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91章 当街狙杀

191章 当街狙杀

华灯初上,北风打着旋的拽着冷意从远处呼啸而至,然后转个圈又远去了。

叶狂风满面红光的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二十多个保镖。他很高兴,因为他一直提防着的手下,已经成为了被剥光翅膀的土鸡!整个狂风帮都被掌握在了他的手中,而他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夺权!

而且,他还将建立一番霸业,别人都说黑衣一出现便搅动的天水市道上很不安宁,只有他从心里感谢黑衣的出现。

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能够收回大权?黑衣能有今天,可以说和他的暗中纵容分不开。第一次,当竹叶帮遇到麻烦的时候,便是他压下了帮中某些人想要报复的情绪,因为他清楚竹叶帮是马如龙暗中发展的势力!

后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压下了帮中因为黄俊淞的死而生出的反抗情绪。终于,那个突如其来的小子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他巧妙的推动下,马如龙的势力不断的被削弱!

只不过,任由敌人肆意的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所以他准备动手了。在一个最合适的机会,一个足以为自己攫取更多利益的机会。

比如,楚云风的主动让步!现在,他便是要去和楚云风去见面,一来是联合今晚的行动,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灭掉遮天后的分赃!

就在这儿个时候,一辆车突然狂飙着朝这里行驶了过来。叶狂风的保镖纷纷用身体将他保护了起来,然后掏出了片刀,对准了车子来的方向。

Z国对于枪械的管理之严格,远远要高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

虽然这种管理不是无懈可击的,可这种态度却让每一个清醒的人都明白,你若是用刀,哪儿怕是一场械斗,参与者上百人,上千人,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若是动了枪,这性质便完全变了。

哪儿怕你只开了几枪,只用了几把枪。

枪械这种东西就和古时候的弓弩一样,都属于绝对的违禁品,只因为他给了普通人弑天的权利。无论哪儿一个当权者都不希望自己好好的坐在车里,却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儿里飞出来的一颗子弹给夺去了性命!

所以,楚云风才会那么急着反扑,因为他清楚,若是不能够掌握更多的权利,甚至不用韩雨动手,上面便会有人拜访到他头上!所以,叶狂风的手下拿出的都是片刀。

嘎吱!

车子停了下来,那是一辆黑色的大众普桑,就那么骄横的拦在了路中间。

车门打开,首先闯入众人眼帘的是一颗光头。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光头显得有些晃眼!

“哪儿位是叶狂风?”光头站定开口,中气十足。

来者不善!叶狂风眉头一皱,旁边自有一名小弟瞪眼道:“你是什么人?”

光头瞥见了被人群保护起来的那个中年人,又和手里拿着的照片对比了一下,这才丢掉相片,笑着将单掌竖在胸前:“阿弥陀佛,和尚是遮天的胡来,算定叶施主印堂发暗,前途无亮,所以特奉了老大的命令,前来送叶施主一程的!”

胡来将戒刀一亮,笑呵呵的道:“哪儿个先来?”

“你这儿和尚,和他废什么话?”莫太横从车中走了出来,左手一把剔骨刀,右手一把菜刀,迈步朝前走去。

胡来急忙追了上去:“你这人,怎么一来就抢和尚的买卖?”

两人说着话,对着叶狂风便冲了过去。那边狂风帮的小弟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大概是脑海中没有两个人遇到了二三十个人也敢往上冲的概念!

“给我弄死他们!”叶狂风满脸怒色的挣脱了两个要驾着他上车逃命的小弟,满脸气氛的怒吼了一声。他堂堂狂风帮的老大,天水市黑道上的一哥,若是被两个人给吓的落荒而逃的话,那他以后也没脸在道上混了。

跟在他身边的毕竟都是狂风帮中的精英,一个个举起了片刀,迎着两人杀了过去。

可是,胡来和莫太横一个猛,一个狠,反正都是那种一见面便要分出生死的主,狂风帮的几个精英小弟,怎么能够拦的住他们?

莫太横正在前冲的身子微微朝旁边一侧,自己的肩膀上被一名狂风帮小弟的片刀给带出了一道血口子,可是他的剔骨尖刀却也插入了对方的小腹!

左边,他的菜刀硬生生的挡住了旁边一名小弟的狂砍,右手的剔骨刀闪电般的将对方握刀的手从手腕的软骨处给剔了下来!

转眼间,便干掉了两个人!

而胡来则是靠着一身练就的纯厚力量,一刀劈出,无论对面的那名狂风帮小弟是单手握遮挡,还是两手握刀横架,都会被他这一刀给劈的向后抛飞出去!

对方朝他劈来的刀,他只是横刀这么一挡,十有**都得弹飞出去。他抽冷子一脚踹出去,对方几乎是无不应声向后抛飞出去!

胡来将一手伏虎刀法,用的那叫一个大开大合,气势恢宏!再配合上他那身蛮力,所向披靡,手下更是没有一合之敌!

他和莫太横就这样配合着,转眼间就杀到了叶狂风近前五六米处!

叶狂风这时候才真的变了脸色,可是面子却支撑着他仍强自站在那里:“上,你们几个给我上,干掉他们老子给他二十万奖金!”

狂风帮的小弟顿时群情激奋,呼喝上前。胡来哈哈大笑道:“叶施主,你印堂发暗,在劫难逃,还是乖乖的将头伸出来,让和尚我帮你超度了吧!”

