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56章 功名化酒祭鬼雄

第八卷 巅峰 156章 功名化酒祭鬼雄

韩雨将遮天众多兄弟都召集了起來,如今,遮天已经基本上统一了国内的势力,只是,需要消化,吸收,稳定当前的局势,却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工作。

胡來,马文泉等所有的遮天堂主,副堂主等全部都赶了过來,他们神情振奋,精神昂扬,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开创了一个奇迹。

“遮天能有今天,可以说是兄弟们一起努力的结果,我觉得到了现在,是时候让大家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的时候了。”

韩雨笑眯眯的望着在座的诸人,目光中也满是激动,无数次的生死杀伐,喋血磨砺,他们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毫不客气的说,他们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眼中的传奇。

“战斗组的小弟暂不解散,他们将并入裁决堂,有暗蛇亲自指挥,用來肃清各地的残余敌对势力,尽快的建立一个以我们遮天的标准为规则的道上新秩序。”

“除此之外,我们将下设三十一个分堂,这些人将直接向社团领导层负责,三十一个分堂的负责人,由大家集体推荐,而我们在当地的集团,将会作为监督,各个分堂目前只有两百人,可是,有战斗组作为后盾,想來展开工作并不难。”

韩雨目光一扫,笑道:“到了今天,想來大家也明白我的意思了,咱们精力有限,难以照顾到如此庞大的地盘,二來则是上面也不会允许,所以,就别想着将各地都纳入咱们的统治之下了。”

“咱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以咱们的意志为核心的黑色帝国,我们占据领导和主导权,与各地的道上势力,一起发财,而以后,我们的重点,将会放到集团的发展和运作上,大家打拼了这么多年,也是该时候享受一下美妙人生了。”

众人轰然而笑。

马文泉淡淡的道:“社团的领导层我就挂个名好了,等事情一了,我和萧炎想去我们的老家看看,然后四处转转,顺便帮狂熊和她的婚事给办了。”

他这么一说,狂熊的脸顿时红了,不过眼中却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萧炎也是又惊又喜悦,她悄悄的扫了一眼韩雨,见他满脸的笑意,心中有些黯然,不过马上就释怀了。

在她的生命中,韩雨或许只是一个过客,而如今,也是她真正开始放下过去,开始新生的时候了。

众人自然是又一阵取笑,不过,却都是祝福的多。

“要我说,也别忙着结婚,这老大不是还沒办事的么,到时候跟他一起好了。”武柏笑呵呵的道。

这自然又引來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最后连叶随风都沒能逃脱,如今,纳兰柔的事情已经被大家给知晓了,如此重情重义的奇女子,自然值得叶随风珍爱一生的。

社团的改建,韩雨早就知会过众人了,得到推荐的三十一个分堂主,基本上都是社团的骨干,有着分堂主的经验,也是马文泉等人的爱将。

因为国内有许多地方是禁区,不得染指,所以,三十一个分堂基本上每人都会负责一省的地盘,当然,每个省保留二百人是在社团已经彻底掌控了当地形势的情况下,目前则会有战斗组的人员前往帮助弹压场面。

为了避免这些分堂主们私心作祟,坏了规矩,社团特意将來同一个堂口的小弟的地盘分隔开,同时,裁决堂最终将会保留两百人,至于手机的破晓堂,估计是唯一一个沒有被减肥,反而加大了投入的堂口。

它将会成为韩雨监控整个社团的耳目,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上面,都不想再看见道上争雄,四方争霸的局面再出现。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连串的后手和布置,用叶随风的话说,这么做虽然不会保证沒有争乱再起,可是至少二十年内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題。

训练场则被改为了真正的武校,训练人手上瘾的墨迹则担任校长,胡來武柏等人则叫嚣着要当叫兽,当然,目前肯定是不行的。

胡來和墨迹两人眼下需要平定幽冥会留下的地盘,而武柏和谷子文,李剑白三人则负责整顿龙皇会,大规模的厮杀已经不会有了,可是,小打小闹却是短时间内不可能消除的,尤其是轩辕小楼沒有抓住的情况下,不少轩辕家的死士,就算会短暂的潜伏,可终究还是会站出來的。

这一次会议开了三个多小时,大家对目前的工作进行了合理的安排,就连日后挂职领导层的几位,也都做好了轮流坐镇的安排,当然,这些都只是大方向上的,琐碎的事情自然还需要他们各自亲历亲行。

不过,不管怎么说,从今天开始,遮天算是真正的成为了国内黑道的霸主。

值得一提的是,韩雨本來想坑血斧和光头党一把的,可是,这两个社团见到青帮转眼被灭,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北望了,转而派出人來表示要跟遮天进行合作。

