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85章 心结

185章 心结

安静的生活又过了两天,这中间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小桐羽终于能开口说话了。韩雨此时正抱着她,慕容飘雪给她买了一大堆的衣服和零食,全都堆在了后面的卓不凡身上。

“大哥,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我,我的胳膊都酸的没有知觉了。”卓不凡看着慕容飘雪又进了一家店,苦着脸道。

韩雨一翻白眼:“这儿次不是给小桐羽买的!”

这一回慕容飘雪进的是女士内衣店,通过玻璃的隔断,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的海报上画的红色的胸罩,至少也得是三十六D。还有一个模特的身上,穿着的黑色蕾丝,嗯,就算这时候他有勇气进去的话,只怕里面的人也会将他赶出来。

“内衣?内衣是什么?我进去看看!”卓不凡说着就要朝里闯。

“你进去干什么?”韩雨急忙拉住他。

“我看看啊,”卓不凡理直气壮的道:“你不是让我保护她们吗?现在我都看不见她们了,怎么保护?”

韩雨这才想到在他那个小山村,可能还接触不到内衣这么嗯,富有前瞻性的装备,略想了一下才道:“嗯,内衣就是,就是女孩子贴身的衣服,这是她们的隐私,你能看吗?”

“嗯?”见卓不凡还有些迷茫,韩雨才忽然想到这小子是从来不穿内裤的。暗汗了一下,韩雨换了个方向道:“若是你看了,就要对她们负责。”

“负责?做老婆吗?”卓不凡被吓了一跳。

韩雨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们村的那个老夫子对他讲过什么,反正自从他无意中发现这小子对老婆这个概念很抵抗之后,便经常祭出来对付他,百试不爽!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卓不凡脸色一变,向后跳了一步,连声道:“那,那我还是不进去了,老大,你进去吧!”

“滚,你小子自己都吓跑了,把老子推进去干什么?替你排雷啊?”韩雨瞪眼道。

两人正在那低声说笑,韩雨的手机忽然响了。卓不凡自己从兜里掏出个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眯着眼睛望着远处的寒风。

韩雨接通了电话:“谁?”

“黑衣老大不会是贵人多忘事吧?我是杨武,前几天才刚刚和你见过!”电话中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

韩雨眉头一弯,嘴角微微一挑。楚家既然想要他帮忙,还放言要稳定好社团,自然说明社团中有个高层对他们楚家忠心耿耿。既然这样在他行动之前对方自然会联系他。

所以,对于这个电话,韩雨并不感到意外:“是您啊?想不到您竟然还知道我的电话!”

“呵呵,只要我想,这个天水市我所不知道的事情还不多!”杨武笑呵呵的道:“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找你聊聊!”

“好,时间,地点您说!”

“就现在吧,我在北风路的一家茶馆。”杨武的声音传了过来。

韩雨微一皱眉,抱歉的笑道:“对不起,我现在还有点儿事,所以……”

“没事,我就在这等你一会儿好了,反正我挺喜欢喝这里的茶!你等忙完了手头的活,再过来!”

韩雨没想到这个楚兴社的二号人物,如此大度,忙答应下来。他并不认为这是个什么阴谋,而且他现在有了野兽(悍马的车名),就算对方真的有什么阴谋,他也能全身而退!

韩雨挂了电话,正想着怎么才能催慕容飘雪一下,毕竟杨武在道上也算是他的前辈了,不好让对方等的太久。可还没等他想到办法呢,慕容飘雪便走了出来。她的脸色微微有些红,气鼓鼓的。

卓不凡将手里的苹果最后一口咬掉,好奇道:“怎么了,雪姐?谁欺负你了?”

“没有,走啦!”

“不是,你说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报仇啊!”卓不凡又追了一句。韩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行了,你就别问了。”

内衣店里都是女人,若是真的跟人打起来的话,她定然不会是这幅表情。韩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却也多少猜到了一些,这才阻止了卓不凡的继续追问。

“是里面有一个胖胖的阿姨,嘲笑姐姐的咪和谐咪小!黑衣哥哥,什么是咪和谐咪啊?”小桐羽在旁边清脆的回了一声,还用天真的语言望着韩雨。

韩雨左脚一下踩在了右脚上,差点没摔倒在那。慕容飘雪的脸色一下涨成了血红,轻轻的晃了一下小桐羽:“别胡说!”

“什么小?”卓不凡又问了一句。

韩雨气的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你管那么多呢?”

卓不凡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儿,不敢再说话。韩雨站直了身体,有些尴尬的望了慕容飘雪一眼,想要劝她两句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直接说,你的那个不小吧?

