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79章 皆大欢喜

179章 皆大欢喜

汉魂医院,天水总部。

韩雨径直驱车赶了过來,直奔产房就跑了过去。

“颜儿呢。”韩雨一眼看见了墨雨心,赵静汐两女,忙迎了上去。

墨雨心微一摇头:“本來想要一起去接你的,可是,颜儿忽然有了感觉,我们便将她送到这里來了,医生已经进去了。”

“不行,我进去看看,不然我不放心,王帅呢,让人给我换衣服。”韩雨左右看了一眼。

忽然瞥见了楚老,还有自己的奶奶,父亲等以大家人,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

“臭小子,都这么大了办事还慌里慌张的,沒点稳当劲。”韩雨的父亲冷哼一声,面露不满之色。

其实,他是担心静汐和雨心两位儿媳心中有什么疙瘩,不过,眼见楚老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却暗自点头。

至少,楚老能够真切的感受到,韩雨对楚颜的那种关爱之情。

韩雨的奶奶此时却是重孙最大,也沒那么多心思,直接瞪了儿子一眼:“你少说他,当初生小雨那阵,也不知道是谁在外面急的都撞墙了。”

“妈……”

“行了,你少说两句吧。”韩雨的母亲直接过來,一手一个拉住了墨雨心和静汐的手:“走,丫头,咱们在这边坐了等着。”

两女笑笑,虽然心中并沒有什么别的想法,可是,看见韩雨眼神中难以遮掩的焦急和紧张,还是禁不住生出一丝羡慕。

“爷爷。”韩雨这才有机会走到楚老和自己老爷子面前,向两位老人打着招呼。

楚老其实早就在韩雨带楚颜回楚家祭奠后不久,便在天水给寻到了,只是,因为楚九,哦不,是秦九的关系,所以,才一直隐藏了这个消息。

实际上,楚老一直秘密的生活在下关村。

“行了,在外面你也跟着焦急,就跟进去吧。”楚老略一摆手,要不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都恨不能跟着进去看看,在外面等着实在是太揪心了。

这时候,王帅已经跑了出來,拿了衣服帮韩雨换上,嘴里还安慰着:“老大,您就放心吧,咱们这里有着世界一流的产科医生,楚嫂子之前的检查,也都一切安好,不会有事的。”

慕容飘雪冲他眨眨眼:“哥,加油。”

韩雨白了他一眼,这事他加的上油吗。

不过,这个时候的韩雨,的确沒有心思理会其他,他换完衣服,便径直进了产房,经过消毒通道后,径直走了进去。

此时,楚颜已经躺在了**。

在阵阵疼痛中,开始了身为一个母亲的痛苦而又伟大的历程。

韩雨听着她不断的痛呼,心中大痛,可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手,放进楚颜的手中,低声道:“沒事的,颜儿,坚持一会。”

“你,你來了。”

韩雨点点头,看着楚颜苍白的脸庞,还有被汗水湿透的头发,心中内疚万分:“对不起,我沒能陪在你身边。”

“产妇不要分神,要用力,快,咬紧牙关……”产科医生有些不满的催促了一句。

韩雨急忙拍拍楚颜的手臂,低声帮她鼓劲,楚颜则两眼满含柔情的望着他,浑身绷紧,再次为了瓜熟蒂落而艰辛付出,不过,从她的眼神可以看的出來,这种痛苦,她甘之如饴。

有人说,生孩子是医学上所划分的人体承受的疼痛的极限,之所以母亲能够承受的出來,完全是源于对孩子的爱。

也正是因为这份自苦痛中升华的爱,母爱才会是世界最伟大的情感,而沒有之一。

楚颜的生产还算顺利,大约一个小时后,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小家伙终于來到了这个世界上。

韩雨也浑身为之一松,脚下一软,差点沒摔倒在地上。

站了一个多小时,看着楚颜不断的承受着痛苦,他心中甚至生出几分后悔要孩子的念头,由于过度的紧张,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所湿透,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上的消耗,都不亚于一场生死搏杀。

直到这个时候,韩雨才发现,人们说母亲生孩子不容易,当父亲的也不轻松,并不是父亲们为自己推脱,而是真的如此。

“恭喜两位,这就是你们的宝宝。”医生将脐带剪断了的小家伙,抱了过來。

韩雨伸出手,一双握刀杀人都纹丝不动的手,此时竟然微微有些颤抖,他有些贪婪的盯着小家伙的面庞,和舞动的手臂,初为人父的喜悦,填满了胸膛。

“怎,怎么抱啊。”韩雨手足无措的比划了两下,却不敢真的伸出去。

医生白了他一眼,哪儿怕知道眼前之人身份尊贵,是医院的顶级贵宾,还是忍不住道:“抱什么抱啊,就你这粗手粗脚的,也不怕伤了他。”

说着,将孩子递给了楚颜。

楚颜很自然的伸出手,就好像是练习了无数遍一般,熟练的将孩子抱在怀中,轻轻亲了一下。

“黑衣,这就是我们的孩子。”楚颜声音中充满了幸福和满足。

韩雨连连点头,伸出手去之后,便被紧紧的攥住,忍不住得意起來:“臭小子的力气,还真不小。”

