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1章 千雨芳华绝姿无双

第八卷 巅峰 161章 千雨芳华,绝姿无双

邓英,炎黄圣宗三十六主事之一,名下管理着圣宗跟意大利黑手党的许多业务,是欧洲的九大主事中举足轻重的一位,自从秦家暗中图谋圣宗的最高权利以來,邓英就直接让人接管了圣宗在意大利的所有经济业务。

然后,便开始观望起來。

随即,秦家和圣宗方面都私下里找过他,无非就是许诺拉拢那一套。

他也不是不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可是,他更清楚,站错队的下场,所以,在秦家和圣宗方面沒有分出胜负之前,至少,在沒有一方表现出绝对的强势和优势之前,他将继续保持他的中立。

可是,现在看來,似乎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了。

秦家竟然发出了清君侧的强烈信号,教宗和暗影协会也表现出了全力支持的态度,这本身就是一种强势的信号,而据他所知,圣宗直属的三名主事,已经出事了。

十二龙将陨落了两位,就连屠龙尊者海澜都遭到了刺杀,根据他得到的情报,海澜甚至还负了重伤,就连老宗主都旧伤复发,极为严重。

如此一來,圣宗属于老宗主的势力,几乎是遭到了致命的打击,这个时候,他若是再不表态,日后只怕秦家真的掌权,也绝难容的下他。

想到这,邓英不由得长出了口气。

便在这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了,邓英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是谁这么沒有规矩,竟然不敲门就径直推门而进。

正要发火,却忽然瞥见了一副陌生的面庞,这让他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每一位主事,都是一名不下于十二龙将的高手,邓英身子绷紧,在起身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将面前的抽屉拉出了一道细缝,露出了里面一把精致的手枪。

“你是谁。”

邓英神色平静,甚至有些冷漠,在外面有他的三十六名铁卫驻守,來人竟然可以毫无声息的闯入,这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

“是我。”沉默的声音在來人身后响了起來,随即一位中年人走了进來,正是海澜。

“尊者。”邓英见了他,嘴角微微一抽。

海澜静静的望着他,脸色虽然依旧苍白,甚至明显的给人一种中气不足的感觉,可是,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却依旧存在。

“这位就是我的接班人,今天带他來见见你,我希望你不要过早的做出决定,在我和他死去之前,在秦家沒有彻底得势之前,你继续保持你的中立。”海澜神色平静。

邓英眉头微拧,对方以这种方式來见他,本身就是一种警告,而且,将话语挑的如此明白,显然是最后的通牒。

“尊者放心,邓英是圣宗之人,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邓英缓缓的开口,虽然他很想将两人留下,拿着他们的人头作为自己的晋身之阶,可是,别提海澜了,单单是这个年轻的屠龙尊者,就给了他一种如同山岳一般的压力,让他透不上气來。

这让他意识到,也许秦家并沒有占据绝对的上风,至少,宗主方面的力量要展开反击了。

等到海澜和韩天离开之后,邓英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他走出去,将被打晕的手下弄醒,然后下了封口令,这才重新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也许,继续保持中立观望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接下來的时间,许多类似邓英这般的中立主事,几乎都被韩天和海澜挨着拜访过了,在韩天和海澜两任屠龙尊者所表现出來的强势下,许多认为秦家已经占据上风的人,重新摁下了念头,继续观望起來。

不过,这对他们而言,也许是一种幸运。

方海脸色惊恐的望着那一道朝他抹杀过來的冷冽剑锋,虽然极力躲闪,可最终还是沒能躲闪过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咽喉飙射出一抹血色。

“你……”他瞪圆了眼睛,扶着桌子,死撑着不肯倒下去。

外面,他的二十多名精锐手下,此时全都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身上插着黑色的箭翎,一个个面带惊恐之色,二十余名身穿黑衣的精锐杀手,十分冷漠的站在他们的遗体面前。

“我叫白河愁,奉少宗之命,取你狗命。”白河愁轻轻的用一方手帕将剑上的血擦拭干净,缓缓的丢到了地上。

然后,这才带人默默的走了出去。

同一时间,忘语,唐峰,宋半城,白虎各自带队碾杀了四位主事,以极为铁血冷酷的手段,掀开了反攻的序幕。

黑暗之山。

位于欧洲西部的这座山脉,四周为高深的丛林所掩盖,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是暗影协会的总部。

韩雨神色冷漠的跟胖子,袁野等人走在前面,龙兔,龙马,龙鼠三人则在前面带路,在他们的后面,则是一百名天劫等小弟组成的三百九十六名强悍战士,就连人手极为紧张的三色石,也派來了六十名精锐的杀手。

除此之外,还有天曜和十八罗汉等悍将,韩雨这一次可以说是集中了手中几乎所有的力量,除了忘语等出去执行任务的人外,眼下他几乎是全力尽出。

他要一举将暗影协会的总部碾平,以铁血的手段冷酷镇压这个屡次向他下手的宿敌,然后,迫使秦家尽快的來找圣宗决战。

若是换个人这么做,跟找死沒什么区别,因为沒有什么人能够在面对圣宗秦家的时候,还能灭杀暗影协会,可是,韩雨却有着这个底气,也有这个实力。

因为他身后站着的,几乎是整个Z国在野的力量,是几乎整个三门五姓的一次集合。

这一次对圣宗來说是一次莫大的危机,可同样的也是一次机遇,以前的时候,圣宗虽然也有着将暗影协会碾杀的实力,可是,却沒有理由,师出无名,而这一次,暗影协会摆明了态度,站在了秦家面前,便给了圣宗足够的借口。

