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84章 搬新家

184章 搬新家

第二天是韩雨搬家,他昨晚半夜才回来,受到了胡来等人的迫问。在听说了他和金正阳的交手之后,几个人忍不住大呼过瘾。尤其是胡来,一个劲的念阿弥陀佛,看那架势若是他在场的话,非要给金正阳算算命,看他是否有血光之灾不可。

不过马上他们就将注意力转到了他和赵静汐的关系上,韩雨还是第一次见到,几个大老爷们的八卦之魂也能燃烧的如此炙热!为了避免自己被烧成灰,他只得祭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法宝,他的座驾,悍马野兽!

如果说钻石对女人充满了致命诱惑的话,那一辆好车,尤其是悍马这样充满了霸道气势的好车,便是男人的最爱!

在见到了他那辆悍马之后,几个人顿时将目标转到了这上面。

就连谷子文这个平时话很少的杀手,眼中都露出了幽幽的光芒。至于胡来,则一个劲的叫嚷着要上去试试这真正男人的座驾!

“我说和尚哥,你咋呼的这么紧?你会开车吗?”墨迹笑呵呵的将已经打包的东西朝车上放着。

“他一直在山上,只会敲木鱼!”卓不凡从兜里掏出个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他昨天和墨迹联手向胡来这个大和尚挑战,结果,可想而知!

胡来前二十年,一直猫在山上练功劈柴,厚来几年,则在山下称王称霸,没事儿打架!少时山下提起疯和尚胡来大师,哪儿个不连打寒噤?

卓不凡的身手虽然不错,可火候欠佳!墨迹的火候是有了,可身手又有点儿不赶趟!他在部队里学的擒拿格斗,对上少林的伏虎罗汉拳,基本上就等于是小屁孩拿着喷水枪去挑战 奥特曼了。

所以,对于这两人的质疑,胡来抱以大度的一笑:“我怎么不会开?我告诉你们,我连驴车都赶过!”

这回连韩雨都愣住了,静静的望着他,试图理解赶驴车和开悍马有什么关系?

“驴是活的,车是死的!我连活的东西都玩的滴溜溜转,还怕这个不会开口出声的铁玩意吗?”胡来打开车门,撅着屁股就要朝上爬。

韩雨急忙拉住了他,这车虽然是防弹的,可若是一家伙钻到了沟里或者撞进了哪儿家大楼,只怕也要报销不可。

七手八脚的混乱了好一阵,众人才最终决定轮流。第一段路由暗蛇先开,然后是老莫,墨迹,和卓不凡,至于胡来,等到了之后,可以让他开着才草坪上溜几圈!

对于这个结果,韩雨保持了沉默,所以胡来在抗议无果之后也只得接受了。在草坪上遛弯,总比没的开要强的多吧?

好容易等他们到了新的住处,胡来立即让人将车子里的东西全都搬了下去,自己开着车到了旁边溜起弯来。

莫太横则指挥着几个小弟朝里搬运东西,韩雨轻轻的将火影领到旁边,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舒缓的山坡。旁边则是楚楚在为他解说别墅的布局和周边构造,用她的话说这是楚氏集团的服务项目。哪儿怕韩雨对周围已经很熟悉了。

“我们小姐让我告诉您一声,山坡下的东西两边最为靠近这座别墅的地方,总共还有四座别墅,错落交替的挡在那里。这四座,也送给您了。”

楚楚一脸冷冰冰的顺手指点道:“当然,如果您想要付钱的话,我也不介意。反正我们小姐说了,为了避免日后被人投诉这里的治安问题,那四栋别墅是不会卖给别人的。”

韩雨有些意外的翻了翻白眼:“你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那是你的理解!”这小丫头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如今的他已经知道了韩雨的身份,依然不假辞色!

“看起来,我是不能拒绝了?”

“是。”楚楚很干脆的道。

韩雨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脚下茂密的小树林,那片小树林并不小,足足有四五亩,然后瘦了瘦身后,向远处蜿蜒而去。这里原本就是一大片林木,后来被楚氏集团收购之后,只是稍加改动,将房子修在了树林之中,然后用一条条穿林而过的公路链接起来。

论环境,这里的确是好,在整个别墅区和居民楼区的中间,还一个占地足足有二三十亩的湖。有树,有水,有人气。

所以他很是不能理解,这里的别墅又不是卖不出去,楚颜为什么巴巴的将数百万朝他的口袋里送?

