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74章 静汐的电话

174章 静汐的电话

从楚氏集团离开,韩雨还有些晕乎乎的。楚云飞让人在北海县动手杀了他三十多个兄弟之后,韩雨和他之间便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从这方面来说,无论楚家的人是什么态度,他都不会放过楚云风的。

表面上看楚家的人想要借助他的手收复楚兴社,又怕引起许多人的不满,影响了楚家的声誉。所以才想和他联手,可实际上,却还是让他占了大便宜。

“这老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韩雨坐在机车后面,喃喃自语了一句。

“嗯?你说什么?”萧炎从前面回头问了一句。

韩雨连忙否认:“哦,没什么。”

“哼,我就看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黑衣,你可别上她们的当了。”萧炎冷冷的哼了一声,扭头大声喊了一句。

轰鸣的机车声不断的在风中呼啸,韩雨拍拍坐在旁边的火影,笑着道:“你好像对她们很有敌意啊!”

萧炎的俏脸微红,忙转过头去:“哼,我对她们有什么敌意?就是看不惯而已!你不信就算了……”

见萧炎不再说话,韩雨也乐的清静。清冷的风吹着他的面孔,打着他发热的胸膛也渐渐冷了起来,冰冷的理智再次回到了他的心中。

楚云风虽然是楚兴社的老大,可楚老爷子若是真的想要对付他,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别的不说,单单是跟在楚老爷子和楚颜身边的那两位出手,都不是一个小小的楚云风所能抵挡的。

在他们的身上,韩雨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血腥。

“难道,这老爷子是想麻痹我?”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他又摁了回去。就像是对方没有必要和他联手一样,同样也没有必要来用如此幼稚的手段来麻痹他。他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上当,被人所左右的人。

或许,他们是真的想和我合作吧。韩雨眉头微微一挑,露出一丝轻松的浅笑。

……

时光荏苒,很快便过了三天。这三天除了场子里留了必须的小弟维持秩序以外,其他的人全都在训练场苦训!既然上面已经不介意他们和其他帮派之间的争斗,那他们自然在积攒实力,等待着机会。

而教官方面,则略有改动。墨迹主动提议要对社团的小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还别说,他和胡来等人商议了几天,确实整出了一整套比较符合实际的方案,简单的说就是对遮天的小弟进行洗脑。

韩雨本来对此还有些反感,他并不想让手下的人都变成狂热的信徒。可墨迹却用现代的企业都会有自己的企业文化,来影响自己的员工,培养他们的归属感从而提高他们对公司的忠诚和奉献精神为理由劝服了他。

当然,最重要的是韩雨亲自把关了整个方案。上面并没有将他神话,只是简单的用语言,标语之类的东西,对他们进行潜移默化的简单影响。让他们尽可能的保持对他和社团的忠诚,而出发点也是他们自身的利益和未来。

出身部队的他,和明白这种看似毫不起眼的宣传到底是多么的有效,如果能够在不影响社团兄弟个人生活,性情的同时,让他们对社团更加的忠诚一些,韩雨当然是却之不恭了。

而如今,已经对思想教育工作有些上瘾的墨迹和胡来,甚至在推行自己的思想教育工作的同时,再结合实际,使之形成了更广泛,全面的独属于遮天的黑道社团文化。

这大概也算是遮天在道上的一次独有的创举了。

“老大,这一个月咱们旗下的场子收益不错啊!”谷子文看了一眼这个月的收益报表,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

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遮天总共收保护费七十多万,自家旗下的场子虽然已经拒绝了毒品,可单单是酒水,KTV,桑拿,洗浴之类的正经生意盈利,就达到了三百多万。

韩雨看了一眼,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们现在的地盘还不大,只是占据了天水市的一个城区便已经赚了这么多,若是将整个天水市都收入囊中,再做上点正经生意的话……

轻叹一声,韩雨看着上面那一连串的数字:“这可都是李子的功劳。难怪有那么多人不顾生死的也要走上这条道,感情这行来钱这么容易!”

谷子文皱了下眉头,也叹息道:“若是早知道出来混这么赚钱的话,我当初又何必去当什么杀手?”

