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3章 血难的终结

133章 血难的终结

李虎站起身,抬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一张薄薄的面具竟然从他的脸上拿了下來,然后露出了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血难,他竟然就是韩雨下令一定要挖出來的血难。

“黑衣,你满世界的找我,却想不到我就藏在你家吧,你以为我会落荒而逃,另择时机再报仇嘛,我偏不。”

血难的眼中露出因为过度的仇恨而扭曲的目光,他探出手,快速的将王飞的衣服剥了下來,然后自己换上,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另一张面具,在自己的脸上微微一敷,转眼间竟然变的跟王飞有**分相像。

他走到自己的药筐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盒,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表情,很快,一副王飞独有的和气便惟妙惟肖的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血难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见不可能有什么破绽,这才笑呵呵的将王飞的尸体拖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将血渍微一处理,便起身走了出去。

仇恨也是一种力量,当仇恨深入骨髓的时候,他所催发的力量,也具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

血难,不,应该说是马三太他一步步的成长为如今的这个血难,所靠的就是他对韩雨深深的仇恨。

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去干掉韩雨,因为他曾经失败过好几回,所以,如今的血难,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韩雨的人。

上一次战神卡列夫亲自出手,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韩雨必死无疑,可是,血难不这样想,所以他留了下來。

可即便是他早就已经决定留下,血难也依旧不认为自己能够杀死韩雨。

所以,在这之前,他又安排了一个棋子,而这个人,就是李虎。

李虎是真有其人,也真有本事。

所以,无论是其子还是韩雨安排在这里的人,甚至包括跟他打过几次照面,暗中观察试探过他几次的忘语,都沒有发现他有什么破绽。

血难呢却在天水市的一处偏僻乡村,拜了一位老中医为师傅四处,因为他掌握了一门忍术,嗯,说白了就是一种制作仿人皮面具的本事,所以,遮天的小弟虽然有到这个村子搜查过,甚至跟他打过照面,却也沒能将他找出來,最后就连韩雨都以为,真正的血难已经离开了。

血难便安全的潜伏了下來,等他意外得知其子的老娘要过寿,血难立即知道,自己苦苦找寻的机会來了。

所以,他立即便将已经成功打入下关村的李虎诱杀,而后化成了他的样子,大摇大摆的到了村中,呆了五天的时间,暗中观察许久,决定选择王飞作为自己的出手契机。

王飞表面上是其子公司的保镖,实际上却是忘语神罚的一员,负责照应韩雨大哥的新家。

拎了礼物,血难不紧不慢的朝着其子的老家走去。

“飞哥,这是干啥去……”猫腰看上去似乎无所事事瞎转悠,实际上负责四周警戒的大头看见了他,笑呵呵的打起了招呼。

“废话,表达点心意。”血难晃了晃手中的礼物,大耳帽将脑袋护住了。

“这是怎么了,咋还变声了,学沧桑啊。”大头笑了。

“别提了,本想洗个头,精神一下,不想竟然感冒了。”血难一点也不慌,继续用沙哑的嗓音回着话。

大头乐呵呵的道:“怕不是急着去看咱们张总的表妹吧,要我说行啊你小子,上次就见你们俩眉來眼去的,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我还琢磨你小子不能错过呢。”

血难一咧嘴,嘿嘿一笑沒有说话,实际上,他还真不知道这事,之所以选择王飞下手,一來是他跟王飞见过面,有做他面皮的机会,二來则是王飞身材跟他差不多,再加上他本身就是跟在其子身边的,前去表示一下祝贺的话,也沒人能说什么。

不想竟然歪打正着,血难心中自然是为之一振,心说果然是黑衣气数已尽,这不连老天爷都帮自己的忙。

血难自顾离去,大头瞥着他的背影,却有些诧异,这王飞今个怎么有些佝偻,不过一想起他洗头感冒了,也不深究,只是暗自一笑离去。

血难感觉到背后注视的目光离开,心中更是大定,脚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其子如今已经成了下关村的一把手,并且不断的加筑新宅,使得下关村百姓无不收益,除却韩雨靠山的那一片别墅不说,如今的下关村那基本上家家都有新盖的二层小楼,户户都坐上了四轮小车。