韩雨对此自然沒有什么好拒绝的,军火走私,毒品交易,美女交流,总之,但凡能赚钱,但是又不会对自身产生什么不好影响的事情,他都是來者不拒,当然,这些事情龙组也是少不了要分一杯羹的。

对此,韩雨表现的十分大度,现在的遮天不缺钱,缺的只是更为强硬的关系,來保证他们这么多年的辛苦和汗水,不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不过,韩雨很清醒,之所以会出现眼下的这个局面,只怕最为关键的还是他和炎黄圣宗之间的关系,身为炎黄圣宗的宗主接班人,上面自然不会误以为他会贪恋国内的这点权势,所以,他们表现的也很亲善。

当然,若是他败在了秦傲天的手中,只怕等待遮天的就将会是另外一种命运了。

“遮天能有今天,靠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长眠在公墓里的兄弟,所以我决定,明天社团将会举行盛大的祭奠仪式,一來是告慰那些逝去的英灵,二來也是要他们來分享我们的喜悦,我要告诉那些兄弟们,他们的血,沒有白流。”

韩雨长长的吐出了口气,使得众人齐齐的黯然,他们有许多好兄弟,都长眠在了过去的长河中,沒有仇恨,沒有悲愤,此时他们的心中,有的只是惋惜和痛心。

第二天,遮天公墓迎來了社团几乎所有的大人物。

各个堂主,副堂主,就连一向神秘的手机都亲自出面,叶随风等人沉默随行,袁野带了天劫站在四周,他们全部身穿黑色西装,胸戴白花。

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六十二名精神振奋的精锐,他们将会出掌社团在各地的地盘,担任正副头目,也就是说,他们通过自己的拼搏,终于完成了上位。

其中,有许多都是韩雨所熟悉的,罗纯,曹伟,刘思源,姜东,墨土……这些人一直为了社团抛头颅撒热血,如今,也到了社团回报他们的时候了。

而在这些人后面,则是战斗组大部,裁决堂部分小弟,其子也赶了过來,带着慕容飘雪,他们虽然不是社团的人,可是因为跟韩雨的特殊关系,社团中的其他几位大佬却早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人。

忘语带了几个人沉默的站在四周,郭青山甚至也赶了过來。

就连远在非洲的陆战,也亲自赶到了,除此之外,遮天共有小弟将近一万人参加,而其中则有两千人是青帮,幽冥会和龙皇会投降过來的人,更有许多是社团安插在其中的眼线。

这一次是社团这么多年來聚的最为齐全的一次,韩雨站在最前面,带领着众多兄弟,行礼,上香,当众宣读祭奠铭文:“但把功名化薄酒,洒泪祭鬼雄。”

在鞭炮和低沉的呜咽中,纸钱漫天,酒水泼地。

韩雨默默的在每一个墓前走过,每一次他都会矗立半晌,从社团出道至今,埋在了遮天公墓中的小弟,共计一千八百零九人,而伤残则近三千人。

在和平的年代,将近五千人的伤亡,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也正是他们的拼搏付出,社团才有了今天。

韩雨站在了最中间的几个公墓,那里还有十几个沒有埋葬的墓穴,而当中埋着的则有黑子,魏正峰,王杰书,梁欢等人,只有黑子一个人算是特殊了点,可是,韩雨却早已经当成了自己该敬重一生的兄弟。

这里还有一个新添的坟墓,是陈蛟的。

韩雨静静的站在他的墓前半晌,幽幽的出了口气,这才缓缓的转身离去。

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他功成名就的光芒,谁能看见他脚下,身后的皑皑白骨,所有人都看见了他君临天下的无上雄风,谁能读出他心中的叹息和悲痛。

活着,好好的活着,哪儿怕是为了这些死去的兄弟。

韩雨最后看了一眼,然后,这才大踏步的转身离开。

当众人回到了遮天训练场的时候,大规模的庆功会也开始了,不过,却沒有论功行赏,韩雨生怕这些兄弟们最后得意忘形,失足成恨,特意将论功行赏放到了他归來之后。

就连各个分堂主也不得上任,目前他们将要做的,是随同各个堂主一起行动,这也是对他们的最后一场考察。

韩雨等人在下面转了一大圈,也不知道跟多少兄弟说过话,喝过酒,总之,到最后脚步轻浮,舌头都大了。

不过,等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又开始了一阵狂喝,最后,所有的人都喝趴下在了桌子底下,只有伤好的袁野带了天曜等人,默默的巡视着四周,履行着他们守护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