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74章 鼎定圣宗六

第174章 鼎定圣宗 六

“小辈,你找死!”武功长老冷喝一声,手中的黑色战戟化出一道道冷色的寒光,朝着韩雨当头落了下来。

后面的十余名宗教裁判所的死士已经将他的后路全部罩住,各种长剑,重刀呼啸而至,倘若后退,势必要面临他们的强势狙击。

韩雨没有退,也不能退。

他一声长啸,迎着战戟便冲了上去。

青色的光芒,好似水银泻地,清月银辉,无孔不入。十绝战技已经被他用到了极限,充满了毁灭的力量。

武功长老也将战戟舞动,勾挑灵动,将所有的青光全部击散。随即漫天的戟影合而为一,跟天策撞击在了一起。

叮当之声不断响起,韩雨拿出了全部的力量,来迎接着对方狂风暴雨的攻击!可是,就恍如一艘处在海浪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韩雨很强,可是,眼前的这个武功长老,却明显要在他之上。更为关键的是,对方对十绝战技十分的熟悉。

每每总能击打在他招式最弱的地方,根本不让他将十绝战技的力量全部发挥出来。

几乎是一个照面,韩雨便被击杀的向后退去,落入了那些宗教裁判所的死士中间。

“滚!”

韩雨身子还没站稳,几道长剑重刀便朝他劈砍而下,可是,却落了空。韩雨出现在了那几名死士的身后,手中的天策,狠狠的扫过了几名死士的后颈。

鲜血飞溅,可是,后面的死士却再次攻杀了上来。

而武功长老也随即出手,手中的战戟犹如大龙,袭杀向韩雨的身后。

显然,他并没有想过要跟韩雨单挑,而是借助那些死士的力量,逼迫他用出逍遥一步,然后寻找机会,一击必杀!

韩雨虽然用出了逍遥一步,成功击杀了对手,却也付出了代价。他的身上,挨了两剑,鲜血四溅。

虽然并不致命,却足以对他的招数转换产生影响。

此时,面对武功长老必杀的一击,他根本无法躲闪。

然而,韩雨却笑了。

他用一种嘲弄的眼神,冷冷的盯着几乎杀到近前的武功长老,眸子中充满了不屑的神色。

武功长老的眼神瞬间凝固,随即转为了惊恐。

因为他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一股平静的杀意,好似古井不波,却足以让他浑身的血液为之凝固。

不好,有高手!

武功长老几乎想也不想,身子拧紧,手中的战戟朝着韩雨便飞了过来,另一手一把黑色的小戟则朝着身侧挑了过去,同时身子绷紧,想要后退,以闪过那道让他魂飞魄散的杀机。

却已然迟了。

一个拥有着一头诡异红色长发的年轻人,一柄白色的长刀,从他的身边一闪而过。

一开始还没有异样的咽喉,忽然飙射出殷虹色的鲜血。

武功长老的两眼瞪圆,不敢置信的低下了头。

韩雨此时已经闪过了他丢出的战戟,任由它将后面的一名宗教裁判所的死士贯穿。

那名年轻人却形如闪电,在十几名宗教裁判所的死士中穿梭而过,展露出他那令人恐怖的战力!

十余名死士,没有人的刀剑能够砰到他分毫,他就像是一道清风,从众人间吹过,等到风停下的时候,十余名死士的咽喉,竟然同时鲜血飞溅。

在一声声噗通的尸体落地声中,年轻人站定了身形,无比拉风。

“狼!”

卡列夫瞥了一眼,失口叫了出来。

一个简单的名字,可此时落在一干绝顶高手的耳中,却犹如催命符一般。

秦傲天等人纷纷变色,韩雨却是嘿嘿一笑,瞄了一眼已经露出惊惶之色的战神卡列夫,然后向狼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擦,让你小子帮我杀人,不是让你在这耍帅!”

狼没理他,韩雨让他帮忙偷袭,他已经很不爽了。

他更喜欢的是正面强杀。

狼目光流转,落在了秦羽的身上,又移开了。因为秦羽在海澜的屠龙刀下,并不占据优势。

“我去杀他!”狼扫了一眼,终究选定了没什么对手的卡列夫。

唐峰和李归宗两人虽强,可是,毕竟双方差了一个级数。两人相互支援,也是危机四伏,险情不断。此时,早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要不因为这是生死拼杀,两人早就不堪再战了。

不过,也幸亏他们缠住了战神卡列夫,才没能让他出手帮其他的人。

只能说卡列夫选错了对手,要是他跟武功长老联手对付韩雨的话,狼就算偷袭也未必能轻易得手。可偏偏他太过相信武功长老的实力了,以为对方有十六名裁判所的死士相助,击杀韩雨也已经绰绰有余。

另外,他也不想亲手击杀韩雨这个名义上圣宗的继承人,而留下什么把柄。

结果,李归宗的长枪,唐峰那神出鬼没的无情暗器,让卡列夫想要迅速击杀两人的目标落了空。他想要大量击杀圣宗这方超一流高手的算盘,自然也就打不响了。

狼说到做到,话音刚落,人便朝着卡列夫杀了过去。

卡列夫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大喝声中,手中的铁枪快速的连环刺出,杀的李归宗和唐峰两人闷哼后退,他则快速的转过了身,手中的铁枪朝着狼便刺了过去。

当!

