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77章 豪赌斗酒

177章 豪赌斗酒

“三星集团?棒子?”韩雨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目光中却闪过一抹凛凛的寒意。若说起这个世界上哪儿个民族最让他看不过眼,倭国人自然排第一,而韩国人则是当之无愧的老二。

这个民族在无耻上后学先进,勇争第一,如今已经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扬名世界的中医可以是他们的遗产,闻名世界的孔子可以是他们的祖宗。这个世界上不是没不要脸的,可像丫的这样如此不要脸,甚至连祖宗都可以不要的人,却绝对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独一份。

听到韩雨毫不客气的冠以棒子的称呼,静汐忍不住露出会心的笑容,左手则不动声色的在韩雨的胳膊上轻轻的拧了一下。

这时候金百万已经来到了近前,他目光瞥见两人亲近的小动作,脸上的笑容不禁僵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恢复了笑容,装作没有看见韩雨似得,对着静汐伸出手,目光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灼人热烈:“来静汐,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些业内的同行!”

老话说的好,人靠衣裳马靠鞍,要想好看就得穿!更何况眼前这位棒子的相貌,本身就长的颇为英俊?

再加上那一身明显是来自世界顶级设计师的精心之作的白色礼服,手上虽然看上去颇为平凡却绝对让人难以忽视的腕表,即便是韩雨都不得不在心中轻叹一声:这小子还真他妈的有点……帅!

只不过,这家伙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有些贱!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冷冷的望着这位出自三星这种世界一流财团的少爷。虽然他恨不得直接一脚踹飞了这丫的,可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今天他是陪静汐来的,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而给对方惹来什么麻烦。

好在静汐也没有让他失望,这丫头微微一笑,仿佛没有看见金百万伸出来的手似得,轻声道:“对不起,金少爷,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就不过去了。还有,在这样的场合,你最好还是叫我赵总,或者赵小姐,我可不想自己明天登上报纸的头条。”

这已经不能算是单纯的拒绝了,因为最后一句,明显的是静汐在向对方如此称呼她表示不满。若是比较要面子的人,这时候应该愤怒或者讪讪的离开,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才对。

可这货的脸皮和无耻绝对是棒子中的表率,只见他微微一笑,毫不尴尬的缩回了自己的右手,不要脸的道:“没事儿,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而且,我也不想我男朋友误会什么。”静汐仿佛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么一说,所以抱着韩雨胳膊的手紧了紧,满脸抱歉的道。

金百万脸上的笑容像是岩石一样扭曲了一下,他扭过头,好像是刚刚才发现韩雨似得,伸出了右手,轻声道:“噢,这位先生贵姓?不知道在哪儿高就?”

韩雨伸出手和他轻轻的握在了一起,顿时手上一股大力传来。金百万本想通过握手的时候用手劲让他出丑,却不想自己握住的那手便恍若一块岩石似得,又冷又硬,根本不为所动。

他的反应倒快,发现不对便立即想缩回来,可韩雨哪儿会让他如愿?手指微微一用力,韩雨目光平静,神情从容,手上暗中加着力气,嘴里却若无其事的道,“金少爷叫我黑衣就好。我不过就是自己弄了个草台班子混口饭吃,谈不上什么高就不高就的。”

金百万的眼角禁不住突突的跳动了几下,他觉得自己的手上好像多了一把钳子似得,就连手骨都发出了咔咔的响声,仿佛随时都要碎掉一般。

“呵呵,黑衣先生说笑了吧?”金百万声音微微一高,突然上前一步,在外人看来他仿佛要和韩雨来个拥抱似得,在靠近韩雨的时候用手臂微微一撞,然后用了个跆拳道中常用的卸力技巧,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出来。

哼,看起来他也不过就是有几分蛮力!金百万心中冷哼一声,认定了韩雨绝不是他这个从小就接受各种格斗技能训练的三星集团少爷的对手。

金百万后退一步,用他那颇为熟练却又难掩怪异的汉语道:“静汐,噢不,是赵小姐所在的大唐集团可是你们国内首屈一指的公司,你身为他的男朋友,怎么可能只有个草台班子?若是黑衣先生认为金某和在场的诸位,都不配知道的话,那金某也就不问了。”

韩雨哪儿不知道丫的在挤兑他?他目光一转,轻笑着道:“我不是不想说,只是我的公司才刚刚开始建设。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金少爷会在你们国家看见他的。集团的名字叫汉魂,金少爷可别忘了!”

