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48章 诛杀蛮夷下

148章 诛杀蛮夷 下

李归宗神色冷厉,手中的长枪好似蛟龙一般,接连挑翻了五六人,这些人中,也不是沒有拿枪的,可是,有龙将调來了近百名特种狙击手,这些人才一开枪,便立即被爆头了。

吓的剩下的人,再也不敢胡乱露头,只是分成了一个个的小组,迅速的向外突围。

可是,有李归宗等人带队,狼等人压阵,这些人想跑,注定了是个悲剧。

杰克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身材高大修长,好像是一头直立而起的猿猴,身为教宗圆桌武士之一的他,无疑有着很强的战力。

实际上,他也是这次教宗带队的人选。

此时,他手握一杆铁枪,带了二十多名精锐朝外冲杀,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肩窝处还插着一支黑色的箭羽,可这依旧不能阻挡他的悍勇。

他就如同战神下凡,带着滔天的威势,手中的大刀每每扬起,落下,都会带出一道血花,根本沒有几个人能够拦的住他。

“哼。”白虎冷哼一声,就要动手。

旁边的朱雀,还有几个带着马,龙等面具的人也悄无声息的靠了过去,可是,李归宗却比他们要快的多。

“此人是我的。”李归宗声音爆喝,整个人如同一道电光一般冲了上去,手中的长枪一震,好像能刺破苍穹一般,顶着对方的胸口便刺了上去。

杰克脸色阴冷,前冲的脚步向后顿住,手里的长枪奋力的挑了上去。

当。

枪尖对在了一起,刺出了惊人的火花,枪体更是交错而过,朝着对方便恶狠狠的刺了下去。

同归于尽的打法,任谁也沒想到,他们竟然一上來就拼命,再想组织却已经來不及了。

李归宗的两眼瞬间亮了起來,好像天空的寒星在闪烁一般。

他握着长枪的手,忽然一震,枪身上立即传出一股力道,整个人的身子立即向后一倒,好像是被刺中了一般。

杰克身形急忙向旁边一闪,同样躲过了他的长枪,同时手腕一晃,枪身扬起,朝着李归宗的脑袋便砸了下來。

李归宗脸上十分平静,他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将手中的长枪往回收了一截,两手握着长枪的中部,枪身向上一挑,崩起了杰克长枪的瞬间,枪尖陡然探出。

噗,鲜血飞溅,杰克两眼立即瞪圆,低下头,似乎难以置信的望着插在他胸口的长枪。

李归宗后倒在地的身躯猛然站了起來,陡然一震,愣是将他的尸体挑起,向后抛飞了出去。

砰。

一名倒霉蛋躲闪不及,立即被杰克的尸体撞飞,口喷鲜血。

“杀。”李归宗却如战神凌世,一声大喝,握着长枪大踏步的朝前杀去。

一时间,他手下的众人声威大震,对方却是士气暴跌,有许多人甚至直接丢下了手里的武器,抱头投降。

而在另一边,宋半城也对上了暗影协会的高手,此人乃是暗影协会的一位长老,也是黄金狮子家族的一位外姓成员,寻常不为人所知,却是个老牌的绝顶高手。

可是,宋半城是谁。

虽然他实力比对方略弱,然而,神勇盖世,一番大开大合的抢功,立即让这个快六十岁的老家伙,脸色煞白,然后,唐峰从旁边灵巧的飘过,用一把黑色的小匕首,轻巧的抹过了对方的脖子。

剩下的事情,就沒什么波澜了,在也不知道哪儿个猛人,喊出了诛杀蛮夷的口号之后,那些前來支援龙皇会的众人,全都丢掉了手里的家伙,两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到最后,只有十几个人窜进了深山。

而他们,自然会有唐峰的人前去追杀,这些人也难以翻出什么浪花來了。

将俘虏都交给了唐峰來处理,想來他定然会将这些人的价值压榨到最大,而韩雨他们也算是化解了一次可能的危机,他们这边虽然挂了四十多人,可相比而言却是一场大胜。

韩雨让李归宗将手下都带回去送给罂粟,对死伤的人给予大量的钱财补偿,只留下了其中五百最擅长近战厮杀的人。

不得不说,这些生苗都是些天生的战士,他们生活在丛林山川之间,与野兽为伍,早已经锻炼出了强悍的体魄和本能,尤其是他们在李归宗的带领下,经历过数次的厮杀,如今就是比韩雨精心挑选出來的战斗组成员都不遑多让。

就连唐峰见了都忍不住说,以后要建议龙将在这里多选点苗子进东方之怒,这些人若是只在丛林中跟野兽搏杀,实在是太屈才了。

解决完了这里的事之后,韩雨跟唐峰等人一起趁着夜色,朝着轩辕家赶去。

而在这之前,他让叶随风故意将一个消息送了出去。

“什么,小说他竟然死了。”轩辕小楼脸色苍白,呆呆的坐在那里:“这不可能,暗蛇半截身子埋入土里的人了,他凭什么是小叔的对手。”

虽然韩雨尽力的封锁轩辕烈身死的消息,可是,轩辕烈本來应该到达龙皇会的,长时间沒到,轩辕小楼还是心中不安,尤其是他知道轩辕烈要干什么的情况下,所以,他在感觉到不对的时候,立即让人去SZ查看。

果然得到了不好的消息。

“小老爷是被黑衣杀的。”打探消息的人是轩辕小楼的心腹,脸色也是惴惴不安,甚至有些惶恐。

轩辕烈是谁,那可是轩辕家的战神啊,能够生裂虎豹的猛人,可是,竟然也死了,先是战天教官,现在又是轩辕烈,轩辕家最强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折损了,遮天,他们还能是对手吗。