白刀斩中了枪尖,巨大的力量,却使得他不断的后退。

狼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拧起了拧眉头:“太弱了。”

说着,还有些羡慕的望向秦羽,显然,他更希望自己的对手是秦羽这样的一流强者。

战神卡列夫,堂堂的教宗第一高手,当世强者,此时气的脸色煞白,他浑身哆嗦,手中的铁枪一摆,朝着狼便是一阵狂攻:“我跟你拼了!”

狼的突然出现,并且一上来就干掉了武功长老,使得在场交手的众人都是脸色大变。不过,秦傲天这边的是惊恐,而宋半城他们却是感觉到透心的舒爽。

除了韩雨之外,还有一个人没有意外。

那就是海澜。

因为龙图,其实就是狼出手击杀的。韩雨将狼当成了自己这边的秘密力量,得到了龙图会带队偷袭的消息之后,便让狼和海澜两人亲自出手,以击杀秦傲天这边的有生力量,顺便狠狠的打击一下他们的气焰。

所以,对于狼的实力,海澜极为清楚。

“狼小子,你将人带过来,我们交换一下对手如何?哎,战一个小辈竟然也废了这么长的时间,看来我是真的老了。”海澜开口了。

狼闻言大喜:“不用将人带过去了,我杀了他就成。”

说着,身形陡然加速,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就犹如突然燃烧的血海一般,充满了死一样的气息。

卡列夫气的哇哇直叫,奈何身手不如人啊!身上只是不断的露出一道道的伤口,虽然也在狼的身上来了零碎的几下,却根本就无关痛痒。

韩雨则慢慢的靠了过去,一路上凡是挡在前面的圣皇卫和宗教裁判所的高手,无不被他强行击杀。

他身上所受的那两道伤,根本就是为了引诱武功长老向他全力出手才故意挨上去的,看似鲜血流了不少,却根本不妨碍他的行动。

“战神小心!”赤熊急忙招呼一声。

“还是小心你自己吧!”冰冷的声音忽然从他身边响了起来,古朴的长剑犹如无声无息的毒蛇,瞬间刺穿了他的肩膀,然后斜斜的一拉!

这一剑,几乎是将他后背都给抛开了。锋利的剑锋,甚至一下便斩断了他的脊椎!

一直被他压着打的龙猪一声暴吼,手中的一把战刀,狠狠的在赤熊那巨大的身躯前面,劈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一声不甘的嘶吼中,赤熊狠狠的倒在了地上,抬起手,指着出手的人。

“你,你……”

秦傲天更是脸色大变,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金傲,你他妈的敢叛变?”

出手之人,正是金傲。

金傲哈哈大笑,杀了一名绝顶高手,特别对方还是光头党的人,让他十分的痛快:“他奶奶的,到现在你这孙子还以为老子真是投靠你呢?要不是黑衣兄的拜托,老子才懒得陪你玩呢!”

秦傲天一下便明白了过来,圈套,从一开始,黑衣便给他布好了圈套。

什么青帮被灭,血海深仇啊,什么杀了黑衣的兄弟卓不凡啊,统统都是狗屁!他派到青帮的人之所以会被灭掉,压根不是因为杨铁壁几个人,而是青帮那时候便已经被韩雨给控制了。

他留着青帮,根本就是留了一个巨大的坑,然后让一个个跟他有仇的人朝这坑里跳。

幽冥会犯了这个错,龙皇会犯了这个错,想不到他秦傲天也犯了这个错!

“黑衣,你他妈的太卑鄙了!”秦傲天气的狠狠骂了一句。同时更是将百里谋等人骂了个狗血喷头。你娘,说什么万无一失,说什么跟黑衣不共戴天,你妈的眼睛是喘气的啊!

韩天却是以守代攻,帮袁野和宋天抵挡着对方的强悍攻势,却不主动出击,免得给对方可乘之机。他自然是不怕,可韩雨既然将袁野和宋天拜托给了他,他自然要护住两人的性命。

“呵呵,跟我们家小雨斗?你这不是作死嘛!”韩天嘿嘿一笑,不以为耻,反而十分得意。

一下便损失了两名绝顶高手,不,是三名。

战神卡列夫感受到了韩雨来到身后,不得不分出精力来暗中应对,可本来他就被狼杀的够惨,此时,再一分神,立即胸口被狼的白刀斩中,几可见骨。

狼一着得手,虚晃一下,竟然不再管他,朝着秦羽便杀了过去。

韩雨自然将卡列夫接了过来,虽然已经是个残次品了,却依旧不嫌弃。谁让这孙子以前截杀过他呢?

“战神,今天我们便决一死战!”韩雨趁着狼虚晃的那一下,用天策在对方的肩头劈了一刀,同时指挥着灭神蛊偷袭。不过,对方显然早有所防备,只是被灭神蛊在脖子上划了一道口子,却没能击穿。

韩雨怕它有所损伤,便将它唤了回来,然后便是一阵猛烈攻伐,嘴里还不忘鄙视一下对方。

卡列夫气的几乎暴跳如雷:“无耻小儿,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