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97章 生死之路

197章 生死之路

众人抢到跟前,立即七嘴八舌的打起了招呼,神情间带着掩饰不住的惊喜:“老大你醒了?”

“哎呀,和尚早就说了嘛,老大有红光满面,佛祖保佑,自然没事的!”胡来双手拄着拐杖,红光满面的道。

墨迹穿着一身病号服,右手里还拎着个吊瓶,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在那念阿弥陀佛的,金刚经都念了好几百遍吧?”

胡来眼一瞪:“屁,我那是泡妞,背台词呢!你小子现在也是光头一族了,要不要和尚我发发善心,将你也收了?”

“你们聊,不过都别太兴奋了,别忘了,你们是伤员,是病号!”邵洋嘱咐他们几句,便出去了。

韩雨轻笑着望着他们,胡来和莫太横显然都受伤颇重,胡来驾着双拐,莫太横则身上缠满了绷带。墨迹也很惨,脑袋都被剃光了,身上的绷带也缠的东一块,西一块的。和他们比起来,他和卓不凡身上的伤就算是轻的了。

“你们都在这,谁干活呢?”韩雨轻笑着道。

胡来摸着光头,顺手将卓不凡手里的苹果拿过来狠狠的咬了一口,这才道:“眼下也没什么事儿了,两个帮派的人被揍的都不轻,他们的地盘被咱们占了,自家老大又挂了。剩下几个,跑到了下边的县城中,如今,整个市区都基本上落入了我们手中。”

莫太横点头道:“尤其是咱们将刺杀你的那些人中可能有老外的消息发出去之后,那些人大部分都不愿意跟咱们继续干下去了。出来混的,哪儿一个不是热血的汉子?他们跟咱们玩命,可他们的老大却吃里爬外,勾结外人,他们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只是,”莫太横皱眉道:“楚兴社现在依然还占据着大部分地盘,昨天,那个杨武也出院了,老大,咱们对付楚兴社,得是什么态度?”

老莫不愧是道上混过的,一旦走上这条路之后,心思比起胡来,墨迹都要深远。韩雨轻笑一声:“那是我和楚颜商量好的,占就占了吧,总不能好处全让我们一口给吞了。”

“这儿次事情闹的大吗?上面什么态度?”韩雨转口道。

胡来嘿嘿一笑:“这儿可得多亏了那俩死鬼啊,他们为了对付咱们,想了不少掩盖动静的糊弄人办法,结果全便宜咱们了。事情并没有闹大,只是用了起车祸便遮盖了过去。眼下木已成舟,上面就算是想要对咱们表示不满,也得考虑下如今的实际情况!”

韩雨这回才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气,他之所以会选择擒贼擒王的战术,一是为了避免硬碰硬之外,另一个则是因为这几乎是唯一的不会引起大规模火并的办法。

当然,他们双方还是干了几场的,只是选择在了深更半夜,只要没有捅太大的篓子进了老百姓眼中,上面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今道上已经够乱了,也乱了够久了。他们能够出来收拾河山,有些人还巴不得呢!

“好,兄弟们的伤亡大吗?墨迹,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你半路上不是去支援梁欢去了吗?梁欢呢?”

墨迹眼圈一红,头低了下去。那边,胡来等人也闭上了嘴儿。

韩雨顿时生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他身子猛的坐直:“梁欢呢?他怎么样了,我问你话呢!他是不是伤的很重?带老子过去看看!”

说着,他一掀被就要下床。

“老大!你别去了。”墨迹急忙摁住他,轻声道。

“屁话,他是老子的兄弟,老子从北海县带出来的兄弟,我能不去看看吗?”韩雨笑了,只是他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恐慌。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韩雨,太熟悉眼前这几人的表情代表着什么了,可他还是不敢相信。他也不愿意相信,他宁肯是这几个小子故意逗自己呢!

“老大,对不起,我去晚了!等我赶到的时候,梁欢,梁欢已经……”墨迹眼圈一红,泪水轱辘轱辘的滚了下来。

韩雨身子一晃,随即暴怒似得反手一掌朝墨迹削去:“放你妈的屁!”

