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2章 皇帝战死上

第八卷 巅峰 162章 皇帝战死 上

一声长啸。

韩雨在不远处看的目眦尽裂,他远远的便抖手将天策甩了出來。

天策恍如长虹,带着无双的速度,张牙舞爪的朝着皇帝吞噬而來。

皇帝手中的暴曰圣剑陡然转向,狠狠的将天策劈了出去,旋转的青色天策,化作一抹流光,朝着千雨绝姿便袭杀了过去。

皇帝毕竟是绝顶高手,暗影协会的一代雄主,身手高绝,反应凌厉,便是韩雨出手,依旧想要绝杀千雨绝姿,不给对方丝毫机会。

噗。

千雨绝姿才刚转过身,身体便爆射出一蓬鲜血,倒跌而出。

韩雨眼都红了,身体愣是狠狠的向前窜了一大截,探手抱住了千雨绝姿。

皇帝却已经追杀到了眼前,暴曰圣剑发出一阵耀目的光芒,犹如滚滚杀浪,席卷而至。

显然,他并不想将千雨绝姿杀了拉倒,而是想将韩雨也顺手干掉。

当。

韩雨沒有了天策,只能用龙鳞匕首招架,可是,势大力沉的暴曰圣剑來势凶猛,韩雨只觉得手中一沉,暴曰圣剑直接落在了他的肩头,带出一道血花。

随即,圣剑斗转朝着韩雨的脑袋便抹杀了过來,再次被动招架,韩雨被暴曰圣剑扫的踉跄而出。

因为有千雨绝姿在手,他根本就腾不出手來主动进攻。

皇帝一招未能得手,招式立变,暴曰圣剑仗着长度的优势,朝着千雨绝姿便是三剑,剑光霍霍,竟然大有强杀之迹象。

韩雨手中的龙鳞匕首遮挡两下,眼见最后一剑根本无法遮挡,要将千雨绝姿刺死在他的怀中,韩雨想也不想,立即将身子翻转,以后背对着皇帝,想要以自己的身体硬挨一记,为千雨绝姿换取一线生机。

呜。

关键时刻,胖子丢出的大铡刀终于赶了过來,雄浑的大铡刀,几乎转眼间便到了皇帝身前,森冷的刀锋打着转,大有将其劈成两半之趋势。

皇帝眉头倒立,虽有不甘,却依旧不得不倒退而出,手中的暴曰圣剑只是在韩雨的腰间带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便挑向了胖子的大铡刀。

当啷啷一声巨响,大铡刀腾空,再次朝着胖子的方向落去。

而几乎同时,袁野一脸冷漠的朝着皇帝杀了过去,草雉剑通体黝黑,像是來自地狱的招魂符,朝着皇帝便卷杀了过去。

皇帝冷哼一声,一步不退,跟袁野战在了一起,袁野的身体时而绷紧,时而舒畅,好似灵猿摘桃,又如飞禽扑月,一头黑色随风舞动,好似大魔神一般充斥着一股冰冷狂野的杀机。

皇帝却如大漠狂风,带着席卷一切的张扬和霸气,以攻对攻,以强克强。

边上的胖子则犹如野兽出闸,凶猛在世,他大踏步的來到一边,握着大铡刀,抽冷子就朝皇帝一刀劈下,简单,直接,就犹如他的脑袋,可是,却因为巨大的力气,使得皇帝也不得不暂避其锋芒。

胖子的战斗力一直是无法界定的,他那凶悍的力量,过人的防御,让他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从这两点上來说,就是韩雨跟狼,也不敢跟他正面交锋,只是,他灵巧和技巧不足,未曾冲破那最后一关的桎梏,所以,若是他跟皇帝单挑的话,只怕十招之内就得悲剧。

可此时用來辅助袁野的攻击,时而帮他解围,却是绰绰有余,再好不过的了。

龙马等人在旁边看着,眼中难掩惊讶之色,韩雨能在皇帝手中全身而退,袁野和胖子两人齐战皇帝,非但不落下风,反而似乎略胜一筹,这都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

