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80章 一掷万金只为卿

180章 一掷万金只为卿

静汐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却没有从那拍卖师的身上离开:“她是我的好朋友,昨天我还问她来不来,她说自己正在忙着准备一些事情,没空。”

“哦!”韩雨挑眉道:“那你是怎么知道我认识她的?”

轻轻的丢给他一个白眼,静汐轻笑道:“你难道忘了我父亲是干什么的?”

韩雨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时候新的藏品再次出来了,在蒙着的东西被掀开的刹那,场中顿时掀起了一片惊呼,即便是安静的静汐,也忍不住瞪圆了眼睛,右手抓住了韩雨的胳膊,呢喃道:“真漂亮!”

韩雨赞同的点了点头,有一种东西的美丽是超越性别的,比如,眼前这条蓝色的宝石项链!它在一个玻璃的盒子中,通体蓝色。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一种梦幻般的璀璨光芒!

别说是女人了,即便是一个男人见了,也会砰然心动不已。如此美丽的项链,若是戴在自己喜欢的女孩脖子里……

韩雨悄悄的瞄了一下静汐,见她虽然没有像别的女人一样失态到尖叫或者扯着自己男人的胳膊用各种手段来为自己获得所有权,可她的目光中闪耀的也是一种渴望和欣赏。

这条蓝色的项链,的确也只有静汐才能将它完美的诠释。

“诸位先生,太太,小姐应该都已经看到了,这就是今晚我们的另外一件拍卖品。众所周知,卡地亚、蒂芙尼、萧邦和迪奥是珠宝界的四大顶级品牌,尤其是他们推出的高级定制系列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他们运用巧夺天工的镶嵌工艺,完美诠释了独特而华贵的璀璨造型,给佩戴着带来无可比拟的魅力。而今天,我们遇到的这件,便是卡地亚同类产品中的巅峰之作!”

“首先,我很荣幸,自己能够有幸为它主持拍卖。我在这里要悄悄的告诉我们在场所有的女士一声,这条项链全世界只有这么一条,若是你拥有了它,那么你将是当之无愧的举世无双!”

尖叫声再次被这个拍卖师给忽悠的响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老家伙才挥手制止住下面几乎要按捺不住的女士们,大声道:“现在,我来为它的价值做一个最基本的介绍,让您能够清楚它是多么的超值。”

“这条项链的名字叫蓝梦琉璃,属于卡地亚高级古董系列蓝宝石钻石系列,堪称绝世珍宝。它由铂金、钻石及蓝宝石精心打造,7颗共重95.57克拉雕刻花朵图案的梨形切割蓝宝石悬垂于光彩夺目的钻石之下,明亮切割及长方形切割钻石装点着跃动的朵朵浪花。

为了最大程度地展现珠宝极具韵律感的立体造型,卡地亚完美地隐藏了镶嵌的痕迹,6条沁人心脾的蓝宝石珠蔓缠于颈间,使这件高级订制的古董珠宝拥有独特的华丽外表,不对称的浪花图案设计镶嵌璀璨的钻石,闪烁着蕴涵生命力的光芒。

这不仅仅是一条项链,更代表着男女之间永恒完美的爱情!现在我宣布,这条蓝梦琉璃项链的拍卖底价为一千万人民币,现在拍卖开始!”

安静。

周围一片异样的安静。

项链是好,一千万这个价格在识货者的眼中,也绝对算不上贵。可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人敢盲目的出头。枪打出头鸟啊,反正是拍卖,最后那个出钱的才是赢家,前面的,全是铺垫。

终于,有一个自认做瓦块的主儿出现了,他是被自己的太太逼的没办法,有气无力的举着牌子道:“我出一千零五十万。”

他的太太眼睛一瞪,低低的拧了他的胳膊一下:“你就多出怎么点啊?五十万?你也不嫌丢人?”

“你知道什么?”男人心中早就恶狠狠的骂起了娘,若是再有类似的活动,说什么他也不会再带这个麻烦的黄脸婆出来:“我这叫试探,你还想不想要,想要就闭嘴。”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一百五十万!”

……

有了个出头鸟后,几个被自己的老婆逼得没有办法的男人纷纷出价。他们也是国内,至少是省内或者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让他们拿出一千多万来买条项链,在心中还是多少有些不情愿的。

大部分的男人对这条项链还是很欣赏的,可也仅仅止步于欣赏而已。让他们拿出一千多万来买几块破石头,他们还是觉得这太不理智了。

“一千八百万!”一名胖胖的中年男人举起了自己的号牌,韩雨从报纸上见过他,据说是SD省一家龙头企业的老总,好像姓赵,很有钱的样子。看他身边的女人,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模样,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万种风情,正凑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赵老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坐直了身体,连连点头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早在过了一千五百万之后,便有不少本地的企业负责人退出了竞争。很多女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失望的样子,项链这东西好是好,可若是太贵的话,她们还不如买点更加实惠的东西。

仅有几名颇有实力的老总还在开始叫价:“一千九百万。”

“两千万!”

