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9章 各忙各的

第六卷 踏倭 129章 各忙各的

精简社团,组成专门的战斗队伍,这是韩雨跟叶随风紧急商议后的结果,眼下,遮天各个主力堂口虽然堪称精锐,可是,有不少小弟毕竟不敢真的玩命,还有许多人,会在面临生死威胁下,转身丢下同伴而逃。

这一点,从李剑白截杀秦戈的时候,手下精锐竟然出现了掉头就跑的情形就可见一斑。

所以,社团保持精简的人数,已经成了必要。

如今,遮天已经摸索出了一整套的适合自己的纪律,整编之后,整个社团的战斗组成员,总共不会超过六千人。

可是,韩雨却有信心,凭借着这六千人以一敌三,甚至是敌五,人数虽然少了,可是,却更灵活,更方便指挥,也更好训练,同时,能更好的给与他们经济上的补助,还能大幅度的减少伤亡。

这么做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在后方安排大量的人手,同时,为汉魂经济帝国的扩张,训练足够的人手。

这些社团的小弟成员大多都在二十岁上下,正是处于一生中最为精华的岁月,可塑性极强,虽然这些人不能担当经济帝国的高层,却会成为最为基础的壁垒和基石。

有了他们的存在,遮天和汉魂将会成为一体,就算是出现什么变故,也完全可以应付的过去。

所以,即便是胡來等人颇为怀疑,这么点人手,能否担当的起横扫幽冥会和龙皇会的重任,可韩雨却依旧选择了坚持。

“各个堂口的战斗组,我将会派出天劫予以指导训练,整训十天,十天之后,我们将会展开对幽冥会的攻击,这一次,什么时候消灭了幽冥会什么时候收兵。”

韩雨扫了众人一眼:“各个堂口的成绩,除了战绩之外,折损也将会算入其中,到时候,损失的人手越少的堂口,将会获得我在经济上的大幅度倾斜,当然,谁也不能避敌不战,那样的话,老子会亲自找他麻烦。”

众人嘿然一笑,随即商讨了一些细节之后,便纷纷离开了。

胡來等诸多堂主回去之后,将会对手下的堂口进行再次整训,表面上看是在进行战前的调整,实际上则是为下面的精简进一步的做出安排。

这些,早有叶随风提前做好了预案,所以,胡來等人只需要照章执行就可以了,倒也不用费太多的心思。

遮天这边忙着整训,调配各种资源,为社团进攻做着最后的准备。

幽冥会和龙皇会那边,也不甘示弱,悄悄的做好了战备准备,其中,尤其是各方之间的暗哨,钉子不断的传回各种情报,成为了前期交锋的重中之重。

“根据陈蛟传來的消息,遮天正在精简人手,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动手了。”李德波轻轻的揉了揉眉心,左帅范伟走了,屠神死了,断魂,斩魄也完了,下面的六大鬼使,更是折损了大半还多。

昔日幽冥会大名鼎鼎的左右冥帅,四方冥将,六大鬼使,如今几乎凋残殆尽,只剩下了一个诛仙和右帅古方在苦苦支撑。

李德波怎么也弄不明白,这才短短的三年时间,好好的一个幽冥会,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副样子。

特别是屠神的死,还有他手下那一支强悍的冥斗士死的死,被俘的俘,让幽冥会元气大伤,如今,他手中的冥斗士不足百人,轮回不到五百,下面的小弟虽然人数颇多,可是,却沒有几个人能够获得指望。

再者说,他们需要镇守幽冥会的诸多地盘,沒了这些地盘,只怕单单是养活这些社团的人都成问題。

“眼下社团还有能战之人,不过一万两三千人左右,只是麾下却缺少真正的干将,他们这些人对上黑衣手下那些悍不畏死之徒,根本就不是对手。”李德波苦着眉头,望向站在身边的叔叔李怒海:“叔,您给小侄出个主意吧,我现在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望着曾经意气风发的李德波如此消沉,李海怒也是心中叹息。

他本來就不同意李德波派屠神率队北上,可是,李德波却一意孤行,如今可好,屠神一死,整个冥斗士几乎折损殆尽。

只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李德波毕竟是他的侄子,而幽冥会则是他李家的产业,身为李家的一份子,他有责任和义务维护李家的利益。

想了想,李怒海沉声道:“眼下的确是敌强我弱,我觉得咱们目前还是精简社团成员,收缩地盘,向遮天示好,虽然我们已经跟轩辕小楼结成了联盟,可是,龙皇会却不足为信,而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想要守住这么大的地盘,实在是太吃力了。”

“不,我绝不同意这么做,幽冥会是父亲交到我手中的,是我李家上下三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这副局面,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手中折戟沉沙,绝不。”李德波忽然抬起头,像是头受伤的雄狮一般连连怒吼。

原本英俊无匹的脸庞,也显得十分狰狞。

李怒海见状不由得叹息一声,沉声道:“若是如此,那就只能想办法联合龙皇会,对遮天发动进攻了,只要能够拿下天水市,杀掉黑衣,那他麾下将有可能会分崩离析,再者,沒有了黑衣,遮天便如同失去了爪牙的老虎,到时候,我们选择的余地也能大些。”

