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71章 鼎定圣宗三

第八卷 巅峰 171章 鼎定圣宗 三

天正晌午。

秦傲天望了一眼身边的众多高手,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他负手而立,微微抬起头,望着不过一千米外,缓坡上的圣宗别院,还有一张张充满了惊恐的脸庞,嘴角微微扬起,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动手。”

四周,一群身穿黑衣的劲士恍如一头头出闸的猛虎一般,迅速的分做两队,朝着庄园便冲杀了过去。

“诸位,我们走吧。”秦傲天目光一扫,率先朝前走去。

圣皇卫和宗教裁判所的精锐们,则冲抢在了最前面,跟在他身边的秦羽,秦家的长老,还有几位倒向他们的长老并他们的手下,战神卡列夫,圆桌武士,红衣大主教,还有秦家的客卿,如金傲等人,可谓是悍将云集,猛人如云。

圣宗方面,韩天和十大龙将,韩雨,唐峰等人则静静的矗立在原地,冷眼旁观。

早在三天前,秦家便光明正大的下了战贴,按照圣宗的规矩,一旦收下,便代表着绝不能动用枪械等热兵器,全部凭借着个人的身手,來一决生死。

这也是炎黄圣宗等传统势力,彼此间的共同约定的行事准则。

为的便是避免出现大规模的热兵器火拼,而使组织出现大量的伤亡,甚至由盛转衰,一蹶不振,连传承都难以为继。

秦家想要光明正大的夺取圣宗,自然也不想最后落的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秦家人马越走越近,距离大约一百多米的时候,这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秦傲天目光一扫,见到圣宗的炎黄铁卫笔挺的矗立四周,十大龙将一个个的杀气腾腾,眉头不由得微拧了一下。

如今宗主老头和海澜应该都已经中毒极深,根据他们的情报,接到他们的战书之后,海澜甚至口吐鲜血,宗主也都已经十多天沒有露面了,随时都可能命丧黄泉,圣宗上下人心惶惶,极为不安,可是,今天看來,怎么好像全然沒有这回事。

各有自己情报來源,隐约也推测到了相关情况的战神卡列夫,还有鹅罗斯光头党老大的贴身近卫,赤熊相互对视一眼,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秦傲天跟是上前一步,他知道必须要打破圣宗目前的这种气势如虹,众志成城的状态,否则,等待他的将会是一场血战。

“圣宗的诸位前辈,各位兄弟,我是秦傲天,也是二长老的孙子,今日,我集结人手,冒昧前來,乃是因为得到密报,宗主和海叔全都被奸人所害,而且,有人故意挑事,污蔑我秦家的赤胆忠心。”

秦傲天风度翩翩,声若洪钟,朗然道:“此人,就是黑衣。”

秦傲天探手一指韩雨,脸上露出一丝强大的自信:“他自恃强横,勾结我们宗内的一些野心家,妄图谋算我圣宗千百年的基业,甚至还蒙蔽同为圣宗子弟的你们,如此逆贼,我若不将之手刃,我圣宗威严难存不说,单是祖辈辛苦创下的基业,也将毁于一旦。”

“今日,我的目标只有黑衣,还有他的同党,希望圣宗的兄弟姐妹,有愿意同我一起挺身而出,舍生而战,还我圣宗一个郎朗晴天的,便与我一同出手,诛杀此僚,我圣宗上下数十万兄弟,绝不会亏待有功的弟兄。”

“若是不愿意,也敬请兄弟们暂做壁上观,我秦某人不愿意和自己的同袍弟兄动手,只求杀掉黑衣和其余党。”

说完,秦傲天微微停顿了一下。

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安插在炎黄铁卫中的人,应该立即站出來大声附和,以蛊惑人心,可是,沒想到他等了半天,对面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欠奉。

他说的热血沸腾,精心组织的一番足以颠倒黑边的话,竟然像是狠狠的一拳砸在了空气中似得,愣是沒个着力点,那种感觉让他难受的几乎吐血。

“看什么呢秦少爷。”韩雨慢悠悠的上前一步,站在了众人前面,一人面对近千人马,盎然而立:“是不是找你安插在炎黄卫中的那些败类啊。”

话音未落,十几名天劫越众而出,抬着八具尸体走了出來,然后重重的向前一抛。

这些人都穿着炎黄铁卫的青色劲服,有一个还做队长的打扮,此时却是脸色苍白,表情狰狞,沒有一点声息,可见临死前他们心中一定充满了恐惧。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这一具具的尸体,就好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秦傲天的脸上。

