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9章 一桃杀三士一

第八卷 巅峰 119章 一桃杀三士 一

韩雨此时可不管秦戈在想什么,他只是快步的來到李剑白的身边,此时,李剑白已经幽幽的站了起來。

韩雨这才松了口气,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骂道:“你狗日的吓死老子了,远远的看了一眼,还以为你挂了呢。”

“刚才那人呢。”李剑白有些别扭的转了转脖子,咽喉出还有一点淤紫,可见当时秦戈那一刀究竟多么强悍。

“让我给宰了。”韩雨扫了秦戈一眼。

李剑白微微一愣:“宰了。”他苦笑一声:“看起來,我跟老大之间的差距越來越大了。”

韩雨探手将他扶起來,笑道:“要不是你在前面吸引了他的主意力,给了我偷袭的机会,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得手。”

李剑白看了一眼,见到自己这边的人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场中的形势,这才松了口气,这是一场早就挖好的陷阱,秦戈手下的众人,基本上都已经失去了还手的能力或者机会,可就算是这样,他这边还是付出了三十多人伤亡的代价。

“此人身手强悍,手下也够凶,要不是老大提前做了部署,正面对上,只怕我飞羽堂未必能拦得住他们。”

韩雨微微一笑:“他们都是幽冥会和青帮请來的外援,就算是幽冥会的冥斗士,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李剑白点点头,清冷的夜风吹拂过來,带起一阵浓郁的血腥和腥臭味,让李剑白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此时,许多秦戈的手下都沒有起身,他们放下了武器,却依旧沒能控制住自己的肚子,以至于一个个脸色苍白,难看到了极点,却不得不强行低头,在那里快速的发泄着。

可以想象一下,一群大男人,在另一群男人如同刀锋一样的目光下,在自己兄弟的鲜血尸体中出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一开始是愤怒,麻木,可是到最后,随着体力不断的流失,他们的精气神好像也都丢失了一样。

“老大,堂主,这小子应该是个角色,有一个身手不错的家伙在旁边护着,为了擒下他,咱们倒下了三名兄弟。”黄岩笑眯眯的走了过來,提着马猴的脖子,向地上一摔。

马猴却早就看见了地上的秦戈,神色一变:“三爷。”

他陡然抬起头,用仇恨森冷的目光冷冷盯着韩雨:“杀了我们三爷,你们遮天等着被灭门吧。”

“放肆。”黄岩抬脚就踹了过去,将马猴踹的向前一趴,不过马上他就站了起來,这个时候,李剑白才看见,他的大腿上挨了两刀,小腹上也有一摊血渍,再加上肩膀上的两根箭矢,可以说整个人几乎都已经废了。

韩雨嘴角一勾,抬手止住了黄岩抡起的大耳刮子,居高临下的望着马猴,脸上毫不遮掩嘲弄的神色:“你们三爷都栽在老子手里了,还有谁能为他报仇。”

“我们三爷只是排行老三,大爷和我们少爷,都是三爷的师兄,只要他们任意一个出手,都足以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马猴眼神中露出狰狞之色,恶狠狠道。

“你说的少爷,可是秦傲天。”韩雨眼神中露出警醒之色,脸上却表现的极为淡然。

马猴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韩雨掏出烟來,送进嘴里点着,抽了一口才道:“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这一次你们少爷让秦戈前來,目的就是为了干掉我,我叫黑衣。”

“黑衣。”

马猴陡然抬起头來:“你竟然套我话。”

他本身就是机敏之人,只是刚才因为受伤,加上瞥见了秦戈的惨状,所以,竟然沒有听清楚黄岩喊的老大,此时略一思索,立即以为韩雨是在向他打听秦家的消息,顿时生出死志。

他声音刚落,一脸狰狞的窜了出去,直接撞到了旁边一名秦家雇佣兵小弟的尸体上所露出的半截箭矢上。

箭矢噗的一下从的咽喉中穿过,在脖颈后面露了出來,殷虹的血色显得那么的冰冷,刺目。

黄岩在他动的时候,已经出手阻拦了,不过,他以为对方是想刺杀韩雨,所以,立即将弓箭挽起,可下一刻马猴就已经死了。

韩雨一脸无语的表情:“这家伙是不是脑袋里缺根弦啊,我还想让他给我向秦傲天带句话呢,现在好了,只能以后让他的少爷到下面去跟他探讨了……”

“老大,这些人中有不少死士啊。”李剑白却是神色颇为凝重,不论是秦戈还是圣皇卫,眼前的这个马猴,显然都是些悍不畏死之徒,那个什么少爷竟然能够驾驭这么多死士,他实在不敢想象,要是下一次碰上,而这些人沒有被泻药给搞坏了肚子的话,自己和飞羽堂又将是一种什么结局。

“堂主,我刚才听下面的人说,这些孙子竟然逃跑了,便带人将他们追了回來,他奶奶的这些王八蛋。”阿鬼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來,临近之后,才看见韩雨,脸色不由得一窒:“老,老大。”

韩雨侧过身來,只见阿鬼带了三十多名小弟,押送着大约十七八名垂头丧气一脸忐忑的飞羽堂小弟走了过來,他们身上的弓箭和陌刀都已经被人给卸了下來,此时脸色苍白,惊惶不安。

“这是怎么回事。”韩雨望了一眼李剑白。

李剑白有些尴尬,沒有说话。

阿鬼却不管那些,索性坦白道:“老大,这些人都是我飞羽堂的弓箭手,还有几个则是护卫队的,听几个兄弟说,刚才对手冲到脸前的时候,他们竟然丢下我们堂主自己转身跑了,这些孙子,简直就是丢了咱们遮天的人。”

“我建议,将他们的脑袋全都切下來喂狗,看他们还敢不敢摇尾乞怜。”

韩雨目光冷冷的一扫,扭头望向李剑白:“这是你们飞羽堂的内部事,我就不插手了,你自己处理吧。”

李剑白只觉得老脸发热:“老大,我也沒想到,他们竟然会贪生怕死,这都是我治理不严,我请求社团总部给予我和飞羽堂相关处罚。”

“我问你,飞羽堂今晚是不是赢了。”

“是,可是这都是您提前安排好了一切,我……”

韩雨一摆手:“要不是飞羽堂的兄弟舍生忘死拦住了他们,我一个人能将这些人全部干掉吗,我有功,可是,飞羽堂却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同样是大功一件,打胜了,立功了,你却让我处罚你们,这他娘的什么逻辑。”

“行了,我得去看看胡來那边的情况了,这些兄弟虽然不讲义气,关键时候跑路,可我认为他们罪不至死,相反,这些垃圾被清扫而出,以后的飞羽堂将会更加的团结和强大,不过,你要多鼓励一下其余的兄弟。”

韩雨冲他一眨眼,探手在李剑白的肩膀上轻轻的挪开,然后,便带了杨壮给他的人,急忙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