胡来手中的戒刀速度越发的加快,右手抽冷子一拳砸了过去,狂风帮的小弟必然会有人吐血后退!不过,他身上转眼间也多了好几道口子。可他却是酣战不退!

来的时候韩雨已经给他们说过了,这一战的意义将决定遮天的生死存亡!所以,他们没有退路,若是不能在这里杀死叶狂风的话,那今晚遮天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狂风帮和楚兴社的全力一击!

所以,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存之战!胡来忽然大笑一声:“老莫,缠住他们!”

“放心吧!”莫太横手中的剔骨刀送如了一名小弟的胸口,背上也被人抽了一下,脚步禁不住趔趄了一下,可马上他就站直了身体,手里的剔骨刀挥舞的越发阴狠了起来。

胡来则猛的一刀朝前劈去,压根就不管左右,只是不断的向前!试图阻拦的几个狂风帮小弟,全被他的戒刀给砍到了一边。

微微泛着灰白的光线中,胡来那一颗大光头此时落在叶狂风的心中,是那么的恐怖!老实说,叶狂风也清楚的很,自己和楚兴社的联合行动不会瞒过遮天。可是以己度人,若是换成了他,也只有调集全部力量防守的份!

甚至他已经做好了狂风帮在遮天的反击下,损失一部分力量的准备,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关头,黑衣竟然敢将手下的大将派了出来刺杀他!

他竟然敢拿着自己帮派的生死存亡,来赌他叶狂风的命!

这让叶狂风禁不住认识到一个事实,一个尽管很不甘心,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那便是他不是黑衣!在像黑衣这么年轻的时候,他没有对方如此骄人的成就,也没有这份勇气和魄力,所以他的以己度人用在了对方身上,却使得自己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为了能够尽可能的花费更小的代价,他将手上的力量全部派了出去。现在的他,无疑是身边力量最弱的时候!

而黑衣,却偏偏就抓住了这个破绽!

叶狂风只觉得浑身冰凉,刚刚还感觉着热血沸腾的雄心壮志,全都不见了,他的目光中,只剩下了那颗光头。

这是他今天判断错的第二件事,他小瞧了这两个嚣张的刺客的身手。

如果,他一见到两人的时候转身就走的话,那此时他或许没有面子,可至少自己的小命能保住了!

胡来仿佛杀神一样,凭借着一把戒刀,披着一身的血雨杀了过来。紧紧保护着叶狂风的是几个退伍的特种兵,跟了他都有五六年的时间了,见状立即有几个人悍不畏死的拦了上来,用他们的生命进行着自己最后的守护。

还有一个人则为他打开了车门,摁着叶狂风就朝车里推:“老大,快上车!”

“青龙……”

“老大,你先走,我去拦住他!”发现自己兄弟被胡来三两下就杀的东倒西歪,那名保镖队长急忙为叶狂风关上了车门。然后朝胡来扑了过去。

人未到,三棱军刺便仿佛一道毒蛇一样,朝胡来刺了过去。

胡来朝旁边一闪,三棱军刺刺入了他的肩膀。那名保镖队长一招得手,却没有一点儿惊喜。他见过胡来的身手,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根本就没想着要干掉对方,只是想着能多缠他一会儿!

可他没想到,胡来竟然宁愿拼着胳膊受伤,也要和他来个速战速决!

他快速的缩手,可还是迟了!

胡来右手轻轻一挥,戒刀轻轻的抹过了他的喉咙,然后整个人便撞到了他的身上。在倒下的瞬间,他看到了老大终于发动了车子,而这和尚却从后追了上去!

“老大安全了,他的车子是防弹的!”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胡来一路杀过来,就是为了干掉叶狂风,怎么能让他这么走了?他猛的他上了旁边的车子,然后在车顶上狠狠的一跳,仿佛一只大鸟般踏在了叶狂风的头顶,脚下的车子发出咚的一声响!

胡来猛的一刀朝玻璃砸了过去,当,玻璃只是冒出个白点!

防弹的?

胡来眉头一挑,在来的时候,韩雨曾经给他说过,叶狂风很有可能会上了车。而他的车子是防弹的,所以若他上了车就麻烦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每平方厘米的位置上,产生一吨的打击力量。

胡来毫不迟疑的左手在车顶上一撑,整个人都甩了起来,然后借助甩动的力量,砰的一脚踢在了车门的玻璃上。

上面,顿时出现了裂纹。

在叶狂风惊骇的目光中,胡来又一脚,砰,玻璃的裂纹扩大,很显然已经承受不住第三次打击了。

叶狂风早就心胆欲裂了,在发现自己的权利被马如龙给分去了一半的时候,为了麻痹对方,他故意每天美酒美女的,却没有察觉在这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褪掉了自己的利爪,丢光了自己的獠牙!

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甚至没有想到加速或者突然刹车将胡来甩出去这种简单的办法,只是手足无措的看着。等见到玻璃要碎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想去掏枪,可胡来哪儿还会给他这个机会?

戒刀一挥,仿若闪电般的从已经快要破碎的玻璃处插了进去,没入了叶狂风的喉咙,带气一蓬热血!

这儿时候,车子才刚刚驶出去十米不到!

胡来直接跳到了旁边的车子上,打开车门钻了进去,然后嘎吱停在了路边:“老莫,上车!”

莫太横发一声吼,在干掉了两名对手,自己的背上也多了两道伤口之后,成功的钻入了车内。在一干狂风帮小弟的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额,大家不要等第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