秦傲天顿时气的脸色煞白,右手都禁不住握成了拳头,秦羽则是双眼微微眯着,冷冷的盯着韩雨,浓烈冰冷的杀机毫不遮掩。

这些人,可都是秦家好容易才安插进炎黄卫的人啊,其中还有两人,乃是秦傲天同父异母的兄弟,虽然,他并沒有什么手足情分,可是,看着自己秦家的人被干掉,他的心中一样怒不可遏。

八个人虽然不多,却是秦家多年來苦心准备的结果。

秦家能够悄无声息的给宗主和海澜下毒,靠的就是这些人,现在,竟然让人给一勺烩了,这让他在愤怒之余,还从心底生出一分寒意。

“秦少说的对,吃里爬外的家伙,的确是人人得而诛之。”韩雨毫不在意的扫了他和秦羽一眼,懒洋洋的道。

秦傲天声音尖锐,厉声道:“黑衣,你好胆,你好毒,竟然敢对炎黄铁卫下手,兄弟们,你们看见了,他竟然在向……”

“够了。”一声不满的厉喝陡然响了起來,然后,秦傲天的两眼便禁不住露出一丝恐惧之色,因为他看见了宗主老爷子正大步走了过來。

宗主老爷子面色红润,龙行虎步,径直走到韩雨身边才站定,抬起手來指点着他道:“秦家小子,唤你爷爷出來,我倒要当面问问他,勾结外人,霍乱圣宗,指使鼠辈向我和海澜下毒,如今又污蔑我亲自选定的传人。”

“秦家到底想干什么,想以下犯上,忤逆谋反吗,你们,想跟着秦家一起谋反吗。”

宗主老爷子扫了一眼其他的人,中气十足,气势迫人,哪儿还有半点中毒的迹象。

“你,你沒中毒。”秦傲天小的时候,经常缠着宗主老爷子玩耍,对于老爷子的权威十分的敬畏,此时,见他出來,竟然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不,我中毒了。”宗主老爷子倒背两手施施然道:“我若不中毒,你们怎么会明目张胆的蹦出來,怎么会胆大包天的自己送上门來。”

“现在,我以炎黄圣宗宗主之名,宣布秦家为逆贼,各位长老和宗内的兄弟,若是及早醒悟,为时不晚,若是铁心依附贼人者,是为同罪,有如此僚。”

噗通。

宗主老爷子话音刚落,一颗颗硕大的人头顿时被抛了出來,足有三十余颗。

其中一个最为醒目的人头,正提在海澜的手里,此时,他走向老爷子身边,抬手将人头丢了出來。

“沐风。”一看见他,秦傲天禁不住惊喊出声。

秦羽也瞬间两眼猩红:“师弟。”

“秦牧风和他的手下,试图从后面潜入山庄,谋害宗主,已经被我杀了。”海澜淡淡的开口了:“你们谁想步他的后尘,站出來。”

秦牧风乃是秦家隐藏的又一位绝顶高手,他天资聪颖,不在秦傲天之下,尤其是一根盘龙棍,便说是万夫不当也不为过。

在秦傲天出发之前,便让他秘密的率领三十余名秦家圣皇卫中的精锐,悄悄的隐藏在山庄后面不远处的一片密林中。

本想这边打起來的时候,让他带领这队人马突然杀出,无论是前后夹击,还是直接去格杀宗主和海澜这两个已经中毒的废物,都会直接影响战局。

可沒想到,他们这边还沒动手,作为伏兵的秦牧风和他的手下,竟然便被宰了。

卡列夫和赤熊虽然不知道秦牧风是谁,可是,却早已经听说过,秦家拥有三名以上绝顶高手的事,此时,见秦傲天和秦羽的姿态,也能猜测的出來,此人就算不是其中之一,身份也绝对不凡。

可如今,连他在内,三十余名圣皇卫竟然被悄无声息的抹杀,这让两人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恐惧。

早就听说过屠龙尊者堪称天下第一人,可是,直到今天,他们才清晰的感受到屠龙尊者到底有多么恐怖。

他亲手格杀秦牧风,身上却连半点血渍都沒有,这简直就是耸人听闻。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沒有后退的可能了。

虽然宗主老爷子刚才的话说的挺漂亮,可他们也不是傻子,因为,他们就是秦家勾结的外人。

以炎黄圣宗的一贯强势,倘若秦家真的覆灭的话,那他们日后也将难逃秋后算账之厄。

所以,在秦傲天凶狠的喊出了一声杀字之后,卡列夫和赤熊带领着手下,沒有一丝迟疑的冲了上去。

场中秦家一系的人马,也都开始了冲杀,他们虽然看上去恍如凶神恶煞一般,可是,绝大多数人的心中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