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44章 一个不留

第八卷 巅峰 144章 一个不留

轩辕烈长的剑眉星目,虎背蜂腰,雄壮中蕴含灵巧,平静中暗藏惊雷。

他只是吐出了三个字,整个人便恍如一条脑海的恶龙一般,凌厉的朝着谷子文扑了过去。

没有动什么武器,只有他那微微扬起的拳头。

在场的众人却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谷子文必然在这一拳之下,命丧,魂伤!

“暗蛇哥,快走!”

炸雷似得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比这声音还快的,却是龙少那绝然扑出的身影。

只是,他的动作虽然迅速,可是,却依旧没能正面拦住轩辕烈的身形,而只是扑住了他的一条腿。

任何人若是在奔跑中突然被人给抱住了腿,想来都会不由自主的向前翻滚出去

可是,轩辕烈却身形稳如泰山。

他只是在迈步的时候,顺便将被抱住的那脚抬了起来。

龙少便犹如一个破碎的沙包,径直朝着窗口飞了出去。

在撞碎玻璃之前,他还张嘴吐了一口鲜血,显然是早已经被轩辕烈的暗劲所伤!

龙少能够在裁决堂中站住位子,并且成为高层小弟,贴身负责保护谷子文的安全,那身手自然是不差的。

可此时,面对轩辕烈他却依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衡量一个人是否是高手,速度和力气是两个关键。

速度够快,就能先与敌手做出反应,进退自如,攻守由心。力气够大,就能够占据先天的优势,气脉悠长,凶猛难当。

甚至达到极限处,可以一力降十会,双拳破千机!

而两者之间相互相成,相互作用,成为了一个人的力量。

虽然绝顶高手,除了这些之外,还要有过人的天赋,不屈的意志,以及一颗不甘人后的雄心。

总的来说,那就是得有大智慧,大毅力,大机缘之类的人才能成。

轩辕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他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龙少所能望其项背的。

一招之间将他震出窗外,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可无论如何,他还是耽搁了一点的时间。

谷子文便抓住这个机会,手中的三棱军刺快速的一点。本是冰冷的军刺,被轩辕烈的拳头斜斜的撞上。

谷子文只觉得一股雄浑的力量传了过来,震的他的手指都一阵发麻,三棱军刺几乎脱手而出。

他闷哼一身,身子向后快速的一仰,早就已经虚虚打开的窗户,立即被撞向了一边,谷子文好似一只大鸟一般,毫不犹豫的向下跳去。

轩辕烈来到窗边,静静的望着,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暗蛇,你逃不掉的!”

声若洪钟,透着一股无上的自信和力量。轩辕烈的身形快速的在窗户上窜了出来,在下落的过程中微微转了个圈,身子便诡异的调整到了一楼伸出来的一块窗台边上,他的左脚好像是早就知道,这里会有个借力点似得,微微一顿,人便缓住了快速下落的力量,然后微微弹起,轻巧的落在了谷子文的前面。

黑色的夜风吹来,让他长长的发梢向后挥舞,恍如魔神。

周围有不少小弟被轩辕烈刚才的声音震动了,可此时,他们被一些已经暗中投靠了轩辕烈的幽冥会小弟给缠住了,只能一边抵抗,一边绝望的朝此处张望。

逃?难道暗蛇哥都被人杀的落荒而逃了吗?

不少小弟心中惴惴,尤其是在他们现在正大杀四方的情况下,这对他们的士气而言,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轩辕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不仅要杀谷子文,而且,还要震慑遮天诸人,让他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并不是无敌的。

只有这样,龙皇会才能争取到足够的备战时间,才有机会反败为胜。

谷子文脸色苍白,眼神却十分平静。

他已经猜到了轩辕烈的目的,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逃走,可没想到,对方的身手竟然如此的恐怖。

甚至,他感觉就连韩雨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他的耳内,隐约的还能传来呆在大厅中的小弟发出的惨叫。这让他的手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不是害怕,而是痛苦。

他知道,里面的兄弟只怕将凶多吉少了。

“在我面前,你没有机会的。”轩辕烈表现的十分自负,他两手静静的垂在身边,似乎随时都能出手取人性命,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若是你能够跟随我,或许我可以保举你加入轩辕家!”

“跟你?跟了你,能让他复活吗?”谷子文朝着前面不远处的龙少指了一下,此时,他正趴在地上,身下一摊血水。显然是遭了不测。

谷子文又指着旁边的建筑,寒声道:“能让我那些死去的兄弟复活吗?要是能,我便跟了你又如何!”

轩辕烈眉头微拧,显然,一个投降的谷子文远比一个死去的谷子文更加的有价值。

“双方争战,自然会有人死伤。我虽然不能让他们复活,可是,我却可以给你更多忠义的兄弟,由你支配!”