“好,现在我们的蓝梦琉璃已经有人出到两千万了!”拍卖师满脸兴奋的道。将底价翻倍,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不过,这里面显然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至少,他还有很多独特的价值没有抖出来:“现在我还要为大家说清楚一点!”

“作为义拍活动,我们将抽取这条蓝梦琉璃最终拍卖价格的百分之三十,以拍卖所得者的名义,作为本市的慈善基金,并接受媒体的全程监控!无论谁买下这条项链,都将得到永固的爱情,获得了实惠的同时,还将奉献一份爱心!”

“这样的殊荣,也是本人涉足业内以来第一次遇到,我坚信,两千万绝对不是它的顶点,蓝梦琉璃更不会仅仅只值两千万!”拍卖师有些声嘶力竭,满脸**的鼓动道:“两千万第一次了,还有没有愿意加价的?”

“两千五百万!”有人一口气加了五百万,周围顿时再起一场惊呼。

“两千八百万!”

“三千万!”姓赵的老板再次来了口狠的。周围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静,三千万,除去项链本身的价值,这其中他们至少已经多出了两千万。两千万,博红颜一笑,图个虚名?大多数的老板都很明智的退出了竞争。

少数几个心有不甘的,也禁不住犹豫起来。想要女人,一千万他们不知道可以找多少,想要名声,一千万足以将他们打造成古往今来第一慈善家!三千万买这条项链,值吗?

韩雨悄悄的瞄了静汐一眼:“既然你喜欢,为什么不买下来?”

“三千万买条项链?我疯了?再说,我也没那钱啊!”静汐白他一眼,低声道。

“三千万第二次,还有没有愿意出价的?再不出价,这条项链就要为这位先生所得了!”拍卖师有些不甘心的继续鼓动起来。这条项链还可以卖的最高的,一定可以!“要知道,这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绝世之作啊……”

“我出三千五百万!”坐在最前排的金百万金大少爷懒洋洋的晃动了一下手里的牌子,一掷千金的世界顶级少爷的范儿一览无遗。

姓赵的老板眼睛一直,直恨不得将台上的拍卖师抓下来咬两口。你说你卖我就得了,还问什么有没有加价的啊?可他不敢得罪金少爷,更不敢挑战金少爷,所以只好在心中暗骂几句,脸上还得挂着讨好的笑容,冲对方微微一点头,示意退出后,才低声对自己的女人解释了起来。

场中再次陷入了安静,三千五百万,不是没有人能出的起更高的价格,而是为了一个并不值这么多钱的项链而得罪三星集团的少爷,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三千五百零一万!”懒散而挑衅的声音响了起来。

周围一片哗然,纷纷扭头。

静汐也被身边的声音吓了一跳,饶是她宠辱不惊的性子,也禁不住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顿时神色一变,掐着他的胳膊低声道:“死黑衣,你疯了?”

“没有,我正常的很。”韩雨眨了眨眼:“那个金阔少买了这项链,肯定是想送给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可不能给他讨好你的机会。反正我买也是他的钱,哪儿如自己送你来的实惠?再说,我觉得这里所有的女人中,也只有你才配得上这条蓝梦琉璃!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宝石蒙尘不是?”

静汐眼中闪过一抹感动,虽然韩雨说的轻松,可她却清楚三千五百万是什么概念。它可以让韩雨立即成为市里最年轻的单身富豪,一辈子都吃穿不愁!若是换成钢镚,足足可以堆满三间大房子,并且砸死十个八个的人!

该死的,那可是三千五百万啊!

静汐虽然一向并不是把钱看的很重,可还是觉得这礼物太过沉重了些。其实视金钱如粪土很多人都能够做到,前提是这金钱是一毛的话。可如果是三千多万,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淡然处之?

她静静的凝望着韩雨的侧脸,一时间竟然忘了言语。

金百万气的脸色阴沉,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什么绅士形象。被人家用自己的钱将自己砸的晕头转向?这种感觉简直能让人郁闷的吐血。

“四千万!”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声报价,眼睛却依然盯着韩雨。

淡然一笑,韩雨将手里的牌子一举:“四千,零一万。”

“四千五百万!”

