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83章 威名所致

183章 威名所致

“怎么样,吃的很香吧?”

“嗯。”静汐点了点头,她一口气喝了两大碗,吃了六根油条:“真想不到,这么小的门脸,竟然会有这么地道的吃食。唉,你说他怎么就不想着扩大门面,将生意做大呢?”

“他根本就不是生意人。”韩雨回头望了一眼正在昏黄的灯光下忙碌的主人,一个生意人是永远做不出这样的美食的。

静汐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随即她也转过头,望了那小小的门脸一眼,目光中渐渐露出了一丝敬意。

在如今这样的时代,依然有所坚持的人,无疑是值得人尊重的。

两人上了车,韩雨现在的任务是将静汐送回家,然后再自己回去。

路上很是安静,连一个行人也没有。韩雨来吃饭的这地方,已经到了城市的外围,接近郊区,原本这里就不怎么热闹,更何况已经到了晚上?

所以韩雨也没有多想,一边开车一边和静汐随口聊着天。他喜欢坐在旁边的这个女孩,雍容却不骄傲,美丽而不张扬。跟她在一起,让韩雨整个人都不知不觉变的愉快起来。

然而,美好的气氛,总是会有人极力将它破坏。

“嘎吱!”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前面的路口突然亮起了车灯,韩雨脸上的笑容一敛,顿时意识到了不妙。前面的车子,是四辆并排的,将整条路都堵上了,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韩雨一个刹车,快速换挡,然后一脚油门轰到了底,开始了后退。

可没退多远,后面的路口也亮气了耀眼的灯光。

被堵上了。

韩雨轻叹一口气,将车子停了下来,转头对着静汐道:“看起来,那个金少爷的心胸不是不宽广,而是睚眦必报。”

见他要开车门,静汐担心的拉住他的手道:“你没看见他们人多吗?”

“让他们一人一口吃了,也好过被挤成馅饼的好!”韩雨眼中带着笑意,嘴里却摇头轻叹。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静汐眼中闪过一抹担心:“你这车不是安全性能非常好嘛!咱们就在车里不出去。我这就给我父亲打电话,那个姓金的也太嚣张了。”

“姓金的应该没那么傻,他不会自己送上门来的。”虽然金正阳的心胸并不够宽广,可他毕竟是三星集团的继承人,在Z国的地盘上动手落人话柄的事,他应该还干不上来。

果然,像是验证他的话似得,前面下来了三十多个黑衣大汉,手里拎着片刀迫了过来,后面,还有好几十人。金百万身边肯定会带着保镖,却不至于带这么多。

“那他们是什么人?”

“能在天水市调动这么多人手的,除了我遮天外,自然就只有另外三家!你在车里呆着,我去会会他们。”韩雨微微一笑,不容分说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凄冷的夜风吹了过来,让韩雨的精神为之一震。他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因为有静汐在的缘故,他一直忍着烟瘾,现在总算能痛快的吸上一口了。

“哼,我看你是想找理由出来抽烟的吧?”软软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你怎么出来了?”韩雨眉头向上一弯,用一种打趣审视的目光望着静汐,腆着脸道:“担心我啊?”

“美的你,我是来给你加油的。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看过黑社会火拼呢!”静汐嘴儿角一撇,扭头向前望去。

对面的小弟足足有三四十个,沉默却坚决的一步步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冰冷的寒风从他们中间吹过,带来一阵让人透不上气来的压力。

韩雨一翻白眼:“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看的?”

“你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我可是从小就接受格斗训练,没准比你还厉害!”静汐拉长了声音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一般比较文静的丫头一旦做出决定,会比那种火辣辣的性格更为坚决。因为她们理智,从容,所以她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而静汐无疑就是这样的一类人,所以韩雨只得无奈的压低声音道:“那随你,愿站就站着吧。不过等一会儿见到不对,立即进车里,把车门锁死,然后开车闯出去!万一这伙人是来要我小命的,我可照顾不过来。”

虽然从那位改装的大师嘴里说,这辆悍马是防弹的,是从外部打不开的,可韩雨却不敢拿着车子的质量来赌静汐的小命。有的时候,死道友不死贫道,是一种很本能的选择。

静汐点头道:“放心,到时候你若是打不过了,便跳上车顶,我带你出去!”

韩雨一翻白眼,径直上前两步,拦在了自己悍马车头的旁边。

“他给了你们多少钱?”韩雨突然对着沉默的人群开口了。

对面的众人不由得一愣,停下了脚步。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电子这时候还能如此镇定。

“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们!”韩雨将嘴里的烟头丢到地上,然后轻轻的一脚踩了上去:“今天我心情不错,不想动手!”

“小子,你他妈的找死呢?”一个小弟气的举着片刀就要骂人。

“我草,这丫脑袋被门挤了吧?”