“黑衣。”轩辕小楼狠狠的一拍桌子猛然站了起來,厉声嘶吼道:“我艹你祖宗,你杀我亲叔,我他妈的非杀了你喂狗不可,來人,给我集合人手,我们现在就杀入天水,我要将黑衣的全家都灭门,一个不留。”

“少爷。”轩辕无策急忙站了起來,连声道:“不可啊,眼下我们贸然闯去天水,只怕会坠入对方的圈套。”

“那小叔就白死了。”轩辕小楼眉目通红,轩辕烈跟他的感情相当不错,平时也经常护着他,指点他的身手,所以,此时他是真的怒发冲冠。

轩辕无策深吸一口气,悲伤道:“眼下,少爷还是赶紧通知家里,请示我们是否先行撤退,暂避遮天的锋芒,然后,让人彻查清楚小叔身死的事情,同时徐图刺杀黑衣,斩杀他的家人为小叔报仇,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否则,眼下的情形将会越发的崩坏。”

轩辕小楼重重的坐了回去,无力的一挥手道:“你看着办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另外,安排人去将小叔的遗体接回來。”

轩辕无策点头,退了下去。

轩辕小楼在他下去之后,眸子立即阴沉了下來,他招手将轩辕天叫了过來:“你调查一下,看看军师这几天都干了什么,记住了,他什么时候吃的饭,喝的水,跟谁说过话,都要给我调查个一清二楚。”

“是。”轩辕天点头走了下去。

轩辕小楼眼中杀机滚动,轩辕烈前去刺杀谷子文一事,就只有他跟轩辕无策知道,黑衣这些曰子一直都在天水,怎么那么巧就赶去了SZ。

轩辕天只出去了半个小时不到,便赶了回來:“少爷,小刚回來了,还受了重伤。”

“什么。”轩辕小楼再次站起:“受伤,他怎么会受伤的。”

“是山动的手,据他说,咱们派去的二十多名兄弟,也都被他带人给干掉了,小刚要不是见机的早,只怕也死了,少爷,山他,他叛变了。”轩辕天脸色沉重:“就连小老爷的事情,也是他透漏给黑衣的,小刚本來想将这个消息传出來的,结果却遭到一路追杀……”

“马上带我去。”轩辕小楼起身,连声催促。

NJ市,遮天黄泉堂的总部。

叶随风正和封不动喝着茶,封不动神色平静,叶随风是突然赶來的,而且一到这里,便让人将他请了过來,两人闲谈了半天,却沒涉及到什么实质姓的内容。

“军师,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做啊,有什么吩咐,您尽管下令,若是攻打龙皇会,我愿意做前锋。”封不动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亲手摘了轩辕小楼的头,为昔曰的兄弟们报仇。”

叶随风静静的看了他两眼,缓缓道:“老大让我给你说一声,他想让你出国。”

“为,为什么。”封不动的眉头一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的脸色都显得很不自然。

叶随风两眼紧紧的盯着他,似乎能将他看透一般:“轩辕烈想要刺杀暗蛇哥,结果被老大给宰了。”

封不动身子一震,过了好一会他才惨然道:“黑衣他果然都知道了。”

叶随风端起茶杯,缓缓道:“从你逃出血鹰会的时候,老大就已经知道了,其实,你不姓封,而是姓轩辕,对吗。”

封不动的拳头陡然握紧,然后,又慢慢的放开了,嘴角露出一丝惨然笑容,在外人的眼中,公子封不动是个名震道上的人物,在血鹰会中也是大权在握,可是,谁能知道,他根本不过是个提线的木偶。

逃出血鹰会,加入遮天,这本來都是轩辕小楼用來安排对付黑衣的,而他作为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也一直深深的隐藏了起來。

甚至,不惜派出了一些人來送做他的战功,以作为对他身份的掩护,本以为一切做的天衣无缝,可是沒想到,最后却不过是一场笑话……

“沒错,我是轩辕家的人。”封不动点了点头,苦涩道:“黑衣难道不打算杀我吗。”

“老大说,你跟他曾经数次并肩作战,也算是兄弟,而且,血鹰老大的死,跟你并沒什么关系,一切都是轩辕小楼在主导,他让你先出去,就是不想你夹在中间为难,老封,走吧,何必非要栖身在这泥潭中呢,天大地大,何处不得容身。”

“我知道了,替我向他说声谢谢。”封不动站起身,他早想抽身走人了,只是身上的线太多了,身不由己,而现在,提线的人,都已经被遮天给压的喘不过气來,自身难保了,对他而言,也是个机会。

封不动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进退,叶随风沒有让人将他拿下,已经是黑衣网开一面了,别人或许不知道,可他却清楚,血鹰会老大是黑衣什么人,而这一点,想必黑衣也明白。

因为他曾经听韩雨若有若无的点起过,虽然沒有明说,可那个时候起,封不动便已经隐约的猜到了这一切。

等封不动离去之后,叶随风去了隔壁的房间,见了一个人。

她是一个女人,风韵犹存,身段迷人,可是,此时却只是静静的站在窗口,向下眺望着。

若是轩辕小楼看见,定然会吓一跳,因为此人竟然是轩辕长空。

“封少离开了,我们老大让我转告您一声,让我代他向您说声谢谢。”

“嗯。”轩辕长空轻轻的应了一声,头也沒回,只是将目光落在了封不动那修长的背影上,眸子中露出一种激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