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9章 晨练热身

169章 晨练,热身

夜色渐渐深了,韩雨静静的躺在**,没有修炼。他只是静静的躺着,目光弯着窗外还遥远的看不见尽头的黑暗,看着窗外时不时被灯光反射出形状的雪花,脑袋里空空的,时不时晃过那张安静隽永的容颜。

天地一片安静,北风的呼啸和雪花的呼吸,全被窗子挡在了外面。

他就这样看着,明明没有喝多少酒,可心里还是晕乎乎的,仿佛醉了一般。

韩雨还从来没有试着这样去想一个人,从赵局家门口的见面到十二中门口的离开,点点滴滴就好像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回放。他这才忽然发现,虽然她们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可他竟然记得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是每一个表情。

我这是怎么了?想起自己糟糕的表现,韩雨有些懊恼的拍了拍头,他虽然不是那种见了美女便滔滔不绝,像是江水一样乱喷的花心公子,可也不至于如此进退失据吧?甚至,连她的名字都忘了问。这哪儿还有一点像是个狡猾如狐,杀伐果断的一方老大?

难道,我喜欢她?

韩雨目光一闪,似乎找到了理由。他轻轻的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马上又否定了。

应该不会。她们加在一起说的话怕是都不到二十句,中间还有一段台词是火影的。

韩雨从被窝里探出手来,轻轻的摁在了火影的脑袋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大概我只是欣赏她吧,就仿佛是欣赏一道美丽的风景……

天渐渐亮了起来,柔和的淡青色光芒从窗户中透了出来,韩雨走到窗边伸个懒腰,推开窗子,外面清冷的晨风吹了进来,让他的精神为之一震。

旁边,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走了过来,站在它的脚下。

韩雨轻轻的舒展着筋骨,笑道:“走了,火影,出去看看。”

“唉,老大刚买的油条,我正要进去喊你呢!”新买的别墅正在装修中,所以他还是住在浪漫烟灰,出了自己的卧室,便遇到了卓不凡。

几个人一起吃了东西,然后墨迹和胡来便回了训练场。卓不凡在得到韩雨的允许后也跟去了,韩雨交给他一个秘密的任务,他必须得去训练场多加些功课。

转眼间房内就剩下了韩雨和谷子文两人。见谷子文正在旁边跟跑步机较劲,他不由得皱眉道:“和这东西叫什么劲?还不如出去跑两圈!”

“一个人跑没意思!”谷子文淡淡的道。

“这话说的,怎么一个人了?”韩雨眉头一挑:“这不还有我的吗?要不咱俩比比?”

谷子文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好啊!”

他一直早就憋着劲想和韩雨再较量一阵,可如今社团的整个日常事务全都压在他的头上。虽然并不是很繁重,却不能离了人,所以总是没有机会。

现在难得韩雨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谷子文当然不会拒绝。两人直接下了楼,开车去了十二中的操场。

如今的十二中那些混混们几乎都被韩雨给拉走了,只剩下红颜的大姐头萧炎一个。而韩雨又以汉魂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从经济上给了这个邻居不少照顾,设立企业奖学金,一时间学校的气氛不知道好了多少。

校长对于韩雨的感激那就别提了,虽然他曾经揍过那个有着教育局处长当靠山的老师,教育局的那位来找他麻烦的时候,校长本来以为自己完蛋了,不想韩雨去那人家里拜访过一次之后,他非但没有了一点过错,反而在屁股下的这个位子上越坐越稳了。

如此一来,感激之余,校长对于韩雨高深莫测的实力也很钦佩,权衡之下竟然聘他成了这个学校的荣誉顾问。而如今韩顾问要来使用一下操场,看门的大爷当然不会拒绝。

顺手将一包红塔山塞到门卫大爷的手里,韩雨和谷子文径直朝操场赶去。

此时太阳还没有露头,只是用柔和的光线在轻轻的推着黑夜的菊花。时间还早,学校里没有几个人,如此倒方便了他们两人。

谷子文从车中下来,他穿着一身干净利索的运动服,轻轻的动了下手脚,一张嘴幽幽的白气便从他嘴里冒了出来:“黑衣,你可不要让我!”

