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3章 花和尚大闹酒吧

133章 花和尚大闹酒吧 改

墨迹说的胡来,是指的这和尚竟然出现在这,还玩英雄救美,举止荒唐胡来。而韩雨所说的胡来,则是这和尚的名字,嗯,或者是法号。

大和尚不是别人,正是韩雨初来天水市,在十二中门口惊鸿一现,打的黑狼和狂熊两人不敢出声,反而问他们收了保护费扬长而去的那位胡来大师。

韩雨当时就对他很感兴趣,事后还曾经让手机留意过他,只是打听了两天之后也没有一点消息,他还以为这位功夫和尚已经离开了本市呢。却不想今天竟然在这遇到了。

韩雨笑眯眯的喝了一口啤酒,缓缓的靠在了沙发上,当起了观众。

墨迹本来还担心老大会出手呢,此时也放下心来,自然是兴趣多多的打量着这位一手喝着小酒,一边还拉着女孩手腕的花和尚。

周围的人也都纷纷好奇的望着他,低低的议论着。

大和尚倒是真对得起他这名字,一点儿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了,只是握着那女孩的另一只手,笑呵呵的对着秦野道:“小施主,还是放手吧,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看你的穿着,也像是有钱人家,如今这个时代,只要你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若是不想自己出手,那将钱给我,和尚我给你找一个也行啊!”

墨迹的眼睛突的一下啊瞪圆了,这,这是他妈的劝解啊还是拉皮条?

秦野的喉咙也上下涌动了两下,显然这么一个疯言疯语的和尚的突然出现,是很挑战他接受能力和忍耐极限的事情。

不过,秦野毕竟是久经这样的风月场所,没少见过不开眼出来挡横的人物,所以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手虽然放开了,兴趣却转到了和尚身上,笑骂道:“本少爷怎么泡妞,还用你教吗?咱就喜欢吃那强扭的瓜,我说秃驴,你管的着吗?滚蛋!”

“呵呵,小施主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佛法说,这个男女之事就讲究个你情我愿才有味道。人家既然是良善人家,你就不能纠缠,不然就是造孽!”

周围人看着一本正经的胡大师,身体有些僵直。过了一会儿,秦野才用一种讨教的语气轻声问道:“这他妈的是哪儿个佛法里说的?”

“嗯,欢喜双修经!”胡来想了一下,一本正经的道。

“我双你大爷的!”秦野一下恼了,他抓起了胡来身前的那一袭月白色僧袍的领子,瞪眼骂道:“你这逛酒吧的酒肉和尚,也配给本少爷谈佛法?我扯了你个淡的……”

“呵呵,施主别发火嘛!我佛有云,火大伤肝!嗯,我看小施主你印堂发黑,眼神发暗,眉目无神,只怕是有血光之灾啊……”胡来宝相**,一派大师的派头,只不知那火大伤肝是哪儿个佛云的?

秦野的鼻子里几乎都要气的冒出火来,偏偏这时,远处的暗中传来了一声调笑:“大和尚,那你可能是弄错了,那是他昨晚用功过度,虚的……”

“施主,保重身体!”胡来又在后面跟了一句,引的众人又是大笑!

整个场子早就安静了下来,还坐在那里看好戏的客人们闻言,乐不可支。这要是搁在平时,大多数人是绝对不敢得罪秦少爷的,可现在法不责众啊,再加上小部分人压根就不认识秦野,所以笑的更是肆无忌惮!

甚至,还添油加醋的跟着调笑了起来……

秦野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他早松开了胡来的领子,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此时早就将坐在旁边的那丫头抛到了脑后:“我保你马勒戈壁!”

说着话,他拎起了旁边的酒瓶,砰的一下砸在了胡来的脑袋上。

砰!

