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54章 你是男人吗

154章 你是男人吗?

“起来吧!”韩雨轻轻的将烟头摁灭,幽幽的道。

“啊?唉,谢谢老大!”小马以为是自己的求饶换来了韩雨的心软,忙不迭的就要起身。脸上甚至露出了喜色。却不想韩雨的声音在这时又响了起来:“自己断掉一只手,滚出遮天。从现在开始,我不是你的老大,你也不许再说自己是遮天的人。”

小马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成一团,刚要站起的身子又软了下去:“老大,我,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我求……”

“你自己犯了错,就要有勇气接受惩罚。若是你不敢,我找人帮你。”韩雨两眼轻轻一眯,冷冷的道。

小马紧紧的迎着他的眼睛,脸色渐渐变的铁青。他身子轻轻的颤抖着,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刚才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不该这么没有骨气就认怂的。哪儿家的老大不希望自己的兄弟,是个敢打敢拼,敢闯敢当的汉子?自己,自己竟然朝他跪下了……

看着韩雨目光中的厌恶,小马心都凉透了。他缓缓的站起身,看了自己身后的小弟一眼,那些人全都老老实实的低着头,根本没有人想替他出头的意思。

韩雨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望之色……

胡来在旁边眯着眼,静静的坐在旁边。如果小马表现的再强硬一点,准确的说是有承担后果的勇气的话,那或许韩雨并不会处罚的如此严重。至少,自己可以在旁边为他说上句话。可惜……

胡来在心中再次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等一下!”

韩雨抬起了头,就连小马都身躯微微一震,转过了头。只见许大来上前两步,他的腿明显有些发颤,脸上的笑容也像是一团硬的化不开的疙瘩似得难看,可他仍站了出来。

“黑,黑衣老大!”许大来恭敬的朝韩雨施礼,他旁边那个女孩伸出手想要拉他,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

许大来低着头继续道:“刚才,都是我许大来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我,我愿意买下那栋别墅送给您赔罪!”

他抬起头,偷偷的看了一眼韩雨正用一种意外,惊诧的目光看着他,忙又将头低了下去,轻声道:“我,我也知道这点东西,您不会看在眼里,可小,小马哥和这些兄弟,都是我叫来的,我只希望您能够网开一面……”

小马的眼睛亮了,此时他的理智早就被惊喜给冲击到了九霄云外,他忙抢声道:“啊对,老大,是他,都是因为他,我,我才会做这样的错事。老大,我……”

“啪!”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挨了一声响亮的耳光。只见韩雨阴沉着脸站在他面前,目光中充满了让人心寒的冷意:“你是男人吗?”

……

“回答我,是不是!”

小马小心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是!”

“是?你还好意思说是?你是个屁!”韩雨两眼一眯,忽然一脚将小马踹了出去。小马像是滚地葫芦一样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许东来和其他的遮天小弟吓的脸色一变,嘘若寒蝉的站在那里,夹紧了屁股一动也不敢动。胡来依旧坐在那里,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似得喝着茶。

韩雨走到小马身边,蹲了下去,冷笑道:“这一脚,不是因为你犯了规矩,而是因为,你还在遮天,还是咱们社团的人,而你刚才的那个举动,让老子很丢人,让整个社团都为蒙羞,替你不耻!”

“并不是你的裤裆里夹着个肮脏的玩意,就能说自己是个男人的!男人,最起码要敢作敢当!你敢作敢当吗?扯淡!你他妈的甚至连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你是个屁的男人!你压根就不配做个男人,更不配做我遮天的人!”

韩雨的声音不大,却字字如同雷鸣一般响彻在小马的耳边。他想怨毒的看着韩雨,他想大声的反驳,甚至是动手,可他不敢!他甚至不敢抬头,不敢正视韩雨,甚至,不敢让小腹的剧痛从他嘴里哼出声去。

他虽然是农民的手下被编到遮天里的,可也见识过韩雨的手段。知道自家老大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他,怕死!

“如果不是许总替你求情,你这只手早被切下来喂狗了。”韩雨只觉得心中的火气消了许多,目光轻轻的在他手上瞄了一眼,有些不爽的挑眉道:“滚吧!”

小马愣了一下,他鼓足勇气抬起头,看了韩雨一眼,等确定这不是做梦之后,这才如蒙大赦般慌忙爬了起来,急忙转身就要向外走。韩雨忽然挑起了眉头,叫住了他。

小马身子一颤,虽然心中害怕还是停了下来。

韩雨轻叹一声:“人家替你求了情,难道你连个谢字都不会说吗?”

小马忙尴尬的走了回来,对着许大来抱拳致谢。许大来哪儿敢当啊?牙齿都哆哆嗦嗦的碰到一块去了:“小,小马哥,今天的事情,是我把你害苦了,你,回头,我……”

许大来想弥补一下,可当着韩雨的面却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显得吞吞吐吐的。尤其是当小马的眼神扫过他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今天好像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办了一件忒蠢的事!

