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95章 铁骨

195章 铁骨

刀未到,道上的寒意却如同外面凄厉的北风一样呼啸了起来,冻人心扉!

韩雨几乎是想也没想,身子一矮,手腕一翻,天策从他的肋下刺了出去,斜斜的向上,噗!

就好像是一层纸被戳破了似得,天策从身后那名带着墨镜的刺客的胸口没了进去,发出噗的一声!

可危机并没有解除,前面那人已经的手臂已经弯了起来,刀开始划着一道流线朝他卷来!韩雨突然大吼一声:“杀!”

对面的那位仁兄明显是被这突然的暴戾给弄的心神微微颤了一下,唉,要不怎么说,如今这个社会最主要的竞争力是一个人的意志和定力呢,你的意志薄弱,定力不足,遇到突发事件,便会容易本能的打嗝!

这儿并不是信口胡说,而是韩雨曾经在部队有专门的人员研究过了的。

趁着对面的仁兄心神打颤的机会,韩雨左手握住了刀柄,然后像是一道青色的闪电般,将天策刺了出去!

而此时,那人的刀也落在了韩雨的脑袋上,在他的头皮上切开了一道口子!

却再也落不下去了。

因为韩雨的右手,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腕,因为天策,已经撞破了他鼻梁上眼镜的横梁,从他眉心处钻了进去!

瞬间断绝了他的一切生机!

韩雨刚刚还稳若磐石的左臂,突然垂了下去。似乎失去了知觉,肩膀处曾经受过枪伤的地方,传来一阵剧烈的撕裂感。

即便他受伤都已经有些习惯了,神经被磨练的无比坚韧,还是不由得皱了下眉头。他张大嘴使劲喘了口粗气,身子没有一处不酸疼,直恨不得他一头栽倒地上,好好的睡一觉!

一口气杀了五个人,加上他前面干掉的一个,被遮天的小弟给搞死的一个,金百万的七个保镖全都折在了这里!

只是,一口气干掉五个人,即便是对于韩雨来说,消耗也有些难以承受。

因为这五个人,任何一个挑出来都绝对不比特战精英差!

就拿最后这次来说,若是他稍微慢上一点儿,或者他起了恐惧之念有了躲闪之心的话,那此时,他要么是脑袋被对方劈成了两半,要么便是身上的零件被对方给断了去!

生死之间的游走,简单而残酷,即便是以韩雨心神的强悍,在短时间内连连和人拼命这么多次,还难得的拼死了五个人,也已经到了极限!

相对于体力来说,精神上的损耗让韩雨都有些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过,他还是强行让自己站直了身体,因为厮杀还没有结束!

韩雨再次深吸一口气,右手握刀,朝一名也不知道是叶狂风还是楚云风派来的刺客劈了过去。那名小弟眼见这位杀神奔自己来了,脸色都变了。

不过,现在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退了。

他深吸一口气,怒吼一声,绷紧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一挡!

当!

两刀相击,韩雨并没有切断对方的钢刀,也没有让对方吐血应声抛出。而是他自己,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就跟喝醉了似得,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

对面那小弟愣了一下,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这杀神受伤了?

他眼中似乎看见了老大许诺的大笔金钱,顿时勇气倍增,举刀朝韩雨追杀了过来。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握刀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如果他没有先去和金百万的保镖玩命的话,眼前这小子又岂会是他的对手?不过,韩雨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若是再让他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他依然会亲自出手,斩杀这几个棒子!

他和狂风帮,楚兴社的人争的再凶,再狠,那也依然是自己民族的内部矛盾!可棒子的手上沾了他兄弟的血,韩雨便绝不能让他们活着走出去!

哪儿怕为此将自己陷入险地,甚至是送命!

不得不说,韩雨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在他看来,自己兄弟之间争的头破血流,玩起了命,那好歹也是同根同族的弟兄。若是有可能,他们随时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可一个外人,突然窜出来打他一下,那韩雨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他就算是断了腿,赔了命,也非将对方砸自己的手给折断了不可!

