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43章 轩辕烈

第六卷 踏倭 143章 轩辕烈

听到手机传來的情报,韩雨也愣了半晌。

他很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不过,思索再三,决定还是姑且信之,准备出手。

因为让这样一个人活下去,对他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忘语,带领十名精锐杀手,前往SZ。”韩雨给忘语下达了命令之后,自己便带了狼还有十余名精锐的天劫驱车,朝着SZ而去。

此时,镇守在苏州的还是谷子文。

身为遮天的元老,他的声名并不怎么显赫,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在韩雨心目中的份量。

正是因为有了他默默的在背后付出,维持社团的纲纪,这才有了遮天的现在。

此时,谷子文正在忙着处理整顿当地的幽冥会力量,接到了韩雨的消息之后,他只是略微顿了一下,抬起头对站在旁边的龙少说了一句,让大家提高点警惕,然后便毫不在意的继续忙碌起來。

谷子文身为一个老牌杀手,他的实力却不算是很强,至少在高手如云的遮天中连前十都算不上,可他能够做到今天这个位子上,除了韩雨的信任,他那份直面生死的淡然,和为社团付出一切的努力才是最为关键的。

而就像韩雨相信他一样,他也同样相信韩雨。

既然沒有让他立即离开,那他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龙少也是呆在裁决堂的老人了,当初韩雨为了和他几个黄泉堂的兄弟而挨板子之后,他便被调到了谷子文的身边。

后來,又跟随韩雨去了一趟倭国历练,如今也算是久经战阵了。

谷子文的话虽然随意,可他却绝不敢大意对待。

得了命令之后,他立即悄悄的调集了六十名裁决堂的小弟,呆在了下面,这一层的几个房间中,更直接安排了二十个人。

然后,又安排了六个人守在了门口,自己却带了两个人直接留在了房间中。

“不用紧张,老大已经过來了,不会有什么事的。”谷子文在几个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才朝后一靠,轻轻的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社团也是集团,整顿的事情上牵扯着太多的利益关系,需要他和汉魂集团的叶苏等人对方案进行密切的配合才行。

这些事情本來可以直接安排给下面的人做,可是,谷子文却不放心。

像幽冥会这样拥有着庞大势力的社团,一朝解散,定然会出现许多是非,有的人该打压,有的人该拉拢,还有一些遗留的尚有他念的人,则需要彻底的抹杀。

龙少笑眯眯的站了起來:“暗蛇哥,难道还有什么人敢來找咱们的麻烦不成。”

谷子文轻轻的抿了两口茶,这才道:“咱们又不是天王老子,为什么沒人不敢找咱们的麻烦,无论李德波还是轩辕小楼,都不是善茬,就算明知道完蛋了,他们也得挣扎一番,溅咱们一身血。”

说着,谷子文轻轻的打开了抽屉,将他早就不用的三棱军刺拿了出來。

龙少笑笑:“哪儿还用您动家伙啊,您放心,不管是谁來,想要伤您,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才行。”

谷子文低头,望着那根幽冷的黑色军刺,喃喃道:“我也希望不要用到才好。”

他慢慢的走到窗边,向下瞅了一眼,地处三楼,不过二楼和一楼都有空调外机的平台,默默的记下了这里的位置,谷子文这才道:“让兄弟们收缩到附近,若是发现有幽冥会的人大规模的朝此处聚拢,立即给我杀散。”

龙少神色肃然,点头走了出去,传达命令去了。

嘎吱。

刺耳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來,带來了外面日渐干冷的寒风,让人在心底生出几分抵触的感觉,使得正坐在各处聊天,或者喝酒扯淡的裁决堂小弟们,纷纷抬起了头,前些日子社团进攻的时候,弄坏了此地的大门,还沒來得及修理,此时却被人给推开了。

门口有三人并肩走了进來,两名裁决堂的小弟立即迎了上去,陪笑道:“对不起了三位,咱们这里暂时不营业了,您还是到别家看看吧。”

回答他们的,是两道冰冷的刀光。

森寒的刀锋好像从地狱探出的利爪一样,直接就劈在了他们的脖子上,然后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两名裁决堂的小弟,两眼瞬间瞪圆,重重的落在地上,抬起头望向对方,然后又摔了下去。

“來玩不欢迎,那杀人呢。”中间的那名黑衣人在两名同伴出手的瞬间,人如怒矢一样冲了出來,直接一刀朝着离他最近的一名裁决堂小弟劈了下去。

裁决堂的人得了龙少的命令,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别看他们散漫的坐着,可是,各自手中的家伙却都放在了最顺手的位置上。

