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粉丝定名狼族成立

粉丝定名,狼族成立

、、、、、、、、、 “不行,不是给你说了吗?必须先交足住院押金,才能做手术!这儿是规定,我们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

收费处的小护士用笔将桌子敲的当当响,原本秀美的面容,此时却是那么的狰狞。

韩雨眼中一冷,他深吸一口气,强制按下心中的愤怒,嘴角**两下道:“同志,我身上就这儿么多钱,不过你放心,剩下的钱我会很快补上的。”

想了想,他又摸出几枚勋章,一咬牙也递了过去:“要不,我用这儿个当抵押!你们先将手术给做了,回头我一定拿钱来赎!”

“勋章?还一等功?”小护士笑了,她拿过那几枚勋章在手里颠了两下:“看不出来您是个军人啊,不过对不起,我们这儿不是典当行,您有这个时间的话,还是赶紧去筹钱吧。”

说着,将手里的勋章扔了出来。

韩雨拿起自己珍若性命的勋章看了两眼,又看看一脸冷漠的小护士,苦涩的转过身。

“哼,几块破铜片就想抵?真是好笑!”

身后小护士的话让韩雨握着勋章的手猛的一紧,不过他最终也没有转过身,而是加快脚步朝病房走去。

病房里,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正在输液,韩雨过去帮他掖了掖被子,猛的起身向外走去。

枝头几片零星的叶子舞动着灰蒙蒙的天空,吹起深秋的萧瑟。

韩雨紧了紧衣服,默默的走上街头。他是一名军人,至少曾经是。作为全师的格斗冠军,他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穿着那身绿色的军装。

几天前在部队附近的集市上,他看见一个男人追着一个女人打,便过去踹了那男人一脚。

没想到,这儿一脚却将自己踹出了部队。

谁让人家是两口子呢?

被退伍的韩雨无奈之下只得回了家乡,那老人是他在下车的时候发现的。当时老人出了车祸,倒在地上,撞他的车却跑的没了影儿。

是韩雨将老人送到了医院,这才有了上面那一幕。

“五千块钱,五千块钱啊!”韩雨长长的吐了口气,捏着兜里仅剩的几块零钱,忽然他神情一动:“对啊,老子怎么把黑子给忘了呢?”

黑子是他的战友,也是老乡。他教给了韩雨很多东西,后来执行任务的时候,韩雨也曾经救过他的命,两人的关系可以说不是一般的好。

后来黑子退伍,来到地方后曾给他留了个电话。

韩雨快速的走到小报亭边,拨通了黑子的电话,他也想过向父母求救,只是一来他家是农村的,离这足有上百里,坐车回去时间上不赶趟。

二来韩雨心里也清楚,就算他回去,五千块钱也绝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凑齐的。更何况他根本就不想让父母知道他退伍的事儿!

“喂,谁啊?”电话中,那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这让韩雨有些激动,他清了清嗓子道:“黑子,是我!”

“血刺?这儿不县城电话吗?你小子怎么到这来了?是执行任务还是探亲?那你可得给我个机会,让我请你喝两杯!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

在特种部队,狙击手的代号,一般用“鹰”,擅长丛林狙击的狙击手,叫“绿鹰”,精通山地作战的,叫“山鹰”。

专门负责保护重要目标的职业军人,或者在战场上负责为受伤队友实施急救的队医,代号中一般会有“衫”字,比如驻外维和部队中的“蓝衫”。

而在战场上拥有超强进攻能力,无论投放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迅速适应,并单独完各成各种作战任务的综合精英,被称为“刺”。

而血刺,就是韩雨的代号。

“我在文化路,喝酒的事儿等会再说,我有点儿事想请你帮忙!”韩雨抿了抿嘴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事儿不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你说!”

韩雨长这儿么大还没跟人张嘴借过钱呢,他微微酝酿一下才道:“我想问你借五千块钱,你放心,等我有了钱肯定还你……”

“行了,行了,跟老子你还啰嗦什么!五千是吧?在哪儿等着!”黑子说完便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听着那嘟嘟的忙音,韩雨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脏的四种莫逆之交中,关系最铁的无疑是就是战友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韩雨依然一脸平静,身躯站的笔直。他曾经为了追捕一名贩毒分子,在丛林里潜伏过三天三夜,十五分钟,又算的了什么?