只是,村中还有一二十户老人,守着住惯了的老房子,不舍得离开。

其子的老娘便是其中之一,所以,今曰老人家过寿,这老房子四周是张灯结彩,外面更是摆上了流水席。

“人多,人多才好呢。”血难不动声色的四周扫了一圈,便看见了二十多个其子工厂里的保安队正在招呼着众人,端茶倒水,四周那树荫下,矮墙边也隐藏了四五个人,看着像是靠在那里偷懒的,实际上却是将周围的异动收入眼中。

戒备挺严,可是,谁又能想到韩雨点名道姓要抓的血难会化身成了王飞就站在他们眼前呢。

“嘿,飞哥您來了。”此时天色已黑,虽然上了灯,却依旧模糊的很,一名保安走了上來,笑呵呵的跟他打着招呼。

“嗯,你忙呢。”血难略一点头,此人他不认识,不敢多说。

“啊,其子哥在里面呢,你快进去吧,听说他那小表妹又來了,我刚才远远的看了一眼,真不是说的……”

话沒说完,便看见血难已经快步走了过去,那小弟禁不住一笑:“狗曰的,急赤白脸的。”

他哪儿知道,血难是不敢跟他多说,怕露了破绽。

在登记门口,胡乱的写了几笔,血难便走了进去,这里都是其子的近亲,甚至,他还看见了韩雨的父母,爷爷奶奶等诸多亲人,便连楚颜几个也都在房子里。

太好了。

血难激动的两眼通红,好容易才按下心底的杀机,不动声色的将旁边的礼物,在离着几人不远的地方放下。

刚想走,却被其子个叫住了,笑道:“还以为你小子不來了呢,來都來了,怎么走这么忙。”

“我这急着出去放水……”血难眨眨眼,一脸难以忍受的模样。

其子松开手,笑骂道:“臭小子,真沒出息,快去快回,侨心都问你好几次了。”

血难已经猜到了其子口里的侨心应该就是他的表妹了,他也不多说,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便走了出來,然后径直走了出去,见有人,便直接朝着不远处的黑暗中走去。

“嘿,飞哥,跑这干嘛來了。”那里正隐藏着一名神罚小弟,见状不由得出声露出头來。

“狗曰的吓老子一跳。”血难粗起嗓子,做出一副喝多了的样子连连摆手道:“滚,滚,我在这里撒一泡……”

他倒是聪明,知道喝多之人若是姓格有了变化,其他人也能理解。

果然,那小弟闻言嘿嘿笑道:“那我更得留在这里观摩了。”

“观摩毛,被你吓出毛病,老子尿你一脸……”

血难赶走了那名小弟,这才松了口气,他知道,王飞的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发现,所以,干完这一票他必须要立即走人,只要爆炸一响,乱象一起,他自然就能趁乱逃跑,出了下关村,他直接朝js而去,先躲过这阵风声再寻机会将韩雨干掉,报的大仇。

想到这,就算是经历了许多风雨之后,血难也禁不住激动紧张起來,他解开拉链,就要掏出家伙,忽然感觉到心头一寒,他抬起头,却看见旁边黑色的墙头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他带着猪头面具,嘴里悠然的叼着一根烟,露出的一双眼睛,却冷冷的盯着他。

“是你。”血难一看见他,掏裤子的手立即朝着裤兜摸去,里面有个遥控感应装置,只要一碰,他的礼物便会化成一堆凄美的火焰,将韩雨灼烧个痛不欲生。

不得不说,血难的反应很是迅速,也极为正确,他一看见有人盯上了他,二话不说就先动手,这种果断,也从另一个侧面彰显了他对韩雨的恨意。

能不能逃出生天不要紧,紧要的是能否报仇。

“我既然盯上了你,你以为自己还能得逞。”猪头面具男的声音响了起來,等到血难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制住了。

血难知道自己就算不是超一流高手,可至少也是个高手了,可是,在对方的突袭之下,竟然连动一下的资格都沒有,所以,对于身后之人的身手之高,禁不住生出一种绝望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我跟你有什么冤仇。”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猪头面具男说着,忽然眉头微拧,眼角瞥见有人走了过來,他立即放弃了跟对方扯皮,抬手一下劈在了对方的后颈之上,然后,在他的兜里摸出了遥控装置,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他正想离开,目光却发现了点什么,急忙俯下身,探手将血难脸上的面具扯了下來,然后,便看见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

“原來如此。”猪头面具男将面具随手丢下,然后,身形一动越过矮墙,便消失了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