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9章 鸿门宴

129章 鸿门宴

二把刀火锅城中。

叫驴很是随意的吃着火锅,要说这老板的手艺的确是好,尤其是那干锅里的牛肉,香浓轻软十分可口,这不由得挠动了叫驴的痒处。

若是有这么一个私人的厨子,或许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叫驴想到这,吃的不由越发高兴起来。他知道莫太横是废柴想要收服却没有收服的人物,可他依然没有放在心上。

废柴名声虽响,可心太软。所以才会有如今他已成灰,而人家却还依然逍遥的结局。

而他却不会犯和废柴一样的错误。

酒一杯杯的喝,时间如同清风刮起的流水一般,渐渐冷了起来。废柴的脸上挂起了两颊酡红,目光蒙上了一层隐约的朦胧。

可他对面的韩雨,目光却依然清亮。他没有喝酒,因为他明白的告诉叫驴,他受了伤,受了不轻的伤,是狂风帮的人暗算的。

听了他的话,看了他身上,胳膊上的伤口,叫驴喝的更痛快了,神态也渐渐的飞扬了起来。他终于知道了韩雨为什么这么急着巴结他的原因,原来狂风帮真的朝他动手了。

嘴里说着要为自己的黑衣老弟讨个公道的话,可他心中却暗自冷笑,等老子将你的人手接了过来,立即便交给狂风帮那边。你们爱拼拼去,想拉老子给你帮忙,门都没有。

“唉,你,老板是吧?过来陪我喝两杯。”叫驴大着舌头一指坐在旁边抽着粗糙烟卷的莫太横。

莫太横眉头一皱,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立即又将头转了回去,淡淡的道:“我不会喝酒。”

叫驴的脸色一下阴沉了起来,冷笑道:“吆喝,早就听说莫老板虽然叫别人别太横,可自己却是个油盐不进的主,今儿一见可真是名不虚传啊。只是,老子请客,还从来都他妈的没有人敢不给面子呢!”

他这话一落,一直在他们后边那张桌子上吃饭的柳威龙立即带了几个保镖走到了莫太横的身边。冷冷的一侧身:“莫老板,请吧。”

莫太横眉头再皱,他站起身,弹了弹身上的土,走了过去,在叫驴和韩雨中间坐下,轻声道:“想跟我喝酒,可以,可你们有那个酒量吗?”

“放肆……”柳威龙沉声一喝,旁边的几名叫驴的小弟再次上前一步,身上散出浓浓的气势。显然,只要叫驴一点头,这几个人就会立即出手。

莫太横却是毫不在意,目光只是盯着叫驴。

叫驴有些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让柳威龙等人退了回去。他呵呵笑着道:“莫老板对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啊!”

“呂老大若是不服的话,可以试试。”莫太横很平静的道。

挑衅,这是**和谐裸的挑衅。叫驴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似乎没有想到一个做火锅的竟然会如此张狂。

不过,他却没有发火,而是身子微微上前一倾身子,轻笑着道:“扯淡,你这是在向老子挑战吗?”

“呂老大若是怕的话,那这酒老子便不用喝了。”浓重的SC话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作势就要起身。

“坐下!怕?老子怕你个鸟!”叫驴眼睛一瞪,心里的火气终于被这个嚣张的小老板给点燃了。

他叼上一根雪茄,旁边的柳威龙立即给他点上了火。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个烟圈,摆足了谱,装够了派的叫驴这才在飘渺而呛人的薄烟中开口道:“你说,怎么个比法?”

“很简单,喝啤酒,每人一瓶,谁喝的多,谁赢。”莫太横轻声道。

“好,不过,你要是输了呢?”叫驴眯着眼道。

莫太横嘴角一勾,一抹淡淡的浅浅的嘲弄的笑容便从他嘴角露了出来,似乎是不屑与叫驴的这个问题似得:“我若是输了,这店,还有我这人,都归您。”

一直猫在旁边用颇感兴趣的眼神打量着莫太横的韩雨,此时才站了起来,忙道:“莫老板,你胡闹什么呢?呂老哥是什么人物,会看中你这个小店?呂老哥,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不是给您说了嘛,他就是这臭脾气。您别理他,咱们刚刚已经喝了这么多,这小子现在冒出来,摆明了是不厚道,您……”

这话表面上是为叫驴解围,可实际上却是暗示说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是莫太横的对手。

这是劝解吗?这是火上浇油,太损了。看起来他是生怕我们两人喝不起来啊,莫太横在旁边弯了弯眉角,深深的剜了韩雨一眼,目光意味深长。

而叫驴听了韩雨的话,果然不爽了。他望着莫太横冷笑着道:“你还怕我输给了他?放心吧。老子别的本事没有,可喝酒的肚子却比别人多长了一个。五岁抽烟,七岁醉酒,十三岁就破了童身,跟我喝酒?整个天水市老子还没有怕的那个人呢!”

“呂老大豪气让人佩服,不过您若是输了呢?”