突然,韩雨的头猛的向旁边一歪,一个拳头贴着他的脸颊冒了出来。见他躲闪,那拳头没有一点儿迟疑,猛的变前捣为横扫,向着他的头部追了过去。

韩雨嘴角一勾,身子一下倒了下去,在快要落地的瞬间,他猛的探手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子借力猛的转了半个圈,等他再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偷袭者的侧面。

“喂……”韩雨笑眯眯的拍了他一下。

那偷袭者猛的一肘捣了过来,韩雨探手在他的手肘上一按,他便不由自主的向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撞到旁边的一棵树上才停了下来。

“我靠,你这儿个变态明知道是老子还用这么大劲儿?存心让我出丑是不是?”偷袭者拍了拍手笑了一下,他皮肤黝黑,一笑便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略显沧桑的脸上,岁月雕刻出了一道道细密的抬头纹,正是韩雨的战友,黑子。

“呵呵,谁让你老想我来着?”韩雨轻轻一笑,忽然眉头一皱,看着他一颠颠的腿轻声道:“你腿怎么了?”

“嗨,老毛病了,年轻的时候玩命,结果现在天一冷便有些疼!”黑子毫不在意的一笑,将手里的纸包朝他怀里一拍:“五千块,别给老子说什么还不还的,等你小子以后提了干,发了财,我还想凭着这点钱的交情去吃大户呢!”

韩雨笑了一下,不过这儿笑容有点儿苦。

黑子立即发现了他的不对,挑眉道:“怎么了,血刺?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别瞒着老子。”

韩雨看了他一眼道:“我被开除了。”

“什么?你小子是咱们全师的格斗冠军,他们把你开了?脑子进水了吧?”黑子一听立即恨恨的骂了起来,不过他也知道韩雨的毛病,热血冲动,再加上他的功夫好,有的时候下手没个轻重。他在部队的时候,韩雨便三天两头的犯纪律。

他虽然不知道事情的起因,不过想来跟他这儿性格是分不开的。

黑子探手在韩雨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安慰道:“好了,人挪死树挪活!那里不留你,咱就到这儿花花世界来看看,有什么啊?凭你的身手和头脑,到哪儿不能混口饭吃?”

“这五千块钱你先用着,要是不够的话,老子明天再给你弄五千……”

一说到钱,韩雨这儿才想起医院来,他跟黑子一边走一边将事情解释了一下。黑子听到他救了一个出车祸的老头时,他脸色变了变,他看了看韩雨,嘴角动了动,最终却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谁都有个过程,他刚刚离开部队的时候,不也像韩雨这儿样保持着无私和热情吗?时间长了就好了。

“唉,交钱!”韩雨走到交钱的窗口,那小护士还没有下班。

“这么快就弄到钱了?不会是假的吧?”小护士通过窗口睨了韩雨一眼,不无怀疑的道。

“我操,这他妈怎么说话呢?”黑子将嘴里的香烟朝地上一丢,就要上前。

韩雨忙拉住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着那小护士冷冷的道:“真假你分不出来吗?”

小护士今天心情不好,好容易钓上的一个有钱的男朋友,结果跟她吹了,偏生医院又让她加班。

现在见到韩雨这儿么一个傻里傻气的土包子,竟然也跟她使起了脸色,她顿时一翻白眼,刻薄的道:“那可不一定,像那种街头上一块钱买五块的破铜片都能拿来说是勋章,抵押五千块的人,谁知道他拿来的钱是真是假?”

“放你妈的屁!”黑子猛的一脚踹开了门,走过去一把将小护士拎了起来,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

小护士顿时懵了,她捂着脸,甚至吓的连哭都忘了。

黑子杀气腾腾的道:“老子虽然从来都不为难女人,可今天就为你破个例!你不说这儿钱是假的吗?好,今儿个这钱要是假的,我吃了它。要是真的,你吃!”

说着,黑子将钱朝旁边的验钞机上一放,刷刷的钞票声顿时响了起来,全过!

黑子将五千块钱朝桌子上一丢,冷冷的道:“吃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