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6章 回家

126章 回家

那个倒霉的倭国人被一番招待后,放了回去。韩雨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却给了他足够的暗示,让他以为自己是上面的人。

并且,他还好好的威胁警告了对方一番,然后才和卓不凡等人顺着国道,驱车直往天水市赶去。韩雨和卓不凡等人都受了伤,开车的任务自然的落在了邵洋的身上。

“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你不担心那里的情况啊?”邵洋瞄了坐在旁边闭目养神的韩雨一眼,轻声问道。

韩雨没有睁眼,淡淡的道:“有谷子文等人在,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邵洋轻笑一声,没有说话。他知道韩雨虽然表现的信心十足,可内心里怕是恨不得直接飞回去。他轻轻的调动着档位,车子开始缓慢而坚决的加速。

韩雨微微睁开一条细缝,轻声道:“路上省不出太多的时间,不用这么玩命!”

“放心吧,飞机,坦克的我都开过,一个四轮子更是小菜一碟!”邵洋淡淡的道。

韩雨听他这么一说,立即对他的非洲之行产生了颇为浓厚的兴趣,忍不住出言打探起来。韩雨在部队的时候,虽然也执行过几次跨国的任务,可从来都没有去过非洲。

邵洋很是平静的给他讲起了自己的过去,讲起了非洲的矿山,石油,和打不完的仗,讲起了那里茂密的丛林,阴冷的毒蛇和身经百战日进斗金的雇佣军。

韩雨在旁边听的热血沸腾,从部队里下来的时候,他还想过,自己要是实在没有出路的话就去当雇佣兵。只是等他真的退下来之后,找黑子一打听才知道,在国内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门路。

若不然,黑子他们也不会退伍之后,留在那些黑心的老板们身边,为了一个月两三千快钱的薪水而拼命了。

嗯,或许,日后弄个保安公司,将那些退伍后又想玩枪的人弄到非洲去赚钱,是个挺不错的选择。

韩雨心中想着,那边邵洋又开始打听起遮天和他的情况。韩雨捡着能说的都和他说了一遍,后面的卓不凡和名仔,都被邵洋弄了安神的药睡去,此时车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轻声说着话。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老板。我可以为你工作,但是你必须要付我足够的薪水。”邵洋淡淡的道。

韩雨嘴角勾了勾,这个邵洋显然是那种多疑,并不轻易相信别人的人。或许跟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在非洲那种丛林战火中生存下来的人,又岂是那种轻易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

所以,韩雨没有一点不满的痛快答应了下来:“当然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你要的薪水是多少?我可先说好,我现在可没多少钱,你若是月薪太高的话,我可只能先打欠条。”

邵洋淡淡的道:“我不要钱,只是要保证我有足够的自由。我需要安静而独立的个人空间来做试验。”

“这个没问题。你的医院你做主,只要在需要的时候能够找见你的人就行。”韩雨微微一笑,整个人都靠在了座椅中。

外面的冷风拍打着车窗,怒吼着想要钻进车中,却被呼啸的速度给撕裂的粉身碎骨。车内,开着空调,温暖如春。

“我还有不少仇家!”邵洋没有露出什么感动的神色,只是很平静的又加了一句:“日后,可能会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

“我这个人什么都怕,可就不怕自己人给我带麻烦。”韩雨轻轻的眯着两眼,望着车外已经蒙上的一层淡淡的灰色道。

邵洋笑了,像韩雨如此年轻却充满了杀伐决断,敢作敢当的信念的年轻人,并不是很多。或许,这一次他真的没有看错。

心中这样想着,可他并不介意在给韩雨施加点压力:“上面正在四处找我,你也不怕吗?”

韩雨眉头挑了一下,他苦笑一声,反问道:“这么说,真有上面的人在我之前找过你?”

“嗯。他们想要我加入科研机构。”邵洋轻轻的闪过了一个路口的红灯,很自然的回了一句:“可是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你在那里不是能够更好的发挥你的医术,让更多生病的人得到救治吗?”

