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83章 旷世婚礼二

183章 旷世婚礼 二

告别唐峰等人,韩雨返回了天水。

他先去医院看了千雨绝姿,她的伤恢复的很不错,大约再有半个月,就基本能康复了。

本來他还担心,千雨绝姿在疗养院里,呆的十分憋闷,可不想,她竟然跟也在这里疗养的温岭老爷子相谈甚欢,甚至成了忘年交。

韩雨听她说了经过,不由得一笑。

忍者最初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暗杀,是作为武士的辅助力量而存在的,温岭呢,执掌三色石多年,靠的就是杀手的活。

在皇帝已经覆灭的情况下,如今她们两个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最强大的杀手势力头子,自然会有许多共同语言。

甚至,千雨绝姿还决定,要派出三百名忍者苗子,让温岭帮忙训练。

这倒是提醒了韩雨,也许,可以从倭国挑选一些好的苗子,來训练一批忍者大军,让他们收集情报,搞搞暗杀,为圣宗出面解决一些不方便做的事,或许会有很不错的效果。

千雨绝姿沒有多想,一口答应了下來。

如今柳生家族在墨龙的支持下,已经建国北海,占据了本州中部和东部,在天皇家族覆灭的情况下,成为了倭国新成立的六大国家的一部分。

因为倭国有着现成的大量劳工,在炎黄圣宗的努力下,他们开始朝着圣宗总部所在的澳洲大量的进行迁徙。

如今,圣宗已经在澳洲靠海的一处地方,买下了四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百年的使用权,按照计划,那里将会成为一处以汽车,轮船等制造业和各种能源开发为主的大型基地,缺少的正是各种劳工。

倭国人虽然无耻,可是,他们良好的服从和执行能力,却是无法否认的,再加上有许多大量的成熟工人,现在圣宗已经跟北海道签订了计划,准备迁移五百万左右的人口,前往那里。

同时,Z国也准备迁移三百万以上的人口,进驻北海国,从数量上稀释双方的人口对比,加大对北海国扶持的同时,也鼓励北海国的经济团体,前往Z国投资。

在北海国的大力邀请下,现在,Z国租用了北海国南边的几个岛屿上的军港,取代了美国成为该国的常驻军。

通过种种举措,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便会成为Z国前出的一个跳板。

倭国的分裂,建国,是继苏联分裂,南斯拉夫解体之后的又一件国际大事,他來的如此突然,以至于美国还沒反应过來,生米便已经煮成了熟饭。

美国为了缩减军费,减少开支,也为了避免自己在倭国的驻军,成为Z国怀抱里的口粮,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军力。

这样一來,更将分裂成了六个国家的倭国,朝着Z国怀里,狠狠的推了一把。

如今,Z国已经跟其中的四个国家建交,而且,这几个国家彼此间也相互建交,可以说,倭国如今的局面,已成定局,就是美国从经济危机中恢复,也已然无力回天了。

更何况,现在的美国,还有圣宗这只黑手暗中施加的影响,他就算想要不顾一切的干预,那也得国内通过相关的法案才成。

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对圣宗而言也是一件好事,这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因为秦家叛乱所承受的损失,也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弥补。

至于上面怎么做,韩雨并不艹心,只要他所做的事情,不会违背整个国家的利益,上面自然会全力支持,而不是给他小鞋穿。

韩雨在家里又呆了三天,准备好了求婚礼物,这才准备起身,前往英国。

这一次,宗主老爷子将会作为长辈,亲自前往。

唐峰,宋半城,庄金这三个国内政治,经济界无可取代的俊杰,也跟他一起去,为他此行壮壮声色,同时跟英国一个更为准确的崛起信号,Z国跟现在的炎黄圣宗关系密切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还是同样的王宫,接待的甚至还是同样的人,灵醉墨的父亲,杰罗亲王,可是,这一次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的。

杰罗亲王朝着唐峰几人,热情的打着招呼,表示着欢迎,虽然有些故意忽略韩雨的意思,却绝沒有再说什么让韩雨出去之类的话。

韩雨知道,这老头有点抹不开他绅士的面子,也不以为意,毕竟这是灵醉墨的父亲,他的老丈人,他主动的向着对方行晚辈礼,言语间充满了尊敬和感激,算是解开了杰罗亲王心中的小疙瘩。

杰罗亲王终于将上次的事情抛在了脑后,拉着他,欣慰的问着他的近况,女儿能有个好的归宿,身为父亲,他岂会有不高兴的道理。

短暂的接见之后,韩雨又拜见了丈母娘,宗主老爷子作为他的长辈,跟对方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商谈,确定了婚礼的时间和一些细节。

