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59章 蓄势

159章 蓄势

“我们愿意赎罪,愿意赎罪!”人都是好生恶死的,所以她们回答的很快。

慕容飘雪上前一步,厌恶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你们给小丫头用的是什么药物?”

“没,没用什么药物,是,是辣椒水,胡椒水和烟熏……”回答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这种残忍的做法会招惹对方的不快!

“你……”慕容飘雪身子一颤,气的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难怪小丫头的嗓子有些红肿,发炎,自己还以为是什么药物竟然如此霸道,却没想到竟然是用烟生生熏出来的,用辣椒水灌出来的!

“算了,不至于和这些人置气!”韩雨此时反倒冷静了下来,将慕容飘雪拉到一边。

“老大,其实手段残忍的不止是她们,其他的人也这么干。”门口,胡来带来的一名小弟大着胆子道:“我在加入社团之前,就是街头上的混混,所以知道些她们的手段。这些碰瓷的,往往会将孩子弄成残废,什么砍手,断臂,都是常有的事。”

“甚至有些恶劣的,会将那些小孩弄成畸形,让他们到街头去乞讨。让她们用手从烧开的油锅中拿东西,以便偷人的包裹时才能够下手够快……”

韩雨听的有些目瞪口呆,跟这些人比起来,眼前这些人对小丫头做的这些,又算的了什么?

“你叫烟嘴吧?”韩雨扫了那小弟一眼。

“是,老大,他们,他们都管我叫烟嘴!”那小弟有些意外又有些兴奋的挺直了身板,显然在他看来能被老大叫出名字是一件很荣幸的事。

“喜欢抽烟?”这个烟嘴就是他设计叫驴的那晚带头给兄弟们打气的那人,韩雨当时便记住了他。

“嘿,没事的时候喜欢抽两口!”烟嘴小心的回了一句。

韩雨轻声道:“我让你办件事,若是你能办好了,回头我送你两条好的。”

“老大您请吩咐,我一定全力以赴!”烟嘴忙将胸膛挺的笔直,大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带上她们,三天之内将全市所有贩卖人口,碰瓷,虐待小孩的这些人全都给我查出来。顺便在道上将消息散播出去,日后但凡我遮天的地盘,绝不准再出现类似的事情。公安局管不到的地方,咱们管!法律不好办的人,咱们办!”

“老大,全市吗?”烟嘴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的任务只是暗中将那些人都给我查出来,尽量看住,回头我会通知上面,将这些人都送进去!”韩雨轻声道。方文山才刚刚进到市局,有这些功劳在手,想必他的位子会更稳当一些!

“是!”烟嘴忙答应一声,将那几个人带了出去。

胡来长长的吐了口气,脸上重新挂起了佛祖般的笑容:“这是一件大好事,那些孤苦伶仃的孩子,会感谢你的!”

韩雨摇了摇头,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轻声道:“我不求她们感谢,只求自己心安!我之所以会走上这条路,并一直走下去,就是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制定出一套合理的地下秩序,让这个不公平的世界能够变的公平一些。”

韩雨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又想起了黑子。想起了他憨厚的笑脸,想起了他用鲜血和生命所染红的那五千块钱。身为强者往往不得好死,可身为弱者往往又不得好活。在生和死之间,他选择了生,在强和弱之间,他选择了强!

没有人知道他所走的这条路的结局是什么,可他既然走上来了,就只有坚定不移的一直走下去。

慕容飘雪也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家破人亡的事,想起了自己为了大烟连自己都能出卖的老父亲。若不是韩雨,只怕今天的她会和小丫头一样,生活在黑暗和冰冷的世界里吧?

抬起头,她深深的望着韩雨的侧脸,目光柔和的仿佛湖水般的绸缎……

“师傅曾经说过,既然你不想被这规矩所约束,那你就只能打破它,然后重新建立一个属于你自己的规矩!用佛家谒语讲叫,脱了衣服去!”胡来笑呵呵的在旁边打趣了一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韩雨的志向,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绝不是出家人该有的向往……

几个人离开了那里,朝外面的操场走去。路上,卓不凡,胡来等人的注意力自然都转到了小丫头的身上。

“唉,大哥,她多大了?叫什么?”卓不凡忽然在旁边问了句。

“我怎么知道。”韩雨皱了下眉头。

还是慕容飘雪心细一些:“丫头,你会写字吗?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小丫头微微迟疑了一下,干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迷茫,随即轻轻的点了下头。

慕容飘雪惊喜的道:“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太好了,你把你的名字写给姐姐看好吗?”

小丫头再次点了下头,韩雨将她放了下来,旁边的慕容飘雪将随身携带的笔拿了出来,伸出自己的手道:“来,在姐姐的手心上写!”

小丫头握着笔,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写下了三个字:桐羽!

“桐羽,你叫桐羽?这名字可真好听,姐姐叫慕容飘雪!”慕容飘雪眼睛一亮,将她抱了起来,用自己的大脸在小桐羽的脸上亲昵着,为她介绍韩雨道:“这是你的黑衣哥哥,那个是和尚哥哥,嗯,这个叫小凡哥哥!”

慕容飘雪陷入那是女性身上的那种温柔大作,抱着小桐羽不断的为她介绍起韩雨等人来。小丫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们,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慕容飘雪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叫了起来:“她笑了,唉,黑衣,你看她,她竟然笑了。呵呵,太好了,小丫头,你竟然会笑,太好了!来,再笑一个,给姐姐再笑一个!”

