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86章 发泄

186章 发泄

最先来的是一辆银白色的轿车,它无声无息,沉稳内敛,前机盖上的圆圈人字标熠熠生辉,像一个瞄准镜,的确,开这种车的人都像是沉稳的狙击手一样,觑定目标就绝不放弃,一但发现战机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他们一般都是生意场上的佼佼者和社会的上层人。

“奔驰?”韩雨冷笑一声。

车门被推来,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他一见到自己的女人,便皱眉道:“怎么回事?”

“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啊?这个人,非要我将你叫来!”被韩雨拦下的一个女人急忙跑到她身边,然后抱着他的胳膊,冲他男人告起状来。

韩雨两眼一眯,走了过去:“你就是他的男人?”

“嗯,我……”他才刚一点头,还没等他说话,韩雨便一拳砸在了他的下巴中。中年男人一时不查,重重的摔在了后面的车门上。

他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那男人探手在脸上一抹,惊骇的等着韩雨:“你,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女人干了什么呢?有钱,有钱了不起吗?了不起吗?”韩雨越说越火,猛的一脚将奔驰车前面的那个标志给扫了下去。

憋了多少回了,以前的时候他就想着若是有一天,他有那个实力了,一定要当众将一辆奔驰车的标志给他砸了。而如今,他终于做到了。

“去给那边的那个女人道歉。如果你不想变的和这标志一样的话,现在就去!”韩雨扭头瞄了那女人一眼,冷冷的道。

女人立即一路小跑到慕容飘雪身边:“对不起姑娘,刚才的事情是我们错了,请,请您原谅。”

她们在从专卖店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慕容飘雪。只不过当时的她,以为对方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所以一时间只图嘴上的爽快,却没想到竟然因此惹到了一个煞星!

深吸一口气,韩雨这才放开了抓着他的手,冷声道:“滚吧,若是不服的话,可以来城北找我,我叫黑衣,随便找个人问问,大概就能问道!”

那名中年人莫名其妙的被揍了一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黑衣这两个字他却听明白了,这让他想起了在那场酒会上无比拉风的男人,那个就连三星集团的继承人都要铩羽而归的男人,他的名字也叫黑衣。

微微打个寒噤,中年人本来还想问个理由,找个场子的,可现在却连场面话也不撂一个,扭头拉了自己的女人就走。

就连自己的爱车的标志被踹成了垃圾,他也顾不上了。

剩下的那个女人没想到自己的闺中密友走的如此干脆,她想要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剩下她一个人,面对韩雨……

她微微打个寒噤,脸色苍白。不过幸亏她的男人对她还不错,至少没有让她等太久。就在那辆奔驰车拐过街角的时候,另外两辆面包车便停了下来。

呼啦啦的下来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鼻子里叼着个环的年轻人。那女人一见忙从车里跑了出去:“勇哥,你来了?”

“啊?又怎么回事?”被称为勇哥的年轻人一把搂住了她,大手很自然的摸在了他的屁股上:“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嗯,这个人,他,他,他刚才调戏人家!”见了自己有了靠山,刚刚还哇凉哇凉的女人胆气顿时壮了起来。

勇哥眼睛一挑:“我操,哪儿个不长眼的,敢动我的马子?”

韩雨笑眯眯的向前走了过来,想起刚才自己女伴,不,是那个平时说的好听,关键时刻却将老娘丢下不管的**人的臭男人,就是这样被他突然打倒的,女人忙大声道:“小心……”

还是迟了!

韩雨的脚,稳稳当当的贴在了他的另一边脸上,将他踹的向后仰头就倒。后面的几个小弟纷纷出手,可仍没接住!

旁边的几个小弟不用吩咐,便一个个的从怀里摸出木棍,橡胶辊之类的家伙,叫骂着朝韩雨砸了过去。

“啊!”那女人尖叫一声,忙蹲了下去:“我说了小心的……”

“啪!”勇哥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我去你妈的,子道他会投西,还不他妈的早说?”

转眼间的工夫,他这半边脸便已经肿了,说话有些漏风。他恨恨的瞪了那女人一眼,挣扎着站气身来,恶狠狠的道:“上,给劳资农,农似特!”

韩雨脸上挂着冷漠的笑容,对于刚才那个人,他下手还留了几分情,可对这些混混,他却是毫不客气。直接一脚将一名小弟踹飞了出去,然后反手一肘,砸的另一名混混闷哼后退,他顺势再踹出去一脚,右手一抓,将一名小弟的橡皮棍夺在了手中,噼里啪啦的将对方打的落花流水。

旁边的卓不凡急的一个劲的跺脚:“唉,大哥也太阴险了,要跟人打架,却不叫上我,反而让我在这儿看孩子。”

慕容飘雪呆呆的望着韩雨在人群中左冲右突的身影,目光痴痴的,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就连咬出了血都没有察觉。她就这样呆呆的望着,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他是为了我而战的,他是为了我而战的!