酒瓶和那光秃秃的脑袋接触,发出一声脆响!还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周围的人一下慌乱了起来,旁边农民的小弟也想要上前,墨迹脸色一变就要起身,却被韩雨摁住了。

墨迹不解的望了他一眼,见韩雨下巴微微一扬,他忙扭过头,也禁不住愣了起来。那边上,人群已经涌到了后面,生怕被殃及池鱼,可他们却也没有慌乱的夺路而逃!

因为,胡来没倒!

那光秃秃的脑袋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般被开了瓢,至少还没有见血!

秦野见自己这猛力的一击,竟然没放倒对方,忍不住也愣了一下。可马上他就做出了一个让他悔恨终生的举动。

在酒精,面子,和怒火的多重压力下,他只是稍微顿了一下,便扬起了手里的半截酒瓶茬子,用那锋利的一头,狠狠的朝胡来的咽喉戳了过去!

嘴里还不忘喝骂一声:“我插死你……”

酒瓶断掉的那一面,锋利不比匕首弱。胡来若真的被刺中了,只怕这场子里会死人!

一直躲在一边看好戏的一个小弟脸色一变,大声道:“秦少爷别冲……”

一句话没说完,他便看到了让他惊诧的一幕。秦野的手腕,被胡来给握住了,就在那酒瓶锋利的玻璃茬子离他的喉咙还有三寸远的时候。他甚至都没看见那和尚什么时候出的手,只是无意识的吐出了最后一个音符:“动!”

“我操你妈的,你个秃驴,有种你他妈的放开老子,看你秦爷爷敢不敢捅死你这个多管闲事的秃笔,放手,我擦,疼……”秦少爷使劲挣扎了起来。可嘴里的喝骂却随着胡来的手越来越紧,渐渐的低沉了下来,到最后,甚至开始喊起了疼。

冷汗从秦野的额头冒了出来,他的身体弯的像个大虾一样,慢慢的缩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手上像是多了一副铁钳似得,就连臂骨都被捏的咔咔作响,仿佛随时都会断掉一般。

疼,钻心的疼,终于让秦野找回了理智。他脸色煞白,浑身哆嗦,若不是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着,没准他早就已经讨饶了:“你,你放手,我,我是飞鸟集团的二少爷,你……”

“你印堂发黑,两眼无神,有血光之灾!”胡来脸上依然笑呵呵的,没有一点儿紧张。握着秦野的手腕却猛的一翻,喀嚓!

秦野的手腕顿时被折断了,白色的骨头茬子刺破了他手腕上柔嫩的表皮,暴漏在周围这污浊的空气中。

这一次的脆响比刚刚酒杯落在地上的声音还要小些,可这一回,周围却比刚才更安静,许多人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周围只有胡来那先知似得声音:“你看,我没说错吧?”

墨迹脸上笑呵呵的神情也不见了,他紧紧的盯着胡来,看着他脸上那仿佛发自内心的笑容,实在想象不到,就在刚才,他出手折断了一个人的手!

韩雨的眼中也闪过一抹意外的神色,可嘴角的笑意却更浓了。

秦野呆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身子像是筛糠似得抖了起来,越抖越厉害,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胸部涌起了一股气流,迫的他不得不张嘴,想要将那股气用平生最大的力气吼出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碗口大的拳头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嘴边,硬生生的将他到了嘴边的声音给砸了回去!

噗!

秦野眼珠子都疼的突了出来,他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嘴吐出一嘴儿的牙齿:“呜呜……”

胡来甩了甩拳头,像个名刹高僧似得微微一撅屁股:“阿弥陀佛,公共场所,严禁大声喧哗,这是公德!”

周围的人群再也不能继续淡定下去了,他们发出一声声的尖叫,夺路而逃!就好像站在那里的那个笑眯眯的大和尚是个吃人的猛兽一般!

“秦少爷?”农民手下看场子的小弟急忙跑到了秦野旁边,试图将他架起来。刚刚他发现事情要闹大了,却没等他上前制止,两下里便分出了高下!他们倒只来得及将秦野扶起来!

