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8章 飞羽堂vs秦戈下

118章 飞羽堂vs秦戈 下

李剑白都被吓了一跳,就更别说他下的那些飞羽堂小弟了,

“护卫队,拦住他们。”李剑白冷喝一声,站在了最前面的五十多名护卫立即冲了上去,

其余的弓箭手们不用李剑白下令,立即按照他们平时的训练,一边抽冷子放箭,一边向后退去,

他们这些人都是善射的高手,自然知道要跟敌人拉开距离,才能够获得更好的射程,

唯一沒有退的则只有李剑白,只见他陡然间将手中的血浪长弓拉开,然后,一箭接着一箭的不断飞出,转眼间,便有十八人的右肩窝处中招,已然失去了战力,

秦戈两目赤红,他手中的缅刀轻轻一晃,锋利的刀锋,瞬间递了出去,好像是天边夕阳的霞光一样,

顿时,三名躲闪不及的护卫咽喉处飙射出一道血色,

秦戈趁机快速的突进,从护卫队迎上來到现在,他已经干掉了十二人,全部是一击毙命,裹挟在黑色中的身躯,竟然沒有一人能是他刀下的一合之敌,

“该你了。”秦戈双目赤红,死死的盯紧了秦戈,从一道道还沒有倒下的身躯中冲了过來,对着李剑白当头便是一下,

小腹中隐隐传來的阵痛,还有下面小弟的不断喝骂,让秦戈几乎疯狂,

此时的秦戈还不知道,他们所中的泻药,是下在了晚饭的饭菜之中的,有杨壮这个地头蛇暗中料理这一切,就算秦戈将食堂控制了起來,又如何,这一切本來就在他的算计之内了,

而他们临出发前所喝的那个姜汤,或许能够催发自身所中的泻药,可是,沒喝的人却也沒有幸免,这些经过邵洋等人特制的泻药,会在体内潜伏六个小时左右,而一旦经过大量的体力活动之后,便会在全身血脉的不断贲张下,提前爆发,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手下打着打着,忽然招式一顿,或者一个趔趄,反而被不及自己的对手砍到在地的原因,

此时的秦戈,心神已经被对方龌龊的手段所激怒,他一心一意的只想杀掉李剑白,只有敌人的鲜血,才能够平息他此时心中的愤怒,

红色的缅刀,犹如血浪一般,当头劈下,

此时李剑白才堪堪射出一箭,帮两名护卫将狂闪干掉,眼角内便察觉到了呼啸而至的缅刀,他急忙将手中的血浪向上一挡,

血浪虽然是韩雨所送的极品长弓,弓弦极为坚韧,可是,秦戈的缅刀显然也不是什么寻常货色,而且,秦戈的身手已经是准绝顶高手了,

所以,血浪的弓弦竟然应声而断,

眼瞅着缅刀就要落到他胸口的时候,一点寒光忽然撞了上去,李剑白向后踉跄着退了两步,握着一把黑色匕首的左手颤抖不已,

看向秦戈的眼神,也带上了三分惊骇,远远的他就看见了秦戈的凶猛,可是,这种凶猛却远沒有他自己正面对上來的感觉更为震撼,

此人乃是强敌,李剑白心中的一声嘀咕还沒完,秦戈的身形便再次扑了上來,李剑白手中的匕首,不断扬起,身躯在红色的缅刀之中竟然岌岌可危,不过,在死亡的胁迫下,他却是将全身的潜能都发挥了出來,就好像风雨飘摇中的小草,

眼瞅着就倒下去了,可是,刀光一过,他竟然又奇迹般的站了起來,

秦戈同样脸色铁青,他眉头拧紧,手中的缅刀越发的冷厉,他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一个神箭手,却沒想到,近身格杀也很强悍,

他哪儿里知道,李剑白正是因为知道自身的弱点和优点一样明显,所以才特意练了一招匕首遮挡的绝技,(前面提到过,)此时也不过是凭借昔日的一番底子,苦苦支撑罢了,

“死。”秦戈冷喝声中,那红色的缅刀忽然像活了过來似得,忽然变的光芒大盛,就连李剑白手中的匕首,都被扫飞了,

“堂主小心。”两名刚刚从狂闪手下逃的性命的护卫,见状立即奋不顾身的朝着秦戈扑了过來,

噗噗,

红色的缅刀只是从李剑白的面前消失了一刹,两人便生生被斩断了咽喉,沒等他们倒地呢,那鬼魅一般的刀锋竟然笔直的刺向了李剑白的咽喉,

当,

冰冷的金属交鸣声突然响起,李剑白终于把握住了两名手下为自己争取來的那一瞬间生机,将血浪的弓身挡在了脖子前面,

不过,吃那缅刀一撞,血浪弓身撞在了他的脸上,鼻腔内不堪重负的喷出了两道血箭,整个人更是重重的向后抛飞了出去,

“堂主。”

不少小弟以为李剑白被干掉了,厉吼着冲了上來,可也有十几个弓箭手,吓的脸色煞白,将手中的弓箭一丢,转身就跑,

秦戈的凶悍,显然是让他们吓到了,

秦戈却清楚,自己这一下并沒能成功的要了对方的性命,脚步一动便想顺势一刀,彻底的干掉对方,偏生在此时,他感觉到身后的漏粪之处,一阵无法控制的激流喷射,

这让秦戈下意识的脚步一顿,随即脸色铁青,两眼猩红几欲疯狂,

“箭神。”便在这时候,一身雄浑的低吼在他身后响了起來,与之同时,秦戈感觉到了一股森冷的杀机已经死死的将他罩住,

秦戈想也不想立即拧身,便看见一道青色的光芒,到了近前,他手中的缅刀快速的舞动,可是,那青色光芒的攻击,却好似潮水一般,汹涌而至,

措手不及的秦戈,竟然被这一阵攻击弄的手忙脚乱,疲于招架,就当他接连向后退去的时候,却冷不丁的感觉到了那股冰冷的杀机竟然出现在了他身后,

他两眼瞳孔瞬间放大,手中的缅刀快速的向后刺去,可是,只感觉的到脖颈一凉,眼中瞥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已经从他身后闪出,扑到了李剑白身边,

秦戈手中的缅刀,却遵循着惯性,刺入了他自己的小腹,

“黑,黑衣……”

秦戈望着那个身影,喉咙艰难的上下涌动,一道血箭从喉咙处飙射而出,随即倒在了地上,两眼圆睁,竟然是死不瞑目,

只一个照面,不,只让秦戈看见了一个影子便将他干掉的人,自然就是韩雨,

他跟杨壮分开之后,立即带了两百名杨壮的手下,从后面截杀秦戈的人,当发现秦戈沒有后退,反而向前冲的时候,他立即从人群中冲杀了出來,

这个时候,秦戈的手下拉稀跑肚的又正遭受着追杀,哪儿还有人能拦他,几个拦在了路上的倒霉鬼,也都纷纷死在了天策之下,

当韩雨看见李剑白的时候,正看见他被秦戈一刀挑飞,一时间以为他被干掉了,心中杀机激荡之下,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一阵十绝战技的强攻,在对方露出破绽的时候,一招逍遥一步强行将其格杀,

秦戈正是从那十绝战技之中,猜测出了他的身份,可一切已然迟了……

只是他死的很亏,要不是他突然拉稀,要不是他只股的着杀李剑白而给了韩雨偷袭的机会,倒下的未必会是他,所以,直到死,秦戈的两眼也瞪的溜圆,无神的瞳孔写满了强烈的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