韩雨更是连外套都脱了,只穿着黑色的短袖T恤,任由自己结实的双臂暴露在森寒的空气中。黑色的牛仔裤,黑色的运动鞋,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带着一股冷酷的意味,偏偏他的笑容恍若阳光一般灿烂。

“放心吧,我赢你又不是第一次了。”韩雨撇着嘴儿道。

谷子文被气的鼻子一歪:“那可不一定,我的爆发力或者不如你,可我的耐力却不一定比你差!”

“那可不一定!”韩雨睨了他一眼:“房子马上就装修完了,等咱们搬进去以后,咱们俩谁是第三,谁就负责打扫一个月的卫生。”

“第三?还有其他人吗?”谷子文惊讶的四周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除了微白的积雪之外,没有人影啊。

“废话,你跑的过它吗?”韩雨朝已经开始小跑起来的火影努了下嘴儿,然后窜了出去。

“我靠!”饶是谷子文是个冷静的杀手,也禁不住被韩雨这种作弊的举动气的不轻。一黑一灰,一前一后,像是两道离弦之箭似得窜了出去。

他们的脚步落在薄薄的积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而在他们的前面,却有一道仿佛无法超越的火焰般在不断的燃烧着,流动着,引领着他们的方向。

火影毕竟是只藏獒,是四条腿的。就算是韩雨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在奔跑这一项上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落雪无声,远非人类可及!

大概是因为这里的寒冷气候跟它基因中所记述的故乡极为相似的缘故,火影越来越兴奋,也越来越快。等到它跑第五圈的时候,韩雨和谷子文才刚刚跑到第四圈。

等到韩雨和谷子文跑到第十圈的时候,火影已经在它第十四圈的征程上呼啸了。

韩雨和谷子文两人之间的较劲,已经渐渐变成了他们和火影之间的较量,胸腔里不断挤出的粗重呼吸,让两人都觉得嗓子里火辣辣的,好像是被呛着了似得。

可他们却不愿意停下,若是输给了一条狗,哪儿怕对方是藏獒,他们也给人类脸上抹了黑,让祖宗蒙了羞!

又跑了四五圈,这操场一圈的长度大概是五六百米,这样算下来火影已经完成了一个万米长跑。他们两人虽然不足一万,却也跑了七八千米。都快比的上一次武装越野急行军了。

他们的呼吸自然是越来越急,速度也渐渐开始有了慢下来的趋势。

七八千米的距离,两人一直保持着比普通人冲刺略慢一点的速度,这已经相当骇人了。

而前面的火影,也不知道是跑累了,还是玩够了,竟然在车旁停了下来。

韩雨眉头一挑:“暗蛇,咱们就以火影为终点怎么样?”

“你保证他不再跑了?”谷子文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韩雨不禁一愣,正想说话却不想谷子文忽然一个加速冲了过去。韩雨两眼瞪圆:“我擦!”

他一声怒吼,急忙开始冲刺。奈何谷子文已经提前跑了起来,韩雨一阵紧追慢赶的,也不过跟他跑了个前后脚!

虽然知道韩雨有些放水的嫌疑,可依然不妨碍谷子文享受这份胜利的爽快:“呵呵,黑衣,你,你输了!”

“输就输呗!”韩雨弯着腰,大口的呼吸着清冷怡人的氧气。下了一夜的雪,又是清晨,空气比平时不知道好了多少。只是长时间奔跑,带来的负荷也不轻,让他的两腿有些酸的发软,不过他还是得意的道:“反正,我们只说你输了怎么办,又没说我输了干什么!”

谷子文却不在意的道:“这个无所谓,反正能赢你一次,我的心里已经很平衡了。”

“切,两个大男人,连我们火影都跑不过,还好意思在那说输赢,你们也不怕丢人?”旁边突然多出一个火辣辣的声音,好像是风中有人用冰块砸着雪山一样。

韩雨忙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小丫头正抚弄着火影的脑袋,不是萧炎还能是谁?