她没有出声,没有制止,只是贪婪而自私的看着,像是个无力的婴儿一样感受着那每一拳,每一脚中所包含的对她的关心,呵护!泪水,像是越闸而出的河水一样奔涌而出,将她心底的自责,痛苦统统发泄了出去……

十几个混混对韩雨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他因为只顾着酣畅淋漓的发泄而不小心挨了两下,不过都是些轻微伤!那些被他打倒在地上的混混,纷纷抱着胳膊或者腿,一个个的哀嚎不止!

韩雨蹲下身,看着勇哥,突然在他脸上轻轻的拍了两下,然后抬头,望了那个坐在地上的女人一眼,她满脸惊恐,无助的望着韩雨,脸上的妆被泪水刷的仿佛黄土高原一般。

“我,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求求你,别杀我……”

韩雨缓缓的站起身,她伤害了慕容飘雪,却也付出了代价:“滚吧,下一次说话之前,最好先想想清楚!”

那女人急忙抬起头来,却只看见了韩雨的背影。

她急忙将那混混头子扶了起来,那小子见韩雨这么容易就放过了他,还以为对方是顾忌他的身份,大声道:“你,又肿留哈个门号……”

“想报仇,来北城找我,我叫黑衣!”韩雨头也不回的的摆了摆手。

卓不凡在不远处大声道:“我,我卓不凡,唉,你们来找我,你放心,我不会像老大这么狠的……”

“黑衣?北城?怎么听着则么耳苏?”勇哥眉头皱起。

“勇哥,他,他不会是遮天的老大吧?”旁边一个小弟低声道。

“扯~”勇哥把嘴儿一撇,忽然表情一僵,结巴道:“北,北城还有叫白(别)的叫黑衣的吗?”

那小弟摇了摇头,勇哥急忙一屁股爬了起来,那些小弟也反应过来,爬起身就要朝车里钻。

女人急忙道:“勇哥……”

“勇你麻痹,你他妈的擦点木害死老子,滚滚滚,以后少太嘛的找握!扫把星!”勇哥说着上了车,将车门一关。

两辆金杯以比来的时候要快上一倍的速度呼啸离去,只剩下女人自己呆呆的愣在原地,望着这个前几天还说自己是他的女人,要被他保护一辈子的男人离去的背影……

韩雨走到慕容飘雪身边,伸手替她擦干了眼泪,柔声道:“以后,若是有人再欺负你,直接用大耳刮子招呼。这儿世上总是有些牙尖嘴利的小人,更适合用拳头交流!”

慕容飘雪缓缓的低头,眼泪再次流出:“谢谢。”

“傻丫头!说这个干什么?”韩雨微微一笑,他早就将慕容飘雪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一样看待,虽然对方的年龄比他还要大上一点,可他也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保护她不被别人欺负:“只要你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强!”

“就是,就是!等下回不用大哥出手,我就替你揍他们!”卓不凡抱着小桐羽大声道。

小桐羽伸出手,捏着慕容飘雪的领子轻轻的拉了拉,然后便握紧了:“姐姐是个好人,桐羽喜欢姐姐!”

“小丫头,人小鬼大!”韩雨伸手在小桐羽的身上挠了挠,立即惹的小丫头一阵娇笑,慕容飘雪脸上的苍白也消失了不少,目光中重新开始流露出熠熠的光彩。她试探的伸出手,小丫头毫不迟疑的扑了过来!

“过去的事情就别想那么多了!”韩雨打开车门,刚想要他们上车。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韩雨一接通,电话中便传出手机焦虑的声音:“老大,你在哪儿呢?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接,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

“杨武,楚兴社的二当家,在一家茶馆被人给刺杀了!我想问问你,咱们怎么办?”

韩雨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安排人特意盯他的梢!”

“马上,调动你在附近的人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人救出来!”韩雨说着便挂了电话:“小凡,你送飘雪,桐羽先回去,我要去处理点事情!”

“我也去!”卓不凡听见打架,立即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慕容飘雪的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随即坚决的道:“我带着小桐羽打车吧。”

韩雨有些担心的望了她一眼,慕容飘雪露出一丝坚强的微笑:“放心吧,我没事儿了。”

“那好,你路上小心点!”韩雨答应一声,关了车门就走。

时间紧急,他转眼间就将车子的速度提了起来。这儿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他妈的阴谋!韩雨脸色铁青,脚下的油门轰的一下踩到了底……

A啊,迟来的第三更啊,如果凌晨两点也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