“我学医,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吗?再说了,我一个人惯了,不喜欢被约束。”

韩雨笑了笑,点头道:“这倒也是。”

在部队的时候,他受到的教育是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他个人的一切,包括他自己的小命在内都是不值一提的。可离开部队之后,黑子的死,那些灯红酒绿后的黑色交易,强势,强权,不公,却逼得他不得不用一种男人的强势来进行还击。

他走的虽然是一条黑色的道路,可韩雨坚信,自己会比那些天天喊着口号的人要做的更好,也更能对得起自己血管里所流淌的这五千年岁月。

车子呼啸前行,邵洋的精神还算好,一直保持着高速行驶到半夜,然后名仔起来接替了他,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韩雨已经到了天水市。

或许是近乡情更怯的缘故,韩雨并没有提前给谷子文或者手机他们打个电话,而是径直驱车到了北海县,遮天的总部,西门娱乐厅。

不过,虽然没有通知,当他的车到了北海县以后,还是被遮天的小弟给发现了。等他到了西门娱乐厅外面的停车场时,谷子文还有其他的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见到他从车内下来,谷子文,墨迹还有他们身后近百名神情彪悍的遮天小弟立即叉手施礼,齐声道:“老大。”

韩雨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们一眼,微微挑眉道:“我不是没告诉你们吗?怎么都知道了?”

“您一进北海县,咱们的眼线便发现了。”墨迹轻笑着回了一句,一眼瞄见他身后的邵洋。韩雨微微一笑,轻声道:“这位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激动的声音给打断了:“师兄!”

声音未落,一道靓丽的身影便来到了近前,可是快要靠近邵洋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慕容飘雪。此时,她的小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羞,只是用惊喜的目光望着邵洋。

此时的邵洋已经回复了他本来的面目,只见他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可是眉角间写满了成熟与沧桑。这个邵洋长的虽然不怎么帅,可生活历练让他言谈举止中透着睿智和平和,自有着一股和别样的魅力。

见了慕容飘雪,他咧嘴笑了一下:“想不到几年没见,你这丫头都长这么大了?不过,还是叫大哥吧,叫大哥听着顺耳。”

邵洋的话中透着一种疏远,显然是想当众和慕容飘雪划开距离。韩雨听了眉角不由的一拧,心说你就算是不喜欢她,也不用说的如此直接吧?一见面就拒绝,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让这丫头的面子往哪儿搁?

想到这,他忍不住轻咳一声,想要将话题扯开。却不想慕容飘雪听了,竟然没有一点芥蒂,而是笑着喊了一句:“大哥。我就说你一定会和黑衣一起回来的,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嗯,你这回算是没看错人。”邵洋看了韩雨一眼,微笑着道。

韩雨轻笑道:“行了,我们就不要在这站着了。进去说话吧。”

说着带头朝娱乐厅走去,卓不凡立即一颠颠的跟了上来,谷子文的眉头皱了起来:“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韩雨目光转动,轻声道:“其他人呢?”

“山炮和狼牙正在训练黑狼他们,陈蛟也去了。梁欢他,出,出了点状况……”墨迹看了邵洋一眼,干笑着道。

邵洋是什么人物?挑眉通眼啊,他暂时并没有加入遮天的打算,自然不会在旁边听他们商议正事。所以笑着道:“我和阿雪多年未见,我们自己去吃点饭,回头再来找你谈医院的事情。”

“好。”韩雨也没功夫为其子对慕容飘雪的那点意思化成了泡影而哀叹,直接答应了医声。等他们两人的身影离去,这才推开了他的办公室,冷声道:“梁欢出了什么事?”

“他被弄进去了。废柴死了,他的人又杀了楚向南,然后整个道上就乱了。有消息说是楚云风为了掌控楚兴社,让人杀了废柴,然后借着废柴手下的手干掉了楚向南。也有的说是莫苍龙干的,是为了彻底控制废柴手下的势力。还有的说,是黄泉道的阴谋。”

“到后来,甚至有人猜测是我们干的……”

韩雨倒了一杯茶,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刚喝了一口,闻言差点没喷出来。他咳嗽两声,瞪圆了眼睛道:“有人查到我们头上了?”

“没有。都是小道消息。”谷子文轻声说着话,和墨迹坐在了他的对面。

韩雨这才放下心来,不过马上他就又拧起了眉头,上面那些消息是他故意让手机放出去的,可能将事情猜测到自己头上的,又能是谁呢?

“狂熊那些人,有没有什么问题?”韩雨想到了最有可能猜到是他朝废柴出手的那些人。

嗯,正在对大纲进行修改,前面写的的确有些慌乱了,有个别处甚至脱离了大纲,至少表达的很不到位,小狼并不是很满意,修改下大纲,后天可能大封,应该会小小的爆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