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2章 酒吧女孩

132章 酒吧女孩

凄冷的夜色中,冷风呼啸,仿佛是那些死去的冤魂在低低的哭诉。韩雨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站在车外,抬起头扫了一眼这家酒吧。

“老大,这就是幸福时光,农民的老巢。”墨迹在旁边压低了声音道。

自从知道韩雨要统一城北的时候起,破晓那边搜集的关于农民,叫驴和小木匠等人的信息,便源源不断的被送到遮天。像是这里,自然更是手机那边关注的重点。

“根据破天的消息,农民此时就在这儿。”墨迹轻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当先朝前走去,墨迹从后跟上。

一进了这家酒吧,便立即有人迎了上来,问他们是想玩上,中,还是下。旁边的墨迹笑着说了个中,那人便退到一边不管他们了。

等两人进了酒吧后,墨迹才轻声的给韩雨解释道:“这个幸福时光有个地下赌场,我们想要玩下呢,便会有专人带我们下去。上面是娱乐,保龄球啊,桌球啊之类的东西,供人们消遣的。中,就是酒吧了。”

韩雨鼻子微微一皱:“想不到他还挺会赚钱啊!”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旁边有人唱着舒缓的音乐,舞池内有人在那悠闲的扭动着,一张张的桌子内,几乎座无虚席。

韩雨和墨迹两人走了一会儿,才在一个角落坐了下去。周围收拾的很是雅致,没有想象中的嘈杂和吵闹,也没有那么刺耳的重金属音乐。看起来,农民对这里经营的很用心,或者说,他请的那个经理很不错。

韩雨在北海县的那个辉煌八零后已经开业了,可是不得不说,生意远没有农民这里的好,收拾的也没有这里用心。

两人点了杯啤酒,便坐在那喝了起来,目光很自然的在周围逡巡着。他们呆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农民对他们抢夺叫驴地盘的反应,还可以看他如何应付自己的人正在砸他的场子的事。

若是有机会,能够干掉这个农民的话,那就更惬意了。韩雨眯着眼,像是一头雄狮一样用霸道的目光巡视着即将成为他领地的地方。

这里是白领消费的地方,一个个成熟的丽人随处可见。在这里,她们卸下了自己冰山一般凛然不可亲近的伪装,或妩媚,或风情的向四周发出信号。当然,女人多的地方,就会多另外一种动物,男人。

所以,周围已经有不少人亲热的搂在了一起,哪儿怕他们前一秒钟还不认识。

有的女人是想来这里钓一个金龟婿的,如果她运气够好的话,也有的女人则纯粹是来放纵一下自己。是的,放纵,而不是所谓的放松。

这是一个放肆的年代,在放肆的场所,他们理所当然的放肆着自己的身心。

周围悠扬的音乐还在响着,或许就这样一直喝酒到散场,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韩雨靠在沙发里,端着酒杯,一脸的悠闲,并不怎么为谷子文担心。

身为一个杀手,他对于进退和时机的把握,已经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如果,他这里配合好的话,那今晚的计划还会顺利的进行。

“我去加点冰。”韩雨站了起来,墨迹想要跟着却被他拒绝了,不过是去给啤酒里加点冰而已。

韩雨坐在吧台前的一张转椅上,他发现在这里喝酒的感觉比在那个角落里要好,所以他便坐了下来。晃着手里的啤酒,目光轻轻的落在舞台上画着浓妆正在演唱的歌手。

每一位歌手唱完歌,他都会鼓掌,不是因为唱得好,而是习惯。

“我可以坐下来么。”鼻子内传来了一种淡淡的优雅的香味,这是香水的味道,却不是普通的香水所能拥有的味道。

韩雨目光微微一转,见到一位留着披肩发,穿着职业装,气质优雅的女孩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韩雨有些意外的笑了一下,目光便又落回了舞台:“你已经坐下了,还问什么?”

女孩的秀气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受到的待遇竟然会如此冷淡。她目光也朝那舞台扫去,可是对与这样没有水准的演出,她实在没什么兴趣。

便收回目光,直接道:“能请我喝杯酒吗?”

