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5章 大破金园

第八卷 巅峰 125章 大破金园

金园头顶的夜色灰蒙蒙的,虽然已经快要四点了,可是,这里的天色却沒有一点要放明的意思,反而越发的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金傲是最先得知手下惨败的,收到消息的时候,他正跟百里谋一起笑着喝酒,坐等胜利的消息。

结果,便看见了灰头土脸的谢卫东。

听到谢卫东略一转述经过,金傲脸色顿时气的血红一片,他将手中的酒杯猛然一摔,厉声道:“杨壮匹夫,欺人太甚,我要将他碎尸万段,将他手下的人全部剁成肉泥去喂狗。”

一向表现的彬彬有礼,颇有道人风范的金傲,此时冷不丁的一发怒,那份发自内心的阴狠和暴戾,就连百里谋看的也心惊肉跳,后背上冷汗直流。

“怎么会这样,杨壮竟然反叛了,可是你和屠神,还有秦戈等人还有近两千人马,怎么会输的这么惨呢。”百里谋甚至沒有顾及到自己额头的冷汗,只是脸色煞白,喃喃自语。

谢卫东一脸悲愤:“杨壮提前在兄弟们的饭菜之中做了手脚,大家才刚到血斧堂的地盘,沒等动手,不少兄弟的药性就发作了,一个个拉的腿脚发软,哪儿能挡的住早就蓄势待发,如狼似虎的遮天众人。”

“泻药。”百里谋身子一颤。

若是连谢卫东率领的亲信人马都沒能幸免的话,那秦戈带的人岂不是也完了,想到这,他的脸色更白了,眸子中甚至露出了隐隐的惧怕之色。

他很担心,就这么回去的话,会不会被秦傲天一刀将脑袋给削了去。

“无耻,卑鄙,垃圾……”金傲也是气的身子一抖,嘴里蹦出几个冰冷的贬义词,额头的血管都突突直跳,仿佛随时都要迸裂一般。

“黑衣好歹也是道上出了名的人物,堂堂遮天的老大,竟然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实在是……”百里谋也忍不住发出了几声讨伐,不过,马上他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蹭的一下跳了起來,尖声道:“快,快给黑水堂联系。”

金傲经他这一提醒,立即回过神來,急忙让谢卫东给蒙山客打电话,结果,电话打通了,谢卫东急忙将电话递了过來,以金傲的镇定,此时也禁不住手微微颤抖起來:“我是金傲。”

“我知道。”蒙山客冷淡的声音响了起來:“我就是告诉你一声,轩辕小楼派來的人马,已经被全歼了。”

金傲的脸色瞬间铁青一片,声音也变的阴冷起來:“你什么意思。”

“青帮乃是我青帮众人的青帮,你一个小小的侍卫,凭什么窃据大位,独掌大权,甚至还拘禁老爷子唯一的嫡系子孙,现任的青帮帮主,现在我正是奉帮主之命,和杨壮等诸多青帮兄弟一起,清理你这个青帮罪人。”蒙山客声音冷漠,甚至,隐含杀气。

“你说什么。”金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蒙山客却毫不客气的挂掉了电话,旁边的百里谋将这一切都听在耳内,整个人的脸色也是一片煞白,他有些想不清楚,为什么好端端的形势,会一刹那糜烂成了这样子。

金傲却是直接给出了他答案:“金不三,快,去金不三的房间,老子要将他千刀万剐。”

说着,带头冲了出去。

百里谋和谢卫东急忙追随了出去,结果,却看到金园内呼喝连连,乱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

谢卫东大喝一声,急步上前,远处,一名金园守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來:“不,不好了,帮主让人给劫持走了。”

“什么。”谢卫东一愣,金傲却已经将那名小弟一把推开,快速的冲了出去。

百里谋急忙跟上,只见夜色中,不少侍卫都乱成了一片,不远处靠近侧门的地方,还有喊杀声阵阵传來。

“杀。”一名名金园侍卫沒等靠近,便被远处的一道道连击弩射了过來,金傲等人赶到近前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卓不凡正扛着一人,在十几名遮天小弟的护卫下,奔到了墙边。

这些人身形矫健,一出手便都是飞刀,弩箭之类的暗器,一路冲杀之下,闻声赶來的三四十名护卫,竟然无法阻挡住他们片刻。

这些人,自然就是卓不凡的同伴,忘语率领的遮天劲旅,神罚。

“你们找死。”

金傲大喝一声,好似一只大鸟一般,快速的飞掠过去。

卓不凡一眼发现了他,立即转身将身上的金不三丢给了同伴,嘴里还大声道:“金傲涉嫌谋反,擅自拘禁帮主,如今,帮主有令,凡青帮小弟,有能击杀金傲者,赏金百万。”