有的人管这叫鲁莽,有的人管这叫愚蠢,可韩雨却觉得这是一个人的精气神,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根,是五千年积淀而出的男儿血性,是一个民族的脊梁……

“呼!”钢刀朝韩雨劈砍了过来,韩雨突然大吼一声,身子猛的一矮,速度顿时冲了起来。那个想讨便宜的哥们,一刀镂空,然后便觉得自己的肚子像是被什么给撕开了似得!

他低头一看,韩雨弯腰在他肋下,一把刀几乎横着将他切了下来!

剧烈的喘息,再也抑制不住的从韩雨的嘴里冒了出来,他有一种随时都要窒息的感觉!

刚刚那一击,几乎让他失去了全部的力量。所以,明知道后面有钢刀袭来,他还是转不过身!若不是天策撑着,他几乎都要摔到地上去了。

“难道,老子真不成得挂在这里吗?”韩雨心中轻叹一声!

“嗷!”突然,一声仿佛雄狮咆哮般的怒吼响了起来,正想着捡个大便宜的刺客,只瞥见眼前红光一闪,他下意识的转了下刀,可马上便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剧痛。同时,身上更是被一股大力压了过来,就好像被人用大石头砸了一下似得,咚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火影松开叼着他握刀的手的嘴,四肢向前探出的尖爪在那人身上一探,硬生生在他身上凿出了四个小血坑,带起片片碎肉,然后猛的腾空而起,又将一个向韩雨扑去的刺客扑倒在地!

韩雨嘴角一勾,大声道:“干的好,火影,要不咱们俩比比?”

说着,他挣扎着站直了身子,握紧了手里的天策。哈哈大笑着毫不示弱的朝最后的几名刺客杀了过去。好歹他也是遮天的老大,总不能被一只藏獒给比下去了不是?

不过,随即韩雨就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人是不如狗,哦不,是比不过一只血统纯正的藏獒的!

自从火影买回来之后,一有时间韩雨便对它进行特训。经过训练的它,身手远比远比的猎犬敏捷。如今它已经有三十多公斤重,真的扑到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不亚于拿锤子砸一个人。再加上那凌厉如风的速度,一般的凶猛野兽也不能与它媲美!

韩雨曾经带它去过一次动物园,这货竟然硬生生的将里面的老虎给吓的猫在坑里不出来,要不是韩雨拦着,它没准都要进去将那头狗熊当成食物给扑杀了!

随着时间的增长,火影身上的野性和凶悍渐渐的暴露出来,此时,它在人群中左冲右突,转眼间,竟然有三个家伙被他扑倒在地,杀伤力比韩雨还要大!

“呜!”火影突然发出一声闷哼,掉在了地上。

韩雨肝胆一颤:“火影……”

他只顾着扭头去看了,却不妨大腿上被人抽了两下狠的,他一哆嗦,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

“嚎嗷……”

火影在地上打个滚,然后闷哼着又爬了起来。身子一闪,直接用头将一把朝韩雨劈过来的钢刀给撞到了一边,自己却撞的头破血流,趴在地上呜呜几声,不动了。

“我操你妈的,给老子去死!”韩雨爆发了!从买回小火影之后,它便没把对方当成一只看家护院的狗来看。而是将它当成了自己的兄弟,自己最为忠诚的伙伴!

他不会允许别人杀了它的,绝不会允许!

韩雨一跃而起,手里的天策一挥,一颗斗大的头颅便飞上了天!他任由那血水浇了自己一身,反手一刀,又捅入了另一个人的肚子里!