他的手掌在墨迹的脖子边生生的停了下来,那里包着一道绷带,还有绷带上干了的淡淡殷虹。他的脖子,显然受过伤。

韩雨一屁股坐在**,沉默了。

胡来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本来事情一切顺利,只是没想到就要得手的时候,马三太忽然带了上百名小弟赶了过去。梁欢反而被人围在了里面……”

“老大,咱们在道上混的,本来就是一脚踩在荣华富贵上,一脚踩在阎王殿里,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从别人的碗里往自己嘴里捞肉,谁也保不齐会有倒下的那一天。今天是他,明天或许就会是我,后天没准……您也别太伤心了!”莫太横低声劝慰道。

“马如龙父子呢?”

“全都死了,马如龙当场战死,马三太被煤气爆炸死掉了。他们的手下,也只活下来十几个!”

“元凶死了,就不要再难为其他的人了。”韩雨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行了,我有些累了。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

见众人还担心的望着他,韩雨露出一丝笑脸道:“告诉兄弟们,三天之后,给死难的兄弟抬灵服丧!他们走了,咱们总得送他们一程!”

胡来轻声道:“我来安排吧。”

韩雨点了点头。几人这才慢慢的走了出去。卓不凡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看着韩雨也不说话。

韩雨苦笑一声:“行了,你小子不用这么看着我,生生死死的,我比你们看的明白,也看的透彻!”

曾经,在梦里,他见过多少人倒下,又见了多少人死掉?敌人也好,朋友也罢,谁都是爹生娘养的,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可他韩雨不是悲天悯人的圣人,他为了自己的兄弟,可以毫不犹豫的干掉任何一个敌人。

这就像是他曾经为了自己的祖国而战,为了自己的战友去挡子弹,去疯狂,去杀人一样!

我死后,哪儿怕洪水滔天,只要我生前一切都好。自己的兄弟,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亲人……

心中这样想着,可韩雨却还是觉得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似得,堵的难受!

韩雨人猫在**,望着窗户外面暖暖的冬阳,头也不回的道:“给我根烟!”

旁边,一个点二的烟卷递了过来,韩雨微微张开嘴,烟头放到了他嘴里,然后又伸过来一个火机给他点着。韩雨深深的吸了一口,幽幽的吐了口胸腔里的烟草,轻轻的咳嗽起来!

“不会吸就不要吸了,你身体才刚好,吸烟不好!”平静中带着关切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雨微微一震,急忙扭头,发现静汐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站在他的病床前,右边的手里还拿着个火机,忙道:“你,你怎么来了?”

静汐微微一笑,趁势在床边坐下:“我听雪儿说你的伤好了,所以过来看看!”

“黑衣哥哥,你好了?”小桐羽扒在床边,脑袋只比床高出那么一小点。

韩雨见了不由得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好了,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来的?”

“我和静姐姐一起来的!”小桐羽很认真的道。

韩雨笑了,他将自己的烟从嘴里拿了出来,放到旁边摁灭。静汐眉头一挑:“你若是想抽便抽吧,反正,我对烟也不怎么过敏!”

“不了,你刚才不也说了吗?伤刚好,抽多了不好!”韩雨吐了口气道:“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让自己好起来。”

静汐温柔的笑了笑,替他掩了掩被子:“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韩雨长出了口气,鼻端里又闻到了那种如兰似麋的香味,他禁不住露出陶醉的神色。

静汐脸色微微一红,轻声道:“这一次,你干的不错,不过,年关将近,最好不要再继续了。”

韩雨眉头一挑:“赵局让你跟我说的吧?”

静汐点头道:“有些话他不方便给你说,让我转告你,让你不要太操之过急!”

韩雨轻轻嗯了一声,然后两人都开始不说话。韩雨又想起了自己昏迷的时候曾经叫过对方名字的事儿,老脸有些发红。

不摘掉静汐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事,低着头静静的为他削着苹果,却不抬头再看他。

气氛,似乎有些暧昧!

静汐将苹果削完,放到了旁边轻声道:“你将这个苹果吃了吧,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韩雨有些失望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好,小凡,你替我送送静汐。”

静汐微微一笑,站起了身。

韩雨忽然又喊住了她道:“那个,多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静汐看了他一眼,笑着道:“不客气。”

送走了静汐,卓不凡将小桐羽抱着走了出去,韩雨将旁边的烟拿了起来,放到嘴里想要点的时候,想了想又放了回去,转而拿起旁边的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

一个苹果还没吃完,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韩雨豁然抬头,冲门口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两道银白色的如同冰山一样散发着寒意的长眉,让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凛然的气息。

还有一章估计得晚会儿……