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4章 再见血难

第134章 再见血难

“什么,抓住血难了,确定吗?”

韩雨两手紧紧的抓着听筒,双手因为用力都有些泛白。

其子握着电话,瞄了一眼礼物盒里的炸弹,还有躺在不远处洗手间里的王飞的尸体,心中便一阵突突。

从得到消息到现在,他的腿就没利索过。一想起韩雨的老婆孩子,父母亲人差一点就被人在自己的家中给一勺烩了,顺带着还有自己一家,其子的心头便汹涌而出一顿滔天的怒火。

一向好脾气的他,差点没将手下众人给骂的狗血喷头。

“能确定,我这就将这孙子给您送过去!”其子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

韩雨眉头一拧:“不用了。我这就回去一趟。你让人给我送到炼油厂的保安部里去,让忘语派人看着,再派两个人去请温纵温老爷子,让他派两个人帮忙守着。记住了,绝对不能让他再跑了。”

“是!”其子说完便挂了电话。

韩雨本来还想问问有什么损失的,可是,听到其子并没有说,心中便猜到可能是损失不大。他喊了胖子,也没跟睡在外面树上跟银狼火影玩耍的狼打招呼,便径直驱车赶往下关村。

“老大说他马上就来,让咱们将人看住。忘语哥,我现在去温老那里打声招呼,老大说想请他老人家做个见证!”其子不想让忘语有什么别的想法,所以,没将韩雨的原话说出来。

忘语脸色十分难看,他倒不是对其子去见温老有什么意见,而是被血难给招的。

一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血难竟然差点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自然有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的感觉。

更何况,死去的王飞是他手下的小弟。

据他所掌握的情况,下面的人有许多都见过王飞,甚至有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却愣是没有一个人真的怀疑到对方的身上。

看起来,需要狠狠的整顿一下这些家伙了。

“你先去吧,血难你就放心,我亲自看管,回头亲手交到老大的手中!”忘语说完,抬起手将血难拎了起来,然后在几名神罚小弟的簇拥下,快步的朝着炼油厂而去。

天水市距离下关村并不远,韩雨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便赶了回来。得到消息的其子亲自过来迎接,跟在他身边的还有温老。

韩雨径直走到温老面前,沉声道:“我只是让其子向您调两个人,怎么他连您老都给惊动了?”

“行了,如今咱们都是一家人,这客气话以后就别说了。”温纵淡淡一笑:“以后但凡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打声招呼就是。别的不敢说,老头子我就算是亲自提刀,也可为你杀的三两个贼子。”

“温爷爷言重了,若是让您老都亲自上阵的话,那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可真就无地自容了。”韩雨笑笑,伸手过去搀扶住了他。

温老探手在他的手上轻轻的拍了拍:“青帮之事,做的不错。我从其子那里得到了战报,好,好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我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

“什么运气?我看就是实力!好了,你也不用送我了,我自行回去就是,你去忙吧。有事让其子通知我一声就是!”说完,温老在一名老伙计的搀扶下,慢悠悠的离去。

韩雨在路上听到其子诉说事情的经过,当听说炸弹都已经安放到了其子的老家时,韩雨忍不住怒了起来:“胡闹,这么多人是干什么吃的?啊?竟然让人在咱们眼皮底下,做了如此大的动作都不知道?”

其子不敢多说,只是轻声道:“谁也没料到他竟然会制作人皮面具。只怕那个真正的李虎,也早就死在血难的手中了。”

韩雨的怒火这才渐渐平息,他略想一下,其实这也的确不能怪其子他们。

谁能知道血难竟然窜到了他的眼皮子底细,而且早就埋伏好了下一步的棋子?

“说实话,当初那个马三太逃脱之后,我并未放在心上。直到他让人劫掠静汐,我才开始重视他。可这孙子就好像是上天专门给我找的一对手似得,每次几乎都要抓住他的时候,却总被他给逃掉,而且,我自己还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韩雨沉声道:“现在,你们虽然也经历了一场惊吓,可好在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还抓住了他本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王飞的家人,你要亲自安排将抚恤送过去,他的老父亲有腿疾,你看看安排他到咱们汉魂医院好好的检查一番,实在不行,让老船亲自给开个处方,好生治疗一下。他还有个正在读高中的妹妹,尽量让她去读书,这学费的事情,由集团旗下的基金出面料理。嗯,她可以不属于特殊人才培养计划!”

所谓的特殊人才培养计划,是指的汉魂集团会资助一些有特长,有天赋的年轻人,这些人大多数在接受资助的同时,要按照集团指定的方向进行学习。

就算是毕业以后,也要在汉魂工作满五年然后才能自由选择去留。

不过,王飞属于社团正式成员,又属于因公殉职,所以,他的妹妹在享受集团资助的同时,可以免除这些合同条款的限制。

“是,我会亲自盯着这事。”其子点点头。

“对了,那个将血难制住的功臣呢?我要亲自见见他,好生奖励一番!”韩雨扭头望了他一眼。

其子脸色有些难看:“问,问过下面的小弟了,没人出来应承这事。我跟忘语也仔细问过了,只怕不是咱们的人干的。”

“嗯?”

韩雨脸色阴沉了下来,难怪其子抓住了血难,脸色也不太好,原来村中竟然还藏着一股不属于他们掌控的力量,或者个人。

这个人,能够发现血难的阴谋,又将人制住,那岂不意味着他就一直在自己身边?

其子显然也是如此想的,他苦笑道:“我在事发之后,便将大家伙都挨着排除了一遍,可是,父老乡亲都知根知底的,根本没有一个人有本事瞬间制住血难。”

“算了,此人既然制住了血难,至少代表他对咱们没有敌意,甚至可能是哪儿个朋友不愿意露面而已!那就不要再继续查了。”韩雨想了一下道。

门被推开了,韩雨望着正端坐在那里发呆的血难,听到声响,血难抬起头来,两个人的目光在隔离了许久之后,再一次对撞在了一起。

新群收人中196868042,呼喊狼族兄弟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