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3章 石针暗器

123章 石针暗器

“你,还我刀来!”断刀忽然发出一声怒吼,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愤怒和悲伤。

然后,他的人便像疾风一样扑到韩雨身边,狠狠的挥出了手里只剩下了不足一尺的断刀。

韩雨只觉得浑身一下绷紧了起来,周围的一切都仿佛被这一刀隔绝了似得。他的眼中只有那一点不断逼近的白光,他的耳内,只有断刀撕裂空气时发出的呼啸。

绝不能退!

韩雨猛的瞪圆两眼,两手握住刀柄,然后狠狠的挥了出去。

当!

韩雨只觉得手臂一阵发麻,手里的天策几乎要脱手而出。他的人更是踉跄着朝后退了好几步,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那边的断刀也被他震的向后抛去,胸前被天策化出的伤口,更是向外喷出一股鲜血。

可他却不管不顾,好险疯狂了一般,身子刚一落地,便再次朝韩雨扑了过来。

他妈的,不就是坏了你的一把断刀嘛,至于这么玩命吗?韩雨心中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已经酥麻的没了知觉的两手,再次将天策横在了胸前。

当!

断刀和天策再次撞到了一起,韩雨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向后连退几步。

就在这时候,旁边一声呼啸却朝韩雨直直的劈了下来。

偷袭,剑门小弟的偷袭。

韩雨眉头几乎倒立了下来,奈何此时他已经受了不轻的创伤,胸口仿佛撕裂了似得,火辣辣的疼,两手臂更是酸麻的没了一点力气。那个偷袭的小弟选择的时机又极为狠辣,根本没给他躲闪的机会。

“我日你姥姥!”韩雨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粗口,手里的天策向上一扬,对着那名小弟的位置便捅了过去。根本就不躲不闪对方的钢刀。

既然你想要我死,那我也不能让你活!生死危机的时刻,韩雨血液里的那股疯狂终于爆发了出来。

“大哥!”卓不凡眉角几乎瞪裂,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叫,手里的匕首更是毫不犹豫的朝那名小弟甩了过去。

他快,却依然来不及救韩雨。

“啊!”眼瞅着这一刀就要砍在韩雨的脖子上了,那小弟握刀的手忽然一松,转而去捂自己的眼睛,同时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然而,他的惨叫才刚发出一半,便嘎然而止了。

取而代之的是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噗噗声,和钢刀落地的声音。

那名小弟捂着眼睛的手拿了下去,在他的喉咙上,插着卓不凡那把黑色的匕首,在他的肚子上,是直没入柄的青色天策,可在他的一只眼睛中,却插着一把让人心寒的七寸石针。他的手垂落身侧,已然没了呼吸……

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那些挥舞着长刀作势欲扑的剑门小弟,目光中闪烁着无法遮掩的恐惧。同伴的惨死,让他们一下从狂热中苏醒了过来。

想要杀人,也得自己能够活的下来。

那边的断刀也从愤怒中醒了过来,他虽然身上多处带伤,却毫不在意,默默的站在柳破东的身边,目光中闪烁着鹰隼一般的光芒望着一个人。

韩雨也站了起来,侧头,望着那个人。

老船轻轻的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淡淡的道:“我好不容易才给自己找了个老板,怎么能让你们这么轻易给杀了?”

这话,柳破东等人或许听不懂,可韩雨却是眉头一动,半晌嘴角才露出一丝苦笑道:“想不到,这些都是你一手弄出来的。”

说着,他瞄了那名剑门小弟眼睛中插着的石针。

石针是老船的,能够在那危机出现的刹那,发石针救人,显然这个老船也是个高手。不,他不是老船,他应该就是邵洋。

“我早该想到的!”韩雨忽然又说了一句。能够在非洲那么混乱的地方呆下去,并且活的好好的,这绝不单单是靠着能够吃苦和运气便能解释的事。

只是,这个老船的模样和他想象中的实在太不一样了,所以,他竟然根本就没对他产生怀疑。如今看来,只怕他的容貌都是假的。

老船走到他的身边,轻笑着道:“你若是早想到了,那我早就被吓跑了。”

韩雨轻笑一声,瞄了对面的断刀一眼。他虽然伤了断刀,可终究还是没能干掉他,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好在一直停滞不前的速度终于再次有了突破,让他实力大增,同时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有在生死的压力下,他的潜力才能够突破自己的极限,激发出身体内的潜力来。

只是,他也付出了代价。

握刀的手臂在轻微的颤抖着,酸疼的厉害,而他的身子也几乎要靠天策才能够撑起来。

“你身上的伤不重,别担心。”也不知道是该叫他老船,还是该叫他邵洋的爷们看了韩雨身上的伤口一眼,很平淡的劝了一句。韩雨看看自己身上泛白的伤口,不断滴答流下的血液和被汗水浸透的火辣辣的伤口,再次苦笑了一下。

这样的伤若是还不重,那他岂不要缺胳膊少腿做残疾人了?