孩子和产妇本來是要在产房中观察一到两个小时的,可是,王帅早就安排了一支专门的队伍來保驾护航,所以,便沒有必要再闷在里面了。

韩雨主动的推起了楚颜,朝外面走去,楚颜则重新躺下,只是斜着脑袋,尽可能的看着小家伙的侧脸。

一到外面,韩雨便被吓了一跳。

乌泱泱的几十口子人都在外面,看见了他们出來,立即要朝前拥挤。

韩雨急忙将车交给护士,自己上前两步:“哎,让一让啊,叶随风,你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让这么多人上來了。”

叶随风有些无语,唐峰,宋半城,李河,还有各大财团的负责人,各个院校的董事,那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主,他如何能拦的住。

好在宋半城很理解韩雨此时护犊子的心态,急忙道:“好了,诸位,咱们还是到下面去等着吧,等一下让黑衣亲自下來给咱们发喜糖,递喜烟。”

众人听了他的话,这才散去。

除了几个天劫之外,也就剩下了叶随风等几个留守的堂主,他们都是韩雨的兄弟,也是家人,自然有权利留下。

“你怎么沒下去啊。”

“黑衣,你小子也别太自我感觉良好,我们这是來看孩子,不是冲你。”唐峰横了他一眼:“哎,我大外甥呢,來,给舅舅抱抱。”

韩雨毫不客气的拍掉了他的手:“是侄子,你是他叔叔好不好。”

“我不跟你论哥们。”唐峰也沒跟他客气,瞅了一眼小宝宝,给楚颜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又对着墨雨心和静汐道:“你们俩也该抓紧了,最好累死黑衣这小子。”

说完,不等韩雨反应过來,便得意的窜了下去,为他的大外甥琢磨礼物去了。

韩雨的父亲此时只看了孩子一眼,便被挤到了外面,毕竟是儿媳妇的病房,他不好进,所以,便将一肚子的不爽发泄到了韩雨身上:“你小子怎么说话这么浑呢现在,大家伙上來看,这不是一番好意吗,你这么说,不把人都得罪了吗。”

“你啊,也别怪小雨了,凭他现在的身份,别说将这些人轰走了,就是踹两脚,他们也沒人敢见怪的。”楚老笑呵呵的替韩雨解围:“我估计要不是有人拦着啊,这些人早就跑到你家里去给你们送礼去了。”

“我,我的意思是能不得罪人,咱就尽量别得罪,别管本事大小,这一个朋友一条道,一个敌人一座山的道理,总是不会错的。”韩雨的父亲气势明显的吃瘪,在楚老面前,他比韩雨都还要老实。

楚老哈哈一笑,在他的胳膊上拍了拍:“你说的也对,小雨啊,曰后多听你爸的,我跟你爷爷年纪大了,也该到了颐养天年的岁数了,以后这家里,还得你父亲说了算。”

“哎。”韩雨点头,韩雨的爷爷和韩天虽然都被挡在了外面,可是,一个个的眉开眼笑,喜上眉梢,显得十分的喜庆。

韩雨想了想,朝韩天打了个眼色,让他陪着楚老说话,他则将父亲和爷爷悄悄的拉到近前。

“爷爷,爸,有件事情我得跟你们说一下,就是我以前跟你们提起过的……”

韩雨的爷爷微一摆手:“是将孩子过继给楚家,继承楚家的香火吧。”

韩雨点头:“我知道,你们心中肯定会不舒服……”

韩雨的老子冷哼一声:“废话,这是我们家的第一根苗,就这么送出去,我舒服的了吗。”

顿了一下,老头子这才道:“不过,楚家就楚颜一个孙女,本來是可以招婿入赘的,可是,你非但沒有入赘,反而还找了几个媳妇,这是我们韩家欠他们的,姓楚就姓楚吧,反正不管姓什么,也是我孙子。”

“爸……”韩雨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韩雨的父亲轻轻的拍拍他的手臂:“行了,你有那么多媳妇,比你老子可有出息多了,我也不愁沒孙子抱,我们也看出來了,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了,今天來的那位,有一个是省委副书记吧。”

韩雨知道他说的是李河,轻轻的点头:“您怎么知道的。”

韩雨的父亲忽然笑了:“电视里见的,能让一个i地方大员,都远远的站着,你的那几位朋友,身份想來也不简单了,记住了小子,人,站的越高,越要小心谨慎,老百姓摔倒了,顶多就是一身泥,可你若是摔下來,会粉身碎骨,孩子姓楚,曰后真是出了事,也还有个香火,也算是个好事。”

“也能省的以后孩子多了,争夺家产。”

说完,他直接搀扶起韩雨的爷爷:“走吧,去跟你楚爷爷说,让他也高兴一下。”

韩雨望着自己父亲的背影,忽然发觉自己的老爹其实一双眼睛透亮,许多事情看的甚至比他还要透彻。

他默默的将老人的话记在心里,走过去,搀在了爷爷的另一边。

楚老听说孩子的事情定了下來,满心感激,直接抓着韩雨爷爷的手:“老兄弟,这孩子是你们韩家的长房长孙,我楚家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啊,你放心,以后我会让他继承楚家的一切,绝不会让孩子受半点委屈。”

“呵呵,楚老哥,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还说这外道的话干啥,孩子交给你,我们也放心,无论姓楚,姓韩,不都是咱们的骨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