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59章 猪头面具男的身份

159章 猪头面具男的身份

韩雨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斯图尔特岛,位于新西兰的南部,现在国内北方地区已经开始飘雪,可是这里却是极为的温和,其实,整个新西兰夏季的最高温度也不过二十五度左右,而冬季温度则在十度上下,温差不超过十五度,可以说一年四季都是居住的天堂。

下了飞机,韩雨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龙兔早已经带上了她兔制的面具,将整个人的脸庞都掩盖了起來。

“你小子总算是來了。”

八爷站在不远处,他们是乘坐的直升飞机直接到了一处可能是高尔夫球场的地方,从这里能够眺望到一处极大的庄园。

韩雨笑笑,轻轻的舒缓一下身体,调整一下时差,他抬起头左右看了一眼,只见入目之处皆为一片心旷神怡的绿色,就连空气都比国内混合了尾气,粉尘的味道不知道强了多少。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一个笑话,说是一个bj人跑到新西兰來旅游,结果一下飞机就晕了,当时人们就慌了,给他吸氧啥的却愣是适得其反,沒奈何只得让他重新坐飞机飞了回去,结果,此人到了bj一下飞机,顿时神采飞扬,狠劲的抽着鼻子,连说就是这个味。

当然,韩雨此时却是十分享受的。

“这么好的地方,便宜师傅可真是会享受。”韩雨很快就收了手脚,走到八爷面前,笑嘻嘻的递过去一根烟:“让您久等了。”

八爷轻轻的哼了一声,将烟塞进嘴里,让韩雨点着,轻轻的抽了一口,这才朝着唐峰,宋半城等人点了下头,然后拧身就朝里走去。

韩雨等人快速的跟上,不远处的丛林内,隐约可以看见有一些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來回走动,显然,私下里的气氛并不如这里的环境一般,让人轻松,心旷神怡。

“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八爷一边给韩雨指点着院落的布置,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飞机上一直在休息。”韩雨摇头:“还是先去看看宗主老爷子吧。”

虽然他一直表现的很淡定,可是,圣宗老爷子中毒的事,却一直像块巨石一般压在了他的心头,若是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那跟秦家的争斗还沒开始,他就等于输了大半,这自然不是他所期望的。

八爷哼了一声,迈着八爷步,沉声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

韩雨跟在八爷的身后,径直到了一处极为幽雅的院落,几棵粗壮的大树支撑起了院落的几个角落,洒下大片的光阴。

刚一进來,韩雨便看见三个人站在一起,当中一个老者,脸上已经起了皱纹,头发灰白,他穿着一身褐色唐装,虽然身材并不高大,可是负手而立,却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就好像是天地都踩在了他的脚下一般,让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忽略其他,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

韩雨两眼顿时亮了起來,虽然老爷子跟他以前认识的那个老乞丐,已经是天差地别,可他还是一眼就将对方认了出來。

“师傅。”

韩雨紧走几步,推金山倒玉柱的跪拜了下去。

虽然他从來沒有说过,可是,在他的心中,老者就是他的师傅,韩雨对他充满了感激和敬重,要是沒有他,就断然不会有今天的黑衣。

是这个老者远走下关村,在那些顽劣的孩童里选中了他,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嗬嗬,臭小子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小鼻涕虫了。”老者哈哈一笑,随即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显然是中气不足所致。

老者探出了两手,挽住了韩雨的肩膀,韩雨不敢让他用力,趁势站了起來。

有些黯淡的两眼落在韩雨身上的时候,顿时显得精光四溢:“好,果然是成才了,好,好,好。”

韩雨站了起來,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去打量宗主老爷子身边的人,站在他左边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面色蜡黄,一双眼睛也暗淡无光,不过,他就那么站着,却犹如一把蒙尘的宝剑,让人不敢轻视。

这个时候,唐峰和宋半城也已经走了过來,恭敬的向着老爷子施礼,圣宗老爷子点了点头,并沒有多说什么,可是,无论是唐峰还是宋半城却都不会觉得他有半点的托大。

毕竟,眼前这位乃是炎黄圣宗的掌舵之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高过他们的父辈,寻常的时候,他们就是想见一下也沒这机会,如今,老爷子虽然只是点了下头,却使得这两位国内数的上的号的人物心中暗自激动不已了。