那边,断刀和柳破东等人虽然没有听明白两人的对话,却也因为老船这个目标突然变成了高手,而惊骇不已。

断刀还是一脸平静,好像肩膀和胸膛等处那一道道细长的伤口都是长在别人身上似得。

只是他的目光中,却跳脱着两朵战意的火焰。他身体微微向前一倾,握着断刀的右手,更是渐渐的露出了青筋。

此时的韩雨已经是气力不继,连他手下一个小弟的偷袭都躲闪不开。已经不足为惧,可是老船却带给了他太大的压力。

他甚至都没有把握若是老船对柳破东出手,他还能否护的住自家少爷的周全!

不过,就算是不能,他也要为自家少爷创造机会,让他逃出去。

因为老船的出现,双方猎人和猎物之间的身份,已经悄悄的开始了逆转。

虽然再等下去,剑门的支援便会到,形势也会对他们更有利,可他不敢再给老船出手的机会。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韩雨,虽然他几乎失去了战斗力,可断刀依然不敢小觑。

缓慢而悠长的深吸一口气,断刀浑身的肌肉绷紧,可就在他想要动手的瞬间,旁边却多出了一只手,轻轻的扯了他一下。

断刀像是一把破天利剑一般飙升着的气势顿时一窒,微微一侧脸。

扯他的人是柳破东,这位大少爷平常的时候一向自诩身手了得,除了像断刀这样的怪物之外,同辈人中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可现在,韩雨先是一击打飞了他的武器,差点没活劈了他,又在断刀的攻击下,给他来了一下阴的。若不是他反应快,此时只怕已经变成地上的一具尸体了。

一想到这,柳破东便觉得一阵后怕。而断刀的受伤,老船突然出手,让他的这种恐惧便更深,更浓了。

柳大少爷虽然不喜欢向人低头,可若是自己的小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并不介意将自己的尊严丢到脚下,狠狠的踩踏上两脚。

对他来说,尊严和骄傲之类的东西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狗屁都不是。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瞄了韩雨一眼,脸色苍白,用沙哑的声音道:“在LN这块地盘上,敢和本少爷别劲的人,你是头一个。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韩雨笑了。这话问的还是那么嚣张,借剑门的势力威胁的意思都表达的那么隐晦,并不算坠了他剑门的名声。可韩雨还是知道,柳大少爷怕了。

或者说在柳破东阻止断刀的时候,他就已经怕了。此时开口,不过是找回个面子而已。

因为像他这样的人,一般都是用拳头说话的,只有拳头打不过的时候,才会给你讲理。

所以,韩雨嘴角一撇,毫不客气的给了对方一个不屑的神情,淡淡的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柳少爷现在已经为剑门惹了大麻烦。你回去之后,不会吃板子就好。”

柳破东脸色再次一变,他紧紧的看了韩雨一眼,轻声道:“你,你们是……”

“奉命行事。”韩雨淡淡的道,他并不介意让对方的误解更深一些,反正他什么都没说。

柳破东的神情僵了一下,看着老船道:“那他……”

“柳少爷好奇心太大了。”韩雨脸色阴沉的微微皱了下眉头,淡淡的道。

柳破东有些尴尬的顿了一下,马上堆起僵硬的笑容道:“是是是,这,这是一个误会,我们也不过是想为上面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哪儿里想竟然帮了倒忙,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认不认识一家人,是我们莽撞了,莽撞了。”

韩雨眉头一弯,睨了他一眼道:“误会?”

“当然,我们原本也没有想要阻拦您公事的意思,只是纯粹的想要保护线人,这是一个误会,误会。”柳破东笑的越来越顺畅。

“可我们伤了贵帮怎么多人……”

“哎,老话说的好,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我的这些兄弟,都是草莽脾性,皮糙肉厚,碍不的事。”

“既然如此,那你们请吧。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子,让他悠着点,这还是Z国的天下,不是他的地盘。”韩雨用强悍的神经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平静的回了一句,顺道还瞄了一下断刀的神情。

这家伙受的伤并不比他轻多少,可那一脸的冷漠,真真的就好像一点也没感觉到似得,让韩雨的心多少有些不爽的纠结了一下。

那边柳破东得了他的点头,自然是让人扶了受伤的小弟赶紧上了车往回走,韩雨出手很有分寸,除了最后那个偷袭的剑门小弟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只伤不死。

看着他们的背影,韩雨却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真要说起来,裹挟了这个柳破东走是最安全的,这里毕竟是剑门的地盘,对方随时都可能找到他们。

可他并不想和剑门闹僵,虽然他和卓不凡几人都做了相貌上的改动,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对方若是有心,早晚都能查到他的头上。而遮天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剑门的对手。

“咱们也走!”韩雨在他们走后,也匆忙和老船,卓不凡两个上了自己的车。

嗯,三更,虽然可能会晚一点,但是会坚持更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