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0章 刺杀开路

第八卷 巅峰 130章 刺杀开路

晌午的太阳正当头,却并不毒辣,毕竟,这时候已经晚秋已过,初冬将至,天水本就属于北方,自然清冷的要早些。

可是,在遮天的训练场上,却有将近五千名赤膊的小弟,正在挥汗如雨。

当中的一个方阵,足有两千余人,他们两两分为一组,以堂口为单位,手持木刀正在进行惨烈的对抗。

“一。”胡來清冷的声音响了起來。

“杀。”血斧堂的八百多名小弟,顿时发出一声怒吼,手中的木刀朝着对面的暗铁堂小弟就劈了下去。

木刀上面虽然用层层的木条包裹了一层特制的弹性塑料,可是,重量却有七八斤之多,随着巨大的力量挥舞下,若真的被劈中,还是会给人造成创伤的。

从刚开始进行特训到现在,已经有十几个人的脑袋被打破了,而这些人毫无例外的都被发了一笔补偿金,然后送到了医院中,看情况再重返战斗组。

所以,对面的暗铁堂小弟不敢怠慢,两手握住了刀柄,瞅准了木刀的來势,快速的横在了脑门之上。

砰。

一阵阵木刀沉闷的声音不断响起,有许多小弟的身躯被晃的手臂发颤,不少人被迫向后退了一步,极个别的甚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可是更多的人却成功的完成了招架。

武柏静静的站在方阵的另一头,两眼紧紧的盯着自己堂口中的兄弟,大喝一声:“二。”

刚刚招架住对方攻击的暗铁堂小弟,猛的将身子一低,两手握刀快速的一记横扫,木刀凌厉的朝着对方的肋骨而去。

对面血斧堂的小弟刚刚还在进攻,此时却齐齐的后退一步,手中的木刀快速的下拉,横挡。

砰。

又是一阵木刀交锋的沉闷声音响起,随着胡來一声三字出口,血斧堂的小弟才堪堪招架住的木刀顺势再朝前快速的刺了过去。

这回又轮到暗铁堂的小弟招架了,手中的木刀快速的一崩,可有几个小弟还是慢了一步,被撞的闷哼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肚子。

武柏脸色阴沉,也不用他吩咐,早有等在不远处的飞羽堂小弟,将他们抬了出去,由中医学院派驻在训练场的医疗小组进行就地治疗,一般只要沒伤到筋骨,他们便不会被送往医院,不过,有承受不住这种训练方式的人,却可以选择退出。

剩下的人却依旧在坚持着,因为他们知道,在遮天只要你肯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

而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只要社团能够灭掉龙皇会和幽冥会,就能成为道上名至实归的霸主,到时候,好处还能少的了他们这些功臣的吗。

所以,面对这个可能是最后的建功立业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会退缩,有了目标之后,便能够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在这种残酷的训练下依旧咬牙坚持了。

“四。”武柏开始反击了。

这次遮天挑选出來的战斗组进行训练,很简单,就是招架然后反击,这本來也是血战八方的招数,只是这一次,反击显得越发的凌厉,若真的正面对上,生死胜负当在瞬间便能分出來。

好在遮天自从成立之初,便一直在厮杀中存在,战斗组的成员,基本上也都是砍过人的狠角色,除了一股悍勇之气,自身的身体素质也很不错,所以,虽然人数上比以前的各个堂口要少上许多,战力却是不减反增。

除了血斧堂,暗铁堂在正面硬抗之外,天狼堂,飞羽堂,黄泉堂也在进行各自不同的针对性训练。

如今因为青帮已经被灭,从青帮原属的近万小弟中,韩雨挑选出了五百名好手分别补充进了天狼堂和飞羽堂旗下,这使得五个堂口的人数基本上持平。

再加上从各个堂口中挑选出來的天资身手较好的五十人进了天劫,如今,天劫的人数,依旧保持在了三百人左右,此时,一干天劫正在韩雨的亲自带领下,正在用木刀进行着近乎实战的训练。

不时有人受伤倒地,比起外面的几个堂口來说,要惨多了。

狼静静的在训练场里转着圈,看着火影跟银狼一起撒欢的四处乱跑,胖子则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吃着东西。

叶随风则默默的遥控着神罚的杀手们,进行着征战前的挑刺行动。

龙开山今年二十三岁,却已经在道上混了六年。

一般的小混混,大多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各方面的原因,渐渐的走上了正途,可是,龙开山不同,他的运气比一般的混混要好,志向也要大的多,所以,他一直在幽冥会中坚持着。

从外围的一名跑腿小弟,到正式成员,社团精英,再入选二十四战鬼,现在,更因为幽冥会不断的提拔新人,让他从二十四战鬼中脱颖而出,直接成为了十二冥将之一,更成为了幽冥会HZ市的负责人。

这让龙开山十分满意,所以,对于自己的工作也十分的细心。

虽然社团如今的情况比不得前两年,可是,毕竟还是道上的四大帮派之一,哦对了,他刚听说前几天青帮出了问題,被遮天抓住了机会给灭了,所以,现在是三大帮派之一,而作为存在时间最为悠久的社团,龙开山并不认为这意味着幽冥会也会步上青帮的后尘。

例行公事一般的在下面的几个主要场子中转了一圈,龙开山径直回了自己的别墅。

在他的怀里,还搂着一个女人。

据说是倭国妞,现在的倭国经济不景气,所以很多原本干VA的全部都跑了出來混饭吃,而这些人在Z国数量最多。

龙开山觉得自己很幸运,感觉自己是碰到了好时候。

他很期待自己即将听到的雅蠛蝶的声音,兴奋的血液已经开始在他体内燃烧,所以,当他看见旁边的灯光下突然窜出个黑色的身影时,他沒有做出最正确的反应,而是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題:“谁啊。”

回答他的是一道冰冷的刀光,那刀光径直沒入了他的腹部,人影也随之退了回去,当龙开山远远的跟在后面的两个属下冲上來的时候,连个毛都沒看见。

龙开山缓缓的摔倒在了地上,张大了嘴巴,他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好运终有一天会用完的,而当为你这份好运还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输了个底掉。

尖锐的声音响了起來,刺穿了这本就喧嚣的夜色,灯光似乎晃动了一下,一如此时幽冥会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