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1章 夜宴血战

131章 夜宴血战

“干什么?当然是来消费了。怎么,爷们最近手头宽裕,过来照顾一下你们的生意,赏你们一口饭吃,不行啊?”莫小寒十分嚣张的挑了挑眉,尖着嗓子回了一句。

“那他们又是怎么回事?”马奎冷着脸,扫了正在地上爬起身来的五六个手下一眼。

“他们?啧啧,不懂事啊!”莫小寒摇了摇头,将怀里的女孩往身边一紧,一脸欠抽的模样道:“老子不过就是看上了个妞,他们竟然也敢上来说三道四的?这年头有钱的是大爷,来消费的就是上帝,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啊?”

“老子心情好,这才出手替你教训教训他们,我说破刀,你手下这帮小子该好好训训了,一点礼貌也不懂,怎么出来做事?。”

说着,他一歪头,用手指一挑怀里搂着的女孩,咧嘴笑道:“还有这小妞,脸上一点笑模样都没有,怎么让客人开心?”

说着将怀里的女孩往手下那一推:“去,带到旁边去好好**一番,也算是给我刀子兄弟帮个小忙!”

“谢谢寒哥!”那两个小弟哪儿里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微愣之下,顿时兴趣大起,连胜道谢,抓着那个女孩就要朝旁边走。

女孩脸色苍白,使劲挣扎,可她哪是两个男人的对手?

眼见自己就要被拖走了,她忙用惊惶的目光望向马奎,嘴里连声道:“刀子哥,救我,刀子哥……”

“软蛋!你他妈的是故意来老子的地方找茬来了吧?”马奎眉头一挑,面沉如水,压抑而暴怒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似得。

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也一个个的怒发冲冠,显然是被莫小寒在他们的地盘上如此嚣张而激怒了。

莫小寒却没有一点在别人的场子上赶走了人家的客人,打了人家的兄弟,又教训了人家的女人的自觉,他目光轻轻的从马奎和他手下的小弟身上扫了过去,轻笑着道:“你才发现啊?”

说着他的脸色一沉,厉喝一声:“给老子砍他!”

说着话,他手里的刚当化作一道寒光对着马奎便砍杀了过去。马奎虽然身子向后急退,可胸口还是被刀尖划中,鲜血顿时撕开了厮杀的序幕。

莫小寒身后的那些小弟,纷纷大喝着挥刀就朝上扑。马奎那边的人立即挥刀迎上,双方足足有五六十人,狠狠的砍杀在了一起。

马奎虽然知道莫小寒带人过来可能是没憋好屁,可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毫不客气的就动手。刚一照面,他手下的小弟便被砍翻了好几个,马奎眼都红了,他握着钢刀狠狠的朝莫小寒扑了过去:“软蛋,我操你大爷的!偷袭老子,兄弟们,老大带人马上就到,给我砍死这伙狗日的!”

“马上就到?等他回来,你们的尸体都冷了。破刀,你小子要是识相,就跟老子混,不然,你就去地下陪那头蠢驴吧!”莫小寒说着话,一脚将马奎的一名小弟给踹飞了出去,可手里的刀缩的慢了些,手腕上被旁边一人给拉出了一道口子,疼的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可这家伙也够硬气,撕了一条袖子在胳膊上一扎,便又握紧了钢刀。这时候门口呼啦啦的又冲进来近二十人,这些人一进来,立即二话不说,挥刀便朝马奎他们砍去。

“农民个狗日的,跟我们玩阴的?”马奎嘴里恶狠狠的骂着,手里也没闲着,他横刀架住旁边砍过来的两把砍刀,一刀将一名农民的小弟劈飞了出去,身上却又添了一道伤口。

他的手下原本有三十来人,和莫小寒的人差不多。可如今,人家又多了二十人后,他这边自然就落了下风。

马奎的人围成一团,死死的硬扛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莫小寒的人一上来就堵住了他们朝楼梯口退去的道路,显然是想困死他们。

“刀哥,兄弟们顶不住了。我们护送您杀出去吧!”马奎的一名小弟一抹脸上的鲜血,大吼着道。

“老子不走,东海呢?他狗日的就在附近,一定会赶来的!让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儿,东海马上就到!”马奎一推那名小弟,狠狠的朝一名莫小寒的手下砍了过去。

“别做梦了,我们家老三已经去招呼他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莫小寒阴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没有料到马奎他们的反击会如此强烈,所以顿了一会儿,他才用悲天悯人的声音道:“投降吧,你没有别的退路了。”

“放你妈的屁!”马奎怒吼一声,钢刀狠狠的向前一劈,却被人生生的架了起来。

一柄森冷的钢刀从旁边递了过来,很是阴险的朝他的小腹劈了过来。

马奎身子尽力朝旁边一闪,可钢刀还是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大腿。浑身巨颤中,马奎大喝一声,一刀横斩,两名挡在他面前的农民小弟顿时应声向后抛去。

可在他腿上的那一刀,却也带出了一蓬鲜血。

马奎闷哼一声,差点没一屁股坐回地上,全靠手里的钢刀死死的在地上支撑着。

“刀哥!”旁边他的一名亲信小弟见状忙一把扶住了他,再也顾不得考虑他的意见,大吼道:“蛤蟆,蚊子,你们护着刀哥,其他人跟我杀!”

