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0章 意外

130章 意外

韩雨看了这些小弟一眼,微一皱眉:“怎么这么慢?”

“他们喝酒的时间太长,我们在外面等着等着就,就……”一个小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显然,他们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所以反应慢了点。

韩雨的心中暗自叹了一声,自己手下的小弟虽然接受了一阵子的训练,可显然与精锐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他也知道这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所以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吩咐了一句:“将他们都带回去,别让人看见了。”

想了一下,韩雨又指了指莫太横道:“将他也带回去吧,让人照看着,给他点水喝。”

说完,他当先走了出去。

叫驴带来的那些人,已经被墨迹给控制了起来。叫驴虽然有些提防,可更重要的却是将目光投向了农民那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韩雨会对他动手,敢对他动手,不然他也不敢在韩雨面前酩酊一醉。

而他在这边拼酒的时候,他的那些亲信小弟也在墨迹的热情招待下,喝的热火朝天。等到墨迹带人动手的时候,他们自然没了什么反抗的能力。

不得不说,莫太横那桀骜张狂的性格,无意中帮了韩雨一个大忙。

不过,遮天的小弟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行动,有些人紧张之下竟然误伤了自己。还有几个被叫驴的小弟反击所伤。而叫驴留在十二中附近的这两条街道上的眼线,当然被遮天的人给暗中清理的干干净净。

总的来说,还算一切顺利。

“暗蛇那边也该动手了。”韩雨听完墨迹的汇报,挑了下眉头,轻声道:“马上让人,将这些人转移到北海县,控制起来。”

“已经吩咐下去了,就用叫驴的这些车子。”墨迹轻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韩雨一接到电话,脸色顿时微微变了一下,他挂了电话后,立即道:“走,马上带人去农民那边。”

“出什么事儿了?”墨迹忙跟了过去。

韩雨眯着两眼坐进了旁边的车里,眼中寒光闪动,吐了口气冷声道:“刚刚得到消息,农民早就知道了叫驴被我们给调了过来的事,现在,他们的人也开始动手了。”

“啊?”墨迹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刚要发动车子的手立即从钥匙上拿了下来,轻声道:“那这样一来,暗蛇哥他们岂不是危险了?他妈的,和我们抢地盘?老大,我带人去灭了他们……”

“灭个屁!”韩雨不满的白了他一眼,遮天的小弟名义上虽然有四五百人,可实际上真正的能够拿出来砍杀的核心小弟不足一半。除却在县城大本营留守的二十人外,其余的人全都被韩雨悄悄的调到了北城,可就算是这样,人手依然不足

而如今,暗蛇和狼牙,三炮几个带了一百多人,他这边留下了五十多人,可捉住的这么多叫驴的小弟,总需要人去送吧?

他们这边,总需要点人手看着吧?要知道这KTV可是刚刚才装修完的,设备,机器全都是刚进的,若是被砸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如此一来,他们能够动用的人手也就那么几十个了。

“对方若是全力出动,至少也有三四百人,我们能动用的小弟不足四十人。你拿什么灭他们?”

“那咱们辛辛苦苦的忙活半天,最后却只能白白的便宜了他们?”墨迹不甘的在前面的方向盘上砸了一拳。

“废话,咱们什么时候成给他农民打工了?”韩雨点上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冷声道:“如今他们的人全都跑出去抢地盘了,内部必然空虚。咱们就去他的肚子上捣两拳,看他的拳头还不回来帮忙!”

“围魏救赵?”墨迹的眼睛亮了一下,忙答应一声发动了车子。

韩雨将玻璃摇了下来,冰冷的寒风吹了进来,让他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两声。墨迹有些担忧的看了他一眼道:“老大,你的伤……”

“没事。”韩雨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忽然笑了,沙哑着声音道:“本来我还想等收拾完了那头驴后,再来找这个农民的麻烦,却不想他自己跳了出来,如此倒省了我们的事了。等一会让下面的人都分散开。使劲砸,使劲闹。咱们在这边砸的越狠,闹的越凶,谷子文那边的压力就越轻。”

“放心吧。”墨迹的眼中好像燃烧起了幽幽的火焰,他咧嘴嘴,猩红的舌头轻轻的在唇边抿了一圈,杀意十足。

他手下的四十来个人,绝大多数都是狂熊和黑狼两人的手下。

接了命令后,跟在后面的两人立即带队呼啸着朝两边赶去,韩雨和墨迹两人则直奔农民麾下的一个娱乐中心。

夜已经深了,冰冷透骨的北风温柔的流淌在漆黑的夜色中,这个时候的人们,大多都已经躺在了暖和的被窝里。

可有一部人却在这夜色中焕发了精神,比如那霓虹闪烁的地方。

夜宴娱乐厅,位于城北区比较繁华的地段。是叫驴手下最为赚钱的地方,在这里,他至少安排了三四十人长期驻守。人数并不是很多,可在这家娱乐厅的周围,还有一家网吧和一家足浴是属于叫驴的。

在那两个场子里,少说也得有二三十个小弟。如此一来,但凡有事三地便能相互呼应,便能够形成一股不弱的战力。而三地的负责人是叫驴手下的悍将,叫马奎,外号刀子。

谷子文眯着眼睛坐在黑暗中,嘴角勾着淡淡的嘲弄的笑容望着眼前这一幕。他们是来砸场子的,可谁曾想他们还没来得及找到机会动手呢,却突然杀出来一股不速之客。

经过陈蛟的解说,他才知道来的人竟然是农民手下的人。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不过,和韩雨一样,他马上就捕捉到了其中所蕴含的巨大机会。

所以,他没有走,而是让早已经混了进来的手下又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然后,他自己缩在角落里,开始喝着啤酒,看戏。

场中,马奎在一干穿着保安服装的小弟簇拥下,冷冷的望着对面的人道:“软蛋,你他妈的带这么多人来老子的地盘上想干什么?啊?”

嗯,厚颜无耻的请兄弟们上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