“哈哈哈哈……”谷子文笑了,他嘴里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右手狠狠的握住了手里的三棱军刺,微微指着他,不屑道:“一个跟暗影协会相互勾结,对外谄媚摇尾乞怜的家族,也配说忠义,也配让我加入?”

“我暗蛇可以死,想让我降,做梦!”

轩辕烈的两眼瞬间变成了北极的冰霜,冻彻心扉。

“找死!”

他突然发动了起来,好似一道奔雷!一股无形的杀机,更是在他的体内溢出,使得这夜色都好似寒冷了几分。

此时,四名黑衣人也从三楼跳了下来,和从二楼跳下来的六个人一起,将街头四周围住,他们静静的站着,默默的看着,只是警戒,却没有半点出手的意思。

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眼见轩辕烈动了起来,他们有的人甚至迈出了脚步,这是准备要撤离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结局已经注定了。

可就在此时,趴在地上本来应该是尸体的龙少却猛然动了起来。

他没有站起,只是猛然抬起了一片鲜血模糊的头,在轩辕烈冲过来的瞬间,一般被压在他身下,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的陌刀,瞬间横了出去。

这只是简单的一横,却是他精气神最后的爆发,是他这一生最后的落幕。

轩辕烈虽然强,堪称绝顶高手,举世难敌,可此时却愣是没有躲过这一刀。

他的腿,就好像是送过去被龙少切的一样。一道血光,在他的腿上飞溅而出。

伤不重,甚至没有伤及他的筋骨,可轩辕烈却感觉一股无形的怒火,在他的体内熊熊燃烧,几乎让他抓狂。

这个不敌他一招,堪称蝼蚁一般已经要死去的人,竟然将他伤了?

他在受到攻击的瞬间,整个人的身体便陡然弯了下去,左手在地上一撑,身体就贴着地面快速的以双脚为轴转了一圈,右手就好像是流星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了龙少的太阳穴上。

龙少的嘴里再次大口的喷血,耳朵里,鼻孔里更有鲜血朝外飞溅。他的身体,斜斜的抛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彻底的断绝了生机。

噗!

轩辕烈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可是,在起身的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一麻,他几乎想也不想,便将另一条胳膊打了出去。

喀嚓一声脆响,谷子文捂着肩膀,快速的向后退去,只退了四五步,他便强行止住了,脸上冷汗密布,神色却透着一股不屈和绝然。

轩辕烈望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三棱军刺,眼睛一片血红,瞳孔中更是露出一股疯狂的杀机。

妈的,竟然又被一个蝼蚁给伤了?而且,他一直带到手肘的天蚕手套竟然都没管用。

只要对方再向下一寸,他也不会受伤。

可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巧,这是他的运气太坏,还是对方的运气太好?

无论是哪儿一个,轩辕烈都不想接受!

“我本来还想给你一个痛快的,现在,却只能改变主意了。竟然敢伤我?若是不能让你在绝望中颤抖,在后悔中死去,我就不配姓轩辕!”

轩辕烈一步步的朝着谷子文走了过去,笔挺的身躯,透出一股极为森寒的气势,仿佛野兽复苏一般:“你的那些手下,也将会因为你的愚蠢,而受到惩罚!”

“传我的命令,今晚,不要活口,里面所有遮天的人,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一道青色的光芒,好似闪电一般从谷子文的身后飞了出来,径直朝着轩辕烈而去。

冰冷刺骨的杀机,凌厉霸绝的气势,让轩辕烈都忍不住浑身绷紧,带着天策手套的手,快速的在青色光芒上一拍!

他不敢抓,因为他不敢保证自己的天蚕手套,真的能否挡住这道充斥着无边杀意的一刀!

嗡!

青色的光芒撞到了旁边的地面上,半截的刀身没入了一半,嗡嗡颤抖不停,可见这一刀究竟蕴含了多么巨大的力量。

而轩辕烈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脸色瞬间变了,两道如有实质的目光跃过了谷子文,径直望向了他的后面。

青色的刀光上还沾染着一丝血腥气,而站在谷子文后面的一名黑衣人却已经倒在了地上。

显然,这一刀是杀了一人后,才来到他近前的。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道和杀意!

“谁?”轩辕烈右手的拳头缓缓的握紧,整个人都像是上紧的发条一般。

“黑衣!”韩雨的身形一步步的走了出来,好似花岗岩雕刻而出的脸庞,更是透出无上杀机:“把这些小杂鱼都宰了,一个不留!”

“好!”狼干脆的答应一声,整个人便恍如一道鬼魅,迅速的行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