晚上,王室将召开家庭内部的酒会,以欢迎韩雨等人的到來。

在酒会上,英国女王亲口宣布了灵醉墨跟韩雨之间的婚事。

当场册封韩雨为英国荣誉亲王,册封唐峰,宋半城,庄金为英国伯爵,转眼间,四人都是鸟枪换炮,虽然他们并不十分看重这份荣耀,可是,平白的落下个贵族的头衔,他们还是非常高兴的。

第二天,则又是一番喜庆的场面,英国方面就此事进行了通报,老百姓这些曰子,早就已经了解到,自己的公主跟一个东方男子好上了,而且,如今英国国内复苏的经济,靠的就是这个男子的支持。

对于这样一个女婿,自然也都是一百个支持,哪儿怕有些反对的声音,在这样的大形势下,连个泡都冒不出來,便彻底的被湮灭了。

就这样,韩雨在英国呆了三天,返回的时候,正式将他的准媳妇,灵醉墨带了回來。

“颜儿……”韩雨再次见到楚颜,发现她脸上长了些肉,也带上了几分红晕,显然将养的十分不错,一时间大为爱惜,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床头。

“你啊,出去一趟就给我带个姐妹回來,再这样下去,咱们这个家都快放不下了。”楚颜冷哼一声。

韩雨尴尬的一笑,却不得不厚着脸皮道:“不会了,有了你们五个,我便是上辈子修來的福分了,哪儿还敢再得陇望蜀。”

“哼,知道就好,有了这五个姐妹,咱们家里面的人就已经不少了。”楚颜低哼了一声。

韩雨歉意的抱着她的胳膊,低声道:“只是,委屈你了。”

楚颜眼睛一红,沒有女人愿意有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可是,她也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属于一个人的。

所以,她将鼻子一抽,强笑道:“行了,别酸了,只要你心里有我,这就足够了。”

韩雨轻轻的探下头,就要吻她。

忽然,他们的宝贝儿子放声哭了起來,似乎是在警告他这个当老爹的不许欺负他娘似得。

楚颜急忙扭头,躲过了韩雨的亲吻,将儿子抱了过來,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乖啊,儿子不哭,诺,看看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大笨熊是谁。”

说着,解开睡衣,直接就给小家伙喂起奶來。

雪白的一片,让韩雨食指大动,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他已经很长时间沒有跟楚颜亲热过了,当然,眼下也不合适。

不过,对于小东西一來,就将自己媳妇抢了去,他还是感觉有些不满。

楚颜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胳膊,微微一努嘴,韩雨立即大喜,探头便是一阵舌吻。

直到两人都有些迷失的时候,才重新分开。

“我,我现在还不能伺候你,你若是想了,就去找静汐和雨心吧,尤其是雨心,她來逗弄楚风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羡慕,我能看的出來,她也想要一个孩子。”楚颜轻轻的推了一把韩雨,低声道。

“行了,你就别为我艹心了,來,我先看看咱们的儿子。”韩雨随口应了一声,这才盯着自己的儿子,小家伙长的肥嘟嘟的,两手抱着他的奶瓶大口的喝了起來,一双漆黑沒有丝毫杂质的眸子,却骨碌骨碌的朝着韩雨打量。

“來,小东西,叫声老爹來听听。”韩雨伸出了手,轻轻的递了过去。

小家伙好像是要跟他打招呼一般,用他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握住了韩雨的手指。

仿佛找到了个新玩具,他竟然放弃了吃饭,转而望着韩雨的手,咯咯的笑了起來。

这让韩雨顿时生出一股暖流,体会到了自己的血脉,在这个幼小的身体里传承下去的奇妙感觉。

“儿子才多大啊,哪儿会说话,行了,别在这傻站了,不然,我儿子还以为你想跟他抢奶喝呢。”楚颜娇笑一声。

韩雨嘿嘿坏笑道:“什么我抢他啊,明明是他抢我的好不好,哼,这小家伙,待遇比他老子还高。”

“对了,儿子的满月酒,我想在楚园办,你看怎么样。”

“嗯,其实我也这样想來着,如今,爷爷已经回去了,只是,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院子里,难免会无聊,能够热闹一下也好。”

“那成,回头我就通知唐峰和袁野,先把安保的事落实了,我要给我儿子,办个风风光光的满月酒,至少在天水办三天的流水席。”

楚颜娇憨的白了得意的韩雨一眼,啐道:“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