韩雨这一次,便要向世人展现他的血腥獠牙,让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知道,圣宗虽然已经决裂,内斗在即,可也不是谁都能辱的。

本來海澜是要亲自來的,可是,被韩雨给劝了回去,韩天和海澜这个时候,还是要保证宗主老爷子的安全,防范十二宫杀手的反扑。

“少宗主,前面似乎有人在厮杀。”龙马走了过來,恭敬道。

不用他说,韩雨也已经听见了。

在他的鼻端也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这让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是谁竟然拿敢在这个时候,來找暗影协会的麻烦。

“竟然都被杀光了。”胖子难得神色凝重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形,但见前面有一个古堡,两边还有个训练场,而此时,训练场和古堡前面堆积了许多的尸体,竟然足有五六百具之多。

“司徒,带领你的百人队四周警戒,其余的人,搜索快速前进。”韩雨一声令下,带了袁野和天劫率先扑了出去,十八罗汉很自觉的护住了他们的左翼,而龙马等人则守在了右边。

天曜等人各自率领一个十人队,四下散开,呈现一个面形快速的跟了上去。

皇帝很愤怒,他一声长啸,手中的暴曰圣剑绽放出一抹惊人的光彩,浑身染血的朝着一个白衣丽人冲杀了过去。

“你,必须要死,上帝也救不了你。”

“杀。”几乎同时,暗影协会的杀手们发动了强烈的反击,一名名精悍的杀手迅速的出击,可是,在他们面前的那些蒙着面巾,拿着弯刀和苦无的家伙,竟然比他们还凶悍,还悍不畏死。

他们明明已经落入了下风,人数也沒有对方多,可他们却是一步也不退,动辄就采用同归于尽的方式跟对方拼命,让一贯视生死如无物的杀手们顿时一阵发毛,却又不得不咬牙硬撑。

皇帝很愤怒,因为他有着足够愤怒的理由。

他怎么也沒想到,一向隐居在自己国家的倭国忍者们,竟然会突然对暗影协会发动偷袭,当初暗影协会在梆子国,在亚洲诸国都有自己的势力,可是,唯独有两个地方他却一直不曾染指。

一个是Z国,因为那属于三色石的势力范围,而另一个就是倭国,这个身材矮小的民族,却有着一种让人恐惧的力量,那是缘于对死亡的冷漠还有一种骨子里的疯狂。

他们有着极为强大的排外性,就连暗影协会也不得不退避三舍,可是,让皇帝沒想到的是,这些疯子竟然会主动找上了他,而且,一上來就是如此凶猛,玩命的攻击。

他下面的两个训练场,三百余名精锐杀手,竟然连个泡都沒冒,就被干掉了,要不是他准备对圣宗下手,袭击几个中立的主事,以扩张暗影协会的势力,顺便找韩雨报仇,特意集中了三个宫的精锐杀手,将近三百人在总部接受特训和针对性的任务训练的话,沒准他的老巢都已经被人给拿下了。

可是,总共七百多名杀手,几乎三分之二的暗影协会精锐,拼杀到现在只剩下了三百人不到,皇帝又如何能不吐血,不狂暴。

要不是该死的金融危机,使得地方秩序一片混乱,就连黄金狮子家族的力量也大幅缩水,几乎进入了冬眠期,如果不是他将注意力全部都贯注到了炎黄圣宗的身上,他也绝不至于被人偷袭的如此之惨。

最为重要的是,皇帝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來找他的麻烦,要是秦傲天再此,定然能够了然,因为他知道,千雨绝姿是韩雨名义上的未婚妻,可是,皇帝虽然曾经扶持过血难,可是,血难却并不知道韩雨跟倭国杀手的女主,千雨绝姿的关系。

所以,任由他想破了脑袋也找不出一个理由來,所以,这怒火就好像是被鲜血给点燃,点爆似得,直冲九霄,直射斗牛。

皇帝双目猩红,手中的暴曰圣剑迅速的舞动起來:“金口玉言,满门抄斩。”

刀光泛起,虽然几名特忍奋不顾身的扑杀上來,却依旧沒能阻止他这一剑之威,鲜血飞溅中,暴曰圣剑直接撞在了千余绝姿的云中天照上。

千雨绝姿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都向后抛飞了出去,她的右胸已经被鲜血染红,面上的白色纱巾早就掉落,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容颜,此时,她眉头微簇,显然十分的痛苦,嘴角殷虹的血迹,更是看的人心痛不已。

不过,依旧倔强的站了起來。

可是,皇帝却沒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身形恍如离弦之箭,继续追杀了过來。

他也受了不轻的创伤,这几乎是他出道以來从未有过的,这些倭国杀手上來就是一群毒镖,苦无的招呼,简直就他们的无耻至极。

“芳魂天葬,遥望夫君。”千雨绝姿微微扭转头,望向东方,她的手臂被刺中,此时,红色的云中天照静静的落在了她的脚下。

可是她却沒有丝毫的悲伤,反而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微微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死亡的到來。

“夫君,千雨无福相伴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