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7章 筹谋

127章 筹谋

听到韩雨的文化,谷子文微微皱眉想了一下,干脆的道:“不知道。”

韩雨不禁翻了个白眼,心说这算什么答案?

墨迹在旁边赔笑道:“应该没什么问题,这几天他们一直在接受训练,虽说没有限制他们的基本人身自由,可所有的人都在我们的看管之下。”

“他们有机会。”谷子文反驳道。

墨迹脸上没有一点不愉之色,反而赞同的点了点头。

韩雨想了一下,的确,狂熊他们的人数也不少,若是其中有别人的眼线,也不是不可能的。想到这,他不禁有些后怕。自己还是太不小心了,只顾着杀了废柴挑拨别人的内斗,却没有想过,万一真的被人将他揪了出来怎么办。

阴谋这个东西是好的,可只能算是旁门左道。没有实力,再好的阴谋也一样会被笨重的拳头砸的粉碎。这一次要不是他一时兴起,让手机他们大肆散播谣言,搅乱了众人的视线,只怕此时的遮天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韩雨轻声道:“你接着说,梁欢那边出什么事儿了?”

“这还得从废柴死了之后说起,谣言起后,废柴的手下也渐渐的有了戒心。那个莫苍龙借故疏远,楚兴社得了消息,暗中偷袭了那些人,想要为楚向南报仇,结果反而中了莫苍龙的埋伏。结果双方大战一场,废柴的手下自然是死伤殆尽,可楚兴社和狂风帮也都折损了五六百人。”

韩雨挑眉道:“莫苍龙既然是打的伏击,怎么还会折损那么多人?”

“楚云风那个家伙暗中联络了叫驴和农民,招呼着他们瓜分废柴的地盘。如今,他们正忙乎着抢地盘呢。”墨迹轻声道。

“然后呢?”韩雨微一皱眉。

墨迹忙道:“然后,那个叫驴看中了我们的KTV,却暗中打着农民的旗号,找了个借口,将梁欢给弄进去了,这也就是您来之前的事,我和暗蛇哥刚才正商量着呢。”

韩雨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却没有点着,就这样眯着眼睛想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看了两人一眼道:“你们什么意见?”

“我们想,先去找方文山,打听一下市里的那位都有什么嗜好,想办法将梁欢捞出来。”墨迹忙轻声解释了一句,谷子文在旁边略微点了点头。

韩雨摇了摇头,轻声道:“捞是一定要捞的,不过不用着急。”

谷子文和墨迹齐齐一愣,不解的看着他。韩雨轻笑着道:“我现在时常在想,如果是现在我去找那个方文山,你说还会和以前那么困难吗?”

墨迹略一思索,轻声道:“你的意思是……”

“对于梁欢来说,多磨练磨练也好。而如今,城北既然乱了,楚兴社和狂风帮也战了一场,各自死伤了不少人。虽然这还没有让他们达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可他们双方的嫌隙却已经生成。若是再想向以前那样亲密无间的合作,已经不可能了。”

韩雨将嘴里的烟点着,淡淡的道:“我们的目的达到了,我们创造的机会也来了。”

谷子文的眼中闪过一抹跃跃欲试的战意,墨迹更是嗜血的抿了抿嘴唇,兴奋的道:“老大,先搞哪儿个?”

“叫驴。他竟然敢将爪子伸到我们的地盘上,那咱若是不将他一锅给炖了,岂不是对不住他?”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冷笑着道。

叫驴轻轻的摸着手里的茶壶,很是自矜的张开了嘴,旁边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和谐妇用葱白似得小手拈起了一个马蹄子葡萄放进了他的嘴里。

叫驴拍拍她的小手,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毕竟,不是谁的的地盘扩大了一半,手下的小弟多了好几百,收益也比以前翻了好几番,都还能和他一样保持着如此的平淡。

略微翻了一下眼皮,叫驴看了下手的那人一眼,他说自己叫墨迹,是遮天派来的。他是够墨迹的,从进来之后就不停的说好话,简直让人厌烦透了。虽然,叫驴认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呂老大,您的要求,我们老大都答应了,除了浪漫烟灰这一处KTV外,在那条街道上,我们老大还有一个电子游戏机室,还有一家浴池,如今也让我捎给您。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您不要嫌少。”

墨迹满脸含笑的望着对面那张长长的驴脸,心中却是早就将对方的女性直系亲属挨个问候了个遍。

“噢?”叫驴听他说了那么多的产业,目光中闪过一抹惊喜,可是却挑了挑眉,故作平静的道:“无功不受禄,黑衣老大太厚爱了吧?”

墨迹一脸的义正言辞,毫不脸红的道:“一点也不,我们家老大早就久仰呂老大您的威名,如今乱象已生,我们老大认为除了您,其他人都不可能有能力统一城北,成为我天水市的第四大帮派,甚至能,咳咳……”

叫驴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人就是这样,得陇望蜀,在他还在废柴的手下挣扎求存的时候,他只想着能够保住自己的地盘。可如今,他已经成为城北最大的一方势力了,他不禁开始琢磨,如果自己能够统一城北的话……

当然,心中这样想,甚至已经开始照着这个想法去做了,可表面上,叫驴还是不得不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放肆!我和农民老弟亲如兄弟,如今我们两人已经结拜,你这么说,是想挑拨我们两人之间的情谊吗?”

“不敢,不敢!”墨迹忙低着头,陪着笑,可心里却在狂骂,装,你在给老子装。你丫的要是不想对付农民的话,干嘛非要将手伸到十二中对面的那条街?对面可就是农民的地盘,老子就不信你不想过去逛逛!

