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57章 哑丫头

157章 哑丫头

一路上,小丫头一直紧紧的抱着韩雨的脖子,虽然她不说话,可是那一双如同天山湖水一样清澈的眼睛,却一直紧紧的看着韩雨。她的眼神很干净,就好像从天而降的雪花一样。

小手紧紧的抓着韩雨的衣服,她抓的那么用力,就好像生怕一松手,韩雨就会不见了似得!那种惊恐和依恋,很轻易的就触动了韩雨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

以前的时候,他也听说过有人专门买或者骗了小孩子来通过碰瓷等手段讹诈钱财,却从来没往心里去。在他参军之前,他所在的小山村民风淳朴,虽然偶有拦路抢劫,偷盗之类的事情发生,可鸡鸣狗盗自古有之。

那些人虽然为祸一方,可良心也没有坏到能拿小孩来讹人,欺诈的地步。至于他后来到了部队,更不可能接触到这一块了。

以至于最开始的时候,他还真就爱那个这件碰瓷的事情当成了一次意外。毕竟他虽然让人狠狠的打磨了一下卓不凡开车的技术,可这小子毕竟没什么经验,而且有的时候比较莽撞,他若是一时走了神也不是没可能。

可后来韩雨却发现了一些疑点。首先便是那穿着鹅黄色风衣的女子拒绝去医院,若真的是她妹妹的话,受了伤没有理由不赶紧送去医院治疗的道理,哪儿能像她一般坐在哪儿里,拐弯抹角的想着讹钱?

再一个,虽然小丫头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比那件鹅黄色的风衣差多少,可在她抱着小丫头的时候,韩雨发现小丫头的脚上穿的是单鞋,薄袜子。这么冷的天,还有谁会给小丫头穿这种压根就不保暖的单鞋和单袜?

还有那小腿上不经意间露出的一片淤青,一处微圆的疤痕,分明就是旧伤,哪儿是刚刚被车碰出来的?再结合小丫头不哭不闹的怪异,还有那几个表演拙劣的群众演员,韩雨若是再不知道对方是碰瓷的话,那他就该一头撞死了。

“乖,不要怕,叔叔带你去医院啊!我们把伤口包扎一下,然后叔叔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韩雨轻轻的给怀里的小丫头擦着额头上的血渍,嘴里说着柔柔的话语。

小丫头眼睛眨巴眨巴,似乎是在确认他有没有恶意。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让韩雨一下放心了不少,老话说十聋九哑,她既然不是聋子,那十有**也不是哑巴。

“唉,兄弟,这丫头不是你侄女啊?”司机师傅从反光镜中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出声问了一句。

韩雨轻轻的嗯了一声。

司机挑眉道:“我说兄弟,你这该不会是拐带来的吧?我可告诉你,这贩卖人口可是犯法的。你这年纪轻轻的,可不能干这种坏良心的事!”

韩雨苦笑道:“谁说她是我拐来的?我刚才开车不小心碰了她一下,现在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嗯?”司机惊讶道:“她就没个家人在身边吗?”

韩雨见这司机一脸淳朴,倒也不想太过打击他的热情,只得耐着性子解说了两句。司机拍着大腿道:“哎呀兄弟,你这莫不是遇到碰瓷的了吧?我可给你说啊,咱们市可有不少人干这行当的。尤其是在北城这地方。”

韩雨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

“嗨,我是干什么的?我给你说,咱们市足足有十多伙专门碰瓷活着行骗的,什么不像是亲人啊,压根就不是!这些小丫头啊,都是被骗来或者偷来的,年纪大点的,被逼着出去偷包,抢东西!年纪小的,就找那种人多的地方去卖鲜花,或者出去碰瓷!”

“单单是我就看见过好几回,这些人大多以那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活着外地人为目标,那些被他们讹上的人,为了避免招惹麻烦,大多都会选择破财免灾!”

“难道他们就不报警吗?”韩雨的眼睛轻轻的眯了下来。

“报警?这些人大多都是团伙作案,就算警察把当事人给带走了,可谁知道他们的同伙在哪儿猫着?那些外地人出门不过求财,哪儿敢得罪这些地头蛇?”司机师傅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们本来离医院就不远,此时说了几句话的功夫便到了医院门口。韩雨付了车钱,抱了小丫头便进了医院。刚好遇到了慕容飘雪。

“唉,黑衣,你怎么回来了?”一见到他,慕容飘雪便禁不住惊讶的出了声。

这几天她一直和邵洋一起轮班负责照看梁欢,刚刚她才从邵洋那里得知韩雨已经来探望过梁欢并回去了,可此时却冷不丁的撞见了韩雨,自然有些惊讶。

不过马上她的注意力就被韩雨怀里的小丫头给吸引了过去:“哇,你从哪儿抱来的小丫头啊?你女儿?嗯,怎么脑袋破了?你给摔的?”

韩雨没好气的一翻白眼:“什么我的女儿?这是我路上碰到的,唉,三言两语的也跟你说不清楚,走,帮我把她头上的伤好好处理一下,再给她做个全面检查!”