在酒吧里向人主动搭讪的女孩很多,可她们一般都穿着开领低胸的衣服,连屁股都包不过来的超短裙,而且多是和客人在姓名之类无聊而虚伪的东西上绕上几圈之后,才会开口要酒喝。

韩雨虽然不常在酒吧里泡着,却也知道没有人会像眼前这位这样,穿着如此保守,出言如此直白的。

他抬起手,对着服务员轻轻的摆了摆手。

“您好,要点什么?”服务员微笑着问韩雨,可目光却不动声色的扫了女孩一下。

“给这位小姐来一杯啤酒。”韩雨微笑着道。

“我不喝啤酒!”

“那你想喝什么?”韩雨看着女孩。

“火焰山。”女孩很直接的道。

韩雨看了服务员一眼:“给她来一杯火焰山,记在我的账上。”

说完,他端起啤酒看也不看女孩一眼,径直朝角落里走去。

“哼,二百五!”女孩望着他的背影不屑的撇了撇嘴儿,好像在这个世界上所有讨好她的人都是傻子似得。

服务员用惊愕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再看看韩雨,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千八百八一杯的火焰山,结果就换来这么一个评价。奈何人家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有什么办法?

“唉,老大,刚才那小妞不错啊,跟你聊什么呢?泡你啊?”韩雨回到他们的桌子前,才刚坐下,墨迹便凑了过来,一脸阴笑的问了一句。

墨迹,山炮和狼牙三个人,山炮是那种力量型的人,对韩雨吩咐下去的事情,会一丝不苟的执行。这样的人憨厚老实。而狼牙是那种能力很强,原则性也很强的人,平时也和谷子文一样有些寡言少语。

而墨迹就不同了,和他的名字一样,墨迹,他是能让别人的耳朵闲着,也不能让自己的嘴巴闲着。有的时候,甚至敢跟韩雨开开玩笑,比如现在。

轻轻的白了他一眼,韩雨没好气的道:“泡什么泡,问我要杯酒喝!”

“哦,”墨迹点了点头,忽然道:“那这也是因为老大您魅力无边。您看看,这周边这么多人,他怎么不问别人要去,偏偏找您?这说明什么?魅力啊!老大,得空您得教教我,教我两手,可怜我活到现在,眼瞅着就奔三张了,我还是个处男呢!”

韩雨一翻白眼,不屑的道:“是被人处理过的男人吧?”说着,目光向下一弯,在他的两腿之间轻轻扫过。

墨迹急忙两手一搭,干笑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一点您完全可以放心,我这绝对是国标的……”

墨迹话还没说完,忽然顿住了。韩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韩雨刚刚坐的地方,走过去一个年轻人。

他显然对旁边那女孩很有意思,挥手叫过来服务员,又点了两杯火焰山,一杯自己端着,然后另一杯递给了那个女孩。

女孩正喝着,见到眼前又多了一杯,毫不拒绝的接了过来,接过,然后拿到身后,松手……

当啷一声脆响,似乎连周围的音乐都遮掩不住。一千八百八一杯的火焰山,便成了黄汤……

对面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满脸的微笑顿时僵住了,他感觉周围所有人都在望着他,用嘲笑的目光望着他,所以他怒了。

他伸出手,狠狠的朝女孩抽了一巴掌:“我操你吗的,竟然连本少爷请你的酒都敢摔?你他妈的找死呢?”

说着,反手又是一耳光。女孩发出一声尖叫,周围的客人不停的躲闪,却没有人敢制止。

四周站场子的小弟在看了年轻人一眼后,又悄无声息的缩了回去,悄悄的让人去请他们的经理去了。

因为这个年轻人是秦野,是天水市仅次于楚氏集团的飞鸟实业的二少爷,也是集团日后的接班人。这样的人,当然不是那些当小弟的人所能处理的。

不过,经理还没来,一声让人目瞪口呆,忍俊不禁的佛号却突然响了起来:“阿弥陀佛!”

声音一落,人们便看见秦少爷的身边多了一个光亮亮的脑袋,一位穿着月白色僧衣的大和尚。

“胡来?”韩雨身子微微一动,目中闪过一抹精光。

旁边的墨迹赞同的点头道:“嗯,是够胡来的!”

随后还有两章!唉,我可怜的双色球啊,买了五注一个都没中!嗯,给书评区找一个副版主,给群找几个专业管理员,有意向的兄弟,书评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