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50章 千金一诺

150章 千金一诺

梁欢被安排进了手术室,邵洋也进去了。韩雨安排了几个小弟守在门口,然后便去了西门娱乐厅。

那些死伤小弟的遗体还躺在那里,名仔,那个跟着他去了一趟北边然后回来的兄弟,就躺在血泊里。他身上的刀口很深,很重!本来,将名仔和梁欢安排到这里,是想让他们在这里休息休息,却不想一番好心结果却反而害了他们。

韩雨的眼睛微微有些红,酸胀的难受。他蹲了下去,仔细的看着每一个倒在血泊里的小弟,心里只是狠狠的喊着,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一定!

“你回头去李局长家一趟,梁欢的命是他救得,我们得谢谢他!”韩雨头也不抬的道。

谷子文将陈蛟派了回来,代替梁欢,北海县总需要有人来主持事务的。

陈蛟早就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在他的身后,跪着他带来的三十名暗铁堂的小弟。

“老大,名仔他们死的太惨了,咱们得替他们报仇啊!”

“做不好眼下的事,怎么报仇?”韩雨没有回头,可是声音却冷了下来:“将他们的遗体都收了吧,送到火化场。”

处理完了几个场子的事情,韩雨紧紧的抿着嘴儿,站在外面静静的望着四周宁静的雪夜。

这一次楚兴社的人出动的并不多,却一下砸在了他的软肋上。单单是北海县,便死伤了二十多名小弟,几乎比的上市里的一战了。

这让韩雨的心里有些荒凉,冷冷的感觉不到温度。不过,很快他就将这种不该有的情绪排出了脑海,他是遮天的老大,从他踏上这条道路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应该面对的是什么。同样的,那些逝去的兄弟想必也应该清楚这一点。

漆黑而冰冷的夜晚过去了,太阳如约而至,摇摇晃晃的爬上了东边的天空。韩雨抬手在脸上使劲搓了搓,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些便下了楼。

他一夜没睡,等邵洋给梁欢做完手术的时候,天就已经有些灰白了。韩雨回来之后,只在沙发上坐了会儿,抽了根烟。

下面胡来,谷子文等人也没睡。谷子文忙着为那些从莫苍龙手里抢来的地盘安置人手,胡来则忙着安排抚恤等工作,莫太横从旁边协助。见到韩雨下来,三人忙给他打了声招呼。

韩雨声音有些沙哑:“行了,都别拼命了,一个个的身上都带着伤呢,回去休息吧!”

“还说我们呢,您眼睛里都是血丝,不也一夜没睡嘛!”胡来轻笑道。

韩雨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问了一下资金的问题。好在前些日子他们在叫驴,农民那里搜刮了点钱,暂时还不会出现什么拿不出钱来的问题。只不过,让他们花钱,砍人那都是能手,让他们管钱便有些吃力了。

“咱们手里的钱太散了,眼下属于咱们自己的场子也有十几家了,是不是也该考虑成立个公司?”谷子文将他们三个人商量的建议提了出来。

韩雨点头道:“我也有这个想法,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管理人员。你们也知道,咱们手上有许多钱是见不得光的……”

“上一次,咱们见到的那个李中文怎么样?”胡来试着建议道。

“戴眼镜的那个?”韩雨皱眉道。

胡来点了点头,谷子文道:“我看过他的资料,农民旗下的场子基本上都是他管理的,这小子很有一手,帮农民赚了不少钱,要不然那家伙也不会被你敲出那么多骨髓来。”

韩雨眼中浮现出那个文质彬彬,即便是见了自己,依然将腰杆挺的笔直的那个身影,轻声道:“那就让他试试吧。”

几个人又说了几句闲话,韩雨忽然轻轻的活动着筋骨道:“有没有兴趣去陪我看看房子?”

“老大,你要买房子啊?”胡来笑呵呵的道。

韩雨轻声道:“不是我,是我们,咱们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有的时候不方便。谁和我一起去?”

莫太横轻声道:“我这腿脚不方便,就不去了。再说,我得将我那个火锅城处理一下!”

“小凡呢?”谷子文问了一声。

“他在医院,我让他照看着梁欢醒了好通知我,”韩雨轻声回了句。

谷子文瞄了胡来一眼:“那就和尚吧,我还有事!”

“我?”胡来愣了一下,笑道:“我对房子不懂啊!”