“你这丫头,这么早来这里干什么?”韩雨急忙瞪了她一眼。刚才离的近了,他和谷子文便已经发现了这丫头。

“哼,我还想问你们呢,这里可是我们十二中的操场。”萧炎白了他一眼,脆声道。

“那你跟你们校长说去,只要他免除了我这个顾问的身份,他请我我还不来呢!”韩雨斜斜的睇了他一眼,轻轻的压着腿道。

“切,给你个豆包你就当干粮,美的你!”萧炎丢给韩雨一个大大的卫生球,却对着谷子文不满道:“小蛇师傅,今天你怎么有空陪他无聊?我让你教我几招,你都一直推说没有时间!”

萧炎可以对韩雨没有礼貌,那是因为她是个女生,还是个孩子。谷子文自然不会跟她瞎掺和,所以他自动过滤了萧炎的质问:“训练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你先将身体练好,达到了要求再说!”

“好!等我完成了目标,我看你还拿什么搪塞我!走,火影,咱们去跑步!”萧炎风风火火的跑开了。

韩雨气的在后边嘀咕一句:“臭丫头,拿村长不当干部!唉,暗蛇,你什么时候成她师傅了?”

“以前你不是将他送到北海一段时间吗?我被她缠不过,便指点了她两下。”谷子文赞赏的看了萧炎的身影一眼。这么冷的天,这丫头却能起这么早出来跑步,单是这份毅力,便足以让人刮目。

韩雨对这事本来就没打算纠缠,所以随口问过,便拿了毛巾顺手丢给谷子文一条,擦着额头的汗道:“那个李中文表现怎么样?”

“还不错!”谷子文点了点头:“如今我已经将大部分经济上的事情都甩给了他,另外,从下面效益好的场子中又找了两个人做他的副手。现在,他正在负责集团大楼建设的事情。”

不论是为了漂白还是为了让自己能有个合法的身份,或者单纯是为了扩张,都必须拥有强悍的经济实力做后盾。娱乐场所来钱快,可毕竟有些钱来的不够正规,而且随着遮天的一步步扩大,现在虽然他们还能够支持,却已经渐渐流露出后劲不足的趋势来。

显然,单靠收保护费或者娱乐场所收入,已经不足以继续成为依仗。所以,这些日子韩雨和谷子文已经开始将目标投向实业。

只有正经的生意,才有可能做大,能够成为源源不断的生钱机器,为社团的发展提供充足资金!

只是,他们两人都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只能抛给手下场子中最为干练的李中文了。

韩雨将毛巾搭在脖子里,轻声道:“咱们对他还不是十分了解,所以要用也要防,毕竟现在社团绝大多数资金都掌握在他的手里!”

谷子文点头道:“我已经安排了几个信的过的小弟在旁边照望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韩雨知道谷子文做事的细致,所以放心的吐了口气,随即苦笑道:“就是不知道这家伙的能力如何!”

做娱乐场所有个好处,只要你按照常规来,别出什么昏招,一般上点规模的场子生意都不错,若是你能够在隐秘,安全和服务的质量上再有所突破的话,那恭喜你,你现在就算是想赔钱基本上都不可能了。

可做实业却不同,没有好的眼光和手段,就算你守着座金山也照样能够赔的一干二净。奈何一说起做生意,他和谷子文全都是那种就算不至于连乘法,加法的都算不对,可也只能保证自己还会小学的数学而已。

“如今,社团中暂时也还没发现这方面的人才,咱们眼下也只能去相信他了。好在现在只是照着建个写字楼,总不至于赔了吧?”谷子文将毛巾丢进车里,皱眉道。

韩雨点头轻叹道:“希望他不会笨到这个地步吧。”

谷子文苦笑一声,没办法,现在他们遮天在道上的名气是不小,可在经济上实在是属于土著。

韩雨却是神色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我记得有个叫余兴的人,据说眼光还行,回头你让人去调查一下,若是能够将他请来,好歹咱们心里也能有点底。”

“行!”谷子文将这个名字放在心底,忽然扭头望向远处,轻声道:“今天可够热闹的啊,又一个美女!”

韩雨忙循声望去,有些惊讶的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