金百万微微动了动被韩雨握的有些麻木的右手,用嘲弄的眼神瞄了韩雨一眼,用施舍似得语气道:“黑衣先生果然有志气啊,行,若是阁下的集团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一定会让三星集团和你合作,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这话一出口,旁边便有几个人望向韩雨的眼中便不禁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要知道,能跟三星集团这种世界上都能排的上字号的企业进行合作,自身的集团企业立即会提升几个层次不说,那可是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啊!

可韩雨好象没有这种自觉,他微微一皱眉,低声道:“金少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们Z国有一句老话叫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这世界的经济形势可不在那么好啊!若是有一天,三星集团也没落了,你放心,冲着今天的交情,我一定也会拉你一把的。”

“你……”金百万气的眉头一挑,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便要发火。

韩雨却猛的提高了声音,压根不给他这个机会:“金少爷是今晚的主角,我和静汐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韩雨微微低下头,温柔的笑道:“静汐,咱们走吧。”

静汐温柔的一笑,跟着他朝旁边的角落走去。

金百万气的浑身一哆嗦,他目光紧紧的盯着韩雨,眼中凶光直冒,从牙缝里生生喷出两个字:“黑衣……”

……

韩雨虽然不认识在场的人,可静汐却显然是个公众人物。至少他们两人走过的这一路,大部分人都举杯朝她示意,轻声打着招呼,目光更是时不时的从他身上扫过。

这些人的目光中所包含的意思,鄙视,嘲弄,或者是惊讶,他就好像是一只闯入了锦鲤池中的泥鳅似得,跟他们格格不入。

韩雨却不在意,他虽然是个小泥鳅的身子,却有着龙的心。在他一飞冲天之后,这些人的目光自然会变成仰慕艳羡的。

好不容易摆脱了众人的纠缠,静汐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

那边韩雨从服务生手中拿过了两杯红酒,递给静汐一杯,然后和她轻轻碰了一下。

见他如此悠闲,静汐不由苦笑着提醒道:“三星集团虽然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企业,可这个金百万却不是那种有心胸度量的人。你这样毫不留情的得罪他,只怕他会记仇的。”

虽然,韩雨刚才的做法让她实在是舒舒服服的长出了口气,可显然这种做法并不是理智的。

韩雨轻轻的抿了口红酒,轻笑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别忘了,脚下踩的是咱们Z国的土地,别说他是三星集团的继承人,就是他们的棒子头来了,若是用鼻孔看人,老子也不用给他好脸色。”

说着,韩雨将杯子里的红酒一下倒进了嘴里,然后咕咚一声咽了下去:“不过,我倒是真希望他来找我麻烦,我正愁没有理由好好的揍他一顿了。”

刚才金百万看向静汐的眼神让他很不爽,很不爽。就冲这一点,就算金百万不找他麻烦,他也会主动去敲打敲打对方的。

有的时候,男人的脊梁会比钢铁还要硬。

静汐被他噎的一翻白眼,很多的时候她总是会被韩雨懒散的笑容和平静的气质所欺骗,进而忘记了他的身份,忘记了他笑容背后的冷静,甚至是冷酷。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便掀起了天水市黑道的腥风血雨。这样的一个男人,恐怕最不担心的就是什么报复了吧?

“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君子,还是小心点的好。”静汐轻声劝道。只是,她虽然想到了这个金百万会报复,却没想到这报复来的这么快。

“那,就黑衣先生吧,我出来乍到,认识的人并不多,只能有一个算一个了。”说着,他像是好容易才看见韩雨似得,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你的杯子都空了,显然也是个知酒的行家,一起玩玩如何?”

静汐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忙上前一步想要阻止,韩雨却没给她这个机会。他转动着手里的空酒杯,笑眯眯的望着金百万道:“怎么玩?”