而此时,被攻击的那名裁决堂小弟却沒來得及将手里的家伙横起,人便被劈飞了出去。

呜。

刀光转了个圈,立即又朝着桌子旁边的另外两名小弟劈了过去。

一名小弟虽然及时招架,却还是被刀光劈的倒飞了出去,旁边的一名小弟倒是向后一跳,闪了过去,可是,马上就被从门口扑过來的黑衣人给劈倒在地。

门口,十几名黑衣人凌厉的杀了进來。

“干死他们。”一名裁决堂的小弟将手里的酒杯一摔,抄出陌刀便冲了上去,三十多名小弟,齐齐动手,场中顿时杀城一团。

裁决堂的这些小弟都是战斗组的成员,可是,面对这些黑衣杀手却依旧落了下风,他们往往需要两个人合作,才能抗住对方一人。

妈的,这些王八蛋是从哪儿冒出來的,一名小组长被劈的吐血向后撞倒了桌子,对方却也躲过了要害,只是被砍中了肚子,一名裁决堂的小弟见状想要捡个便宜,结果虽然成功的干掉了对方,可自己也被戳了个窟窿,基本上是沒什么活路了。

这名小组长几乎瞪裂了眉角,心中更是破口大骂。

战斗组都是一些嗜血狂人,可是,对面的这些黑衣杀手却更他妈的恐怖,每干掉一人,都需要一名裁决堂小弟甚至两人的性命去换才行。

“铁头。”

眼见跟自己交好的一名同伴,脑袋几乎被砍成了两半,那名小组长血灌瞳仁,从地上一声哀嚎就扑了出去,一刀将被铁头重创的黑衣人的脖子给砍的只剩下了半截。

然后,朝着铁头就扑了过去,可沒等他靠近,一道刀光便撞了过來,直接戳进了他的后腰。

“干你娘……”

那名小组长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两眼死死的盯住了对方,直到一名同伴过來将其戳死,这才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缓缓的摔倒在了地上。

“兄弟们,给我挡住了,决不能让他们冲上去……”一名小组长眼见这些黑衣人朝楼梯口杀來,立即咆哮着堵了上去,另有四五个人忙站在了一旁,用身体堵住了对方上去的道路。

“挡住,你挡得住吗。”冷冽的声音好似从西伯利亚刮來的寒风,比这声音更加冷酷的却是他手里突然跃起的刀光。

那名小组长手中的刀高高扬起,还沒來得及劈砍下去,对方的长刀便直接戳进了他的胸口。

“记住了,我叫轩辕九。”年轻人嘴角一勾,刀势一转,朝着另一名战斗组小弟的脖子便劈了下去。

当。

那名小弟此时也豁出去了,按照平时的训练,在间不容发的时刻挡住了对方的进攻之后,立即狠狠的一刀便斜砍了下去。

自称轩辕九的年轻人躲闪不及,胸口立即被戳了一刀,他快速的向后就退,手里的长刀再次斩下,旁边的一名黑衣人同时出刀,朝那名小弟袭击杀而去,显然是想帮忙。

那名小弟却不躲闪,嘴里只是冷冷的骂了一句:“狗日的,去死吧……”

迎着刀光便直接撞了上去。

鲜血飞溅,轩辕九虽然满脸不甘,可最终却还是倒了下去,英俊的脸上满是惊恐,他怎么也沒想到,本该是自己扬名立万的一战,怎么就折损在了这个不如他的人手中。

轩辕九的死,却让他的同伴暴怒了起來。

裁决堂的小弟虽然奋力反击,奈何身手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这些人,可都是轩辕家精心培养的精锐,就是对上天劫也决差不了多少。

只是他们所欠缺了血与火的考验,少了那种拼命的战意,而这两种却恰好是裁决堂的小弟们所擅长的。

不过,即便是他们已经拼命了,可是,在黑衣人涌进來三十多个之后,还是陷入了惨烈的绞杀之中。

十几名黑衣人就这样一路冲杀,直接到了三楼。

砰。

谷子文房间的门被踹开了,就连龙少也惨叫一声被踹了进來。

一个黑色健硕的身影披着灯光,好似神魔一般慢慢的走了进來,他眼神冰冷如刀,从始至终他就出手了一次,可就这一次,却使得门口的六名裁决堂纷纷喋血,要不是关键时刻,一名小弟为龙少挡了一刀的话,那他就不是被撞飞这么简单了。

谷子文两眼瞬间眯了起來,握着三棱军刺的手,也渐渐的生出了丝丝凉凉的汗渍。

从对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丝冰寒的杀机,几乎让他难以动弹,而这种感觉,他只在袁野和韩雨的身上偶尔感受过。

绝顶高手,对方竟然是个绝顶高手。

谷子文暗自吞了口干涩的唾液,却将身躯挺的笔直,好似悬崖古松一般:“你是谁。”

“轩辕烈。”黑色的发梢在渐渐飞舞,冰冷的声音好似银钩铁画一般带着一种冷漠的气息。

在他的眼中,谷子文根本不配知道他的名字,他之所以会回答,只是为了让黑衣知道将來要杀他的人是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