“四千五百,零一万!”

“黑衣……”金百万再也忍不住了,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韩雨毫不在意的坐在那,举了举手里的酒杯:“金少爷,不好意思,这条项链我女朋友很喜欢,所以我是志在必得!而且,我手里刚好还有点儿闲钱,所以,还望你割爱!”

这一回就连前排的那些大佬也不由得纷纷转头,用惊诧,欣赏或者皱眉等等复杂的目光望向韩雨。惊诧,是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和金百万抢东西。而且,眼都不眨能拿四五千万来买条项链的年轻人,更是不多,可他们却根本就没听过黑衣这个名字。

而欣赏或者皱眉则是因为他竟然每次只比金百万多加一万,这不是摆明了要削这位三星集团继承人的面子吗?这样勇敢或者鲁莽的年轻人,就更是少见了。

至于那些刚刚见证了品酒经过的人,则从韩雨的话里品出了另外一个意思。一点儿闲钱?他们当然知道这点闲钱是多少,而且是从哪儿里来的!该死的,这小子拿了金少爷的钱又去砸人家,这也他妈的不仗义了吧?

难道,他就不怕金少爷的报复吗?

金百万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他紧紧的盯了韩雨半晌,忽然,展颜笑道:“好,既然你喜欢,那这条项链,本少爷就不要了。”说着,坐了回去。眼看着一场龙争虎斗竟然就这么简单的化解了,一些年轻人禁不住暗自失望的叹了口气。

而那些老狐狸则一个个的皱眉不已,深知这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

落回了座的金百万心中就仿佛有座火山在不断喷发一般,目光几欲喷火!他将拳头攥的紧紧的,心中大声的嘶吼着两个字:“黑衣!”

作为三星集团的继承人,他再出一个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可俗话说,苍蝇趴在脚面上,不咬人它恶心人啊!明明只值一两千万的东西,若是他生生被顶着花一个亿拿下来,只怕别人会将他当成冤大头,蠢蛋!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由着韩雨削他的面子,眼睁睁的看着他用自己的钱,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脸!

金百万只觉的周围的人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嘲弄的神色,他胸口急剧的喘息了两下,第一次,从小到大第一次,他如此恨不得将一个人给杀死!

下面拍卖师的话,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似乎,那个蓝梦琉璃还是落在了韩雨的手中。然后又上来一辆车,一辆据说是悍马为了参加美国总统的座驾而特意设计后又落选的车。

最后,那个黑衣好像只是出了一次价后,便将车得了!然后,酒会便散场了。

金百万有些呆呆的站了起来,随着人群走了两步,这才清醒过来。他森冷的望了那韩雨一眼,甚至没跟旁边的那几位大佬打招呼,便径直走了出去。

“好像,拍卖结束了。”韩雨扭头看了静汐一眼。

静汐轻叹一声:“嗯!”

“他们,怎么没人报价呢?”好于皱眉道。

“你说呢?”静汐白他一眼,起身道:“去将你的东西都领回来吧。”

拍卖师苦笑着望着韩雨,前面的天使之翼机车,蓝梦琉璃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缘故,才卖出了他想象不到的高价。

看同样的,最后这样悍马野兽,也是因为他,才卖到了前所未有的低价!因为,从他喊过价之后,其他的人就没有一个再加价的了!

三千万的悍马啊,最终竟然成本价就给了他!

韩雨轻笑着将支票丢了过去,故意对拍卖师幽怨的眼睛视而不见。

静汐也也忍不住想笑,最后的那辆悍马的确无论是从造型,还是从质量上来说,都是同道中的王者。尤其是它曾经参选总统座驾,在安全性能方面,更是达到了一个超高的地步。

如果不是韩雨抢先报出了价格的话,只怕它最终的成交价格将不低于五千万!毕竟,一辆真正的好车,便等于是让自己的小命多了一条保证,那些富豪们绝不会在自己小命的安全上吝啬,更何况那车的确好的让每一个男人都心动,让每一个有实力的男人都想将他拥有。

可最终,他们却没和韩雨争。甚至都没给他顶顶价,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犹豫了。

一来他们知道韩雨手里闲钱就有六千万,一个连金少爷都敢随意得罪的人,他们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底盘,更不敢得罪了他。毕竟,姓金的拍拍屁股还能回棒子,可他们却是要给这位爷在一个城市里共呼吸的。

二来,他们担心自己会成为秦少爷第二。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正规的拍卖会,若是在价格上去之后,他却突然撤了,岂不丢给自己一个大包袱?有了秦少爷的前车之鉴和金少爷灰溜溜的收场,他们可不认为韩雨会对他们客气。

所以,他们思来想去,硬是没有人敢出价!拍卖师只得按照规矩万分无奈的结束了这场拍卖。当锤落下的瞬间,所有的人甚至都感觉到了一种轻松。

压力,和这样的人一起竞拍,实在是太有压力了!所有的人,看向韩雨的目光中都充满了这样的叹息!