胡来看了韩雨一眼,小心的抱怨道:“和尚哥哥?我怎么听的这么别扭?咱们这辈分也小了点吧?”

“怎么了?”没等韩雨出声,慕容飘雪便瞪眼道:“让她叫你叔叔也行,只要你不怕哪儿天有个头疼发烧的,却吃了肚子疼的药,打针的时候,针头插在了屁股上……”

“停停停停,哥哥,和尚哥哥!”胡来不等她说完,便连声认输。他可不想自己哪儿一天真头疼发烧的时候,却又拉起了肚子!

“老大,其实我觉得叫哥哥挺好的,至少说明咱们这些人年轻,不老!你看,我现在就觉得自己年轻了好几岁呢!”胡来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那边慕容飘雪这才满意的笑了,自抱着和小桐羽说向外走去!

知道了小桐羽不能说话的缘故之后,慕容飘雪便回了一趟医院,将邵洋也拉了回来。邵洋不愧是走南闯北的国手,他仔细的对小桐羽做了一番检查之后,告诉了韩雨等人一个好消息,她的声带还能恢复。

这让韩雨等人非常兴奋,剩下的几天,邵洋便留在了训练场,全心全意的为小桐羽进行治疗。反正梁欢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他能够控制自身的情绪,修养一段时间便会渐渐的康复。

而其他社团小弟的重伤员也都被治疗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轻伤或者普通的外伤,自然有其他的医生进行处理。不得不说,邵洋曾经的人脉很是广阔,从他回来之后,已经找来了十几个医生坐镇。

这些人大多都很年轻,有的是他从其他医院挖来的,可更多的却是他当年的那个导师按照他的要求推荐来的刚刚毕业的年轻人。眼下这些人将会和邵洋,慕容飘雪一起成为遮天新建医院的主力。有他们在,无论是对遮天还是普通人来说都是一种福音!

而这几天的治疗,让韩雨发现了邵洋的另外一个身份,中医。

他会针灸,把脉,会用大量的草药,通过察言观色中便能够点破你这人身上是不是有毛病。黑羽堂有几十个小弟都是在训练的时候被他发现旧伤,旧疾等问题,从而得到确认的。至于什么头疼,胃疼的更是有一大堆的人找他问药,有些毛病轻的甚至都好的差不多了。

如此一来,邵洋的名声大振,被遮天的小弟们敬为神医!

韩雨对邵洋也很满意,因为他让小桐羽身上的伤病有了明显好转。如今小桐羽身上的淤青已经消失的快看不见了,脚上的冻疮也好了。就连声带发言,慕容飘雪说也已经有了好转的迹象。

最明显的就是小丫头脸上有了明显的红润之色,那双恍若镜子般的双眸越发的干净,纯粹,让人看她第一眼的时候便禁不住被她的眼睛,被她所吸引。小丫头的胆子也难得的大了许多,脸上渐渐的有了笑容,露出了本就属于她这个年龄段的活泼俏皮,天真可爱的性子来。

这几天韩雨也一直呆在训练场,看狼牙,墨迹他们训练从黑羽堂中挑选出来的六十个精英,这些人将来是要进裁决堂的,没有强大的实力,他们根本无法执行裁决社团内部犯了规矩的兄弟,更无法去裁决那些逍遥于法律和道德外的垃圾!

寒风扑朔,韩雨却傲立在训练场上,迎风而站。一身黑衣,任由朔风裹挟着他的身体。

“错了,刚才那刀不是这样的,你要是躲不开,就跟他玩命,知道吗?只要你够快,够狠,倒下的就是他,要相信自己,就像这样!”韩雨走到两名对打的小弟旁边,捡起一人的木刀,和对面那小弟做起了示范。同样的动作,可是倒下的却是对方!

“再来!”韩雨将木刀丢给那小弟,大声道。

那小弟忙爬起身来,拿起木刀继续锻炼!

韩雨一个人同时最多只能看五对,也就是十个人,而这十个人都是这几天训练表现最突出的,是那六十人中的佼佼者。剩下的五十个人一直在旁边,由狼牙带着进行体能和毅力的磨练!经过这边的时候,他们往往会朝同伴投以羡慕的眼神。

能够被老大亲自训练,那就相当于是老大的半个徒弟,除了能够学到更多的本事之外,也意味着他们已经被老大记住了,日后自然更容易上位。

所以,那些还在进行体能训练的人,无不全力以赴。因为韩雨说了,他将从中挑选二十人,如今,还有十个名额……

有了同伴羡慕的注视,正训练刀法的小弟们自然更加的专注。他们站在冷风中,大声的呵斥,对打着。木刀虽然包了软布,可全力砸在身上也挺疼的,若是挨的多了,虽然不至于筋断骨折,可一身的淤青疼肿却是难免的!得亏有邵洋在,他每天用中药熬的补元气的汤,活血化瘀,若非如此,只怕这些小弟在第一天训练的时候便倒下了,哪儿还爬的起来?

韩雨站在旁边,眼露满意之色的望着正热火朝天的在朔风中训练的小弟,仿佛看见了遮天的勃勃生机和未来……

“老大,老大!”旁边一声急促的喘息唤回了韩雨走掉的神思。

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