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8章 弹指杀人扬长而去下

168章 弹指杀人,扬长而去 下

正在大开杀戒,准备干掉第三名忍者的汉斯,忽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急忙闪身朝一边躲去。.

无数次生死的磨砺,让他的反应远超常人,而这,也的确救了他一命。

草雉剑几乎是擦着他的身子,落在了旁边,冰冷的剑锋,甚至撕裂了他的衣服。

袁野冷哼一声,草雉剑在他的手中,不断的游走,好像破天而出的游龙,恶狠狠的围着汉斯打转,似乎要将他吞噬。

汉斯脸色阴沉,神色凝重,一双褐色的眸子中,隐隐的透出一丝恐惧。

如此强悍的身手,他只在皇帝的身上见到过,难道眼前这个并不起眼的袁野,也是一名难缠的绝顶高手不成。

汉斯心中暗忖,直觉告诉他,他们今晚的行动,似乎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实际上,尽管韩雨已经统一了国内黑道,尽管他刚刚灭掉了暗影协会,可是,黄金狮子家族方面对他的实力,仍旧沒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否则的话,火廉,星墨也不会贸然的朝韩雨下手。

不过,此时的汉斯就算是有所后悔,也已经无法脱身了,他拼命的挥舞着拳头,跟草雉剑接连碰撞到一起,蹦出一点点的火花。

每一次碰撞之后从诡异的角度袭杀而來的草雉剑,都让他难以招架。

那飘忽不定恍如飞絮的短剑,落在他的拳套上时,却好似大锤一般,重逾千斤,使得汉斯雄健的身躯,不断的后退,手臂发颤,就连特种刚才打造的拳套,都被扫出了一道道的白色印痕,好像随时都将破裂飞散一般。

噗。

终于,汉斯的手臂反应迟缓了一下,草雉剑几乎是从他的两手之间突进,在他的胸口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槽。

冰冷染血的剑锋,顺势向上,朝着他的下巴扫了过來。

汉斯两眼瞪圆,脑袋后仰,两手却呈合击之势,朝着袁野握剑的手便砸了过來,只要碰上,袁野的手,只怕非被砸个血肉模糊,骨断筋折不可。

袁野嘴角一扬,露出一丝嘲讽的冷漠笑意,他的手闪电般向后缩了一下,草雉剑左右一震,便将汉斯的拳头震的朝两边崩去。

他握着草雉剑的手,也一阵酥麻,差点沒有握住短剑。

可是,袁野的攻势却并沒有因此而有丝毫迟缓,他早就蓄势多时的左手成拳,朝着汉斯的右拳便砸了过去,正中对方的手腕。

喀嚓。

凄厉的声音陡然响了起來,汉斯愣是被这一拳给砸断了手腕,整个人更是朝后倒飞出去。

他怎么也沒想到,袁野的拳头,竟然比他的拳还要快,还要狠,甚至带着一种无坚不摧的锋利感觉。

“哼。”便在这个时候,一声冷漠的轻哼在他耳边陡然响了起來,比声音更快的,却是一把黑色的忍刀。

它出现的那么突兀,就好像是汉斯的脖子,伤赶着朝他的刀口上去碰撞一般。

汉斯神魂皆惊,几乎吓的魂飞魄散,他怪叫一声,脚尖在地上凌厉的一点,身子陡然加速。

噗哧。

虽然闪过了脖颈要害,可是,那忍刀还是在他的肩膀,胸口处狠狠的斩了一记,鲜血飙射,几乎将他眼中的世界都染成了猩红之色。

要不是汉斯挥拳,在忍刀上砸了一记,整个身体借助反震之力斜斜的躲闪了出去的话,这一刀或许就能要了他的命。

一招偷袭得手的千山飞雪,一身黑色的忍者装束,唯有露在外面的眸子,冰冷如蛇,冷冷的盯着汉斯躲闪的身影,沒有一点意外。

嗖嗖。

两道寒光几乎不分先后的追上了他。

噗噗的金属入肉之声响了起來,汉斯浑身巨震,几乎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插在自己胸口的苦无,和幽冷的草雉剑,身躯好似破败的木桩一般,重重的摔倒了下去。

千山飞雪两眼一亮,快速的扫了一眼袁野,然后,再次将身子一缩,朝着旁边的吸血鬼杀手们杀了过去。

身为一名以暗杀,刺杀为主的特忍,千山飞雪此时好似变成了夺命的阎罗一般,所到之处,鲜血飞溅。

竟然沒有一名吸血鬼杀手,能是他一招之敌,哪怕是超一流水准的杀手。

因为千山飞雪根本沒有正面进攻,他所挑选的敌人,几乎都是被忍者缠住,甚至岌岌可危的。

什么道义,什么江湖规矩,统统的沒有,千山飞雪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而那些得到了帮助的忍者,沒有丝毫的不满,他们的对手一经解除,他们便合身扑了出去,帮助另外的同伴。

如此一來,吸血鬼的杀手们,几乎是转眼间便陷入了彻底溃败的局面。

“呜。”

远远的等候佳音的火廉星墨,在得到司机的提醒,说是有敌人冲杀过來的时候,才陡然回过神來,他将探入女孩底裤的手拿了出來,然后,沙哑着声音道:“快,快,快开车。”

此时的火廉星墨,心中充满了悔意。

汉斯提醒过他不要离着交战的中心太近,可是,他太期待胜利了,太期待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韩雨面前以出胸口的恶气了,所以,执意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此时,却不想将自己暴漏了出來。

司机反应倒也迅速,他快速的踩了油门,打了方向,车子开始向后倒去,可是,韩雨却也在同时,将手里的天策抛了过來。

青色的天策,如同一道撕裂夜幕的闪电,沒有一丝停顿的撞在了防弹的玻璃上,本來,连子弹都能够防住的玻璃,此时,竟然犹如蜘蛛网一般,四下露出了细密的裂纹。

司机两眼几乎都要瞪出來了,脚下差点沒将油门踩到了发动机中,车子的速度,瞬间朝后快速的倒去,他不敢掉头,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就当韩雨暗自拧眉,认为对方要逃出生天的时候,旁边的街道上,一辆黑色的车子,好似幽灵一般出现,然后照着火廉,星墨的车子就撞了上去。

砰。

剧烈的撞击,使得车子猛然一顿,车中的四人被撞的好像是落到了岸上的鱿鱼一般,颤动不已。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保镖,立即推开了车门,可是,沒等他出手,一道黑色的苦无,便从后面的车顶上窜了过來,直取他的脖颈。

那名身手一流,打过黑拳残忍力大的保镖,身子一颤,才刚刚转过身子,跟在韩雨身后的一名天劫便照着他接连射出了十余道弩箭,将丫射的好似刺猬一般,雄壮的身躯,噗通一下落在了旁边的车顶上,砸的车子都颤了几下。

韩雨此时,却已经腾身而起,一脚踹在了天策的刀柄之上,巨大的力量催动下,已经卡在前窗玻璃的天策脱困而出,将那名司机狠狠的钉死在了座位上。

火廉,星墨彻底的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