“请跟我来吧!”拍卖师在前面带路,在几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他们来到了后面,自有工作人员在给那些拍卖所得的人办理手续。见到韩雨和静汐,他们纷纷主动的打起了招呼。有的人甚至主动的问起了韩雨是做什么生意的。

韩雨自然是含笑一一应对:“服装批发,物流,出租客运,什么赚钱自然是做什么!”

“哎,黑衣老弟年轻有为,魄力十足,日后定然会成为商场的又一将星!这儿是我的名片,日后若是有可能,我很希望能跟老弟你合作一回!”这儿是豪迈型的。

“只是现在服装批发不好做啊,不瞒你说,我也是做这个的,现在做点生意,难啊!”这儿是怕韩雨给他抢生意的。

还有更直接点的:“老弟不知道对电子敢不敢兴趣?我手头有个项目,若是你有兴趣,咱们一起发财如何?”

韩雨轻笑道:“其实,我的公司刚刚成立,具体的事情,全都由我的总经理在负责,这样,下周六,我们公司将召开记者发布会,到时候各位若是有空的话,不妨参加一下,说不定会有所斩获。”

众人自然是纷纷答应,心中更是暗暗记下了汉魂集团这个名字。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友善的,至少,那位被他给阴的花了一千万买辆机车的秦少爷便瞅他很不爽。不过,他没有胆子招惹韩雨,只是阴险的在暗处望了他几眼,然后扭身走了出去。

他惹不起韩雨,可不代表别人惹不起!

比如那位没有买到蓝梦琉璃的赵总,见到韩雨被人众星捧月般围着,忍不住走了过来轻笑道:“风流出少年啊,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黑衣老弟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泡妞和年轻有为有什么关系?周围的众人心中嗤笑,却也知道这位赵总是看他不爽,所以忙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便借故散去。显然是怕殃及池鱼,姓赵的在本省的经济圈内还是很有地位的,若是被他当成了黑衣的同伙,那他们可亏了!

“赵叔身边,不也一直是佳丽三千吗?”静汐笑着回了一句。

“啊,你是,静汐?看我,竟然没认出你来!”姓赵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望着静汐道:“那个,你父亲还好吧?”

“好的很呢!父亲过些日子就要回省城了,到时候我再让他请赵叔喝茶!”

“不敢,不敢,到时候我再去拜访他吧。小伙子,日后若是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但凡我能帮上忙,便绝不二话!”姓赵的给了韩雨一张名片,脸上的笑容仿佛雨后的太阳一般灿烂。

韩雨被他的前倨后恭弄的一愣,有些诧异的瞄了静汐一眼。他虽然看不上对方的人品,却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就为自己树立一个商场上的敌人,所以轻笑道:“您太客气了。”

“那个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静汐,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到叔叔家玩,我家得风还经常念叨你呢!那个,我先走了!雅珠,走了。”

他的女伴立即走了过来,对着韩雨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两人向外走去。

韩雨微微一愣,眯着两眼,紧紧的盯着那个窈窕的背影!

静汐轻轻的捣了他一下:“唉,看什么呢?人家都走了。”

“啊,没看什么!”韩雨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抹寒意:雅珠,雅珠,难道是她?

静汐轻笑一声,也不说话。看的旁边的几个工作人员不由得大叹还是有钱人好啊,当着自己女人的面,紧紧的盯着另外一个女人,他的女朋友竟然也不生气?

韩雨可以说是这次拍卖会最大的主顾,自然也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对象。虽然这时候天已经晚了,可是在听了他想要现在就将项链和车都拿走之后,他们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了各方面的手续。

“这儿是您的项链,请签收,这几位是公正人。悍马就在下面,您也可以跟着工作人员下去接收。”拍卖师轻叹道。

“谢谢!”韩雨将蓝梦琉璃拿了过来,然后走到静汐身边:“我来为你带上。”

静汐的脸像是突然被人拍了两巴掌似得,呈现出一种绯红之色,她意识的就想后退:“不要,你刚才不是看别人的嘛……”

“我只是觉得她的名字有些耳熟。”韩雨轻笑一声,忽然眉头一扬,古怪的看着静汐道:“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