说着,毫不畏惧的迎着金傲冲了上來。

两人的身影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卓不凡虽然经过不断的磨砺,身手已经小有所成,可是,面对金傲这个青帮老牌的高手,却依旧是落入了下风。

尤其是此时的金傲,见到一干手下,竟然真的逶迤不前,勃然大怒之下,将一腔杀机全都发泄到了卓不凡的身上。

当两人交错在一起的身影分向两边的时候,卓不凡的身上已经多了七八条狰狞可怖的伤口,可是,卓不凡却沒有丝毫的退缩,再次朝着金傲杀了过來。

而此时,在神罚小弟的接应下,金不三已经被送到了墙头上。

金不三此人本就怕死,此时在几名神罚小弟的威胁下,扯着脖子喊了起來:“金傲想要杀死本帮主,属于谋逆首犯,任何人帮他,都视同青帮叛徒,兄弟们,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尖锐的声音刺穿在众人的耳膜内,许多金园护卫听到发话的真是金不三,立即犹豫了起來。

金傲却是更为恼怒,厉吼声中,将卓不凡手中的匕首挑飞起來,不等他落地,金傲便一把接住了他的匕首,陡然一甩。

匕首瞬间沒入了卓不凡的左胸,巨大的力道,带的卓不凡朝后落去,卓不凡更是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重重的撞到了墙上。

百里谋眼尖,瞥见那匕首几乎全部沒入了胸口,已然知道,此人只怕活不成了。

金傲却仍不解气,好似疯虎一般再次朝着墙头上的金不三扑去,便在此时,一道道的铁牌好似夺命的请柬一般,从墙头上飞了下來。

金傲冲的过猛,肩头,手臂上各被纸牌插中,鲜血瞬间就流了下來。

百里谋见状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哪儿來的力气,急忙冲了上去,一把将被迫后退的金傲拽住,连声道:“势不可为,金兄快走。”

嘴里同时高声喊道:“快,拦住他们。”

谢卫东等一干对金傲忠心耿耿的小弟,立即迎了上去,等待他们的却是更为凌厉的铁牌。

金傲见状哪儿里肯依,两眼狰狞,好似疯虎一样就要再次扑上前去,为谢卫东等人报仇。

“金傲,出來受死。”便在这时候,一声冷漠的怒吼在墙头响了起來。

“老大。”

“是老大來了。”

“兄弟们杀。”

遮天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立即精神大震,竟然不顾双方之间的数目悬殊,奋死搏杀。

百里谋这时候才知道,竟然是韩雨亲自赶來了,他身形不由得一哆嗦,急忙喊过了两名护卫,将金傲架住,自己百忙之中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见韩雨从墙头上跃下。

一时间哪儿还顾得上其他,带着金傲直接亡命去了。

金园毕竟是金傲的地盘,很快,他们便顺利的冲了出去,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仓皇逃窜的车内,金傲依旧难以激动神色:“放我回去,金不三这王八蛋竟然不念血脉之情,陷我与不仁不义之地,我非杀他不可。”

“啪啪。”

百里谋也够狠的,直接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抽了过去。

金傲两眼瞬间射出凶狠目光,抬手就扣住了他的脖子,冷森道:“你也要找死。”

“金兄,你先听我说。”百里谋两眼瞪圆,好像是脱离水缸的金鱼一样鼓鼓的,冰冷的杀机几乎冻僵了他体内的热血:“眼下事不可欺,可是,却并不代表我们沒有卷土重來,找黑衣报仇的机会。”

金傲这才缓缓地松开了手,冷声道:“机会,我还有机会吗。”

他很清楚,有金不三在手掌握了大义,再有杨壮和蒙山客这两个社团的元老出面,整个青帮已经被送到了遮天的嘴边,传檄可定。

“有。”百里谋轻咳两声,他办砸了少爷交代的事情,若是不能将金傲这样一员虎将招揽回去,那他可怎么向秦傲天交代。

所以,哪儿怕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也一定要将金傲绑到自己的船上。

“实不相瞒,我并不是幽冥会的人,我來自炎黄圣宗秦家,秦家的势力,绝非小小的遮天所能比拟的,你上次见过的圣皇卫,不过是我们少爷的卫队,这样的人,我们少爷身边至少还有千人,而且,高手数不胜数。”

“这一次,黑衣杀戮我这么多兄弟,我们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他,所以,此仇一定能报。”

金傲脸色阴沉,沒有说话。

百里谋也不敢打扰,只是大气不敢出的坐在旁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金傲一时不忿将他给干掉,那他可就真亏死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金傲的声音终于响了起來。

百里谋连连点头,急声保证。

金傲靠在车内后座之上,神色惨然,一行清泪缓缓落下,此时的他,一身染血,劈头散发,眉目赤红,哪儿还有半点世外高人的风采。

“总有一天,我会回來的。”望着窗外,金傲幽幽的吐了口气,算是接受了百里谋给他指出的这个唯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