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7章 飞羽堂vs秦戈上

117章 飞羽堂VS秦戈 上

“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去给无双报信。”秦戈踢了马猴一脚,然后,对着身边矗立着的三人道:“狂闪,黑风,你们两个先接应后面两车的兄弟,通知兄弟们,给我一鼓作气的杀到城里头,然后,找机会就撤,暴雨跟老子杀。”

说着,秦戈一身黑色的身影快速的向前扑了出去。

马猴不敢怠慢,立即带了雷电跟在他身后,两眼则目光炯炯的朝着夜色中四下打量,看能否趁着混乱冲将出去。

狂闪,黑风,暴雨正是他身后的三名圣皇卫,跟雷电一样,他们四个都属于秦戈的贴身护卫,也是秦家的嫡系力量。

听了他的招呼,三人沒有一丝迟疑,暴雨紧紧的跟在了秦戈的后面,剩下的两人则快速的扑到后面已经下车的人群中间。

“快,起來,不想死的,都他妈的快点起來。”狂闪抬脚在一名小弟的屁股上就來了一下,然后,大声的招呼了起來。

后面的那两车人都是秦家外围的侍卫,还有秦家雇佣军中的好手,每一个都是从无数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狠角色。

此时,早就已经听到不对的他们,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裤子一提,拎着刀子就聚拢了过來,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有十几个人则刚想起身,那感觉就又來了,以至于忙不迭的又蹲了下去。

一时间咬牙切齿,却奈何不了肚子里的翻江倒海。

更有许多人在提上裤子之后,两腿瞬间加紧,随着腿上一阵阵湿漉漉的感觉传來,那脸色就跟染过了一样,咬牙切齿的暗骂着对方卑鄙,硬着头皮追随者狂闪的脚步。

很快,便有六十多人跟在了他们身后,像是一股黑色的浪潮,追着秦戈的方向便杀了过去。

秦戈一边向前奔走,一边招呼着下面的人,当他近距离的看见自己手下的情形时,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他早就知道,这一次在陌生的地盘跟人厮杀,会有许多料想不到的麻烦,甚至也想到过可能要吃一两次的败仗。

毕竟,别人不清楚,可他却是隐约的听大师兄秦羽说过,就连大少爷也就是他的二师兄秦傲天亲自带了大批的精锐,可还是吃了黑衣的一个大亏。

这让他一开始就极为的小心谨慎,可无论如何,也沒料到这才是第一仗,沒等见到遮天的人呢,他这边竟然就已经人仰马翻,一片混乱了。

“都他娘的提起裤子,跟老子杀。”秦戈一边招呼,一边不断的向前冲杀。

前面的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亮起了车灯,他的手下就在灯光的照射下被对面不知道从哪儿飞來的箭矢给射伤。

秦戈暗骂一声开车的笨蛋,二话不说,手中一把三尺长的缅刀朝着车灯便连斩两下,咔咔两声玻璃的随声之中,车灯已经被他给毁掉了。

可就在灯光灭掉的刹那,一道黑色的箭矢也到了他近前。

秦戈快速的一扭头,那箭矢擦着他的脖颈便射在了车窗前面的玻璃上,这箭矢力道奇大,竟然将厚重的前窗玻璃生生给射了个大洞,发出一阵喀嚓的碎裂声。

这要不是他躲闪及时,此时,岂不是已经被人像是腊肉一样挂在那箭矢上了。

秦戈心中暗自一凛,知道对面有射箭的高手,不敢怠慢,身子快速的向着一侧掠去。

可就算是这样,那箭矢,还是犹如附骨之疽般接连朝他射來,秦戈手中的缅刀化成了一道红色的圆形,接连磕飞了两支,然后,将身子一猫,缅刀扬起:“杀。”

身形快速的向前突进,跟在他身边的暴雨将身子一提,悍勇的冲在了最前面,手中一把厚重的开山刀,也上下飞舞,护住了自己,瞬间就磕飞了十多根射向他的箭矢。

可是,他后面的兄弟,几沒有那么幸运了。

不过五六十米的距离,竟然就有三十多人倒了下去。

妈的,竟然有六十名弓箭手,秦戈心中估算出了对面弓箭手的人数,立即暗骂一声,身形冲杀的越发快了。

李剑白一双奇异的眼珠,一只静静的盯着前面,另一只则转着圈,打量着右边的情形。

他早就锁定了秦戈,刚刚在车灯熄灭的刹那,射出的那三箭就是他所为,只是,他沒想到秦戈身手竟然如此鬼魅,以至于他一连三箭全都落到了空处。

他知道,以手下这六十名弓箭手的实力,只怕还沒人能伤的了他,所以,立即让下面的人让开此人,全部照着后面的人招呼。

然后,他自己则弯弓搭箭,将目标对准了暴雨,只是略一沉吟,手中的黑色长箭便犹如一条越过潭水的蛟龙一般,射向了暴雨前面的空隙处。

似乎,这一箭好像落空了。

可是下一秒,几名悄悄注意着他们堂主的弓箭手,便凭借着敏锐的眼神捕捉到,那个冲在前面的勇悍家伙,竟然向前踏了一步,几乎是迎着箭锋似得撞了上去。

暴雨手中长刀正在不断拨打箭矢,忽然膝盖处一麻,随即轻盈的脚步一下沉重了下來,他禁不住闷哼一声,身子一歪,就要栽倒的刹那,手中的厚背开山刀朝着地上一戳,身子借力向着旁边一阵翻滚,便躲过了四五道射向他的箭矢。

暴雨瞪圆了两眼,虽然刚才一刹那的冷汗已经布满了他的额头,浸湿了他的后背,可他却是一声不吭,只是用凶狠的目光瞪着前面的黑色。

“暴雨。”秦戈身形一动,快速的冲到了他的前面,一把扶住了他:“你沒事吧。”

“三爷,一点小伤,死不了。”暴雨十分的硬气。

秦戈快速的低头扫了一眼,眸子中顿时露出四射的寒意,他豁然抬起头:“你在这等着狂闪他们,我去宰了那个孙子。”

说着,身子便要冲出。

暴雨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三爷,暴雨现在已经废了,还是让我來吧。”

说着,身形陡然冲了出去,他的左腿膝盖还插着一支几乎沒入一半的箭矢,沒动一下就会带來一股钻心的疼痛。

可他就好像是什么也沒察觉到似得,愣是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杀了过來。

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勇悍,周围的十几名秦家侍卫和雇佣兵成员,发出一声嘶吼,紧紧的跟在他的两侧,加速朝着李剑白的身形方向冲了过來。

当两支射向暴雨的箭矢再次被他拨飞之后,李剑白身边不少小弟,已经脸色苍白,手中的弓箭似乎也握不住了。

李剑白却好像是沒有察觉,只是眼中闪过一抹叹息,弓箭一举,手中的长箭脱手而出。

嗖嗖。

破空声袭來,暴雨手中的厚背开山刀只來得及挑飞其中一个,便身子一颤,满脸不甘的低头望了一下将自己的咽喉射穿的长箭。

十几米的距离,他已经能够看清楚李剑白面上的表情了,可是,却再也不可能冲到他身边了。

呜。

暴雨身子向后摔了下去,不过,在倒地的瞬间,他手中的厚背战刀却脱手而出,直接撞入了李剑白前面的一名飞羽堂小弟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