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6章 鞘中之刀

166章 鞘中之刀

“你?”赵达钢笑了:“小子,有志气有信心是好事,可要是认不清自己的实力,盲目的自信,那可就是狂妄自大了。”

韩雨直接道:“我承认,无论是狂风帮还是楚兴社,黄泉道都比遮天的实力要强一些,可是,他们存在了这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统一整个天水市的黑道,而且相互杀伐,使得秩序越来越乱!”

说到这韩雨心中一动,这一次怕不是方文山替自己约的赵达钢,而是对方找方文山约的自己。就如同自己所说,天水市的黑道秩序混乱的够久了,作为一个有能力的贪官,赵达钢只怕比自己还想着让道上消停下来!

可社团消失是不可能的,所以统一便成了唯一的途径。而遮天在短时间内统一了北海,灭掉了叫驴,农民统一了北城,自然也被他看在了眼内。

因为他看好遮天,所以才会容忍自己的狂妄。而前两次的事情,除了他出钱交人之外,上面本就想平息这件事才是他那么容易就糊弄过去的关键。只怕在他统一城北的时候,这些人便已经做出了选择。

想明白了这一点,韩雨更有底气了:“而遮天存在的时间虽短,却比他们更有朝气,也更有进取的决心。想必您也知道,前几天遮天便曾击败了狂风帮,彻底统一了北城。”

若非见你有了能够对抗狂风帮的实力,你小子又岂能站在这?

赵达钢白他一眼,似乎对自己的心思竟然被这个年轻的小子给看穿很是不满:“黑道八不准,你可能贯彻下去?”

“盗亦有道!我一直认为,就算是在道上混的人,刀头舔血,却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而黑道八不准,便是遮天的原则和底线。”韩雨沉声道。

“好,盛世嘉园售楼部的那件事,你做的不错。我便信你一回,小子,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若是你忘记了自己的承诺,我便是调部队,也扫平了你!”赵达钢冷声道。

韩雨愣了一下,喃喃的道:“您,您这话什么意思?”

“笨蛋,你说呢?”方文山又踢了他一脚,似乎在用这种方法来宣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闷气。

韩雨却一点也不给他计较,因为赵达钢已经给了他足够多的惊喜:“放心,赵局,我一定不辜负……”

“打住,小子,今天我们什么也没说,日后你做什么也跟我无关,你别想拉我下水,更别想我能照顾你!我只是不想看着他们继续互相厮杀下去,天水市,乱的更久了!”赵达钢深深的望着韩雨的眼睛:“若是你真的能够结束这种局面的话,连我都得谢谢你!”

韩雨缓缓的一鞠躬,沉声道:“您是个好官!”

“得了,你小子想说我是个贪官你就直说!”赵达钢看着自己的住所,笑骂道。

他这套别墅,足足有三百平,若是只靠他那点薪水,只怕干两辈子他也住不上怎么好的房子。可就像韩雨刚刚说的,只要你做实事,贪不贪的不仅老百姓不管,就连上面也不管!

韩雨连道不敢,想了一下,他又从兜里掏出一支笔,交给赵达钢。

“这是什么?”赵达钢眉头微微一皱。

“录音笔。”韩雨轻声道。

赵达钢和方文山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赵达钢摇头苦笑道:“你小子,还真够毒的,刚才若是我真的让你走了,你小子是不是就打算用这个来要挟我?”

韩雨轻叹道:“我也是为了自保。”

“哼,自保?说的好听!”赵达钢白了他一眼:“那你现在怎么又拿出来了?”

“若您只是一个贪官的话,我自然会留着这支笔。可您是个好官,若是我真的做了什么错事,只怕您拼了官位不要,也会将我扫下马。既然如此,我留这笔何用?倘若日后您知道了,还会引起芥蒂,倒不如现在跟您坦白。反正,我也是个贪官!”

他是个贪官,可他只要能够维持好黑夜里的秩序,那赵达钢自然也不会对付他。韩雨心中一动:如此一来,黑道岂不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危险,那么黑暗?