“对,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我们联合龙皇会灭了黑衣,就能一举扭转目前的局面,我们的精锐折损太多,可是,轩辕小楼有轩辕家的支持,他们轩辕家的几位长老都还在,而且,他们还有暗影协会的支持,只要我们双方联手,一定可以反败为胜。”

李德波有些苍白的面色上,忽然涌出一抹潮红,就好像是行将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稻草似得,兴奋的不断在原地转起了圈子。

李怒海心中叹了口气,想想李德波刚接掌幽冥会那阵,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如今……

也许,李德波只是个习武的天才,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掌舵者,李怒海心中忽然涌出了这个念头。

轩辕小楼跟轩辕无策几乎在同时,也接到了下面的汇报,得知了遮天暗中进行的调整,毕竟,这种调整是大范围的,想要瞒也瞒不住。

“如今我们该怎么办,若是黑衣进攻我们的话,以我们的力量,能抵挡的住吗。”轩辕小楼也有些不安的询问着轩辕无策几乎同样的问題。

轩辕无策摇了摇头:“都是属下失职,竟然沒能看破青帮迟迟沒有被遮天攻占其中所隐藏的猫腻,否则,也不会连累社团近千精锐和轩辕战天教官的身死之祸。”

轩辕小楼有些不耐烦的一摆手:“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问的是,咱们拿什么抵挡遮天的进攻。”

“我们马上也着手整编社团的力量,让轩辕卫带队,在遮天攻过來的时候,先让出大部分地盘,诱敌深入,黑衣将整个社团的精锐集中起來,虽然让他的攻击变的更加犀利,可是也给了我们机会,倘若我们能够将这些人一网打尽的话,那遮天便等于是完了。”

轩辕无策说完,眉头一拧:“可现在怕就怕黑衣不找我们,反而去进攻幽冥会,这样一來,我们就不得不派人前往相助,毕竟唇亡齿寒,幽冥会一旦守不住,只剩下我们,根本不是遮天的对手。”

“你觉得幽冥会抵挡不住遮天。”轩辕小楼缓缓开口,虽然他一直都希望能够削弱李德波的力量,可是,现在却比任何时候都希望幽冥会能更强些。

轩辕无策苦笑道:“说实话,如今幽冥会只怕连我们都打不过,李家实力虽然最为雄厚,可是,真正的精锐力量却不断的被遮天所吞沒,如今,只怕真正能上阵厮杀之人不过一万,其余的小弟欺负下普通人行,跟遮天的那些精悍小弟叫阵,根本连一丝胜算都沒有。”

“可幽冥会占据的地盘实在太大了,一万号人,守住几个省的地盘,根本就沒可能。”

轩辕小楼想了想:“李德波刚刚给我他通过消息,他希望我们能够联手,主动偷袭天水,击杀黑衣,你觉得能否可行。”

“眼下,我们能抽调出多少真正的精锐。”轩辕无策摇头,社团的情形他很清楚,轩辕战天和他手下的那一千人马,几乎是轩辕颠集合了铁血十三鹰中的精华,而如今,铁血十三鹰虽然还剩下了四五千精锐,可是,他们还需要震慑社团中的其他人。

毕竟,轩辕家成立龙皇会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轩辕小楼想了一下道:“那我们就抓紧时间整顿社团的人手吧,然后,将我们掌握的消息给李德波说一声,单单击杀一个黑衣,就想灭掉遮天,他想的也未免太简单了,只有将黑衣整训出來的那几千精锐全部干掉,才能真的永除后患。”

“可恨,战天教官……”

轩辕无策闭住了嘴巴,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

……

秦傲天脸色铁青的望着下面战战兢兢的百里谋,百里无双和秦戈还有麾下的数百精锐,从倭国和梆子国收服的数百高手,竟然就这么沒了。

就算是他们给与了遮天重创又能如何,黑衣还好好的活着,不是吗。

此时,他真想一刀将百里谋给宰了,可是想到是自己下令让百里无双负责行动的,百里谋又为他带來了一个不弱于秦戈的猛将,这才心中稍感平衡。

“你明天将那个金傲带來,我见见,若真是个人才,我必定委以重任。”秦傲天淡淡的道。

“多谢少爷。”百里谋急忙躬身行礼退了下去,等出去之后,才缓缓的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后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湿透了。

“师兄,你觉得百里谋刚才所言如何。”秦傲天望向秦羽。

秦羽古朴的眼中露出森冷杀机:“照他所说,金傲的确是个人物,不过,我们还需要向苍鹰求证一下,看看这个金傲有无问題,我听说黑衣此人恩必报,仇必果,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物,若是金傲真的杀了黑衣的结义兄弟,那他们这个仇便是结定了。”

“要不是眼下,我们的计划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阶段,我真想立即带队去将黑衣的狗头拧下來,他竟然杀了老三……”

秦傲天也露出一抹悲戚,不过,马上就振奋道:“老三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不过,眼下却还不是时机,等我成为炎黄圣宗的下任宗主,要杀他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明天我还要随爷爷去拜访几位宗内的实权人物,就算不能争取他们的支持,也要让他们保持中立,回头你帮我伸手试探一下那个金傲的斤两,若身手真如百里谋所说,那对我们也是一大助力。”

“好。”秦羽点头答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