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完本感言

完本感言

完本了。

写下这三个字的时候,怅然若失。

本书从两千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曰开始上传至今,历时三十多个月,一千余天。

我不知道人生有多少个一千余天,不过我知道,这对我而言是一段非常珍贵,永远也无法忘却的岁月。

此时,心中最想说的,只有两个字,谢谢。

感谢兄弟们陪着狼一起走來,感谢大家的包容和支持。

一千多天的时间里,小狼只有一次上传过了点,导致更新未能连接,或许是唯一能值得庆幸的事了。

至少,不管有什么事情,出什么问題,我总会将今天的码出來再睡。

当然,这是一个作者应该做的。

实际上,回首本书的时候,小狼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更新。

中间一段时间,成绩上不去,导致自己心态也有些问題,未能及时调整,以至于一天的时候,只码一章。

我知道,许多兄弟心中都是要骂娘的,其实,小狼也是。

人啊,总是这样,我们期盼着明天的努力,却犹如寒号鸟一般,每每凄厉的哀嚎,却往往转眼既忘。

小狼当了一阵的寒号鸟。

码字五百万,平均一天五千字,速度上实在是不满意。

在这里真诚的向大家致歉,对于许多人的谩骂,小狼一直选择缄默其口,有朋友劝我向大家解释一下,让大家理解理解。

可是,我总觉得,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自己沒有更新好就是事实。

解释,跟虚伪的掩饰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期间,我不再上贴吧,不敢看群留言,不敢瞅书评,因为我知道,上面大家都留了什么。

谩骂,诅咒,或者鄙夷,即便有几个为狼说好话的兄弟,也往往会被口水所淹沒,或者,在沉浮中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不过,小狼依旧感谢大家,我相信那些能够留下几行字,对小说,或者内容进行批评的同学,都是小狼真正的书友,是看过这本书的。

爱之深,责之切。

身为一个作者,跟是一个读者,我能够理解和体会的到追书的感觉。

当然,一直都沒有解释过,到如今,完本了,小狼觉得也许是该总结一下的时候了,因为,极道特种兵已经完本了。

当一个读者不容易,可是,当一个作者真的要更难一些。

毕竟,我们五分钟读完的东西,作者可能要在那里枯坐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

尤其是卡文的时候,或者到了夜晚沒有更新出來的时候,不管多晚,作者总要将书里的内容码出來才能够去睡觉。

码字,其实对一个人的正常生活有很大的影响,至少,对我是这样。

我已经有多久沒有在十二点之前睡觉了,,至少得有一年了,也许大家闻言会嗤之以鼻,可这却是事实。

我不是一个擅长存稿的人,哪儿怕过年的时候都是这样,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年夜饭的时候,我得码字,过年的时候,依旧如是。

可是,过年谁不想好好休息一下呢。

于是,我就在这种休息和不得不完成的责任中,挣扎着,正如同鲁迅的一篇文中所说的那样,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玩也玩不好,码字也码不好。

这,应该算是我个人的问題了,在这里,算是检讨了。

从开始码字本书到现在,小狼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几个角色转变。

小狼家里是农村的,在靠山吃山靠田吃田的乡下,收入的渠道來源,只有那么简单的两个,一个靠父亲上班,一个月一千块钱的收入,这还是他退休前的工资,以前的时候有多低,就可想而知了。

一个是家里种地,老百姓嘛,一亩地能有个三五百块钱的收入就算不错的了,当然,以前的时候,粮食价格远不如这两年高。

小狼还有两个兄弟,父母将我们供养诚仁,很是不易,所以,我这个做大哥的,有的时候就需要多承担一些。

买房子,装修,结婚,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弄的。

有的时候为了省钱,装修自己去买料,有时还要陪工人一起干,只是因为料不足,便要一此次的出去补买,父亲因为腿有股骨头坏死,无法正常行走,所以,基本上帮不上忙,只是有的时候会來这里给盯着。

记得有一次,自己一个人发烧到三十九度多,穿个大衣坐在阳台上就睡着了。

装修是个极繁琐的活,特别是我将许多工序给拆开的情况下,这回弄个门窗,下次铺个地砖,再下次装修粉刷室内……太过零散,以至于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跟精力,当然,关键还是因为沒钱。

由此可知,我稿费拿的实在不多,呵呵。

装修好了房子便是结婚,什么拍结婚照,买衣服,下催妆衣,填箱,找婚庆,酒店……给我的印象,依旧是繁琐,因为沒有经验,忘记找车拉客人,结果,头批去酒店的都已经开吃了,下面还有很多人沒有动身,婚庆的车子,忘记给烟糖,结果人家都不走……现在想想,只是哑然一笑,当时却的确有要疯掉的感觉。

再后來,有了儿子,虽然一大通忙碌,可是,身为父亲的感觉还是很醉人。

在医院住了十多天,然后回來就是各种风俗。

终于过去后,又恰好我家小三买房子,父母沒有出一分钱,大多数都是我出去张罗,借的,好在总的费用不是很高,这是属于那种村改的房子。

买个房子也不容易,借钱,找人,付款,还钱,装修,全都是我找的人,在旁边给盯着,这年头,当个老大真的不容易。

记得小三房子才装修完,借了我岳父的钱我才还上半个月,马上就又借了出來,因为我父亲便出了车祸,胳膊摔断了。

那真是一段山穷水尽的曰子,好在媳妇,你们的狼嫂的确很大度,从來都沒为这跟我红过脸,只说,钱总是能赚的,跟人比,不算啥。

有这样的媳妇,大概是我最大的幸运了,虽然,我有时候常跟她吵上一架,可心中却知道,沒有谁能比她更适合我了。

一二年的时候吧,大年初六好像是,带着父亲去曰照看腿,结果,两桥开车被自卸王那种车给撞了,哎,当时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回來挂吊瓶,手被门给挤了嘛,肿的不像样子,必须消炎,结果狼很不幸的是,來了个头孢克污过敏,差点沒休克了。

连着挂了六七天,才算是消停了下來。

加上过年,我记得那时候基本上就到十五了。

一二年沒什么大事,除了老二定亲,结婚,他对象是淄博的,也是在淄博买的房子,我家在临沂,所以,这忙碌的活便都交给哥了。

嗯,其实想想,这些也都是人之常情,几乎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算不的啥。

只是,那种忙碌过后,想要好好休息一番的感觉,那种极度满足的疲惫和空虚,却让我无法及时的调整回自己的状态,渐渐的也就导致了更新的状态,相当不稳定。

哎,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啥。

因为吊瓶都挂了好几天了,流感哥又中招了,发烧不高,三十八度多点,不过,带來的影响却不小,脑袋疼的不行,不停的咳嗽,嗓子火辣辣的疼,感觉肺部好像要咳出來似得,头孢克污这种好点的消炎药又不能用,直接导致了我的悲剧。

不然的话,感言至少昨天就该写的,也不会拖到今天了。

新书还是要写的,准备九月一号发布,不过,也有可能提前,之所以总结一番,就是想要告诉兄弟们,也告诉自己,新书的更新,会重新找回失去的**。

到时候,会开单张,在Q,群,贴吧等地方公布,最为重要的是,还要请兄弟们光临指导,呵呵,我们已经并肩走过了一百天,一千天,也许我们还可以一起走的更远,不是吗。

感谢大家,期待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