“有些人就是无聊,你,你别放在心上。”韩雨将小桐羽抱了过来,试探着道。

不说还好,一说慕容飘雪的眼睛都红了,她低着头:“其实,那个人是故意嘲笑我的,我,我没,没有像她说的那样……”

慕容飘雪的声音仿佛蚊蝇一般,韩雨挑了下眉头,笑道:“我知道,反正你还小吗,以后有的是时间,早晚能超过了她!”

“我要你说?”慕容飘雪伸手在韩雨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把,直把韩雨拧的龇牙咧嘴才放手。她的脖子带着淡淡的绯红,耳朵仿佛晶莹剔透的小水珠一般,韩雨见了忍不住笑道:“想不到你还会害羞啊?”

“你还说!”慕容飘雪将羽绒服朝自己的脑袋上一套,带头就朝前走。

韩雨笑着点头:“走吧!”

如果事情只是这样,倒也不算什么。毕竟只是个小小的插曲而已。可就当韩雨他们走了不过几步的时候,后面的门开了,然后两个穿着有些妖艳的女人走了出来:“呵呵,你不知道,刚才那小丫头小的像个山楂似得,还好意思说自己是32C?呵呵呵……”

“何止啊,你看她那样,一看就是穷酸样,这样的人啊,克父克母,简直就是个灾星!”另一个女人笑着道。

慕容飘雪的脸色腾的一白,身子仿佛筛糠似得抖了起来。虽然时间过去了挺久,可她还是很介怀自己的父母之死。前面那个女人的嘲笑,她虽然听了有些难过,却还不至于为此伤心。然而,后面那个女人的话,却仿佛一个魔咒一样,钻进了她的心里,撕扯开她心中潜藏的记忆……

呼啸的寒风突然变的刺骨起来,冷的人喘不上气!

慕容飘雪的身子越抖越剧烈,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原来我的父母是被我给克死的?原来他们的死都是因为我?

韩雨见她的目光已经没有了焦点,知道她是陷入了心魔之中,忙探手在她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飘雪,丫头,醒醒,你的父母不是你害死的,不是!”

慕容飘雪缓缓的转过头来:“怎么不是?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会死吗?不会!没有我,父亲就不会吸毒,不会被人给杀死!母亲更不会自杀!是我,都是我!是我克死了她们!”

慕容飘雪两手狠狠的抓着头发,就要慢慢的蹲到地上。韩雨急忙握住她的肩膀,使劲晃了两下:“胡说!这怎么能怪你呢?她们,不过是仗着有张破嘴信口胡说霸道,你信她们干什么?站起来,小桐羽还看着你呢!你吓着她了!”

“桐羽?”慕容飘雪扭过头,见到小桐羽正怯生生的望着她,目光中充满了一种让人不忍碰触的害怕。她下意识的就想伸出手,好好的安慰一些这个孩子。可在她就要抱住小桐羽的时候,忽然又触电似得缩了回来:“不,我是不详之人,我不能离她太近,会害了她的!”

“胡说!害了你父亲的是毒品,就算没有你,他也有可能因为别的原因接触到毒品。你怎么能把责任全都揽到自己身上?”韩雨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知道慕容飘雪对着自己父母的死可能会有心结,可他没想到这心结这么深,这么的固执。

他转过头,看着那两个女人一路扭着水蛇腰的走到了路边一辆雪弗兰三厢车边,韩雨脸色阴沉,脸上蒙上了一层浓浓的寒意:“小凡,照看好飘雪。”

“啊,哦!”卓不凡忙答应一声,将小桐羽抱了起来。

路边,那两个女人上了车,说说笑笑的正要关上车门,忽然发现关不动了。她们抬起头,这才看见一双大手握在了车门上,一个男人,一个像块寒冰似得男人正冷冷的矗立在那。

“你,你谁啊?”

“我不跟女人动手!打电话,叫你们的男人来!”韩雨冷冷的道。

“你,你神经病啊?”那女人说着就要关车门,却纹丝不动。她的脸色顿时变了:“你,你想干嘛?再不松手,我,我报警了啊!”

“跟他废什么话啊?喂,小子,我警告你,我男人可是楚兴社的。识相的赶紧离开……”

韩雨松开了手。那女人顿时得意的道:“算你识相,姐,我给你说,以后再遇到了这样的小混混……”

她的话还没说完,后退的韩雨突然将一只脚缓缓地提了起来,然后猛的一脚踹在了那扇还没来得及关的车门上。

咣当一声,巨大的车门生生被踹成了伞状,而且从车身上撕扯了下来。那女子剩下了半截的话生生被堵在了嗓子眼。

“打电话,叫你们的男人。我要问问他,是怎么教自己女人做人的?”韩雨幽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