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78章 赢了一亿

178章 赢了一亿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韩雨当成了骗子,静汐急的脸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轻轻的扯了韩雨的衣袖,低声道:“不行,我们就认输吧,这钱我替你想办法。”

“放心吧,我输不了。”韩雨给了她一个自信的微笑,然后提高声音对着四周道:“不过,他说的虽然正确,却还不够具体。”

“坎帕尼亚大区有意大利最为著名的葡萄酒产地,而最为我们所熟悉的就是充满传奇的庞贝古城。不过可能大家并不知道,这里是被嗜酒的古罗马人称为葡萄酒最佳之地的地方,是南意大利一颗璀璨的葡萄酒明珠。”

“而令该地区感到骄傲的是在这里盛产的红葡萄酒图拉斯,意大利文,Taurasi,获得了保证法定地区DOCG的法律认证,这是坎帕尼亚南部地区获此殊荣的第一种葡萄酒,也是世界上能够排进前十的顶级葡萄酒之一。

这种酒主要由名种当地成为艾格尼科(Aglianico)的红色葡萄酿制,酒呈鲜明的宝石红色,陈酿后交相映射出石榴红、橙红。有红色水果味,入口干爽,富含单宁但和谐而流畅,当然,美酒佳酿总是需要岁月的洗礼和沉淀,而每一瓶图拉斯的成型,至少都经过了三年的时间!”

韩雨长身而立,傲然一笑:“而一九八二年的图拉斯,眼光充足,雨水适宜,是极为难得的生产葡萄的好季节,所以这一年的图拉斯才分外有名。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酒应该是当地阿维利诺保证法定产区的肯加尼酒庄生产的,出厂价为3000美元左右。”

四周一片安静,众人呆呆的望着从容自若的韩雨,虽然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粗鲁,就连喝红酒的基本步骤都不会,可他们却再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视。

先不说对错,单单是能信口说出专业的地名,当地的特色甚至是酒庄,便比金百万的答案强了不知多少。而他们中真正的品酒高手更是清楚,韩雨刚刚说的东西全都是事实。

金百万脸色有些难看,他望着韩雨喃喃的道:“你,你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详细?”

“其实,我家里也藏过一瓶同样的酒,所以才知道的清楚一些。当然,这有些投机取巧,金少爷若是觉得不合适的话,这一局我们可以不算!”韩雨很大度的道。

众人恍然,金百万却是脸上的表情一抽搐,鼻子差点都没气歪了,不算?你都这样说了,我若是再说不算,我丢的起那个人嘛我?

“只要你的答案是正确的,这局就算你赢了。区区三千万而已,又何必那么较真?”金百万心中骂娘,脸上却不得不挂着从容的浅笑,维持着单薄的风度。

韩雨点头道:“还是金少爷豪情。如此,我就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了。不过,我觉得咱们剩下的两局还是算了,我们……”

“哎,既然已经开始玩了,哪儿有半途而废的道理?”金百万一见韩雨想要见好就收,立即阻止道:“你放心,只要你的运气能够继续下去,这一亿支票,我一定会双手奉上。”

“这……”

见韩雨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金百万越发的肯定他刚才真的只是凭运气,而不是在品酒上有着超人的天赋。所以,他更不会放过这个扳回一局,找回面子的机会了:“黑衣先生难道是怕自己赢的这三千万会输回来吗?”

旁边的众人纷纷跟着起哄。有的人是对他如此轻易的就赚了三千万而嫉妒,有的则是觉得他这种捡了便宜就想溜的做法很丢同族的脸。还有的,则是纯粹想巴结金百万……

“金少爷既然将话说到了这份上,”韩雨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我也只能陪您玩一圈了。只是我黑衣是个粗人,做不到像金少爷般视金钱如粪土,所以,若是不小心赢了您,还望金少爷不要介意!”

狂,真狂!还没开始比,竟然就开始自称要赢了!

这要是搁在刚才,金百万非出言讥讽不可。然而,现在他却是心中咯噔一下。从韩雨脸上露出的自信笑容中,他隐约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又中了对方的诡计,可话是他赶着人家说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怎么能收的回来?

强自按捺下心中的忐忑不安,金百万露出一丝笑容道:“愿赌服输,若是真的技不如人,这一千多万美元的支票,金某愿意双手奉上。”

“好,金少爷果然豪气,上酒!”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浅笑,目光仿佛刷子似得轻轻拨弄着金百万的身体。

他刚刚故意示弱,便是以退为进。若是这个金百万真的是个聪明的人,见势不妙立即放弃和他之间的豪赌,那韩雨也不为己甚。毕竟,为了几千万彻底的得罪三星集团的继承人,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然而,金百万却压根就没想过放弃,反而步步紧逼。如此一来,韩雨当然也不会客气。刚才他突然的反击,已经让对方进退失据了,若是能在品酒前再激起对方心中的怒火,那这一局他便等于稳赢了。

品酒,靠的就是心性的平静,和酒的交流。一个人的心都已经乱了,又怎么能够听懂酒的声音?

金百万并没有让他失望,韩雨目光中那毫不掩饰的蔑视,让他怒发冲冠,暗自握紧了拳头。堂堂三星集团的少爷,从小就被人捧着,仰视着注目着的他,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视过?