“行了,你们老大到底有什么目的你直说吧。少扯那些没用的蛋。”叫驴挑眉骂道。

墨迹干笑了两声,用无比真诚的语气道:“我们和狂风帮有点误会,我们老大知道,您和狂风帮的诸位大哥都有交情,希望您能在中间给说和说和。”

叫驴眉头一皱,他这才想起来遮天曾经和狂风帮的人大战了一场,还杀了狂风帮八大战将之一的黄俊淞。他上下打量着墨迹,冷笑道:“黑衣老大不是开玩笑吧?你们杀了狂风帮的人,让我来说合……”

“那不都是误会吗?我们老大也不知道那是狂风帮的人啊,等到知道了以后……唉,如今社团的兄弟害怕狂风帮的报复,天天提心吊胆的,再这么下去,不用狂风帮的人来动,我们自己就要解散了。”

墨迹苦笑道:“我们本来想请废柴老大从中帮忙说清,可谁知道他竟然……唉,呂老大,如今我们社团兄弟的生死,可就靠您了。您可千万不能拒绝啊!”

叫驴闻言露出恍然的神色,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城北,甚至连市里的其他帮派的情况都不怎么在意,除了他们在城北动作,就更别说是北海县那种小县城了。

本来他就纳闷,小县城的帮派也敢跟狂风帮叫板,如今一听才明白,感情是光着屁股掏马蜂,事先不知道轻重。

想到这,他不禁露出一丝轻笑道:“答应嘛也不是不可能,不过,狂风帮的霸道你们应该也知道一些,就算是我,也没那么大的面子。当然了,在道上混,所谓的面子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实力的问题。而如今,我不过是拥有了城北一半的地盘……”

“呂老大请放心,我们老大说了,只要您答应下来,我们老大便带人过来,助您统一城北,鞍前马后,在所不辞。”墨迹慷慨激昂的道。

“好!”叫驴露出欣喜的神色,腾的一下站起了身,连那少和谐妇都差点被他撞翻。不管是不是误会,遮天能够留下黄俊淞和他手下的一百多名小弟,便是最好的实力证明!若是真的得了这么一大笔助力,那农民那货又何足挂齿!

“黑衣老大既然话都说道这份上了,那我也表个态,麻烦你回去转告黑衣老弟,就说他若真的带人助我的话,那我呂某人愿意和他同富贵,共荣辱!他和狂风帮之间的梁子,我吕某人也愿意一肩扛了。”叫驴沉声道。

“呂老大高义,我代我家老大先行谢过。”墨迹郑重的点了点头:“晚上的时候,呂老大请派人接收地盘。”

叫驴想了一下,笑道:“今晚我便亲自带人过去。我对黑衣兄弟也早就神交已久了,不知他方不方便……”

墨迹略一迟疑,便咬牙道:“呂老大相邀,我们老大自然会扫榻以待。”

“好!”叫驴再叫一个好字,点头道:“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你们为什么不选农民,而是我呢?”

“在道上混,讲的便是抛头颅撒热血。我们看不上指着一伙小偷小摸过日子的人,更别说他为了吞并我们的地盘,暗中和条子相互勾结,陷害我们的兄弟了,像这样无耻之徒,我们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哪儿还会投他!”墨迹咬着牙,狠声道。

叫驴的眉头一拧,目光一冷,待看清楚墨迹是真的在鄙视农民,而不是指桑骂槐的说他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噢?还有这样的事?你那个兄弟什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墨迹忙道:“这点小事情,哪儿用的着麻烦您?不过,农民的野心一天不死,我们便不会得到安宁。我们知道呂老大您重情义,讲道义,可这样的小人您却不能不防!”

叫驴老脸一热,总觉得这话像是在说他,所以不无尴尬的挥手道:“这个我心中有数,你若是没事的话,便先回去吧!”

赶走了墨迹,叫驴将那少和谐妇给赶走了,只留下了自己的心腹小弟柳威龙。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叫驴目光中的兴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静,甚至冷漠的神色。能够在狂风帮和楚兴社,黄泉道等帮派的夹缝中求存,叫驴若是那么相信别人的话,那便是有八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应该是真的。”柳威龙轻笑着道:“得罪了狂风帮,他们当然要为自己找一条后路。听说,遮天的老大黑衣便很是躲了一阵子,可如今他们却躲不下去了。就算他们不想投靠咱们,也绝对要巴结咱们。今天这人,便是最好的例子。”

叫驴点了点头,他其实还是比较倾向与相信的。

因为,那个遮天的梁欢是他给弄进去的,打的还是农民的旗号,而他也故意让人在道上散播消息说,农民是狂风帮的人!如此一来,遮天势必会误以为是狂风帮要对他们进行报复,恐惧之下,自然要找人投靠!

而楚兴社和黄泉道家大业大,未必会缺他那三百两百的人手。所以,最好的人选,便只剩下了一个,他!

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一切又都按照他的算计在进行。叫驴脸上平静,可目光中却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好在他还没有得意忘形,轻声吩咐道:“你马上去让人盯着十二中那边,尤其是农民那边,一定要盯紧了。晚上,你和我一起去。虽然这事情不可能有假,但还是要让下面的人提高点警惕。小心,总是没错的。”

“是!”柳威龙忙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叫驴一个人在那里转了半圈,忽然走到了他的座椅上,端起茶壶喝了两大口,然后朝后面走去。不一会儿,婉转低沉仿佛如酥的呻和谐吟渐渐响了起来,仿佛在为夜晚的到来而期待……

后面还有一章,嗯,还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