“你说什么呢?”叫驴还没出声,身为他忠勇手下的柳威龙便先瞪眼了。

叫驴明显是想留着力气用实际行动狠狠的教训一下对方,而不是口舌之争,所以他盯着莫太横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完将手一挥,旁边自有小弟从旁边的服务台那拎了几扎啤酒过来。

韩雨见状只好苦笑着坐了回去,叫驴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他已经喝了四瓶啤酒,也没有叫莫太横先喝四瓶找补回来,两人连碗都不用,便对着瓶子吹了起来。

叫驴想要收服这个莫太横,一来是为了立威,为了让韩雨看看,废柴做不到的事情,他叫驴不一定就做不到。二来则是为了他心中那种莫名的冲动,或许是被废柴给压制的久了,哪儿怕对方此时已经变成了死人,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碰一下对方失败了的人。

所以,不到最后的时刻,他不愿意用强。

而这次,莫太横难得要跟他比试酒量,在自己所会的所有本能和本事中,叫驴最为得意的就是喝,他会吗怕?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所以他虽然在表面上是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可心中却是得意万分。以至于暂时忘却了眼下动荡的情势,只想用自己的酒量,堂堂正正的收服莫太横,击败废柴,折服韩雨。

只是,倘若他知道自己一心想要追上的废柴就是死在旁边这位笑不做声的黑衣手里,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再来!”叫驴将一个酒瓶子放到旁边,打了个酒嗝,有些摇晃的从旁边小弟的手里接过新打开的酒瓶,递到嘴边喝了起来。

此时,那些小弟已经由最开始的欢呼开始慢慢变的沉默了起来。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望着两人。

所有的人都知道,啤酒这东西容易闹腾,它气太多。喝个一瓶两瓶的还不碍,可七瓶八瓶的一般人就要扛不住跑厕所了。至于那种能喝十几二十瓶的人,就要进入天赋异禀的行列了。

可现在叫驴和莫太横的脚下,却各自放了将近五十个空空的酒瓶,这得是什么概念?

空荡荡的大厅中,积聚着一种压抑的崇拜。难怪有位伟人说过,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酒喝的多了,一样很吓人,很让人佩服。

“呃,不,不行了。”叫驴张着大嘴,酒刚刚倒进去,便从嘴角淌了出来,他只好宣布单方面停喝:“数数,看看他喝了多少。让,让他也别喝了,再喝的不算!”

莫太横的眼睛也红了起来,脖子上的青筋一个个的跳动扭曲着。他虽然努力保持着清醒,可是眼前模糊一片,舌头更是早就大了。

不过,跟叫驴一样,他虽然喝了不少,可也还惦记着输赢那事呢。或许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在较劲,可到了最后,却是有些惺惺相惜了起来。

酒场上的对手,也是对手啊。

“不算就不算。不过你的人我信不过,让,让黑衣老大帮着数,数数。”

叫驴的手下纷纷将目光投向韩雨,连那个柳威龙也不例外。他在喝酒的时候,和外面的小弟联系了两回,得知一切正常后,他的好奇心,显然也转移到了这两位拼酒的结果上。

“这两位可真是酒中国手啊!”韩雨轻轻的瞄了两人的肚子一眼,喝了这么多的酒水,却连一次厕所都没跑,只能是一个字:牛。

韩雨貌似无意的看了手中的表一眼,微微一笑,蹲到地上数了起来。

在叫驴手下小弟的监视下,韩雨将酒瓶一个个的查了起来,查的仔细而认真。

不得不说,叫驴是技高一筹,不,准确的说是他临了那句话,起到了葵花点穴手的作用。

以莫太横的状态,显然还能再喝两瓶的,可是,地上的瓶子,他却比叫驴那边的少了一个。

“老大喝了五十六瓶,我们老大赢了。”几个叫驴的护卫纷纷欢呼起来。

莫太横却打了个酒嗝,使劲揉了揉眼睛。

“呵呵,老子,老子就知道,喝酒没人是我的对手!”叫驴打个酒嗝,头一歪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谁说他赢了?他,明明输了,赢的是莫老板。”韩雨忽然将叫驴那边的一个酒瓶拎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莫太横的脚下。

叫驴的手下见状不由得一愣,呆呆的望着他,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今天每人也都喝了好几瓶。

“黑衣,你这是什么意思?”柳威龙眉头一皱,冷声喝道。如果叫驴真的输了,他这个当小弟的都要从莫太横那边抢几个瓶子过来,可如今,叫驴赢了,他不用如此做了,却不想韩雨却把他的念头变成了行动,他不火才怪。

可马上,韩雨的一句话便将他的火都弄没了。

“我的意思是,对于一群要死的人来说,输赢都不重要了,还不如让给别人呢。”韩雨笑眯眯的道。

柳威龙的脸腾的一下变了,他探手抄起一个碟子就要扔,一把寒光闪闪的刀便直接拍在了他的脸上。柳威龙闷哼一声,张嘴吐出几颗牙齿,一头栽进了火锅那仍开着的汤汤水水里。

其他的小弟这才反应过来,可就七八个人的他们,哪儿里是韩雨的对手?天策舞动,一个个小弟被刀背砍中,哼也不哼一声就朝地上倒去。

这时候,外面呼啦啦闯进来十多个黑衣人,见了韩雨纷纷躬身施礼:“老大。”

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