其实,这有些冤枉皇帝了。

他在韩雨等人到來之前,就已经大战三名超忍和千雨绝姿了,身上的血有别人的,也有他自己的,此时,袁野和皇帝可以说是在这些超级高手们一起联手对付皇帝。

韩雨只是扫了一眼,见到袁野暂时沒有危险,便收回了心神,他将千雨绝姿抱在怀里,小心的将她平放到地上。

天下无双的绝美容颜,此时,一片煞白,唯有一双眸子却绽放出惊人的光彩,近乎贪婪的打量着韩雨的面庞。

“夫君,是你吗,千雨不是在做梦吧。”

韩雨第一次沒有对她的这种称呼表示反感,反而心中充满了感动:“你受伤了,我先为你止血,然后,马上送你救治。”

说着他拿出了强效止血散,开始在她的伤口上撒着。

千雨绝姿的身上,有着多达数十道的伤口,几乎遍及全身,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怎样残酷的厮杀,才会落的如此地步。

“千雨还以为,再也见不得夫君了,本想帮夫君将暗影协会铲除的,千雨无能,带來了全部的忍者高手,可还是失败了。”

韩雨依稀还能记得,在富士山巅,她如同坠入人间的仙子,清冷如醉图孤松,高傲的俯瞰着世间的一切,可是当他揭下她的面巾时,她却犹如一个最可人的女子,对他充满了眷恋和依赖。

韩雨无法理解这种感情,感觉就好似狂热的宗教徒们面对他们的信仰似得,莫名其妙就如同一个晃眼,仿佛总有被戳穿的一天,可是现在,他却感受到了那种真挚,感动,还有滴血的心痛。

“不,你沒有失败,我们联手,便是两个暗影协会也要灭。”韩雨声音发颤,眼角发酸。

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他,默默的一个人想要对付偌大的暗影协会,这根本就是抱着拼死的决心而來的。

“真,真的,千雨沒有让夫君失望。”

韩雨笑,千雨绝姿的伤很重,伤及肺腑不说,腰部的天策才是最为严重的,刀体几乎将她贯穿,韩雨根本不敢往外拔刀。

“沒有,千雨帮了我大忙,帮夫君解决了天大的麻烦,你且安心,待夫君斩杀皇帝,替你报仇。”韩雨脸上挂着温柔的笑,随即抬头扫了一眼皇帝,霸道的低吟:“敢伤我黑衣的女人,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千雨绝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她被黑衣的女人这个称呼给打动了,一种幸福的电流传遍了她全身。

她轻咬着嘴唇,忍着身体上的创痛,轻声道:“那千雨可不可以在这里看着。”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回头我送你去医院。”

韩雨将她放着侧躺,邵洋急忙带了两人过來,帮她进行暂时的包扎处理。

一声长啸,韩雨大踏步的走到了交战的双方,此时,暗影协会的杀手们,在天曜等一干猛人的带领下,几乎全面溃败,他们本來就被忍者们杀了个心惊肉跳,冷不丁的一干天劫精锐冲杀上來,他们的死伤顿时全面上升。

此时,皇帝却是脸色狰狞,他想退,可是,胖子和袁野实在是缠的太紧了,他迫退了袁野,胖子便赶上來,他杀退胖子,袁野又兜冷子对他狂杀,把个皇帝郁闷的眉头紧锁,几乎吐血。

眼见韩雨也杀了上來,皇帝一边闪过胖子的大铡刀,在他的手臂上拉出一道白色的印痕,渗出淡淡的血渍,转而迎向了袁野的草雉剑,金铁交鸣:“黑衣,可敢与我生死一战。”

说着,手中的暴曰圣剑突然发难,如同骤然而起的风卷,接连几下撞开了草雉剑的防御,剑锋向上,朝着袁野的肩膀便撩了过去。

若是被斩中,袁野的胳膊定然是要被废了,袁野神色冷漠,尽力拧身躲闪,不过总是慢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