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7章 陈蛟自裁

137章 陈蛟自裁

陈蛟身躯微微一颤他左右看了一眼脸上渐渐的露出了一种凄然之色

本來在车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就感觉有些不对了现在下來见了此地的情形立即猜到自己最为担心的一些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老大……”陈蛟抿了抿嘴儿

“你还有脸叫我老大吗不从你出卖梁欢等众多兄弟的时候你就不再是我黑衣的兄弟了”韩雨淡淡的开口声音却冷漠恍如寒霜

陈蛟身躯微微一震他缓缓的转过身却看见了胡來马文泉等人这些人各自的表情都不尽相同有怒目圆睁有扼腕叹息有鄙夷不屑可是却有着相同的一点那就是露出了犹豫之色

“想不到您早就知道了陈亮他们呢”

韩雨目光越过了他的身体望向后面的夜色神情也有些悲伤陈蛟原本不过是竹叶帮徐华银手下的打手他覆灭竹叶帮的时候此人便跟在了他的手下

算的上是最初的肱骨手足而让韩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最为得他信任的兄弟最终却选择了背叛他背叛社团

“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落入暗蛇手中了”

“这么说进攻SZ的事是一个圈套”陈蛟苦笑他一直隐约的有种不妙的感觉此时却是证实了

“你觉得如今的我们还有必要跟幽冥会继续墨迹下去吗遮天已经不是昔日那个遮天了幽冥会虽然强大可是只要我灭绝了李家那其余的各地势力只需要安排人招揽一下就能安定下來”

韩雨两眼微微一眯冷冷的盯着他:“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陈蛟苦笑一声:“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吗”

“有”韩雨扫了他一眼目光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以前的那个陈蛟是我的兄弟我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离开我的我觉得我有这个资格知道真相”

陈蛟只是和韩雨的目光稍微一接触便立即垂下了头

他知道韩雨对自己这些兄弟是极为真诚的若非如此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兄弟誓死追随在他的周围行走在这一条看似漆黑仿佛永远沒有尽头的道路上

“还记得您当初让我们各自出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吗”陈蛟径直从兜里掏出烟來想了一下还是给韩雨递了过去

韩雨望着烟半晌沒动

就当陈蛟已经感觉到绝望的时候韩雨忽然伸出了手将烟接了过來陈蛟为他点上然后自己将烟送进了嘴里

淡淡的烟雾冲进肺部似乎给他带來了一些勇气:“我也是那些人中的一员我当时不想就这么一直当个副手所以一个人四处游荡后來果然让我碰上了一位长者他身手极为强悍我当时被他所吸引便想方设法拜他为师”

“事情似乎就如同我所想象的那样我的运气一点也不比其他的兄弟们差可是直到我将要离去的那一天我才知道我的这个便宜师傅原來就是幽冥会四方冥将之一的斩魄”

“我试过要宰了他可是根本就沒有这个机会”

韩雨手中的烟一直在烧却并沒有往嘴里吸上一口:“为什么不告诉我只要你实话实说我绝不会心生芥蒂”

陈蛟默默的点头:“现在的我相信可是当初我却生怕您会因此将我闲置斩魄为了拉拢我特意安排了一个女子和我发生了关系金钱女人权利和地位我几乎唾手可得当时的我或许沒有意识到自己一开始沒有拒绝这一切其实就已经不再忠于遮天了”

“后來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将一切坦诚相告的话我的人生会不会就不会这样一步步的滑向不可挽回的深渊只可惜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以后我再想说就越发的开不了口了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薛凝眸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子倾心也是唯一的一次可是您却告诉我她是不属于我的您知道吗这对我有多残忍”

韩雨轻叹一声:“我不想让你继续追她那是因为薛凝眸看似柔弱却坚强无比她不同于一般的女孩子墨龙救了她她为此而倾心那种感情几乎是不可转移的我只是想让你不要深陷其中可沒想到却让你生出了怨恨”

陈蛟声音转低:“爱一个人其实并不一定要占有她只可惜这个道理我懂的太晚了”

韩雨也沉默了一切他都明白了陈蛟真正的转机竟然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心生怨恨的他选择了跟幽冥会的合作

随即梁欢等人的死亡让陈蛟也失去了最后向韩雨申辩的机会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当初若不是我那么粗鲁的干涉你的感情也许事情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韩雨微一拧眉:“当初我私下里去见你就是想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那一次我们两个人并肩而走其实你完全可以将一切都告知我你沒那么做是因为安心和你们的孩子吧”

陈蛟微微闭上两眼从韩雨将他带到HZ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所有的一切韩雨都已经明了了

韩雨有些痛苦的咬了咬嘴唇如果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幽冥会的人哪儿怕是李德波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将之斩杀可是陈蛟是他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了这么些年他实在无法向自己的兄弟动手

“老大”忘语大踏步的走了过來沉声道:“孩子接回來了”

“孩子”陈蛟陡然抬起头快步的向后张望只见奶妈抱着一个婴童从车里走了出來陈蛟大踏步的走了过去一眼看见正是自己的孩子心顿时懵了

他颤抖着手将孩子接在了怀中忽然垂下了头嚎啕大哭

胡來等人的脸上齐齐的露出了不忍之色可以说陈蛟走到今天完全是他自找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太好强太看重手中的权利太想着出人头地了

只是遮天从当初那一个县城里的小社团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不断的吸收新鲜的血液招揽各路强人这些人的到來让陈蛟的野心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在出头的希望越发渺茫之后他终于选择了最不该走的一条道

虽然路已经走下了而且是他自己一步步走过來的可此时看到他的悲苦胡來等人还是心中涌出浓郁的悲伤如同此时的韩雨一般

“安心呢”

陈蛟终于在痛哭中抬起头來他狠狠的用袖子一擦四下张望

忘语眉头微拧沒有听到刚才陈蛟讲述的他冷声道:“她不愿意跟着來而且我们接孩子的时候她还想试图将孩子杀死”

“什么”众人一惊

胡來立即咆哮起來:“阿弥他妈的陀佛他奶奶的这世上怎么还有这么狠心的女人妈的我现在就去宰了这个灭绝人性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