“没看见旁边一妞嘛?草,咱哥几个出来混,见过装的,还没见过这么能装的……”

“八成是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了!”众人轰然而笑,韩雨歪着头也笑了:“我黑衣是不是人物,只怕你小子还没有知道的资格!”

声音未落,他的身子便仿佛一头瞄准了猎物的豹子一般,毫无征兆的窜了出去。人群中,笑的正欢的一个小子看到一个黑影朝自己扑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就想后退,挥刀。

然而,他的后面就是自己人,他再退能退到哪儿去?

在他惊骇的目光中,韩雨轻轻的探手,一把拎住了他的领子,然后脚下连退三步,吐气开声,猛的一反手,硬是将那小子像丢个布娃娃似得向后抛了出去。

而在那些小弟的眼中,则是韩雨像个鬼似得突然窜了过来,然后一把抓起他们的一个同伴,一甩手便丢了出去。他们的笑声像是正在打鸣的公鸡突然被割了喉咙似得,戛然而止。

有几个小弟几乎是下意识的厉喝一声,扬刀朝后退的韩雨劈了过来。

韩雨脸上带着笑容,身子快速的向后退去的同时,手腕一振,青色的天策仿佛一抹泓光,在一片刀光中亮了起来,然后在叮叮当当仿佛打铁似得一连串撞击声中,重新退回了自己刚才的地方。

只不过这一回,他的脚下多了一个年轻人。

当啷,当啷,当啷……

几个半截的刀刃落到地上,发出一阵脆响。那几个刚刚出手的小弟望着自己手里只剩了半截的钢刀,傻了。

光头也傻了,不仅是因为点子扎手,还因为刚刚对方的那一声自称,黑衣。

如今的天水市道上,若说哪儿个帮派的实力最强,那自然是狂风帮。可要说哪儿个人的名头更响,绝对是遮天的老大,黑衣!

杀废柴,阴叫驴,废农民,统一城北,然后与狂风帮一战,非但没有落到下风,反而让狂风帮的八大战将由七个变成了四个。据说,最开始挂掉的那个也是死在了他手里。

这儿样的人物,又岂是他所能招惹的?

“您,您是遮天的,黑,黑衣老大?”光头阿火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他没有发现一向自诩胆大的自己,声音中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韩雨本来将脚踩在被他甩过来的倒霉小子的胸口上,正要问问对方自己现在是不是人物呢,被光头这冷不丁的一问,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整出内伤来。他讪讪的将脚收了回来:“你认识我?”

“认识,啊不,不,不认识,不过我经常听我们老大提起您,对您的大名是如雷贯耳!”

“你们老大?”

“啊,忘了跟您介绍,我们几个都是楚兴社的。我叫阿火,外号光头。您叫我光头就行,那个,我们今晚,就是出来溜达溜达,这,这都是误会!”

阿火忙对着自己手下的小弟道:“放下,都他娘的将家伙收起来,在黑衣老大面前舞刀弄枪的,作死啊!”

那些小弟早听到他们的火哥喊出黑衣两字的时候,便已经悄无声息的收起了家伙,并时刻准备着转身就走了。人的名树的影啊,现在的天水市道上,谁不知道遮天的老大黑衣是个能用刀将人做成剔骨肉,杀人不眨眼的主?

狠?这已经超出了狠的范围了!

一想起某些传言,这些小弟的脸色禁不住白了起来。一时间只觉得脖子后头凉飕飕的,那小阴风可着劲的往里灌!

“既然是误会,干嘛不早说?我还以为你们是受了某人的蛊惑,来找我麻烦的呢!你看,我这出手一时间没个轻重,伤了这位兄弟,没事儿吧你?”韩雨忙伸手去拉地上的那位。

“啊,没,没事儿!”那小弟一擦鼻子上的血,扭头就朝自己那边跑。

韩雨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后面有十来个人,看起来金百万是真的没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楚云风,要不然他绝不会自大到用这么几个人来对付自己。

这个蠢货,竟然被人家当枪使了都不知道!简直就是个猪!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脸上却笑着道:“那个,不知道我们现在能走了吧?”

“啊,当然!您,您随意。那个我们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刚才的事情,您别介意啊!”阿火满脸赔笑,然后低声招呼道:“走,走,走……”

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间,他们竟然潮水似的退了个一干二净!

“他们就这样走了?这就完了?”

“不然怎么办?”韩雨轻笑道:“我是遮天的老大,他们在没有将我的那些兄弟一网打尽的计划之前,绝不敢要了我的命。可要是跟我动手的时候还束手束脚的,那倒霉的只能是他们。”

韩雨将天策将大衣一裹,然后朝腰间一扣:“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