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最强特种兵正式上传

极道特种兵

天水市,下关村,楚家大院,楚九脸色泛白,却依旧冷冷的盯着叶随风:“暗蛇,叶胖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在他的四周,十几名天劫小弟傲然而立,许多人的手中,甚至还倒提着连击弩,一股冷冽的杀气,甚至都沒有一点隐蔽,叶随风笑眯眯的端坐对面,十分坦然的拿起了一块油饼吃着,轻声道:“九叔,您也是老江湖了,我们这点小手段,难道您还沒看明白吗。”楚九愤然起身,厉声道:“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的训练场吗,我告诉你,就是黑衣在这里,也不敢如此。

”谷子文声音冰冷:“九叔,我劝您最好还是别动,否则,可别怪我手下的人刀剑无眼。”“我倒想试试……”楚九冷笑一声,右手便要朝旁边的砍柴刀摸去,叶随风轻轻的拍了拍油腻的小手,缓缓道:“呵呵,九叔对自己的身手自然是有信心,可是,虽然您对自己的饮食很小心,一直让人暗中私下准备,但还是太小瞧咱们遮天在天水的力量了。”“早在三天前,您的饭菜中便被加入了一股药散,如今,药性入体,只要您动作激烈,导致血液沸腾,便会诱药性作,到时候,随便一个天劫,便可将您轻松击杀,您若不信,自然可以试试。

”楚九豁然变色,他早在遮天众人突然闯入楚园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不好,只是,此时整个天水市都已经戒严了,尤其是前两天,叶随风信誓旦旦的说在天水市现了轩辕小楼的踪迹,还特意前來通知楚九,并安排了墨迹亲率十余名天劫贴身护卫,楚九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墨迹乃是他名义上的徒弟,却根本无法拒绝,现在想來,什么现了轩辕小楼的踪迹,根本就是借口,叶随风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就近监控他,“叶胖子,你究竟要干什么,还有暗蛇,黑衣将社团的事务都托付给了你们,是想让你帮他看好这份基业,你们这么做,难道是要造反吗。

”楚九提高了声音,目光转了一下,却现墨迹早就不见了,显然,叶随风生恐自己的这个徒弟会再生波澜,已经将他支开了,“造反的应该是你吧。”谷子文冷冷的回了一句,楚九眼角挑起,身子却缓缓的坐了下去:“黑衣是我楚家的女婿,如今,颜儿又已经怀了身孕,楚家和黑衣血脉相溶,你们这么污蔑我,等黑衣回來,自然能分辨出一切。”叶随风笑眯眯的点头:“不愧是能干潜伏的主,脸皮够厚,够无耻,楚家,你也配代表楚家吗,楚九,明白的告诉你吧,你的身份我们老大早就已经知道了。

”“只是,他么想到你竟然背叛楚家,勾结外人,诛杀影子前辈,使得楚家基业毁于一旦,数百英灵枉死,又试图暗算我们家老大,要不是你还有点用处,以你的心狠手辣,所作所为,便是将你千刀万剐也不足解恨。”叶随风话音刚落,卓不凡和徐阀明联袂走了进來,一看见卓不凡这个明明已经挂掉的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楚九便明白,叶随风不是诳他,黑衣早就已经知道了一切,楚九不由得哈哈大笑,右手紧紧的握着刀柄:“好一个黑衣,不愧是我看好的人,这么短短的几年时间,竟然让他创出了如此大的动静,若是我早一点知道,他是那老头子选定的接班人,他又岂能会有今天,只可惜,老头子竟然连黑衣也瞒住了。

”“那只能说明,宗主他老人家早就预料到了会有人对老大不利,所以才故意瞒着一切,不告诉老大。”叶随风淡淡的道:“听你的口气,应该是秦家的人吧。”“你知道的倒是真不少啊。”楚九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随即沉声道:“不错,我的本名叫秦九,我乃是炎黄圣宗秦家一脉的嫡系,十几年前,我潜入楚家,近距离观察楚九的一切,两年后,我亲手杀了他,然后化身成了他。”“目的是为了楚家的那份宝藏。”楚九点头:“争霸天下总是需要大量的钱财來支撑,只可惜,楚老头隐藏的太好了,任凭我费尽心机,无数次的试探,竟然都沒能找到答案,所以,最后他的死,只能是自找的。

”谷子文插口道:“宝藏我们老大已经找到了,全部捐献给了国家,现在,上面正在找专人挖掘,我们老大已经在国外设立了三个专门的基金,用來监督。”“什么,黑衣竟然找到了宝藏,宝藏在哪儿,在哪儿。”楚九闻言,两眼猩红,十分激动,叶随风一摆手:“您还记得当初我们老大带回來的那个墨玉钓竿吧,藏宝图就在里买面,据说离着轩辕家不过三四十公里的样子。”“什么。”楚九不,现在应该是叫秦九了,他应该是整过容了,最初楚兴社争霸天下的时候,听说楚九曾经被烧伤过,现在想來那个时候楚九就已经遇难了,秦九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叶随风知道,他这一生几乎都在致力于寻找楚家的藏宝图,听闻苦苦寻觅费劲一生都沒能找到的东西,竟然在自己的手中捣腾了好几次,暗中懊悔和失落,可想而知,“因为你心术不正,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來阻止你的罪恶。”叶随风笑容可亲,“我的罪恶,我就是真有罪恶,也轮不到你來审判。”秦九陡然在桌子上狠狠的一拍,一脸狰狞之色:“我告诉你们,就在今天,我们秦家对黑衣那小子动手了,秦家暗中准备了三代人,联合了教宗,暗影协会等诸多势力,黑衣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

”“还有他的家人,包括那个楚颜,现在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要人头落地,你们不是自诩忠义吗,现在我就命令你们,解散社团,如若不然,你们就等着为黑衣的亲人收拾吧。”“哈哈哈哈哈……”叶随风笑了,他伸手指着秦九,笑的前仰后合,气喘吁吁,甚至连眼泪都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