“弄,弄死他,给本,本少爷弄死他!”秦野颤抖着举起了手,遥遥的指着胡来,声音眼泪鼻子还有嘴角的鲜血全都跑到了脸上,像是再唱满堂彩一般。

虽然他嘴里跑风,说的不是很清晰,可那名小弟还是听懂了。他们这些站场子的小弟,除了维护所谓的公平之外,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保证这些有钱,有权有势的顾客能够在这里玩的开心。

有的时候,总会有些不知道深浅的人跳出来扫他们的兴,这样的人场子里一般都会用两个字来称呼:闹事!

这次自然也是一样,一个是秦家的少爷,一个是位花和尚,他们站在哪儿边,几乎是想也不用想的事!

“您放心,秦少爷!我们一定会为您主持公道的!”那小弟站了起来,看着已经围到胡来身边的小弟,大声道:“都他妈的傻愣着干什么?把这个秃笔给我砍了!”

一干小弟闻言纷纷从怀里摸出片刀,慢慢的朝胡来逼了上去。带头的那小弟站在那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不爽的骂道:“这里竟然也能遇见秃驴,真他妈的晦气!”

虽然刚才胡来一拳将人打退,表现的有些勇力,可这里毕竟是农民的总部,能够在这里驻守的小弟,自然都是他手下的精锐。打架,厮杀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所以得了命令之后,自有人去四周清场。其他的人则满脸狞笑的看着胡来,仿佛看见了他血溅刀下的情景!

见动了家伙,旁边还有几桌离的较远,胆子较大的客人,也不敢再留在这了,纷纷起身朝外跑去。

那边,留着披肩发的女孩的脸色早就变了。她的手从胡来的手里抽了出去,用惊惶的目光望着那一步步逼迫过来的钢刀,脸色泛白!她虽然见过不少世面,她虽然颇有身份,她虽然颇为骄傲,可此时,她却是真的怕了。

“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的了你的。”胡来好像感觉到了她的害怕,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挡在了她的前面。

对面那名小弟差点没气死了,他想不到这花和尚泡妞如此敬业,都这时候了还他妈的想要英雄救美,他恶狠狠的道:“我说秃驴,你他吗的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能保的了她吗?”

“各位施主,刚才的事情怪不得和尚。有道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阿鼻地狱,诸位施主还是回去吧,免得招惹血光之灾!”说着,胡来悄悄的向后退了一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等一会儿一打起来,你就跑,别回头。”

后面的长发女孩身子一紧,抬头看了那光秃秃的脑袋一眼,眸子里闪过一抹亮亮的神色。

“那,那你呢?”

“呵呵,和尚有我佛保佑,佛光护体,你不用担心!”胡来头也不回的快速道。

“血光之灾?你这秃驴口气倒是不小,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让爷爷有血光之灾!”那名小弟也不知道是想抢功劳,还是被他那句血光之灾给气的,扬刀就朝他劈杀了过去。

“好良言难劝该死鬼!不过也好,至少说明和尚看相,还是很准的!”胡来大师摇了摇头,可马上笑呵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只见那月白色的僧衣一动,便出现在了领头的那名小弟身边。

然后,一抹寒光闪过,那名小弟的手便齐腕而断!

鲜血顿了一下才喷涌而出,可此时那月白色的僧衣早就退了回去。

“你看,和尚没说错吧?”胡来又摆出了神棍的架势!

“啊!”那小弟一下跪倒在地,在喉咙深处用凄厉的声音吼了一句:“我,我的手……”

“这**是来砸场子的!”

“废了他!”

“哥几个砍死他!”农民的小弟愣了一下,这才纷纷怒吼着,恶狠狠的朝胡来冲去。

闹事,和砸场子是两个概念。闹事的人不一定是来砸场子,所以可大可小。而砸场子的人却一定会闹事,需要生死相见!

胡来握着女孩的手猛的向旁边一推,脸上挂着宝光佛像,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嗯还有一章,半小时后发!有鲜花的贵宾的兄弟请支持,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