“杀!”在死亡的威胁下,马奎手下的小弟齐齐的从牙缝中挤出那个悲壮的音符,虽然是面对两倍与他们的敌人,却也毫不犹豫的扑杀了过去。

他们若是突不出去,便只有死路一条。在生和死的抉择下,他们爆发出了最强的战力。

而蛤蟆,蚊子两名马奎的亲信小弟,则握着手里的握刀,一左一右架着马奎,紧紧的跟在前面那个背影的身后,向着正门方向冲了过去。

莫小寒被眼前这突发的状况下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自己在断绝了对方的最后一条希望之后,非但没有让他们放弃抵抗,反而使得他们爆发了从双方厮杀开始到现在最为强大的力量。

不过,此时他们的人数占优势,哪儿有那么容易就被突破了?

莫小寒一点头,他身边一直站着的五六名小弟立即扑了上去,将马奎手下最为犀利的攻击给拦了下来。

而一直闯在最前面替马奎开路的那个小弟,肚子中也**入了三把钢刀,再也没了声息。

“小鸡!”马奎两眼瞪圆,一把推开了他身边的两位。抢先扑了过去。

“鸡哥!”蛤蟆,蚊子一个个的也红了眼睛,握着刀一个个玩命的劈杀了起来。

马奎站起身,握着钢刀,朝着莫小寒的方向便扑了过去:“软蛋,我操你大爷!”

“破刀,你认命吧,我们老大已经算好了一切。今天,谁也救不了你!”莫小寒倒提着钢刀,在几名小弟的保护下,冷声道。

就在这时,一个阴冷而嘲弄的声音却在旁边响了起来:“是吗?”

莫小寒身子一直,冷声道:“谁?”

没有人回答,只是一个黑色的直线却从旁边突然冒了出来。那道黑线来的是那么的突然,以至于他手下的那些人根本都没有察觉。

转眼间,便有一把把的钢刀飞了起来。然后,五六个人闷哼而退

然后,莫小寒才看见马奎的旁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他,当然就是谷子文。

谷子文的一手还拎着个酒瓶子,一手到提着染血的三棱军刺,身处五六十人的包围中,却没有一点儿的紧张。

举手间便让五六个人失去了战斗力,这种实力已经让双方的厮杀出现了一种难得的安静。

莫小寒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这是一个高手,可是没听说叫驴的手下有这样的人物啊?谷子文的回答解释了他心中的疑惑:“遮天,暗蛇!”

“遮天?”莫小寒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北海县的遮天?”

谷子文不再回话,只是仰头喝了两口酒,浑然没有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中。

莫小寒不爽的冷哼了一声,虽然谷子文刚刚露的那一手,让他心中很是震了一下。可他并不认为对方一个人,便能够对付的了他手下这五六十人。

就算是刚才,若不是他刚刚在旁边突袭的话,他这边也不会损失如此严重!

所以,他皱着眉头道:“我们农老大和遮天的黑衣老大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暗蛇老兄这么做,是不是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要么走,要么战!”谷子文看了他一眼,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觉得他太啰嗦了,嘴唇一张,他冷冷的吐出了六个字,然后就闭上了嘴,竟然连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莫小寒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他觉得自己就够他妈的狂了,可那是因为他身后有几十个小弟在那杵着。可这人有什么啊?一个人,竟然也敢大言不惭的在这说大话?

不仅是他,就连他的手下已经马奎等人,都用一种看白痴似得目光看着他。

“行,这可是你说的,老子还真不介意手下多一个亡魂!上,给我一块儿砍死了!”莫小寒恶狠狠的将手一挥,任谁在自己就要得手立功的时候突然被人搅局,只怕都会和他一样不爽。

刚刚停下来的厮杀,顿时又开始了起来。不过这一回马奎等人却多了一分信心和兴奋。虽然谷子文来的突然又蹊跷,可他们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想去追究这事,包括马奎自己。

能够活着,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所以,马奎和他的手下,全都打起了精神。准备随时配合谷子文冲杀出去。

可谷子文却好像没有一点身为被包围者的意思,他只是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身手和速度,站在那硬生生的帮着马奎他们抵挡着莫小寒那边的进攻。

一把钢刀挑了过来,谷子文手里的三棱军刺快速的刺了出去,一下挑起了一把钢刀,然后他的人快速突进,左手的酒瓶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砸了上去。

喀嚓,酒瓶碎了,那名小弟却也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谷子文身子一转,剩下的半截酒瓶茬子,又狠狠的捅进了一名小弟的胸口。此时,那名小弟手里的钢刀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入肉一寸,却再也无力落下去了。

因为谷子文已经一脸平静的抬起了腿,举起了膝,然后对着他的下体撞了过去。

他是一名杀手,可如今却不得不和人家硬碰硬,谷子文选择了最为简单却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那就是你劈我一刀,我还你一三棱军刺!

因为他够快,比这些整日在道上厮杀的人都要快!

所以,他到现在依然好好的活着。虽然他的身上,也多了条条屡屡的伤口,可他的身躯依然站的笔直。手里的三棱军刺,化作一抹夺命的幽光,不断的飞舞中,带起点点血色,恍若一尊杀神,一尊不倒的杀神!

莫小寒开始倒吸冷气了,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孤注一掷,让手下的人全部压上,还是在自己还保留着绝对优势的时候,立即退去。

不过,他马上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因为,有人开始出现在娱乐厅的门口。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足足有二三十个。

领头的是陈蛟,他们自然就是遮天的人。

“杀!”陈蛟一踏入大厅,便举起了手里的陌刀,然后带着一丝狂热和兴奋的吼了起来。

莫小寒的脸色,变了!

嗯,好久不再下面说话了,今天四更,嗯,保证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