“你若是没当这个杀手,又如何能够见到这么多钱?”韩雨笑着回了一句。

谷子文苦笑一声没有再说话。韩雨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当了杀手,让他有了别人所没有的经验和身手,如今,他又怎么能够坐在这里?他对自己了解的很清楚,若是没有碰上韩雨的话,就凭他,真的踏上了这条道也只有两个下场,要么是让人给宰了,要么是被人当枪使。

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活的如此滋润。

“行了,李子,你别站着了,赶紧坐吧。今天你可是咱们的功臣!”韩雨用亲昵的称呼,对着肃立下手的李中文笑着道。

“多谢老大,不过这都是老大和暗蛇哥支持的结果,我可不敢当什么功劳。”李中文的屁股在旁边的凳子上落了一半,正色道。

韩雨眉头一挑,笑眯眯的望着他道:“想不到,你倒是挺会说话!”

李中文脸色微微一红,正色道:“老大,我,我这可不是奉承。以前在农老大的手下替他管理场子,最好的一个月赚了也不过三十万。而且,我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按照以前的模式继续经营而已。”

“如今之所以效益好,一来是城北如今已经统一,各个场子也进行了规范。二来也是老大和暗蛇哥愿意相信我,有些事情由我做主。三来咱们社团的规矩好,所有的兄弟花销全部记账,四来则是少了违法犯忌的事,咱们场子的声誉上去了……”

“停停……”韩雨轻笑道:“你若是再说下去啊,我的脸皮虽然厚,也要忍不住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在咱们这里,你也用不着谦虚,这功劳是你的就是你的,我和大伙都看在眼内。要不是你帮着各个场子制定秩序,管理经营,咱们不赔钱就算不错了,哪儿还有的赚?”

“老大说的对,这要是交给和尚我,只怕过不了几天,就给变成和尚庙了。”胡来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韩雨轻笑一声:“所以,有过要罚,有功也要赏!这样,从这个月的利润里抽出十万来,作为你的奖励!你们几个觉得呢?”

胡来和谷子文齐齐点头,卓不凡对钱没什么概念,自顾吃着苹果抚弄着火影的头。

李中文激动的满脸通红,他忙又站了起来,微微颤声道:“老大……”

韩雨笑着摆手道:“拒绝的话就不要说了,在这里,咱们跟农民不一样,你不是我们赚钱的机器,而是大家在一个锅里捞饭的兄弟,日后好好干,有他们吃的,便绝对少不了你那口干的。”

“谢谢老大。”李中文激动的小眼睛都红了,声音微微颤抖。此时的他恨不得以死相报韩雨的知遇之恩。想想他大学刚毕业那会,便进了一个小工厂当主任,起早贪黑,废寝忘食,是他配合着厂长将厂子救活了。

可就是因为他说错了话,得罪了老板的小舅子,便被开除了。就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被对方给抢了去。从那时候起,李中文就发誓,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去赚钱,赚很多很多钱。

然而现在这个社会,想要白手起家是多么的难?他虽然有些才华,却依然处处碰壁。后来不得已之下,他才到了农民旗下的娱乐城里当了一名小领班。然后一步步的熬到了负责人的位子上。

可在农民的眼里,他跟那会下蛋的公鸡差不多。别说是拿他当兄弟了,就是他用一个场子为农民赚了三十多万的那一个月,农民也不过是在他月薪四千的工资里,加了三百块的奖金而已。

而如今呢?他不过是农民旗下一个场子的经理,却受到了老大的重用。他心里清楚,三百万的盈余至少有一半和他没多少关系。可老大还是毫不犹豫的拿出了十万块做他的奖金。

深吸一口气,李中文努力的站直身体,轻声道:“老大,我还有一个朋友,他在一家大型的集团企业做过总经理。咱们的社团日后是要进军实业的,而我更多的经验却都集中在娱乐场所这一块。我想将他介绍给过来……”

“好啊,太好了。”韩雨不等他说完,便连声答应道:“你看看他什么时候有空,将他带过来咱们好好聊聊。”

李中文一扶鼻梁上的眼镜,咧嘴笑道:“行!”

随后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关于成立集团的相关事宜,李中文对于旗下的娱乐场所的发展,又提出了几个非常不错的建议。全被韩雨一一采纳,几个人又聊了好一会儿,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渴望。

直到晌午的时候,李中文才起身离去。正在建设的集团写字大楼那边还有些事需要他去做决定,自然不能在这里久呆。虽然他不是对实业很在行,可比起韩雨几个来,却又不知道强了多少。

韩雨正和谷子文几个说着闲话,电话忽然响了。

卓不凡跑过去接了说了几句,便挂了。韩雨眉头一皱:“谁打来的?”

“是一个自称叫静汐的,说是找韩雨,让我给挂了。”卓不凡头也不抬的道。

“嗯,嗯?”韩雨身子微微一哆嗦,蹭的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