尤其是旁边静汐和众人望向韩雨的眼神,更是让他妒火中烧。他才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他才是静汐这样的绝顶美女所心仪的对象,是他,这一切都该是他的,而不是眼前这个叫花子似得粗鲁的家伙!

金百万下意识的接过面前的酒杯,狠狠的一口丢进了嘴儿里,使劲咽了下去。

周围顿时传出一阵压抑的地虎,金百万一呆,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跟对方比品酒的,而刚才……

他傻傻的望了自己已经空了的杯子一眼,然后便瞥见面前那个拿着酒瓶的酒店老板的眼中所流露出的呆滞,惊讶和笑意!

该死的,这,这酒是该品的?金百万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脸上热辣辣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而偏偏韩雨的轻赞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该死的,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气我,然后让我出丑的!金百万恨恨的望着韩雨,目光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

“呵呵,金少爷看起来也是同道中人啊,别人都说红酒得小口小口的喝,细细的品,如此才能领略其中的味道。可我却不这样认为。红酒这个东西,是有灵性的,只要你能读懂它的心声,大口喝,小口喝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韩雨脸上挂着欣赏的笑容,大声道:“这一局依然还是金少爷先猜吧,只要您猜中了年份和产地,我便认输。”

金百万狠狠的盯着韩雨脸上那可恶的笑容,恨不能扑上去狠狠的砸上几拳。太,太他妈的阴险了。金百万的嘴唇微微哆嗦着,硬生生的将几乎到了嗓子眼的微猩吞了回去。

他用自己从小接受的训练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慢慢的将杯子放回了旁边的托盘中,牙齿尽可能的在嘴里溜了一圈,可是那淡淡的质感青涩,淡的让他连牌子几乎都猜不出来,更何况还有个产地?

“我,猜不出来,这一局,黑衣老弟又赢了。”金百万深吸一口气,平静的道。

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吸声,韩雨心中得意的哈哈大笑,脸上却偏偏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道:“金少爷,您这是干什么?难道是故意相让吗?”

让,我让个屁!

金百万微不可查的哆嗦了一下,被韩雨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模样气的差点没跳起脚来,指着他的鼻子痛骂。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然后生生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嘶声道:“是我,没有品出来,谈不上什么让不让的,黑衣先生多心了。”

韩雨仔细看了他两眼,目光中的笑意毫不掩饰的让对方看个正着,可他的脸上却偏偏严肃至极,在外人看来,他好像是真的很关心对手似得。

“唉,金少爷果然是个能拿的起放的下的汉子,三千万,如此眼都不眨的便放弃了,即便是所谓的挥金如土之士也不过如此!”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

金百万身子左右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他也不再掩饰自己目光中的杀机,淡淡的道:“技不如人罢了,好了,开第三局吧。”

旁边立即有人给他们倒上了第三杯酒,金百万此时已经没有了品酒的心思,冷声道:“这局由你讲解吧,若是说的对了,我便认输。”

韩雨端过面前的酒杯,先是看了一眼,又闻了两下:“好酒。杯是郁金香,酒是浅禾黄。清雅甜俊,冷冽芬芳。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只有一八八二年的波尔多红酒,才会有这种恬美若处子,丰满若**的清澄模样。”

说着,他轻轻的抿了一口,半晌才赞叹道:“圆润不失柔和,厚重不失轻盈,果然是酒中王者,绝世佳作!如此好酒,喝一口便少一口,在下是个福薄之人,可不敢多饮!”

说着,又将酒杯放了回去,转而对那经理道:“先生回去还是将酒瓶重新换了枫木塞,置于橡木桐盛放的雪水中,在那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静置三到五天,如此,这酒方可继续依照常法保存!”

“先生真是大师,说的分毫不差!我,我这就回去,照办。这酒,就送您了,您慢用!”那经理对着韩雨一撅屁股,然后急匆匆的退了下去,显然是照办去了。

韩雨拿过剩酒,轻叹道:“古有美人公孙氏,一剑舞动惊四方。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美人如酒,酒如美人啊!”

说着,竟然将杯子里的酒撒了。

此时,众人已经有些目瞪口呆了。就算是金百万也不再怀疑,眼前这人绝对是个天才的品酒大师!至于那经理的话,不过是个补充而已。

可见了他这番动作,他们还是被吓了一跳,韩雨优雅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这么好的酒,若是喝的多了,便如同那见过了绝色佳人一般,日后如何能再容的下胭脂俗粉?”

众人轰然叫好,大声赞叹大师的见解就是独到。

金百万见大势已去,径直走到他身边,将那张支票递给韩雨:“你赢了,它就是你的了。”

“咱们不过是说笑罢了,金少爷不必当真。”

金百万现在若是有刀子,他保证会狠狠的朝韩雨的肚子里连捅上百十下不可。他堂堂的三星集团的继承人,金氏豪门的少爷,输也就输了,可若是他输了,对方却连赌资都不要,那才是真的丢人呢!

他不容分说将支票拍进韩雨的怀里:“该你的就是你的,因为本少爷从来不和陌生人开玩笑!”

“既然如此,那这上面的钱我一分不取,全在呆会儿的拍卖会上花了它,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点心力!”

“那是你的事!”金百万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