“简单,品酒最重要的就是品它的历史底蕴。咱们就看谁品出的年份最准确,谁就赢。”

“明白了。”韩雨点了点头,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绕了这么半天,就为削我的面子吧?我很意外,你能忍到现在。”

不理脸色变的难看起来的金百万,韩雨淡淡的道:“我和你赌了,彩头是什么?”

“一百万一局,三局两胜。当然,咱们今晚就是义拍来的,所以,我就算是赢了你的钱,也不会带出去的。”金百万深吸一口气,冷笑道。

“一百万太少!你既然是三星集团的少爷,想必也不缺钱。我们便赌三千万一局,三局定输赢吧。”

“三千万?你能拿的出这么多钱嘛?”金百万愣了一下,旋即冷笑了起来。

韩雨微微一笑,目光从四周轻轻的一扫而过:“三千万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可也不至于拿不出来。当然了,若是金少爷信不过我的话,那我便先和你赌一把,若是我输了,三千万归你。若是赢了,我便会有六千万,这样,足够我们继续剩下的两局了吧?”

在场的哪儿一个不是老狐狸,小狐狸?一看两人说话的神情,架势,便感觉到了两人之间隐隐的剑拔弩张。一个个的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颇感兴趣的看起了热闹来。

金百万的嚣张和骄傲,他们都是见识过了的。他们实在想不到,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竟然敢主动找他玩三千万的豪赌,这不是捋三星集团继承人的虎须嘛?

有些头脑转的快的人,瞥见了站在韩雨身边面露焦灼之色的静汐,隐约的猜到了些原因。

“好,就依你!”金百万当然不可能被韩雨给吓倒了,他探手入兜,直接从兜里拿出一张金卡:“这里面有一亿的现金,若是你赢了,全部归你,剩下的那一千万,就算是我给你的贺礼。”

周围的人顿时发出一阵抽气声,虽然他们一个个的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豪客,可也不可能像金百万这样面不改色的拿一个亿出来跟人玩。

啥叫实力啊?啥叫视金钱如粪土啊?这才是。

“呵呵,金少爷的名字可真没白气,够豪气。”韩雨微微一笑,轻声道:“不过,我就不用先拿出钱来吧?这么多的前辈看着,我也跑不掉!”

“当然,若是你没有钱的话,我便去问静,赵小姐要,你不是她男朋友嘛?想必她会很乐意替你还账的。”金百万很大方的笑着道。

他很享受这种被人注目,让人惊讶的感觉!这种挥金如土的有钱人的感觉。他悄悄的用目光瞄了静汐一眼,希望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震惊,看到崇拜,看到兴奋,可让他失望了。

那双深邃的仿佛星空般的眸子里,除了平静便只是一抹淡淡的担忧。

她在担忧这个粗鲁无知的家伙?

这个结论让金百万像是屁股底下着了火似得不安,他怒了:“来人,倒酒!”

早就听说自己酒店发生了亿元豪赌的老板,忙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他早就让人准备好了自己珍藏的三瓶上等葡萄酒,单单是这酒便已经价值几十万,不过他相信,不管结果谁输谁赢,以后他这酒店在全天水市,不,是SD省都算是出名了。

红色的**盛在水晶的杯子里,显得分外的妖异。而如今,这妖异加上亿元豪赌,顿时显得越发夺目起来。

金百万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先是仔细的转着看了几眼,然后凑到鼻子尖上闻了两口,闭上眼睛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身为三星集团的继承人,金百万绝对进行过专业的品酒训练。

他轻轻的抿了一口,用舌尖轻轻的搅动,让它充分的在自己的唇舌间化开,感受着唇齿间的酸涩,过了好一会儿,才打破周围落针可闻的氛围:“酒韵丰富而润口,动静相宜,这应该是一九八二年的意大利图拉斯。”

韩雨在众人的目光中注视下,将自己杯子里的酒端了起来,噗通一声倒进了喉咙里,然后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众人再次发出一声惊呼,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在惊叹,这个傻小子压根就不会品酒。三千万,就这样输了?虽然众人也没有想要他赢的打算,可这金百万怎么说也是个棒子,输给他,大家都跟着脸上无光了!

韩雨哈了口酒气,淡淡的道:“我觉得,金少爷说的很正确!”

噗!

有人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酒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