼也接到了命令,立即带人行动了起來。

这时候,就能看出他们这些曰子,一直憋在训练场的成果了,一个个跑起步子來的时候,起落一致,即便是在这样寂静的夜色中,竟然也沒闹出多大的声响。

车中,秦戈望着已经露出了灯光的汪清,不知道为什么,那种心悸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了,便在这时候,车队忽然停了下來。

“怎么回事。”秦戈脸色一沉,厉声发问。

“三爷,前面的小弟忽然传來消息说,有个棒子肚子疼,想要下去方便一下。”很快,车中便传來了回答。

秦戈眉头一下便拧紧了,沒等他回答呢,然后,又有声音传來:“三爷,袋鼠说他也肚子疼……”

“三爷,我们车中有十几个人也突然肚子疼……”

秦戈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他猛的一拳砸在了车子前面的驾驶室:“都给老子憋着,马上退回去。”

“三爷……”不少车长立即发出了不解的声音。

“退。”秦戈声音陡然转厉。

如果说只是棒子招來的那些人手,出现了肚子疼的状况,还好些,可是,袋鼠却是他手下的人啊,这些人都是秦家的嫡系人马,毫不客气的说,那可是一个以一当十的一流高手,别说寻常三五个大汉了,就是像遮天这等经常道上火拼,刀头舔血的精锐,三五个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像袋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肚子疼,更别说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有了蔓延开來的趋势了。

所以,他立即意识到了不对,准备马上撤出,却已经迟了。

因为前面的车子,已经乱了起來,几乎所有的兄弟,都肚子疼了起來,有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到路边解决了,那裤子都还沒褪利索呢,下面就已经开始一泄如注了。

剩下的人,虽然想要强忍着,奈何肚子里的东西不听使唤啊,一个个咕嘟咕嘟的就好像是发酵久了的化粪池似得……

“三爷,我,我也憋不住了……”前面给秦戈开车的钢炮,陡然间惨嚎一声,推开门窜了出去,好像受惊的兔子一般,三两下扯掉了自己的裤子,也顾不得继续朝里深窜,下了路沟便开动了。

秦戈下了车,望着数百人集体出恭的情形,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妈的,我们上当了,快,马上跟无双打电话,将这里的情形告诉她,让她也千万小心。”秦戈反应很快,立即对着身边的四名圣皇卫下达了命令。

“是。”那名圣皇卫小弟也不敢怠慢,急忙拨打百里无双身边护卫的电话。

这时候,一个干瘦的年轻人走了过來,低声道:“三爷,事情不妙啊,我刚才问了一下,这些突然拉稀的兄弟,都是喝了姜汤的,沒事的只有那些只喝了一小口或者沒喝的……”

“杨铁壁。”秦戈脸色一沉,立即想到了建议他手下的人喝姜汤的杨壮,眼中杀机四溢:“他敢跟我玩阴的,我艹他妈的,老子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秦戈声音冷厉,转而沉声问道:“马猴,兄弟们还有一战之力的还有多少人。”

“五十人左右。”年轻人急忙道,马猴是他的外号,虽然他表面上看干瘦,不起眼,可是却因为心窍玲珑,反应机敏,擅长捕捉细节,所以,很是为秦戈所倚重。

而他也是很少那些沒喝姜汤中的人,所以,才能这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根由。

“三爷,会不会是青帮……”

“先别管那么多了,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要退,让兄弟们上车,就是拉,也给老子拉到车上。”秦戈是真着急了,血斧堂就在前面,而且,杨壮呢,如果真是他捣鬼的话,那他手下的人,就一定是沒事的。

三百多名死士啊,这时候突然杀将出來,那自己这些人岂不等于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偏生在这时候,后面的一名圣皇卫汇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三爷,小姐那边沒有联系上,电话的信号被屏蔽了……”

“马猴,你带秦电马上去找无双,不管出了什么事,一定要将她给我平安带回來。”秦戈神色陡然一厉。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然而,还是迟了。

就在他话音才落,耳内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然后,便是更多人的惨叫。

秦戈立即向前望去,车队拉开了足足有一两百米的距离,以至于发生了什么,他根本就看不见。

只能隐约的见到,似乎是自己人溃退了。

他立即转眼朝两边一望,只见大约三四百米的黑暗里,也有人快速的突袭了过來,人影幢幢,却不知道有多少。

后面,也有小弟发出了惨叫和喊杀声,秦戈身子一晃,妈的,竟然被人给埋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