“他就是宗内老一辈的屠龙尊者,你们可以叫他海叔。”圣宗老爷子轻咳一声,缓缓的道,这是连唐峰和宋半城也算上了,等于是间接的认同了他们跟韩雨的兄弟身份。

唐峰和宋半城不敢怠慢,又向老屠龙尊者海澜行礼。

“海叔。”韩雨也恭敬的施礼,虽然眼下这人的身体状况令人堪忧,可是,他身上却依旧有着这天下有数强者的气势,就算是韩雨三人,也绝不敢怠慢,轻视。

“后生可畏。”海澜轻轻的吐了四个字,便再也沒了言语。

除非是在宗主老爷子面前,否则,他一向是惜字如金。

“这位,想來你们也都见过了,他就是我们圣宗的现任屠龙尊者。”宗主老爷子又对着另一人道。

此人身材高大,健硕,脑袋上带着个猪头面具,嘴巴里却抽着一根香烟,咧嘴笑望着三人,一副等着他们行礼的样子,正是猪头面具男。

唐峰和宋半城不敢怠慢,急忙再次行礼。

韩雨却有些狐疑的拧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对方身上,有着一种让他极为熟悉的气息,就好像是他颇为亲近的人一般。

“让我行礼,也得先让我看看真面目吧。”韩雨忽然笑了,探手就朝着猪头面具男脸上的面具抓了下去。

“臭小子,到哪儿都不让人安生。”一声笑骂从那猪头面具下传了出來,猪头面具男向后一退,然后十分随意的将面具拿了下來。

韩雨一眼瞥见对方的真容,顿时吓了一跳:“大哥,果然是你。”

韩天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牛皮哄哄的道:“然也。”

此时的韩天,哪儿还有半点老实巴交的农民本色,看上去倒像是一头狡猾的孤狼。

唐峰和宋半城闻言也瞪圆了眼睛,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骇,尼玛黑衣这小子这是要逆天了啊,哥俩一个要接掌圣宗,一个是屠龙尊者,如此一來,谁还能阻止老韩家的崛起。

韩雨虽然心中早有一丝猜测,可此时得到证实,还是惊讶不已,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猪头面具男会在天水村出现,为什么猪头面具男会救他,会出手帮忙斩杀宋天,为什么自己的老哥这么多年來,从小到大几乎沒得过什么病。

原來,对方竟然真的是他的老哥,韩天。

“好啊,大哥,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一直瞒着我。”韩雨嘴里发出不满的控诉,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宗主老爷子却笑眯眯的解释了起來,原來当初他最先选择的人是韩天,可是,后來发现韩天过于沉稳,骨子里沒有那种谋定而后动的阴险,而且对于权势什么的沒有一点兴趣,姓子洒脱的像是一头野鸟。

再加上他骨子里的那种豪雄天姓,简直就是天生的屠龙尊者的人选,相反,韩雨的资质并不比韩天差,虽然沉闷了些,小小年纪却颇有心计。

于是,宗主老爷子便让人将海澜叫到了下关村,让海澜亲自收韩天为徒,并且,将自己的身份也告知了韩天,让他照顾自己的兄弟,而他自己,却只是传了韩雨宗主的心法和战技之后,便飘然离去。

宗主跟屠龙尊者走的是两个路子,宗主要有强大的战力,以震慑宵小,却并不一定要天下无敌,相反,他的眼界,谋略要更为重要,而屠龙尊者则只追求最强的战力,其最终目的就是化成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剑,斩杀一切虚妄之敌,守护宗主和炎黄圣宗。

本來,宗主想要找到这么一个守护者,并且赢得他的忠心,是极为不易的,比如现在的宗主老爷子,海澜就比他差了至少二十岁,可以说,海澜是他的半个徒弟,而沒有海澜之前,圣宗全凭的是老爷子一力承担。

当发现韩雨和韩天两兄弟之后,老爷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么绝佳的一对璞玉。

所以,这才有了韩雨,韩天这两个农家小子,各自不同却注定要成为传奇的人生。

“是我让韩天瞒着你的,你就别怪他了。”圣宗老爷子眼见韩雨不断的朝着韩天出手,韩天却只是笑着躲闪,并不还手,不由得笑着连连点头:“身为圣宗的继承人,必须要一个人面对风浪,在艰难困苦中磨砺自我,在生死界限中突破自身的桎梏。”

“若是你知道自己有一个身手绝伦的大哥,你还能置之死地而后快,还能有今天的成就吗。”

韩雨停下手,哼声道:“说的轻巧,那要是我失败了怎么办,您老是不是要让我大哥将我杀人灭口啊。”

“嗬嗬,现实证明,老头子的眼光还是极好的。”圣宗老爷子笑笑,八爷这才笑着上前,将韩雨几人让到了屋里,因为有韩天在,唐峰等人也都感觉周边的压力好像随之一松似得,整个人都跟着轻松起來。

韩雨睨了一眼八爷,难怪这老头当时那么牛气,说自己要是不來的话,就让人回去找自己呢,他要是让韩天回去,那自己又岂敢不來,至少,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哥在这里独自跟秦家的强敌拼命。

自有人将茶水奉上,韩雨却沒有动,而是正色道:“师傅,海叔,我听八爷说您两位中了刹那芳华之毒,如今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