“不用了,是我自己犯了社团的规矩,怪不得您!”小马用嘴里轻轻的飘出了一句,可其中是不是夹杂着愤怒,怨恨,那可就谁也说不清楚了。

韩雨淡淡的道:“作为一个聪明人,应当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今天,我只是将你赶出了遮天,可不希望哪儿天,看着有人将你的……抬到我面前。”

人太多,韩雨将到了嘴边的尸体咽了回去。

小马微微一颤,知道自己想要回头找许大来麻烦的念头被韩雨看穿了,所以提前给了他一个警告。他也不敢说话,只是冲着韩雨再行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韩雨目光轻轻的扫动,看着面前这些手下,轻声道:“刚才,谁冲撞了外面的保安?自己去道歉!其他的人,向这里的工作人员和顾客赔礼。记住了,你们是遮天的人,不要管别人怎么看,总之,要把自己的身子站正了。”

那些个小弟哪儿敢说半个不字?道歉,赔礼,凡是在这里买房子的人,都得到了一万块钱买房基金,算是遮天为刚刚惊吓了他们一事所付的精神损失费。如此一来,虽然还不至于让这些普通的老百姓就对遮天产生多大的好感,可至少并不会再厌恶,或者害怕他们。

至于这些犯了错的小弟,还要回去主动的找裁决堂接受制裁。韩雨更是趁机让裁决堂正式开始发挥作用,彻底的整肃一下社团的规矩。

虽然,他们颁布了一些规矩条例,可手下的这些人,有不少都是从农民,废柴,叫驴他们手里接管来的。关系复杂不说,以前也散漫惯了。一时间根本就改正不过来,而韩雨早就想要找机会整顿一下,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下手的切口。

却不想今天,只是阴差阳错的出来买套房子,竟然就让他撞上了。只能说,小马哥很倒霉,真的!

等遮天的小弟都退了出去之后,整个售楼大厅的人看向韩雨和胡来两人的眼神就变了。许大来身边的那个女人,更是没了最初的那点花花心思。她看的出来,韩雨瞄向她的目光非但没有那种他所熟悉的色迷迷的光芒,反而让她心里毛毛的,好像她就是一段废旧木头似得……

“原本,小马的手是要废掉一只的,可我这是给你许总面子。”韩雨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许大来擦一下额头的冷汗,虽然大厅里有空调,可是这样的天气,他能够吓出汗来显然也是惶恐至极:“是,是,我知道,我不应该叫兄弟们出来帮忙。我,我也很感谢您。我马上就将那别墅买下来,有些简陋,只盼您不要嫌弃!”

“得了吧,哪儿个稀罕你的别墅?你血已经流了,灾自然也没了。”胡来笑眯眯的站起了身。事情完了,他和老大自然也要回去了。

韩雨静静的望了他一眼,轻笑道:“能够在那个时候,还能够替一个不相干的人说情,至少说明你这人还算讲义气!呵呵,买房子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咱们也算是认识了,日后,你那边但凡有什么事情,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着,韩雨在他身边轻轻的低声说了一句:“不过,有的时候,一个不适合的女人,可能会害了你。能够花钱能买来的东西,无论贵贱,总有一个价格。可有的东西,却是千金不易!”

“不过一具红粉骷髅罢了!小心哪儿天再为你招来血光之灾!”胡来对着许东来嘿嘿笑了几声,跟在韩雨后面走了出去。

许东来心头微微一动,看着韩雨的背影,目光中渐渐的流露出一种轻叹。

以前的时候他的场子是被农民罩着的,那农民他也见过,可是跟眼前的韩雨比起来,却差的远了。无论是气势,姿态还是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杀伐在握的从容,如果说农民是个看家狗的话,那韩雨便是那丛林中的万兽之王!

那种大气,雍容,让人折服!

他转过头来,看了自己身边的女人一眼,就好像是刚刚韩雨在看小马似得,目光中充满了厌恶。其实,就算韩雨不说,他也不会再要这个女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个温顺,善良,在自己年轻扛打包,出苦力,没有钱的时候也能守在家中,时刻为他准备一口热乎饭,热乎汤,守了他十几年,伺候了他十几年,终于等到云开见明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给当成了黄脸婆,忘到了脑后的那个女人。

一时间,他竟然流下了泪来!

“这是五万块钱你拿着,咱们俩结束了。”许大来抽出厚厚的一打钱朝女孩怀里一拍,头也不回的快步朝外走去!

那女人拿着钱,呆呆的站在那,甚至根本都没有出言挽留自己的男人。她只是望着韩雨和胡来的背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怨毒之色……

“嘿,老大,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后面有人撵着吗?”胡来笑眯眯的来到摩托车旁边。

韩雨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他轻笑道:“废话,咱们这新房子买了,现成的,不装修装修搬进去,那能住吗?”

胡来忙点头应是,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似得,轻声道:“唉,老大,那几个犯了事的小子,回头怎么弄,难道也要废掉一只手?”

韩雨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难道想要咱们的人以后都是独臂大侠啊?亏你想的出来,让墨迹给那几个小子来十天的特训,训练量就照着他们平常时候的三倍好了!我不打他们,也不骂他们,我累趴下他们!”

“以后他们也能多几手保命的本钱。顺便还要感谢老大您对他们的宽容,大度,啧啧,一举数的,老大不愧是老大,高,高啊!”

韩雨扑哧一声笑了,轻飘飘的吐了两个字,便将胡来的点评给定性了:“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