此时的韩雨,两眼通红,状若疯魔。他只知道自己不断的挥舞着手里的天策,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字,杀……

当谷子文进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地上到处都是人,是血,是断臂残肢,内脏,碎肉,几乎点缀着你眼睛所能看到的任何一个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仿佛人间地狱一般!时不时的还会从某个角落,或者某个血泊中响起几声哼哼……

而在中间,韩雨跪坐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青色的天策……

“老大……”谷子文脸色煞白,急忙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拍韩雨的肩膀。紧随其后的邵洋急忙道:“别动他……”

已然迟了。

谷子文的手已经落在了肩膀上,刷的一下,原本还静止在那里的天策,仿佛突然活了过来的毒蛇一般,朝他的鼻梁卷了过来。

谷子文急忙闷哼一声,身子向后一倒,两脚快速的一蹬地,两手更是连连抓腾,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然后,他便觉得裤子那一凉,自己的小兄弟似乎冷飕飕的,好不惬意!

谷子文脸上的冷汗唰一下就吓来了,他转过头,呆呆的望着邵洋,喃喃的道:“谢谢!”

多亏了邵洋那声惊呼,他才提前反应了一秒。若是稍微慢点……

谷子文眼睛悄悄的瞄了一眼自己的裆部,脸色又白了几分!

邵洋安慰性的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他现在是进入了自我封闭性休克的状态中!”

“自我封闭性休克?什么意思?”谷子文眨了下眼睛,刚才他感觉老大的状态很怪异,似乎一点也不认识他了……

“意思就是他现在虽然还有意识,却已经昏迷了。你若说他昏迷了,可他的身体却还在坚决的执行着他最后那个强大的意识,这种休克,是一种自我控制性的!”

邵洋目光转了一下四周,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的他,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他顺手一挥,一根石针插在了韩雨后边脖颈处,他握着天策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再出手。

谷子文却身子一侧,拦在韩雨面前,目光警惕的望着他道:“你想干什么?”

邵洋轻叹道:“我帮他进入真正的昏迷,这个时候,无论谁靠近他,都会遭到他的攻击的。此时的他,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你明白吗?”

“念头?”谷子文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刚刚韩雨那一刀,凌厉异常,就算是他,若是没有邵洋提议的话,只怕都会抱憾终生!

“只有神经坚韧到了一个程度的人,才会在身体崩溃的时候,将所有的意识都封闭起来,只剩下一股意念!这儿时候的他们,等于是变相的将自己给催眠了。至于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邵洋皱了下眉头:“看起来,他是在保护火影!我们不能靠近,不然非被他给凌迟了不可!”

谷子文也看见了,在韩雨旁边,有一个人是背后中刀,显然人家是想跑,却被他给追上了,只不过这哥们的背部有些惨,像是被拍碎的西瓜似得,有些乱。

显然,正常的韩雨是绝不会再朝一个死人,连续挥刀的。他有些明白了邵洋的意思:“那怎么办?”

“按理说,我给他扎了一阵,他应该昏迷过去才对啊!这小子倒是个铁骨!”邵洋说着话走到前面,旁边的楼梯上也有五六具尸体,邵洋接连又朝韩雨的胸前丢了几针:“这回应该行了,你过去看看。”

谷子文直接走了过去,邵洋忙提醒道:“唉,你拿着家伙,小心点。我只说应该,这小子的“怨念”可不是一般的大,我可没说一定会没事……”

谷子文充耳不闻,直接跪在韩雨身后,扶住了他:“老大,你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说着,将韩雨抱了起来,昏迷中的韩雨,手里依然紧紧的握着天策……

“唉,你把火影也送医院吧,若是他挂了,这小子还要暴走……”

“你先给它止血吧!”谷子文也担心的看了地上的火影一眼。

邵洋没好气的道:“老子是医生,不是兽医!”

谷子文直接大步走了出去,邵洋摇摇头,将火影抱了起来:“真是一时鬼迷心窍,跟了这小子,走到哪儿打到哪儿,简直就没一刻让人消停!”

外面,谷子文大声道:“我先送老大去医院,你们几个,快进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