“不用懂,等买完了你就说自己喜欢哪儿间就行。”韩雨笑着走了出去。和尚闻言忙跟了上去:“那行,这个我在行……”

两人说着出了门,见韩雨没有坐车,胡来忙道:“唉,老大,你不开车啊!”

“开,这个!”韩雨说着,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钱江125,八成新:“还傻站在那干什么啊?上车啊!”

“唉!”胡来愣了一下,这才跑到后面坐下:“老大,你,你还会骑这个?”

“怎么,你不会啊?”韩雨白了他一眼。一脚踹开了车子,挂上档就走。摩托车的发动机发出低沉的轰鸣,寒风迎面吹来,像是小刀一样轻轻的在人身上刮着。

和尚坐在后面干笑道:“会倒是会,不过,咱们这是去买房子,骑着这东西会不会寒酸了点儿?”

韩雨撇了撇嘴儿,不屑的道:“咱们俩就算是穿成破烂去,也一样是大爷!”

胡来顿了一下,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底气这个东西,不是靠吃,穿这些外物来提升的,关键还得看身份,看地位,看兜里的票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干掉鸟人,老子就是天使,这说的就是实力。

两人一路说着闲话,骑着车四处转着。韩雨虽然早就想买套房子了,可一直没得空,也没心思留意这方面的信息,所以并没有什么准确的去向。好在他们也不着急,路上看见个小吃的摊子,便先下去吃了份早点。

其实,这个时候楼盘的售楼大厅都还没开门,也就早点摊子先忙活起来了。

大和尚过来吃饭那并不稀奇,可吃完了饭便坐在那里抽烟,就有些让人侧目了。

韩雨虽然不把旁边这些世俗的目光看在眼内,可也难免有些好奇,苦笑着道:“你这和尚抽烟喝酒,泡妞打架一点忌讳都没有,你当的这是什么和尚?”

“不会念经的花和尚。”胡来吐了个烟圈,得意的道:“我给你说老大,我在少室山下,那也是一方妖孽,嘿嘿,要不是那些大和尚成天管制着我,没准我都已经成为HN省的老大了!”

“哦,你以前也在道上混过?”韩雨意外的挑了下眉头。

“那倒是没有,不过,山下边的那些混混全都被我揍过,见了我就跟寺里的沙弥见了方丈一样。”胡来的脸上找不见一点尴尬。

韩雨翻了个白眼,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剥了一个茶叶蛋放进了自己嘴里:“那你怎么跑到这儿里来了?”

“我这人从一生下来就不知道爹娘是谁,是师傅将我抱到了寺里,教我劈柴,挑水,识字,念经,还教我拳脚功夫!对我来说他既是师傅,也是老子。后来他死了。”

胡来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忧伤,嘴里却平静的道:“我在寺里没了亲人,又没想过一天到晚的青灯古佛,念经颂文,便下了山,离开了那里!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便想着来师傅的老家看看。”

“你的师傅是这里的?”韩雨有些意外的道。

胡来点了点头,轻笑着说了一句:“很不错的地方。”

韩雨也说了一句:“是很不错。”他抬头望了胡来一眼,认真的道:“你的师傅虽然没了,可你还有兄弟。”

胡来笑了:“以前的时候我师傅就常说,这世间总是有着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缘分的,以前的时候我总有些不信,可现在我似乎信了。”

“一世人两兄弟,一日为兄弟,终生为兄弟!”韩雨伸出了手:“这世上所谓的命运,不过是否争取过罢了。我们兄弟齐心,定然可以站到这世界最高的地方去看看。”

胡来伸出了手,一脸正色道:“这辈子,和尚只认了一个师傅,也只有你这一个老大。小时候,师傅就说我脾气倔,一旦认定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虽然我没什么本事,可当一把刀还是可以的!若是有一天,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不用您发话,我自己也会劈了自己!”

说完,胡来忽然揉了揉鼻子,眨了眨眼:“老大,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有点酸?”

“酸个屁,老子连醋都能连缸喝!”韩雨哈哈笑了起来,也不管旁边人的目光,径直丢下一张老人头,起身和胡来勾肩搭背,像两个混混似得在路上走了起来。韩雨出身军旅,自然是有一说一的直脾气,他看的出来,胡来也和他一样。

在别人的眼中,这只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可对于真正的男人来说,一句话,一个眼神,便已经是一辈子的承诺了!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此之谓大丈夫!

后面hai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