韩雨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丝笑容道:“谢谢你们的楚总,告诉他,这笔礼物我收了,至于她拜托我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完成的。嗯,这几套别墅,就当作是她预先支付我的工资好了。”

楚楚显然不知道他和楚颜,楚家老爷子达成的交易,所以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两眼,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心里很鄙夷的嘀咕了一句:虚伪,想收就收,一个黑社会的老大,装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小丫头完成了任务,袅袅而去。

“老大,这儿里还有个溜冰场呢!你不过来玩吗?”卓不凡站在别墅的旁边对着韩雨大声的招呼。

微微一翻白眼,韩雨轻声道:“你自个玩吧。”

那是一个露天的私人游泳池,只是因为天气有些冷的缘故,所以结了冰。韩雨看了旁边的墨迹,轻声道:“你让人找个竹竿,再弄身干净的衣服,准备将这小子朝外捞吧!”

话刚说完,那边便传来噗通一声响。

“我靠,这小子进去的也太迅雷不及掩耳了!”墨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火影仰头发出一声类似狼吟呼啸般的怒吼,箭一般的朝水池跑去。

等到他们七手八脚的将卓不凡从冰窟窿里拉上来的时候,这小子脸色苍白,嘴儿唇都有些青了。韩雨急忙让人给他裹上个毯子,弄到了屋里。

那边,已经溜了几圈的胡来,正在房间里摆弄着一个木人。据说是他根据少林寺木人巷中的木人仿造出来的,眼见卓不凡被连拉带拽的扯了进来,禁不住佩服的道:“这小子,是准备自杀呢还是冬泳去了?”

“有什么区别吗?”卓不凡哆哆嗦嗦的反问道。

“没有,结果一样,都挺让人佩服的!”胡来想了一下才摸着他的光头认真的道。

“行了,什么时候了还贫?”韩雨拍了卓不凡一下:“你快进去换身干净的衣服,裹厚实点!”

“那不用,出来打打我这木头人,热热身一淌汗我保证什么冷啊冰啊的都没了。”胡来得意的拍了拍他的木头人。

卓不凡换上衣服出来之后,还真对着木人打了半天,那边莫太横让人烧了热水,让他喝了两口才算了事。韩雨伸个懒腰,轻声道:“对了,怎么没见飘雪啊?”

“她啊?带着小桐羽去买家电去了!咱们这里空荡荡的,家用电器也不全,我让他去挑了。”谷子文接口道。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车声。韩雨等人急忙跑出去,得亏刚才他们来的时候带了十几个小弟,冰箱,洗衣机,沙发,盆景,甚至还有一套单杠,双杠。众人忙活了半天,还别说,这房间刚才还空荡荡的,现在却顿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不过,最终选择住下来的却只有卓不凡和慕容飘雪两人。墨迹要住在训练场中,如今他可是那些新加入的小弟的思想教官,有了他和狼牙,山炮三个坐镇,遮天才能够保证生机的延续。

谷子文自然是要住在浪漫烟灰的,如今那里已经成为了暗铁堂的总部。莫太横则给他打下手,日后他若是想要独当一面的话,眼下熟悉一些事情的处理办法,显然是必要的。当然了,谷子文也有借助他的江湖经验的地方。

以前,莫太横毕竟也是道上混的。

至于胡来,他虽然可以住下,却不想呆在韩雨的眼皮子底下。如今这小子每天晚上光明正大的带人去楚云风的场子里泡妞,美其名曰是在进行战前侦察。若是和韩雨住在了一起,他好容易还俗后的美妙生活,岂不是要半途而废?

对此,韩雨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嘱咐他要小心一些。不过,胡来虽然没什么太多的江湖经验,却是个十足十的高手,就算是韩雨和他对上,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所以实际上他并不怎么担心。

晚上的时候,众人坐在那里喝酒聊天直到很晚,当然,就算是喝酒的时候,胡来和墨迹几个也没忘了追问韩雨,和那个赵静汐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微微的晨曦透过窗子照了进来,韩雨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胸口上更是沉沉的。他随意瞄了一眼,胡来的大脚正搁在他的身上,怀里则抱着卓不凡的胸口。

卓不凡靠在沙发上,脑袋在枕着莫太横的手臂上。而莫太横和墨迹的脚正碰在一起,标准的抵足而眠!

地上到处都是酒瓶子,浓浓的酒味让韩雨皱了下眉头。韩雨将胡来的大腿搬下来,轻轻的敲打了下脑袋,然后暗自庆幸。得亏昨天晚上狂风帮的人并没有趁机打过来,不然的话他们这些人怕是都要被人家给一网打尽了。

唉,不对,谷子文就没有醉!还有火影,韩雨瞄了一眼正在外面挥舞着三棱军刺辗转腾挪的谷子文,在看看正在旁边的草丛中不断来回飞奔的火影,心中暗自轻叹,不愧是杀手和藏獒啊,果然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