“臭小子,你倒是老实!”赵达钢白了他一眼。

韩雨憨厚的一笑,几人又随便说了几句闲话,不过看的出来赵达钢对他已经有了戒心,不愿再像刚才那样毫不遮掩了。倒是方文山,即便是见了录音笔也一直很淡定。以前的时候,韩雨就能偷拍他数钱,泡妞的录像,更何况是眼下这么好的机会?他若是放过,他也不配叫黑衣了。

“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韩雨得了足够多的暗示,心情很是愉快,可同时聊完了该聊的,他将自己掌握的线索也交了,那边方文山和赵达钢在讨论明天这么行动的事,他在旁边听着实在感觉别扭,便想起身告辞。

“我和老方还有些事情要谈,他怕是不能送你了。这样,让静汐送你吧。”赵达钢略想了一下道。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韩雨急忙拒绝,可是赵达钢却是不容拒绝,让仆人上去喊他的女儿。

韩雨只好道谢:“赵局,那两瓶酒的确是药酒,而且喝了调养身体,提高精神,若是经常饮用的话还能够延缓人体的衰老。不过,每次最多喝一两。”

“若是多了呢?”

“适得其反!”韩雨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

“臭小子,若是我不让人送你的话,你小子是不是就不给我说这个了?”赵达钢眼睛都瞪圆了。方文山也喃喃的看着韩雨,实在不知道这世上怎么还有如此无耻之人?

“不会,我还给方叔也准备了两瓶,到时候我给他说了禁忌,自然会传到您的耳朵里,您不过是受两天苦而已。”韩雨小声道。

面前两位局长气的浑身发抖,赵达钢自然是气这小子尊卑不分,竟然连自己都敢戏弄。整个天水市给他送礼还敢玩猫腻的人,眼前这臭小子应该是独一个吧?方文山则是气苦这小子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又紧了紧。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一个恬静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您让我送谁啊?”

韩雨精神一震,紧紧的抓住这救命的声音,连声道:“啊,赵局,方叔,多有打扰,我先告辞了。两位留步,留步!”

说着,韩雨落荒而逃,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那声音的主人一眼。

那边,赵达钢和方文山对视半晌,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赵达钢捂着肚子,指了指外面:“就是刚才那个,像是兔子一样跑出去的那小子,你送送他……”

“嗯?”赵静汐有些好奇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不知道刚才那个年轻人做了什么,竟然能够让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如此开怀?她心中有了好奇,脚步难免比平时轻快许多……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的笑声才停了下来,方文山长长的吐了口气:“呼!这臭小子。”

“做事果断,胆色过人,心思缜密,偏又狡猾如狐!”赵达钢摇头笑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优秀的小子了,可惜,他竟然没有留在部队,却走上了这条路,真不知道部队里的那帮家伙是做什么吃的,这么好的一个苗子,竟然被他们给放跑了?”

“老团长,您生什么气啊,我倒觉得这是好事。”方文山轻声道。

老团长?他竟然叫赵达钢老团长?若是韩雨在此的话,怕是非吓一跳不可。很显然,方文山能够这么快从北海县调到市里来,并不仅仅是因为韩雨送了他不少功劳那么简单。

“这小子要是没有本事,他凭什么统一天水市的黑道?上一次,他在平水县的那个空心砖厂被干掉了那些倭国人,由此可见这小子就算不是个愤青,对倭国人也没什么好感。如此一个国家为重,民族为重偏又态度强硬的年轻人,越有本事,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才会越倒霉,不是吗?!”

赵达钢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些年道上的形势混乱,一些喽啰小鬼四处兴风作浪,挑拨离间,使得社团互相攻伐,已经隐隐有了越演越烈的趋势,上面对此已经点出过多次,若是不能统一对外,咱们不知道要吃多少暗亏!”

说到这,两人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赵达钢道:“怪不得,臭小子刚才说,他的 部队番号是要保密的!看起来,他是那支队伍中出来的了。”

“难怪,他一个人便搅起了这么多的风雨!”方文山也点了点头,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那个部队的名字。不不过他们却清楚,若韩雨真的是那个部队出来的话,别说他犯了纪律,就算是杀了人,也不会别开除出来。除非,有某些特殊的原因。

只是,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却是不能说出来的。

“过了年,我就要调往省公安厅任厅长,这里就交给你了。”赵达钢轻笑道:“一定要看好了这小子,有必要的时候,可以点拨一下,让他别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是!”方文山恭敬的答应了下来。

外面,寒风如刀,可房内两人的心中却渐渐热乎了起来。别人或许不清楚,可他们却知道,这几年那些跳梁小丑们暗中到底做了些什么!只是碍于他们的身份,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而如今,一把锋利的宝刀虽然还未出鞘,却已初露端倪。他们只要稍加点拨,那些砖头瓦块的跳梁小丑们便会明白什么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悔不该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