“啊,噢!”慕容飘雪不敢怠慢,忙带他进了外科。

韩雨上午临走的时候,已经和那个院长将价格谈过了,双方已经确定了买卖的意向。而韩雨则将具体的操作交给了邵洋和慕容飘雪。而如今,医院几乎都已经知道慕容飘雪和邵洋将要买下医院,所以,现如今慕容飘雪的身份,已经跟半个院长差不多。

她进哪儿个科室,都没有人敢拦着。

“怎么摔的?嗯,得亏是额头,抹点消炎的碘酒就行,这要是碰到了脑袋上,怕就得缝针了!”慕容飘雪一边朝小丫头的额头上擦着碘酒,一边道。

“不会毁容吧?”韩雨皱眉道。

“不会!她这才多大的年纪?顶多也就是稍微留点疤痕!”慕容飘雪完了工作,探手在小丫头的脸上抹了一把:“这小丫头可只能瘦,不过倒挺勇敢的,碰破了头也不哭!”

韩雨轻叹道:“她不会说话!”

“嗯!”慕容飘雪点了下头,忽然,她的手一僵:“嗯?你说什么?”

“她不是不哭,而是她哭不出声音来!”

“哑巴?”

韩雨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来这找你帮她做个系统的检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韩雨将路上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那边,慕容飘雪的眼圈红红的,轻声啜泣道:“黑衣,你,你一定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伙王八蛋!这么小的丫头她们竟然也忍心往那车轱辘底下推,她们,她们这还是人嘛?简直就是畜生!”

说着,又伸出手去爱怜小丫头。小丫头只是安静的坐在韩雨的怀里,用一种怯生生的目光望着她,却也不躲闪。好像是怕惹怒了她一般,那种干净的好像是远古天空般的眼神,望的慕容飘雪心里一酸,逃也似得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她又跑了进来,手里已经拿了一身蓝色的保暖内衣和一件白色的羽绒服,眼圈依然微微泛红:“二楼有专门给小孩洗澡的房间,你带她先去洗个热水澡,去去身上的寒意,别冻感冒了。回头再把新衣服换上,这么冷的天,那些人竟然让她穿的这么单薄,她们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

“心?她们有心吗?”韩雨不屑的哼了一声,拿了衣服抱着小丫头上了二楼。

慕容飘雪很有心,当韩雨来到二楼的时候,她早就安排了两个小护士在那里等着了。奈何小丫头缠着韩雨根本就不撒手,更别说是将她交给那两个小护士了。她虽然不会说话,可那双灵动传神,恍若有着生命般的双眸,只是轻轻的往韩雨身上一扫。韩雨便清晰的感受到了她的委屈,她的恐慌,她的依恋,哪儿还再舍得强行将她交给别人?

韩雨抱着丫头,跟在那俩小护士的后面进了专门给小孩洗澡的房间。旁边的池子里已经放满了热水,室内开着空调,一进去便感受到了暖暖的热风!

韩雨将丫头放在一张铺着毛毯的小床边,旁边一个护士笑着道:“来,您将孩子放在这,我们先帮您把她的衣服给脱了!”

看着丫头向后畏缩的神情,韩雨有些无奈的道:“算了,她有些怕生,还是我来吧。”

丫头对别人,哪儿怕是慕容飘雪都有些畏惧,警惕,可就对韩雨却十分的放心。她的嘴角甚至带上了浅浅的笑意,可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没忘了用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韩雨的衣服。

韩雨将她的鞋子轻轻的脱了下来,入目的是已经红肿的脚踝,大概是因为痒她经常用手抓的缘故,有的地方已经抓破了皮,露出微黄的脓汁来,和袜子已经黏在了一起。

见到这情景,旁边连个护士的眼圈都红了。另一个也红着眼圈,若不是她们已经知道韩雨并不是小丫头的亲人,只怕她们此时已经要扑上来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没有人性的家长了……

“不能硬朝下拽,那样太疼,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把剪子和碘酒!”一个护士微微红着眼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她将东西便拿了回来。韩雨小心的将那单袜剪破,先把那没有沾上脓的袜子扯了下来,露出了发红的十个小脚丫!大概是感觉到了麻痒,小丫头轻轻的用一只脚在另一只脚上轻轻的蹭了起来!

她的眉头微微皱着,纯净的眸子里不由自主的堆出一抹痛苦的神色。若不是韩雨用手按着她的小手,此时她或许已经抓了起来。

韩雨自认不是一个柔弱的人,可此时见了她的动作,却竟是差点落下泪来!那一双能够握刀杀敌,稳若磐石的手,甚至都有些微微发抖!

韩雨伸出手,用自己宽厚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脚丫,强自压抑着声音中的颤抖道:“丫头先忍一下,等,等会儿咱们烫烫脚,就好了!”

丫头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停止了挣扎,甚至还对他露出一个坚强的笑容!笑的韩雨鼻子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